>历史>>正文

攻而不占,清军为何4次袭掠明朝畿辅重地?皇太极1句话透露目的

原标题:攻而不占,清军为何4次袭掠明朝畿辅重地?皇太极1句话透露目的

畿辅这个词是指“国都京城附近要地”。皇太极统治时期,他从1629年到1942年,用13年时间,率八旗军四次从蒙古取道,突破长城,袭掠明朝京城附近要点。但4次袭掠,为何清军只袭掠而不占领要地,巩固战果呢?

第一次来犯

1629年九月,皇太极亲率大军沿西辽河而上,进入辽河支流西喇木伦河及老哈河流域,然后沿滦河南下,取道蒙古喀喇沁部,直接插进长城龙井关、大安口、洪山口等诸口。10月16日,皇太极突破长城诸口后,迅速攻克了遵化、三河、顺义、通州,清军兵临北京城下。

此时明朝没料到皇太极居然跑这么远取道突破长防线线,崇祯帝急调大同总兵满桂、宣化府总兵侯世禄、刘策等率部勤王。同时,明朝又重新启用已经罢官在家的孙承宗,让其火速进京。

孙承宗抵达京城后,亲自坐镇通州,因为此时皇太极的军队已经从通州出发到京城。孙承宗的战术就是断其后路,使其撤离。

蓟辽督师袁崇也于11月率兵五千入关勤王,并迅速抵达外城左安门、广渠门守卫。11月20日,皇太极命令代善、济尔哈朗率右翼军进攻德胜门,莽古尔泰 、阿巴泰等率左翼军进攻广渠门。德胜门此时是满桂、侯世禄守卫,广渠门是袁崇焕部驻守,但清军向德胜门发起进攻时,侯世禄居然临阵逃脱,致使满桂部伤亡很大。左翼军在广渠门遭到袁崇焕抵抗,清军与袁崇焕激战四个多小时,战败后撤20多里。

11月23日,皇太极把军队撤至南苑附近,他用反间计,把袁崇焕同皇太极官约的假情报泄露给被俘获的明朝牧马厂太监杨某,并故意让他逃走回京城。

糊涂的崇祯皇帝并不知道这是计谋,召见袁崇焕时,即刻将其逮捕入狱。12月初四,袁崇焕手下将领祖大寿率领部下从驻地开拔,杀出山涨关。崇祯皇帝着急了,连忙命令孙承宗出关招抚祖大寿等将领,通州因此失守。

从12月开始,皇太极率军转掠良乡、固安好两地,并于12月16日抵达卢沟桥,歼灭6千明军,第二天到达永定门与明军交战,“阵斩明总兵满桂、孙祖寿、副将、参将、游击等官”。

1630年三月,皇太极率军回撤,途中又攻克了永平、滦州、迁安,随即从冷口中出关,只留下五千驻守关内四城:遵化、永平、滦州、迁安。

1630年,孙承宗招抚了祖大寿重返关内,并于五月向滦发起攻击,经过四天激战,攻克了滦州。驻守永平的二贝勒阿敏眼目的地滦州失守,于是率军出塞,关内四城重新失而复得。

第二次进犯

1636年,皇太极派武英郡王阿济格、饶余贝勒阿巴泰统兵再次伐明。各路清军“会于延庆州”,准备再入长城。皇太极此次进攻明朝,比第一次要艰苦很多。历时近三个月,攻克了雕鹗、长安岭 、昌平、定县、安肃、安州、宝坻、东安、雄县、顺义、容城、文安十二城。清军攻克昌平时,“合二十旗兵攻之,火炮并发,毁其城楼,城上兵被焚”,“遂克之”。皇太极此用兵,“五十六战皆捷”,“获人畜十八万有奇”。

第三次进犯

1638年九月睿亲王多尔衮、贝勒豪格、阿巴泰统左翼兵从青山关口以西“边墙缺处毁墙入”,贝兵托、杜度统右翼兵从墙子岭 、黑峪关、古北口、将军石“分四路入”。此次清军进攻明朝,又是一次大规模征伐。

1638年10月底,清军左右两翼兵在通州会合,由北边过燕京,左翼兵“分兵八道,于山河中间纵兵前进,燕京迤西千里内六府俱已蹂躏”;右翼军“从明燕京,西至山西界,南至山东济南府。”此次清军入关,直插内地。11月初九,清军进攻高阳,罢官在家的孙承宗“率家人拒守”,“明日城破”,孙承宗阖门遇难。

明朝又起用原总督宣大山西军务的卢象升率军勤王。又派使者与清军秘密议和。勤王精锐之师有山海关和宁远之兵,他们都由监军太监高起潜掌握。卢象升麾下之兵不到两万,而卢的军队没有军饷,连粮食都不供应,他只能以百姓募集的“床头斗粟饷军”。总兵王朴“径引兵去”。12月11日,卢象升及五千明军在巨鹿嵩水桥被清军包围。《明史·卢象升传》记载:“象升麾兵疾战,呼声震天,自辰迄未,炮尽矢穷”,徒手击杀,直至全军覆灭。拥兵数万的高起潜却见死不救。

清军随即移师山东,1639年,清军攻入济南,“德王由枢被执,布政使张秉文死之”,到三月,清军从青山口出塞,此次内犯“深入两千里,阅五月,下畿内山东七十城。”多尔衮的左翼军“克城三十四座,降者六城,败敌十七阵,俘获人口二十五万七千八百八十”;岳托的右翼军“共克十九城,降者二城,败敌十六阵,杀其二总督及守备以上官共百余员,生擒一亲王,一郡王,一奉国将军,俘获人口二十万四千四百二十有三,金四千三十九两,银九十七万七千四百六两。

第四次进犯。

1642年10月,皇太极派贝勒阿巴泰 、央大臣图尔格统玄满、蒙、汉八旗再次征伐明朝。

此次清军分两路,左翼军因为行军路线“地阔路平,便于行兵”,于十一月初五“从界岭口毁边墙而入”。适值“大同兵二千五百人往守山海关,行粮缺乏,在抬头营驻扎”,双方展开,被清军击败,“获马四埯三十三匹”。右翼军“前进地隘路险,俱单骑而行”。途中又遇石城关阻拦,该关“木栏三层,两层用石砌,内有大炮四位,步兵五十人,三处伏藏地雷”。“遂遣前锋兵同汉军每旗兵五名、骁骑校一名、护军四十名,乘夜拆毁”,“取其地雷,守关敌兵不及施炮”,都被清军所歼灭。

11月初,右翼兵抵达黄崖口,“从山路,攻克长城”,“击败长城上敌兵”,初十兵临蓟州,时“蓟州各乡民俱窜入山”,“蓟州总兵白腾蛟”听说清军来了,“率马兵三百,步兵七百前往桃林关去。蓟州城内止有参将三员、招募新兵二千,俱不堪战”。蓟州总兵得悉清军逼临蓟州,又自桃林关近观回,马兰峪总兵白广恩等人在蓟州城外与清军交战,都战败,清军生擒明朝“参将一员,阵斩游击三员,获马六百三十六匹,其余官员或死或逃”。遂克蓟州。

蓟州失守,明朝京城就危机了。11月12日,“征诸镇入援”。清军南下,“畿南郡邑多不守,十二月初清兵“趋曹、濮,山东州县相继下,鲁王朱以派自杀”,滋阳王、安丘郡王、阳信郡王以及乐陵郡王相继在藩府内被清军抓获。第二年三月,清军取怀柔出塞。明军于螺山击之,明朝“总兵官张登科、和应荐败殁,八镇兵比溃。”

清军第四次入犯,在明朝畿辅地区达半年之久,“计克三府、十八州、六十七县,共八十八城,归顺者六城,击败敌兵三十九处,所获黄金万有二千二百五十两,白银二百二十万五千二百七十两有奇,珍珠四千四四十两,各色缎共两万两千二百三十匹,缎及、裘衣共有三千八百四十领……以一分给赏将士,共众兵私获败物,莫可算数”。

为什么在明朝占领山海关的情况下,清军屡犯畿辅呢?皇太极有句话:“取燕京如伐大树,须先从两旁砍之,则大树自仆”。

明朝虽然弱,但清朝还不足以立即灭掉清朝。因此4次进犯实则消耗明朝实力,明朝的实力也就这样被清朝消耗殆尽。再加之明末农民起义,明朝的实力被耗尽,清朝取明朝也不就不难了。可见皇太极的战略很明显,就是灭明入主中原。

欢迎各位看官批评指正,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朝京城 畿辅之战 西喇木伦河 哈河 蒙古喀喇沁部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