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人70年苦苦寻找,英魂终回故里,“爷爷,我接您回家”

原标题:两代人70年苦苦寻找,英魂终回故里,“爷爷,我接您回家”

两代人苦苦寻找半个多世纪,检察机关积极履行公益保护职责,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夕,72年前为国捐躯的泌阳籍革命烈士张青山英魂终回故里。

5月20日下午,在距河南泌阳千里之外的黄土高原甘肃省庆阳市合水县老城镇一处半山腰的烈士陵园里,泌阳县人民检察院干警张玉忠终于找到了烈士爷爷张青山,了却了他们父子两代人一大心愿,告慰了他父亲张金明的在天之灵。

张玉忠跪在刻有他爷爷张青山名字的革命烈士纪念碑前忍不着热泪横流,“爷爷终于找到了,爷爷,我接您回家”。这亦悲亦喜的哭声令在场的泌阳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田冬松、副检察长白松亚一行、甘肃省合水县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蒋卫东、民行科长石明、合水县老城镇原副镇长文功臣等人,唏嘘不已,为之动容。

张玉忠的哭泣声也惊动了老城镇烈士陵园 69 岁的管理员薛庭贤,老人主动上前询问因由,并搀扶来自千里之外的革命烈士后代张玉忠,全程陪伴并向他介绍情况,提供资料,老人还双膝跪地帮助张玉忠捧取烈士张青山合葬墓地的黄土,带回家乡,迎回故土,以示纪念。

为缅怀这位为国捐躯,长眠在陇东黄土高原上的家乡革命烈士,河南省泌阳县人民检察院、甘肃省合水县人民检察院按照当地风俗,在位于半山腰的革命烈士墓碑前敬献了花圈,举行了祭奠纪念仪式,鞠躬致敬,以表达对革命烈士张青山的敬仰、追思和缅怀之情。

张玉忠的爷爷张青山,泌阳县泌水镇人,出生于1907年2月,1936年7月在泌阳参加鄂豫边地区的革命游击队,1937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参加桐柏山地区的红军游击队,游击队改编为豫南人民抗日独立团,团部迁至竹沟。1938年2月豫南人民抗日独立团奉命改编为新四军第四支队第八团队,当地人称为“老八团”,开赴抗日前线,张青山任八团六连连长。由于当时的社会环境和白色恐怖,张青山秘密参加革命后,再也没有与家人联系,张青山也被当地民团诬为参加了“土匪”,多次到家里要人,并对其家人进行欺凌迫害,家人也只是从民团的行径中隐约知道张青山参加了革命,参加了红军。

新中国成立后,张青山之子张金明、其孙张玉忠、张玉强父子两代人跨两个世纪多方寻找打听张青山的下落。张金明 3 岁时父亲张青山就离开家参加革命, 8 岁时丧母,成了孤人,靠要饭和族人接济为生,解放后政府把他送进扫盲班学习,又为他安排了工作,寻找父亲张青山,将父亲遗骨接回家,成了张金明的一大心愿。

(张金明寻亲途中)

为寻找其父亲张青山,张金明工作之余就四处奔走到河南确山、桐柏等革命老区、福建福州、安徽合肥、云南昆明、江西赣州、湖北武汉等各地寻找,那时候因信息闭塞,通讯交通不便,一直没有下落。后来张金明还带着儿子张玉忠、张玉强一起寻找,在寻找过程中遇上了许多好心人帮助,也受过不少气,吃了不少苦,为寻找父亲,张金明从一个帅气的青年小伙变成了一个白发老人,他把自己的工资除了养家糊口外,全部花费在了寻找父亲的路上,老人自带干粮,为省钱多次露宿过街头。因当年新四军“老八团”战友或在历次战斗中牺牲或去世,或年事已高记忆模糊,张金明寻找父亲的下落一直没有得到很可靠的信息。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通过泌阳籍老红军史玉林介绍,张金明才辗转联系到父亲张青山的老首长、时任武汉军区司令员的张才千将军,张才千将军曾任八路军第129师第385旅770团团长,解放战争初期,1945年2月任中原军区第一纵队第二旅旅长,率部参加了豫西敌后抗日游击战争、中原突围、保卫陕甘宁边区等重大战役,解放后张才千将军曾任湖北省军区司令部参谋长、武汉军区司令员等职务。

当在武汉看到老部下张青山的儿子张金明时,张才千司令员拉着张金明的手老泪纵横,张金明的到访又勾起了将军对革命战争年代峥嵘岁月的回忆。据张金明生前讲述,张才千将军对张金明说你父亲牺牲于合水战斗,我给组织证明,他是革命烈士。临走将军还给张金明送了一件毛呢褂子和几斤茶叶,几天后张才千将军派人到泌阳看望了张金明家人,并到有关部门协调办理张青山烈士的有关证明。1983年5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张青山为革命烈士,并给其家人颁发了革命烈士证明书。随后张金明到福州军区87233部队看望服役的大儿子张玉忠时,将这一喜讯告诉了他,张玉忠激动不已,还和几个战友专门聚餐,留下了和父亲难得的部队合影照片。

(张金明将喜讯告诉在部队服役儿子张玉忠时的合影)

为传承红色基因,继承光荣传统,1989年3月张金明将高中毕业的小儿子张玉强也送入了部队,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张玉强退伍到公安机关参加工作后,也加入了寻找其爷爷遗骨的队伍,张玉强曾多次开车带着父亲张金明到革命烈士证明书上记载的爷爷牺牲地安徽合肥市寻找爷爷的下落,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合肥市民政部门多方查询,也未找到张青山烈士这个人。民政部门工作人员无奈的告诉他们:革命战争年代有很多像张青山烈士这样的英雄为国捐躯,不但牺牲地不详,不少人连名字都没有留下,当地民政部门工作人员理解张金明父子两代寻亲的心情,劝说他们不要再盲无目的寻找,但张金明父子坚信一定能找到亲人张青山的下落。

(张金明的小儿子张玉强部队生活照片)

找不到父亲的遗骨,成了张金明老人一块心病,去年86岁的张金明弥留之际,仍念念不忘呼唤父亲张青山的名字,临终要求子女们一定要帮助他完成遗愿,找到父亲张青山,至今张玉忠手机里还保存着父亲张金明去世时呼唤其爷爷的视频。

今年4月泌阳县人民检察院内设机构改革完成后,其家人向负责公益诉讼检察工作的第四检察部请求帮助,要求启动英烈权益保护公益诉讼程序,第四检察部主任卢斌、主管副检察长白松亚经反复查阅历史资料,分析论证,并和其家人深入座谈,提出张青山革命烈士证明书上的牺牲地“合肥”可能为“合水”之误。张才千司令员是湖北麻城人,当地人口音中“水、肥”发音很近似,办案人员推测可能是工作人员记录有误,将“合水”听成了“合肥”。

据《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战史》一书记载 ,1946年11月10日,中共中央军委决定将两野战军统一组成晋绥军区第一、二、三纵队。1947年党中央撤出延安后,西北野战兵团三战三捷,然后兵分三路,二纵和教导旅在左路,一纵在右路,新四旅和野战军总部在中路,从安塞出发,再次出师西征,1947年5月二纵进至陕甘交界处合水县城东时,与国民党青马警戒部队遭遇,双方发生激烈枪战。

据合水县老城镇烈士陵园纪念碑碑文记载,内战爆发后,国民党反动派整48旅进占此地,集中25万兵力疯狂进攻陕甘宁边区,西北野战兵团在青化砭、羊马河、蟠龙“三战三捷”,歼敌三个旅,俘敌旅长三人,在此期间国民党整编第八十三师骑兵八旅侵占了庆阳、合水县城(今老城镇),为收复革命根据地,1947年5月29日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三五九旅、独立第四旅与驻守“葫芦城”(合水老县城)的敌军展开了殊死搏斗。

此次战斗激烈 ,由于战时仓促,烈士棺木未具,烈士遗骸被就地掩埋。为旌表烈士殊勋,以慰英灵, 1955 年甘肃省合水县人民政府在老城镇西关建立了牺牲烈士合葬墓地和烈士陵园,缅怀先烈,激励后人。

根据查询到的大量信息资料,泌阳县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田冬松决定成立公益诉讼办案组,经请示市院、县委领导后亲率调查组奔赴甘肃合水调查取证,调查组抵达后,甘肃合水县人民检察院给予了全面配合和大力支持,检察长李瑛安排主管副检察长蒋卫东、民行科长石明亲自陪同协助查找,两省检察官沿着黄土高原上的沟沟壑壑,从新县城到老县城,从合水县烈士陵园一直找到位于老城镇半山腰的“葫芦把”烈士陵园,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合水县老城镇找到了革命烈士张青山的下落。通过两地检察机关跨省协作,基本查明:张青山烈士1947年牺牲于甘肃合水战斗,忠骨埋葬于合水老城镇烈士公墓,纪念碑基座上刻有革命烈士张青山的英名,纪念碑碑文对这次战斗有详尽叙述。

革命烈士张青山的长孙张玉忠在当地检察机关和老城镇烈士公墓工作人员见证下,按当地风俗在烈士合葬墓地庄重取土,用白布包裹系以红巾,将爷爷忠魂迎回故土。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泌阳县人民检察院近期将继续完善相关证据材料,及时向负责英烈权益保护工作的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发出检察建议,依照有关程序和法律规定,在家乡为张青山烈士立碑纪念,方便其家人祭拜,缅怀先烈,以弘扬烈士为国捐躯的大无畏革命精神,供后人敬仰传承。(田冬松)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