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流量双姝无流量,杨幂杨颖怎么了?

原标题:流量双姝无流量,杨幂杨颖怎么了?

作者|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风光无限的“流量双姝”,这个五月过得挺煎熬。杨幂搭档霍建华的《筑梦情缘》,开播后收视惨淡,直到5月22号才艰难破1(csm55城),口碑也不怎么样,豆瓣评分仅4.6。

集齐了邓伦和朱一龙两大新晋剧集流量的《我的真朋友》,同样被“毁剧不倦”的杨颖带出了同病相怜的4.6分,收视和口碑双双扑街。靠“流量艺人”带动剧集的时代,真正在走向终结。

剧集扑街了,电影遇冷了,领个奖也要被群嘲,组个CP也没人认了。其实从去年开始,流量明星已显露余额不足的尴尬。鹿晗与关晓彤“公费恋爱”的《甜蜜暴击》糊了,杨洋的《武动乾坤》成了张黎的“黑历史”,杨颖的《创业时代》黄金档也挽救不了颓势......

如果去年还能说只是偶然,今年“流量女王”杨幂的滑铁卢,真的要扯下“皇帝的新衣”了。以往大幂幂的剧,光靠死忠粉和观众之间的骂战就能成为吸睛点。可如今,没多少人夸更没有人骂,正面新闻和负面新闻都不见了。

曾经,“杨幂+大女主=剧王”的公式通行无阻。2016年的《亲爱的翻译官》是年度收视冠军,而2017年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更是点击量超过500亿。去年开始,杨幂势头明显下滑,《谈判官》整体播放量只有120亿左右;《扶摇》原本被认为可能会冲击“年度剧王”,但最终折戟。

流量明星在一次次流量收割中,反复透支着自己。就连大幂幂也坐不住了,抱着转型的心态出演了文艺片《宝贝儿》,扮丑却收效甚微。其实,流量明星因为缺乏打动人心的角色备受质疑,但她们又何尝不是被“流量思维”耽误的一批人。

出来混,就要还。多次声称“演技要慢慢来”的大幂幂,似乎时间已经不多。而“虚心接受,坚决不改”的杨天宝,还能有几次毁剧的机会?

筑梦情缘,同病相怜

豆瓣共赴4.6,杨幂和杨颖殊途同归。而《筑梦情缘》里霍建华是搞建筑的,《我的真朋友》里朱一龙是室内设计师,连男主的职业都出奇适配。

《筑梦情缘》翻拍自2010年金秀贤参演的韩剧《巨人》,把故事背景搬到了动荡的民国时期。虽有湖南卫视保驾护航,但话题度为零,扑街都扑得没一点水花。

除了开播前经历了改名风波,建筑题材比较冷门外,《筑梦情缘》说到底还是大幂幂最擅长的披着时代外衣的玛丽苏剧。

战乱年代青梅竹马,励志宏图相互误会。奔四的霍建华和杨幂,在剧中天真烂漫的卿卿我我,宛若半路夫妻,CP感甚至有一丝夕阳红的味道。

时间线的紊乱,建筑知识的错误暂且不谈,光是大幂幂“大头儿子式”的刘海就相当“增龄”。人到中年,谁还没个脱发困扰?但杨幂的两难是,到底是像司音一样撩上去,还是和傅函君一样盖下来?

大幂幂的情绪表达方式依旧是“受惊、瞪眼、无辜”三件套,板戏式的演技真是AI换脸都难救。想起年初和朱茵换脸后的杨幂,是那么活泼清丽,望着呆板僵脸的傅函君,只余失望痛心。

更可怕的是长期缺失的“信念感”,她似乎从没有相信过这个角色。在听闻恋人沈其南的死讯后,杨幂献出了“小时代式”哭泣——眼神盯着遗物放空,面部表情开始抽搐。施耐庵说哭有三种,有声有泪是哭,有泪无声是泣,有声无泪是嚎。大幂幂在《筑梦》30集的哭泣,可算典型的干嚎了。

而杨颖的《我的真朋友》,乍看是顶流汇集的天选之相。结果邓伦像个躁郁症患者,朱一龙人设浮夸,倒是杨天宝演了一个她自己——女主程真真喜怒形于色,一言不合就暴走。

不得不说,这个扁平的人物还是很适合天宝的。因为不需要表现出层次,她那浮于表面的演绎也就刚好合适。即便如此,杨颖的原音也是一大败笔。毫无情感起伏,声音比AI机器人都平稳。有了《孤芳》的案底,不禁让人怀疑这声音不会也是抠的吧?

除了被群嘲的“恐怖片式”笑容,淋雨的场景也处理欠妥。在合影失败又淋雨的打击下,湿漉漉坐在公交上的程真真,本该颓丧又落魄。可大宝贝选择了“干瞪眼”,感觉是在盘算怎么向朱一龙复仇。好好一个“傻白不甜”,硬生生让人毛骨悚然。

别管是现代还是民国,杨幂和杨颖都掌握了极为游离的表演模式。演戏么,不就是我换套衣服换个男主谈恋爱,千人一面完全不是问题。当杨幂聪明地拿着电脑打印的图纸振振有词,当杨颖蠢蠢地给邓伦和朱一龙发错信息,谁能说她俩演的不是同一种角色。

高配美貌,低配悟性

宁在一思进,莫在一思停。劝君多心领,莫学幂与颖。杨幂和杨颖身上有太多相同之处,早期都有过灵气十足的表演,如今却变成流水剧的劳模。叫嚣了多年的努力,却始终看不到成绩。

杨幂在流量世界里浸淫多年,程式化和审美倦怠感显而易见。但一开始,她是会演戏的。童星出身的杨幂,4岁演《唐明皇》里的咸宜公主,5岁在《武状元苏乞儿》中演周星驰的女儿,6岁拍的《猴娃》还获得了飞天奖。

《聊斋志异》的小倩,天然不加雕饰,不说尽善尽美,但可圈可点;《神雕侠侣》的郭襄,一颦一笑尽是少女灵气;直到2010年的《美人心计》,杨幂的莫雪鸢都是有灵魂的表演。

但从令她大红大紫的《宫》开始,杨幂开始了程式化表演。

她推掉了陈凯歌的《搜索》,全年无休的复制“画鸡蛋式”表演。《宫》一炮而红,太多的机会涌上来,又哪个都不舍得放弃。不抠图表演就够仁义了,自然没时间仔细琢磨角色。

正如李少红的狠批,“杨幂最大的问题是从小待在剧组,对演戏太习以为常,都下意识去程序化表演,快乐就是哈哈哈,痛苦就是哇哇哇,不过脑子,以至于她最后想过脑子的时候,都不知道怎么过了”。

的确如此。当她想揣摩角色的时候,她对记者说《绣春刀2》里的北斋是一个“文艺青年”,出演《宝贝儿》误以为扮丑和说方言就是“有演技”。

情绪爆发靠喝点小酒,台词超过三句就像背书,演什么女主都是看似高级的“性冷淡风”。无论表演何种情绪都爱用捂嘴“一捂以蔽之”,画个大浓妆唇角滴血就是神乎其技的“黑化”,欺骗观众的同时也麻痹了自己。

电影里的原声更是把缺点暴露无遗,杨幂的声线单薄,呼吸中换气声很大,就好像捏着嗓子说话,很不自然。从这一点来说,少说话反而是扬长避短。就像杨颖在《神都龙王》中的花魁银睿姬,徐克把她的台词弄到极简,舞姿撩人风情万种。

但一个容易让人出戏的花瓶,不是好花瓶。杨颖一直没找到最佳的定位,她其实真的蛮适合戏份不多惊鸿一瞥的角色。银睿姬和《鬼吹灯》里的古墓女尸,莫不如是。

杨颖的演技,大概是从《云中歌》开始崩坏的,在《孤芳不自赏》里因为抠图问题达到全民吐槽的地步。大红之后,杨颖的敬业态度很悬疑,虽然一直在标榜敬业,但频繁被打脸。

《建党伟业》,完全哭不出来,最后刘德华亲自给她滴眼药水。《创业时代》商业谈判有气无力,反倒是把副手衬托得淡定从容。《摆渡人》里梁朝伟评价杨颖的演技像是“挖土豆”,摆明了就是说和她搭戏“很累”。至于刘天池,说得相当委婉了,“她是从模特过来的,有一些固化的东西”。

流量艺人,跌下神坛

从《孤岛惊魂》开始,杨幂成为流量担当。成本400万豪取票房9000万,让市场见识到了流量的巨大钱景。但随后古装大女主+职场女强人的套路,让她的形象过度透支了。

翻译官,谈判官,建筑家,哪样职业不是信手拈来?白浅,风晴雪,扶摇皇后,哪种古装不是霸气逆袭?一年一部职场剧一部古装剧轮番轰炸,去年就是《谈判官》+《扶摇》,今年则是《筑梦情缘》+《斛珠夫人》。

在高产量和高密度的曝光下,杨幂对演技已经失去了天然的灵气,这大概就是上天从她身上拿去的部分。而当市场成熟观众进步,人设贩卖的有效期也越来越短,这或许就是杨幂今年《筑梦情缘》遇冷的客观原因。

《筑梦情缘》和《我的真朋友》双扑,恰恰说明了观众越来越理性,流量转化成收视率和点击量很难,质量才是观众看不看一个片子的根本。两部剧本想走以往掀起论战的“黑红路线”,却发现观众早就溜之大吉了。

别说旧人哭,就连新人也不容易笑。周冬雨的《幕后之王》,也没有在新鲜劲儿上唬住观众。5.8分的职场玛丽苏处女作只能算勉强及格,后面敢不敢下场,还得看胆子够不够大。

杨幂和杨颖都是那种被“疯狂市场”惯坏的女孩。大宝贝面对批评永远态度诚恳,然后,虚心接受坚决不改,继续挨骂继续扑街;大幂幂对于演技则是优哉游哉,表示自己不着急慢慢来。去年开始下滑,今年颓势不减,不知两人是否还有“度假般的心态”。

宁静曾说,“当一个演员在非常红的时候,每个资方都需要他,几乎好像变成每一部戏都需要他!”而当市场冷静下来,观众感到腻味之后,流量艺人的市场地位就摇摇欲坠。

玛丽苏剧永远不会后继无人,但“杨幂们”总会老去。1986年出生的杨幂,如今32岁。1989年出生的杨颖,已经30岁。而跟她们同时拍玛丽苏剧的,是1997年的关晓彤,2000年的欧阳娜娜。

头部小花还没有更新换代,但杨幂、杨颖、唐嫣、陈乔恩近几年被反复吐槽已是常态。看似资源大把,说不定突然有一天就会无戏可拍。过去的误区是,以为流量明星通吃一切。其实当观众打开电视或走进影院,一定不只是想看脸,而是有更高层次的审美需求,不然对着一张照片不就全满足了?

来势汹汹,去势亦汹汹。当流量不再成为杨幂杨颖的最大倚仗,一切都像太阳底下的雪一样,不可遏止的崩溃融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筑梦情缘 武动干坤 杨天宝 玛丽苏剧 傅函君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