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云南秘境丨梅氏村妇创建的这个地方,曾经是“顺宁十景”之一

原标题:云南秘境丨梅氏村妇创建的这个地方,曾经是“顺宁十景”之一

​在去大理南涧无量山樱花谷的路边,深涧峭壁上,有几间建筑。朋友雀总一句话,让我记住了它们,“在无量山么,除了石洞寺,还能有什么事(方言,寺、事同音)。”《定边县志》载,石洞在悬崖峭壁间,有石佛端坐其中;讲的就是石洞寺。

▲南涧石洞寺 摄影/老黑

石洞寺,顾名思义;访一圈,不过尔尔。

在临沧游学、访茶期间,友人说带我们去石洞寺,我表现得很淡定。我虽不是山顶洞人,但对石洞并不陌生。以我有限的见识和无知的理解,认为石洞寺,就是藏在石洞里的小寺庙,没什么可期待的。

▲石洞寺即景 摄影/老黑

友人临时突遇急事,不能带我们去石洞寺;给个定位,匆匆告别。顺着志林姐姐的语音导航,我们向石洞寺进发。山里车道,弯多路窄,七拐八绕,不断走错。对此地一无所知的志林姐姐,总是一次次的表态,“正在为你重新规划线路”。

▲仙境 摄影/老黑

折腾很久后,我们终于抵达石洞寺。大山之巅的石洞寺,藏在曾经的原始森林里。植被稀疏了,但茶园芬芳,一览众山小。我开始庆幸起来,庆幸我秉持着“反正来都来了”的精神。不然我又将错过人间美地。

▲石洞寺风景 摄影/老黑

到石洞寺的时候,差不多是下午六点。善男信女已经下山,罗道长还在忙碌。简单打个照面,我们各自撒欢去了。山边的太阳逐渐偏西,庙旁的鸟鸣此起彼伏。我琢磨着,这种远离尘嚣、亲近自然的地方,休闲度假、看景观鸟,都是很好的去处。

▲云岩双阁的日出 摄影/老黑

▲石洞寺里的方尾鹟 摄影/老黑

无奈日头西落,光照不足,拍照并不理想。游荡石洞寺,止步双岩阁。把相机扔在一旁,感受“水清鱼读月,山静鸟谈天”,那真是一种享受!特别是像我这种,向往清静,喜欢摄影和拍鸟的人,在石洞寺,大有可为啊。

▲日出石洞寺 摄影/老黑

我暗下决心,要在双岩阁,听鸟合唱,静候日出。说来奇怪,我在家,是晚上不睡觉,早上起不来的人。在石洞寺,晚上照样睡不着,早上却轻易就醒了。拿上长枪短炮,游荡庙宇,登临双岩阁。

▲从云岩双阁,看三官殿 摄影/老黑

太阳还没有出来,群鸟已经在我身边的树林里,开群众大会了。循着鸟声,各种尾随,一无所获。随着时间推移,慢慢升起的太阳,照耀着大地。连续干旱,空气不够通透。可以想象,天好的日子,这里有多美。

▲石洞寺 摄影/老黑

忙碌和遗憾中,鼓声震天,法号绵然。道长们的早课(我不知道这样的说法是否准确)开始了。内容我当然没听懂,只觉得这个仪式,威严肃穆。

▲石洞寺的清晨 摄影/老黑

之前看过一个段子,我特别认同,“为什么节假日的时间都特别短?”“因为节假日的时间,都是从中午开始的。”夜宿石洞寺,早上六点半起床,日子还是那么短。以至于我们不得不改变计划,延长在石洞寺停留的时间。

▲石洞寺一瞥 摄影/老黑

此前的所有时间,都忙着闲去了。看看日出,听听鸟叫,喝喝烤茶,吃吃素食,采采茶叶,练练功夫,一天很快就过去了。而我对石洞寺,还一无所知;尽管它已经颠覆了我对“石洞寺”的看法。

▲采茶 摄影/老黑

▲做点白茶 摄影/老黑

在延期的日子里,照样守候日出,追踪鸟迹,喝茶吃素。除了感叹石洞寺所在,是个好地方,我还见缝插针的在在寺里反复闲逛。对石洞寺的认识,慢慢明朗起来。

▲三官殿 摄影/老黑

此石洞寺,位于云南省临沧市凤庆县洛党乡箐头村,始建于清乾隆年间,距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主要由石洞寺院、双岩双阁、名贵茶花“九蕊十八瓣”,以及似人似物的巨石奇景组成。

▲三官殿和“九蕊十八瓣” 摄影/老黑

▲“九蕊十八瓣”和三官殿 摄影/老黑

据传,洛党乡桃花村,有梅姓女子抗婚,离家出走。为远离凡尘,躲到此处的一个石洞,学道修行,烧香拜佛。某年的农历二月十五,听得石洞后侧有铙钹钟声,经声佛号,不绝于耳。此后,每年的二月十五,都听到这些声音。

▲石洞寺由此而来 摄影/老黑

梅姓女子邀请当地文人绅士,试图验证和探清这奇异的现象。果然都听到了声音,并大为惊奇。二月十五是太上老君李耳的生日,梅姓女子断定,这是太上老君要在此修行。于是集资修建了大殿,梅姓女子成了梅道人,成为石洞寺的开山鼻祖。

▲云岩双阁俯瞰 摄影/老黑

▲云岩双阁俯瞰 摄影/老黑

寺院建成后,在大理从军的董某回乡探亲,听闻梅道人的事迹,敬佩梅氏的人品和精神,欲娶其为妻;被谢绝。第二年,董某将家中栽种数十年的茶花“九蕊十八瓣”,赠与梅道人。历经200多年,茶花依然娇艳。造就了“千枝万头齐吐火,残血烧红半边天”的景象,乃石洞寺一绝。

▲石洞寺云岩双阁 摄影/老黑

1850年,云州贯生孙伟望捐资,在寺前的巨石上,修建了两座阁楼。这是石洞寺的另一绝。两个巨大的岩石,左右相伴,仿佛拔地而起;又似一个巨石被人从中间劈开。因岩石名叫“云岩”,此景故称“云岩双阁”。岩石和阁楼天生一对,也称“雌雄阁”、“夫妻阁”。

▲云岩双阁一瞥 摄影/老黑

▲石洞寺云岩双阁之清虚阁 摄影/老黑

这云岩双阁,就是我每天早晚必到的地方,“双阁耸岩巅,拾级登临,休忘月白风清夜;万山归眼底,凭栏纵眺,最好花红草绿时”。早晨,天蒙蒙亮,我在双阁等日出、看风景、听鸟鸣。傍晚,太阳西去,我在双阁赏日落、思人生、看鸟跳。晨钟暮鼓,不知道时间都去哪儿了。

▲石洞寺云岩双阁之一 摄影/老黑

▲石洞寺云岩双阁拍到铜蓝鹟 摄影/老黑

除了早晨和傍晚,一天还有别的时间。自古名山多名寺,我当然想多看看,于是就巡山去了。“大王叫我来巡山,我把人间转一转。打起我的鼓,敲起我的锣,生活充满节奏感。”

▲石洞寺金锁关 摄影/老黑

▲巡山偶得一只杜鹃 摄影/老黑

尽管延期了,对于石洞寺,我依然走马观花;就此记个流水账。你要记得,“石洞寺境幽景奇,素为游人不绝之胜地,早被誉为‘顺宁十景’之一”。

应该找时间,再去石洞寺待上几天。

▲石洞寺灵官殿 摄影/老黑

▲仰望石洞寺云岩双阁 摄影/老黑

图文原创,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有关作者】

老黑,大理人氏,老黑影像志创始人。摄影师、撰稿人,旅行玩家,自媒体人。中国图库、东方IC签约摄影师;今日头条认证优质文化领域创作者,新浪认证旅游博主、头条文章作者,搜狐旅游认证专家,一点资讯认证摄影师,乐途旅游专栏作家,百度百家认证优质原创作者,网易旅游认证图文创作者;凤凰、腾讯、腾讯认证公众空间、微信公众号、马蜂窝、搜狗、趣头条、新浪看点等媒体平台,图文内容创作者。微博:老黑影像志 微信:laoheikezhan 公众号:老黑影像志(laohei-kezhan)

【 老黑影像志 】

一个人的传媒机构 | 关于美好生活

把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石洞寺云岩双阁之清虚阁 摄影/老黑

▲石洞寺赤脸薮鹛 摄影/老黑

▲石洞寺云岩双阁底部 摄影/老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梅氏村妇 顺宁十景 南涧 石洞寺 定边县志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