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美中东和平“世纪协议”难促和平

原标题:美中东和平“世纪协议”难促和平

近期,与美国和伊朗之间紧张升级的局势同样触动中东国家神经的,是一份由美国主导、尚未公之于众的所谓中东和平“世纪协议”。自特朗普上台以来,这份时常被他挂在嘴边的“世纪协议”一拖再拖,坊间也传出多个版本的协议内容。这份延宕两年之久的“世纪协议”,因美国中期选举、以色列大选几经推迟,或将于今年伊斯兰国家的斋月结束后正式出台。

特朗普政府的中东政策中,最有野心的就是推出所谓中东和平“世纪协议”,为此,他委任白宫高级顾问、女婿库什纳担任该计划的实际“操盘手”。两年多来,这一计划一直“雷声大、雨点小”,越来越引发外界好奇和猜测。5月19日,白宫宣布将于6月25日至26日在巴林首都麦纳麦举办一场“经济研讨会”,讨论中东和平计划的经济部分,而该计划的政治部分,即如何解决巴勒斯坦的主权、领土、边境,以及耶路撒冷的归属问题,将另行安排。

该计划刚一露头,就遭到当事方的反对。巴勒斯坦总统发言人鲁德宁5月20日表示,没有政治内容的和平计划是“徒劳无用的”,无视巴勒斯坦人民建立独立国家愿望的任何美国和平计划都注定要失败。阿拉伯国家媒体也普遍认为,这份被称为“世纪协议”的和平计划行不通。约旦《宪章报》称,中东和平计划应是全方位的,而不是支离破碎、顾此失彼的,应解决巴难民回归以及犹太定居点等问题。

其实无论经过多长时间的酝酿,特朗普政府这份“政治上偏袒以色列、试图以经济红利安抚巴勒斯坦人”的“世纪协议”,注定难以推行。

首先,美国早已失去“公正调解人”的角色。特朗普政府选择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无条件支持以色列,就已经决定他推出的“世纪协议”只能是一份偏袒以色列的不公平协议。“迁馆”事件后,巴勒斯坦对美方彻底失望,转向谋求欧盟做“新调解人”,但欧盟在巴以问题上作用有限。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在今年1月就指出,“世纪协议”实际上是一记“世纪耳光”,巴勒斯坦不会接受。

其次,特朗普政府高估经济因素在巴以问题中的作用,对解决巴以问题的政治难度估计不足。这次经过美国“官宣”的“世纪协议”“试水”暴露出特朗普及库什纳等人利益交换的商人本性。白宫官员表示,美国的目标是向巴勒斯坦、约旦、以色列和黎巴嫩提供680亿美元。特朗普政府计划“以投资换和平”,或者说是“以投资换让步”,即通过投资者的金钱诱惑,诱使巴勒斯坦及其盟友在政治上作出让步。特朗普政府打错了算盘,经济问题从来都不是巴以问题的症结所在,巴勒斯坦建国、耶路撒冷的地位等政治难题,才是巴以双方实现和平的主要障碍。

再次,“世纪协议”本质上是一种针对巴勒斯坦问题的“交易”,是美国主导,拉拢以色列及部分阿拉伯国家等利益相关方,对未来巴勒斯坦国的一种安排。这种“交易性”安排,跳过国际社会先前为实现巴以和平作出的种种努力和取得的既有成果,忽略联合国安理会关于巴以问题的相关决议,不但不能解决巴以问题,而且可能使“世纪协议”成为“世纪难题”,甚至成为“跨世纪的难题”。如今,巴以问题陷入僵局,特朗普如果继续强推他的计划,可能激起当事方更强烈的反抗。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世纪协议 麦纳麦 鲁德宁 宪章报 巴难民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