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肉体相依,灵魂相偎,这爱情片排年度第三当之无愧

原标题:肉体相依,灵魂相偎,这爱情片排年度第三当之无愧

电影旬报奖,是日本最权威的电影奖项。

今年的颁奖典礼上,出现了神奇的一幕。

最佳男、女主角,被一对神仙夫妻档拿下。

妻子安藤樱,凭借《小偷家族》,已经拿奖拿到手软了。

丈夫柄本佑,凭借《你的鸟儿会歌唱》,也是实至名归。

惹得一旁获得最佳男配的松坂桃李,好生羡慕,「夫妻可真好啊!」

《小偷家族》,在去年上海电影节的时候,被哄抬出了「天价票」,戏称「上海内环一套房换一张票」。

《你的鸟儿会歌唱》,在前不久刚刚结束的北京电影节上,也是一票难求,口碑爆棚。

在旬报十佳中,位列年度第三

今天,香玉就来介绍它——

《你的鸟儿会唱歌》

就是这样一部获奖无数的电影,穷得靠众筹,才最终拍摄完成

而电影里的三个主人公,也是一个比一个穷。

全片以柄本佑的视角出发,始终没有出现过他的角色姓名,因此我就把他称为A

A和女主佐知子(石桥静河 饰)同在一家书店打工,收入微薄。

本就工资不多,还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睡过了就旷工,喝多了也旷工,想不去就不去,不思进取。

也就因此,虽说A与佐知子是同事,却只打过照面,不怎么认识

佐知子是书店收银员,跟已婚店长关系不清不楚,是个生活比较混乱的年轻女孩。

在一个与店长同路回家的晚上,佐知子偶遇A,擦肩而过的时候,悄悄在他胳膊上摸了一把

A隐约能够感知佐知子传递出的信号,可又怕自己会错了意。

于是便原地默数,给自己划定了一个时间,「数到120,她不出现就离开」。

数到117,正当A逐渐心灰意冷之际,远处传来了佐知子的脚步声。

她跑到A面前说道,「果然,我们心有灵犀。」

两个都是捉襟见肘的年轻人,穷到只剩下无处安放的荷尔蒙

越是这样,感情就越会来得飞快和汹涌。

佐知子在A胳膊上简简单单摸上一把,两个人之间心照不宣的暧昧就开始了。

在书店面对面发消息,偶尔对视一眼,都暗自兴奋。

年轻人之间,不需要说什么,尤其是在闷热的夏天

浑身汗津津的,对视一眼所传递的信息,比什么都多。

暧昧开始,接下来的一切也会神速进行。

下一秒,佐知子就跑到A租的小屋里,在狭窄逼仄又闷热的上下铺上,跟他滚床单。

不过在滚床单之前,佐知子还是把话先挑明了:

我不喜欢麻烦的关系」。

言下之意就是,我们只是玩玩,不搞男女朋友。

前面提到一个词,上下铺。

没错,本就狭窄的小屋,还是A合租的。

静雄(染谷将太 饰)就是A的合租室友。

无业青年一枚,靠借钱度日。

A把静雄介绍给了佐知子,于是三个年轻人就这么开始了浑浑噩噩快快乐乐的生活。

一起挤在一个小屋子里,胡乱穿上对方的T恤。

喝啤酒,吃冰块,漫无目的地聊着没有意义的话题。

两个男孩穷困潦倒山穷水尽,便羞答答跟在佐知子身后逛超市,买酒的时候顺手买点卫生纸,能省则省,反正是佐知子结账。

娱乐的方式也是便宜。

在破旧的场子里打乒乓也好,打台球也罢,只要有简易塑料杯装的酒,有什么玩什么,什么便宜玩什么。

在这部电影里,有关三人行的所有画面中,香玉最喜欢的还是这场夜店戏。

三个人玩玩闹闹,彻夜蹦迪,喝酒,听歌。

在忽远忽近的音乐和忽明忽暗的灯光里,他们忽而起舞,忽而大笑,保持一切无意义接触。

不得不说,佐知子跳的这段称不上美但绝对随性的舞蹈,是香玉最近一次在电影中看过的,最自由的画面

上一次,是在《燃烧》里。

而夜店这场长达8分钟的戏,也是香玉看过的爱情片中,最浪漫的。

即使这里面没有花前月下,没有海誓山盟,没有任何我们定义中的与「浪漫」有关的元素。

甚至画面中的男孩女孩们彼此之间连一个明确的「关系」都没有。

可这并不碍事,这里的浪漫最接近浪漫本身

真正的浪漫,是没有后来的事。

而真正的浪漫也是转瞬即逝的。

佐知子打算与跟已婚店长分手,当然,跟店长分手,不意味着跟A交往,她只是想知道A对此事的态度。

而两人在第一次上床前佐知子的那句「我不喜欢麻烦的关系」,在A的心中早已变成了铁律。

这是游戏规则,打破规则,游戏结束

因此,他当然习惯性地拿出最安全的态度,无所谓

不论佐知子说什么,A的态度都是,「好啊,你跟他搞清楚再联系我呗」,一点让人安心的情绪都没给。

然而A的这种无所谓,并非只对店长,对静雄也是。

静雄默默喜欢着佐知子,虽顾忌过A的感受,却也有过一些看似越界的言语。

比如拉住佐知子说,「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

A看在眼里,却仍是无所谓,「你去呗」。

这给人感觉像是,「跟我有啥关系。」

这下好了,在A的无所谓之下,佐知子和静雄的发展得到了巨大空间,一切都是A默许的。

他们是绝对自由的,无论如何,A是不在乎,不受伤的。

相比之下,静雄就比A要直接得多。

夜店里,静雄举着酒杯,注视佐知子;

台球厅,抱着球杆,注视佐知子;

KTV,佐知子忘乎所以的唱歌,静雄坐在一旁,嘴里喃喃地跟唱,一直注视她,眼里全是光;

佐知子抽烟时走神,把衬衫烫了个洞,而静雄直接拽起衣角说,「我喜欢你的衬衫」。

就连面对佐知子的同一个问题时,A与静雄的回答都不一样。

佐知子问,「你们为什么合租?」

静雄的回答是,「因为我俩在一块高兴。」

而A的回答是,「省钱呗。」

在所有理由中,A说出的,总是最没感情的那个。

而相比A,静雄就好很多。

他总是用恰到好处的温柔,像一束灯光一样无声无息地把佐知子照亮。

于是,「不喜欢麻烦关系」的佐知子,在与两个男孩混在一起玩玩闹闹了一段时间之后,选择了静雄

她要正式成为他的女朋友。

而当佐知子将此事亲口告诉A的时候,A还是一副老样子,全无所谓,就说了个「嗯」。

好一个酷男。

可他真的就这么无所谓吗?

不是。

两人告别之后,佐知子为了活跃尴尬气氛,又在A胳膊上摸了一把,便跑开了。

就像刚开始时那样。

看着佐知子离开的背影,A不知不觉开始默数。

像刚开始那样。

可他知道,这次不管数到几,佐知子都不会回来了。

于是数到13,他便酷不下去了,追了上去。

他告诉佐知子,「刚才我说谎了,我一直在说谎」。

而这部影片,就停在了听完A的告白之后的,佐知子的脸上。

欲言又止,忐忑难安,所有动作和表情就只写着一句:

「没意思了」。

如果说,电影前半部分像我们展示了一种结结实实的自由,和彻彻底底的浪漫;

那么后半部分,则是把当下年轻人最真实的爱情状态,拿到桌面上摊开。

佐知子的那句「不喜欢麻烦关系」,是整个故事的规则。

可这规则连她自己都不遵守。

说到底,她一边保持着抗拒和紧张,一边又抑制不住心里的渴望。

这让我想起《和莎莫的500天》里的莎莫,也有一句同样的台词。

她说,「做别人的女朋友,让我觉得不舒服」。

可是讨厌成为某人的女朋友因而被贴上标签的莎莫,转头就跟别人闪婚了,成了某人的妻子。

这或许正是当代爱情中最无解的难题:

一边逃避,一边渴望

就像影片中的A、静雄和佐知子这三个穷困潦倒的年轻人一样,他们混沌生活,一切毫无方向,摆在他们面前最直接的愿望就是「快乐就好」。

因此一切感情的发生与终止,都是不受约束的。

毕竟,他们连生活在哪边都还没来得及弄清楚。

而这也正让我们以一种最生猛的视角,发现了爱情的真相

那就是谎言。

一切被定义框定的情感,全都带有欺骗和夸大的成分。

有句话说,「实用的浪漫,是不为生活皱眉头」。

这也正说明了,我们人类为了让感情服从生活,才发明出来这无数的,根本不存在也不科学的界限。

可最为真切、最为自然的感情,恰恰又是被禁止的、是黏腻的、流动的,是伴随贫穷、混乱、孤独与青涩,这些看似并不高级的东西的。

然而真相又恰恰是,我们终究会远离那一场似乎永不会过去的盛夏。

身上、头发上夹带着酒精的汗水,也会随着忽而远去的盛夏,一并消散。

随后,我们接受定义与规则,被规劝、被驯化。

从动物,变成动物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安藤樱 柄本佑 松坂桃李 佐知子 石桥静河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