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编者按

原标题:编者按

“中学作文”是本报副刊曾经开办过多年的版面,一度成为我们与众多热爱写作和文学的中学生交流互动的窗口。这次决定重开此版,则有了编者不同的出发点。在时下青少年更多习惯用社交媒体短文字、短视频的形式张扬个性的年代,我们似乎更加期待一种“眼前一亮”,期待着信息汪洋中的那束不拘泥于应试的“白月光”。这些“闪光”青年经过真切、严肃的思考之后而呈现出的文字,哪怕尚不足够成熟,也是尤为珍贵的。

新版“作文选”将会以北京各中学为单位,逐校呈现。借一线语文教师的视角和笔触,说一说他们眼中真正具有文学天赋的那些孩子,是怎样与写作产生缘分的。这些语文名师,也将从文学角度为我们解读这些作品中闪耀着的亮点。

我们真诚欢迎全市各校与我们联系,推荐您眼中拥有文学天赋、热爱写作的孩子,联系邮箱316618183@qq.com。

出场学校:人大附中

出场教师:王艳(人大附中语文教研组长,北京市学科带头人)

师说:想象之树,植根于现实土地。当你和孔子不期而遇,你向他讨教的一定是你在现实中的困惑;当你偶尔出走到未来或去某个城市,你所遇见、所思虑的也一定是来自今天世界的思虑。昨天、今天、明天,借助想象,我们得以驰骋于自由的时空。

追随夫子

高一(18)班 李岱宸“借着落日余晖,我分明看见,一滴浑浊的泪珠正缓缓地溢出夫子的眼眶,带着落日沉没云层的决绝,拥入其浩大的襟怀。”

时维春秋之末,鲁哀公六年。陈国与蔡国之间的一片荒郊里,我携一身风尘仆仆而行。尽管置身于风雨飘摇的离乱之世,我心中竟不忧不惧,因为我深知,夫子就在不远处,宽厚如大地,沉稳如磐石。在那里是历代帝王所尊奉的至圣先师,亦是我心中的北辰。

忽然,一缕飘渺的琴音穿透蔓草荒烟,隐隐入耳。那清徵之声苍凉、弥散而悠远,一似麒麟悲鸣,凤凰呜咽,我循声而去,果见二三子环簇之中,一老者须发如雪,端坐抚琴。我不由得正襟敛衽,快步趋前,深深稽首,行过弟子见师之礼。

老者抬眸,温然注视于我,缓缓开口道:“吾今适逢困厄,与二三子厄于陈蔡之间。小子果愿从吾学儒者之道否?”我躬身作答:“夫子之道,浩荡如青天。因久慕"文、行、忠、信"四教,愿依夫子门下执箕帚。”老者闻言莞尔,颔首道:“愿小子求仁而得仁,终无怨矣!”

我欣喜不已,本待拜谢,忽见一身形魁伟、敝衣缊袍者急急赶来,匆匆施一礼,开口便道:“由四方奔走,然求告未果,粒米难获。自吾众到此,绝粮已数日矣,从者病,莫能兴,而夫子亦不愿进水米。”那人言谈间似有愠色,愤然道:“上天何其不明也!君子亦有穷乎?”

夫子推琴而起,长袖披拂。彼时风息人静,连丝弦如缕余音也听得分明。一众弟子屏息望向夫子,一张张透着憔悴的面庞洋溢着信赖与希冀。夫子目光如炬,凝视前方,朗声道出数字,字字重若千钧:“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由也谨记!”掷地若有金石之声。

一声喟叹自我胸臆间溢出:“君子穷而不失其守,正唯弟子不能学也。”又不禁抛出心里积郁已久之疑问:“方今人心不古,诸侯无道,邪说放恣,而夫子独担拨乱反正之重任,是知其不可而为之,何也?”

夫子拊心长叹道:“丘岂不知天下有道则仕,无道则隐哉!然吾于万姓黎民,于纷纷人世,有不忍绝之情,又不可逃之义。昔者楚狂接舆歌以讥我,长沮桀溺言以阻我,无非为此,殊不知隐者之意,天下无道则须隐;丘之意,正因天下无道故不能隐。若使丘得见天下复礼乐清明之道,则自可浴乎沂水,歌咏而归矣!”

一言方落,近旁一温雅弟子起身道:“天下终将以夫子为木铎,回虽不敏,愿终生克己复礼,使天下归仁焉。”

夫子转兴顾笑,戏言:“回也非助我者也,于吾言无所不悦。”

夫子言行谈笑化雨春风,众人无不忘却饥馑,和乐怡怡。倏而暮色四合,漫漫长夜即将笼罩大地。夫子顾视天光,款按琴丝,道:“我曾于鲁见兰生空谷之中,幽香不闻于世。因感而作《猗兰操》一首。今日试为二三子一奏,以明吾志。”

“习习谷风,以阴以雨。之子于归,远送于野……”一脉吟唱自天际传来,苍老复生鲜,一如宇宙开辟之初。琴音几度变调,歌声由沉郁渐至高扬:“何彼苍天,不得其所。逍遥九州,居无定处。世人暗蔽,不知贤者。年纪逝迈,一身将老。”

借着落日余晖,我分明看见,一滴浑浊的泪珠正缓缓地溢出夫子的眼眶,带着落日沉没云层的决绝,拥入其浩大的襟怀。

夫子还在忘情地弦歌不辍,歌声在轮转,涌入所有人的心腔:“以日以年,我行四方。雪霜贸贸,荞麦之茂,君子之伤,君子之守。”

歌声承载着夫子的深衷宏愿,在旷邈的宇宙翱翔,飞向未来的时空。

我知道,这万古长夜终将逝去,而礼乐时代的黎明正喷薄欲出。

【评语】“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孔子,如同黑暗王国里的残烛,于风雨飘摇的暗夜之中,烛照着我们的前行之路。作者化身随从,想象一路追随夫子踽踽前行,在追随之路上,以场景还原一种时代感,展现那个晦暗洪荒而神秘的时代:夫子以一己之力,对抗着这个时代,以坚忍的执着,昭告天之大义。本文以细节展现夫子的风貌气度,儒者的形象跃然纸上,儒家要义自然融汇其中。虽是想象文,但必是基于作者对孔子的了解,对圣人的仰慕之情,否则想象也就没有根基。此外如舞台剧般典雅的语言,很配合圣人的光环;加之充沛的情感灌注笔端,让人读罢对夫子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勇敢、执着、博爱、坚定、以天下为己任,作者以对夫子的了解和充沛的情感之笔,为我们还原了一个真正的夫子。

鸟笼

高一(18)班 马皓月“黄鸟决然地望着外面的蔚蓝天空。门,只会向追求自由的人敞,不会为畏缩不前的人开。它回眸瞥向青鸟,眼中满是轻蔑。”

门开了。青鸟和黄鸟愣在笼中,难以置信地瞪眼看着笼门,吱呀地响着,打开了。多少年来困守笼中、痴望天空,殊不知打开笼门竟然如此轻松——唯一要做的,就是把尖利的喙插在门缝里,轻轻左右扭几下。

笼外不远处有只乌鸦,一边梳理着光亮的羽毛,一边饶有兴趣地注视着它们。青鸟和黄鸟不约而同地靠近门边,望向笼外。这是一座高耸的楼阁,立在茫茫林海之中。四周争高直指的云杉,环绕着他们所在的高楼。林间有清凉宜爽的微风,裹挟着杉木的香气扑面而来。

楼前的乌鸦“呀”地叫了一声,笼子里的两只鸟方从陶醉中惊醒过来。窸窣的树响和着啁啾的鸟鸣传来,那是同类的呼唤,自由的呼唤。

“你们要是想飞出来就得快点,否则一会儿就有人来了。”乌鸦嘶哑的声音又响起。

“天啊,我多少年魂牵梦萦的自由呵!青鸟,你难道不为此兴奋么?”黄鸟激动地呐喊着。青鸟却只是带着无限的笑意凝视着森林——那个它生长的地方。“可是我们早已经被剪去了羽翼,飞不起来了。”青鸟语中,浸满落寞。

黄鸟决然地望着外面的蔚蓝天空。“门,只会向追求自由的人敞,不会为畏缩不前的人开。”它回眸瞥向青鸟,眼中满是轻蔑,“为自由,纵是死,也值得。”

笼子猛地晃了一下,黄鸟登着鸟笼门口起飞了。只扑扇了十几下翅膀,它便再也飞不起来了。“咚”,黄鸟坠楼的沉重落地声,仿佛自地狱传到青鸟耳畔。青鸟沉默地伫立了很久,用喙钩住笼门,关上了。

有人的脚步声响起,乌鸦扑棱着飞远了。不久,屋主人来了,诧异地发现笼中竟凭空少了只鸟,门却还好好关着。手指轻轻叩着笼门,他对青鸟笑了。几天之后,又一只金丝雀被关入了青鸟的笼中。

青鸟望着金丝雀尚完整的羽翼,沉思良久。它告诉金丝雀,笼子的外面有一片云杉林,云杉林的外面有一个广阔的天地。它开始教金丝雀如何飞翔,教它如何展开翅膀、拼命扇动。不知过去了多少个不眠的日子,笼中不再传来悦耳的鸟鸣,却总是回响着拍打翅膀的声音。终于有一天,青鸟娴熟地打开笼门,金丝雀一跃而出,艰难摇晃着飞起,挣扎着越飞越远,最终消失在莽莽森林中。笼门,再一次被青鸟关上了。

这次,主人回来,却只是淡淡地望着青鸟。青鸟,孤独地卧在笼中,仰头望着外面的天空,等待着新来的同伴。几天过去了,几个月过去了,再也没有新来的鸟儿填补上笼中的空位。

不知过了多少载。青鸟,垂垂老矣。

今天的天空很明朗,正如许多年前黄鸟和金丝雀离开时那样的清澈。青鸟最后一次打开了笼门,动作已然艰难了许多。跳跃,展翅,温热的血液涌入了久未活动的翅膀。坠落,沉重地坠落。它甚至连飞出房间都再也做不到了。

窗外一只羽毛零落的老鸦飞进屋里,衔着它飞回幽深的林中。林间,回荡着金丝雀的歌声,一如那年一般,动听而婉转。

【评语】

本文是一篇考场限题限时习作,要求以“门开了”作为开头构思一篇叙事性文章。给考生预留了很大的想象空间:什么门开了,家里的门还是教室的门,厨房的门还是病房的门?谁开的门,他的职业或是身份?打开了一扇什么样的门,打开后门里又是一个怎样的世界?本文作者在考场有限的时间内构思了这篇童话寓言故事:鸟笼的门打开,两只鸟面临不同的选择,是奋飞而去拥抱自由,还是胆怯懦弱守成不变,抑或是留下来寻求他途。作者通过这个生动的寓言,表达了自己的思考和人生的选择。立意不俗,思考有深度,表达含蓄生动,耐人寻味。

一本书的奇特之旅

高一(18)班 高萌彦“我住在一个大箱子里,箱子这么大,我却是独居。他每天晚上都会看着我,时常对我说些什么,或困惑不解,或高声吟诵,或喃喃私语。”

自从我搬到了这个新地方开始,注定有一段不平凡的旅程。

我住在一个大箱子里,箱子这么大,我却是独居。他每天晚上都会看着我,时常对我说些什么,或困惑不解,或高声吟诵,或喃喃私语——我呢?却从未对他说过什么,只是看着他的眼。

这没什么奇怪的,我本是被看的,不会说话。

奇特的是,他只是看过我的一半。

我是一本书,名叫《论语》。

他是一个人,名叫赵普。

我为他而生,从他那里诞生,开始了我的生命旅程。

他身着红袍,袍上绣了一只飞鸟。他脸色微黑,却突出了棱角分明的面庞;眼神坚定,有一股执着的神情。

他处理政事井井有条,言辞得当;他临事应变,刚毅果断,无人能及。别人说这都是我的功劳,怎么会呢?我只是一本书。

一天清晨,他上朝前照例与家人告别,但他神色冷峻,只因他手里捏着的那张奏折,要保举一个人,那人得罪过皇帝。

朝堂之上,太祖愤怒得让群臣胆寒,他却不卑不亢地跪在那里,说:“举直错诸枉,则民服,请陛下三思!”太祖长身而起,将手中的奏折,“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转身疾步离去。他面色如常,捡起奏折缓缓离去。

第二天同样的一份奏折,被恭敬地摆在了太祖面前,太祖气得抓起奏折,撕得粉碎掷在地上,然后用冰冷的目光盯他,他顺从地低头,却是将碎片捡了起来,“君使臣以礼,臣必事君以忠!臣告退!”

几日后,他将家人聚集一堂,桌上一角摆着那张粘连好的奏折,桌的另一角是我,“此去朝堂生死未卜,若吾生死,当此书殉我!想此书博大精深,至如今方悟出一半道理!”

什么?想起印记在我身上的文字,那是一种信念,我将这信念传达了他,圣与仁的信念。他带着决绝的神情,出门登车。

“某日风萧萧,文士赴朝堂;欲将碎牍奏,又恐犯龙颜。

文士须死谏,义在何容辞?将欲拼死命,定使忠长存。”

皇帝放弃了,他坚持!死后,我和他的尸体一起葬入陵墓。

我的奇特之旅结束了,但我的信念将在更多的人间传播。

那是孔子兴仁的信念,也是天下太平的信念。

【评语】

本文是一篇命题作文,题目即此题。作者选择从一本书的视角来写人,构思非常巧妙。将赵普“半部《论语》治天下”的故事巧妙嵌入其中,以书的视角来写赵普研读《论语》的投入和在朝堂上的刚直,重新审视宰相赵普之死,将一代名相形象塑造得血肉丰满。一本书的奇妙之旅亦是一个人的跌宕起伏的人生旅程。想象基于对人物的了解,《论语》确是对赵普的人生命运有着重要影响的书,情节设计合理,布局详略得当,详写赵普之死,略写或省写其生平,叙事清晰集中,语言流畅简洁,突显了主旨。

假期,走进一座城

高一(18)班 张心澄“马路上的车似乎都开得比北京更慢,好像住在这里的人并不着急着赶日程。红灯亮起时,几乎所有的车辆都不约而同地停在了距离停止线很远的位置。”

与这座小城的初见,是不经意间抬起头时映入眼帘的那片天空。大片大片的云朵恣意舒展,冬日的温暖阳光照出了它们投下的深深浅浅的阴影,也洒在我习惯了阴霾的眼中。本以为常熟这座江南小城是内敛温柔的,可那片天空却为我展现了它爽朗大方的一面。

“七溪流水皆通海,十里青山半入城。”虞山上连绵的草木似乎一直延伸着,到了视野最远端的老城区中去。站在山顶向前眺望,重重叠叠的楼阁,寂静而古老的白墙黑瓦,便都被涂上了淡蓝的光晕。向竹林的深处走去,隐约传来了弹奏古琴的乐音。随着声音的引领,眼前出现了一座小亭。亭中有位老人独自低着头,手指温柔地抚过琴弦。乐音清澈灵动,像山间明镜般的流水和朦胧地萦绕在身畔的雾气。她抬头一笑,手指却兀自弹奏下去。我看着那小亭斑驳的油彩和发黑的横梁,不禁想到百年前的文人墨客是否也在这同样的山林深处饱览胜景,留下画中的山水和迷失在竹林之间的琴音?

马路上的车似乎都开得比北京更慢,好像住在这里的人并不着急着赶日程。红灯亮起时,几乎所有的车辆都不约而同地停在了距离停止线很远的位置。最初我以为这不过是个巧合,可是,每一次的观察都得到了相同的结果——这是怎样的一种礼仪和尊重啊!

街边的面馆里,说着蹩脚普通话的老板娘笑眯眯地端上面碗。一边在围裙上擦拭双手,一边好奇地问我这个明显的外地人对常熟的印象如何。我连忙咽下面条,很认真地向她保证我下次还会再来。

站在酒店房间的落地窗前,眼前星星点点的灯火被包裹在只属于这个城市的温暖夜晚之中。

【评语】

假期如有机会,应该多鼓励学生出去走走,走向大自然,看看不同的城市,那些远方的风景远方的人给予我们的启发和触动,常常让人有一种不期而遇之感。北方的姑娘来到南方的小城常熟就有这样的发现:脚步驻足处,时光仿佛静止,一切都觉清新,一切都觉灵动,古老的城,寂静的白墙和黑瓦,抚琴的老者,如潺潺流水的琴音,不禁把思绪引向遥远的古代,引向古老的山林。一切都慢下来了,感受到宁静,感受到城市的温柔,此时此刻,城拥人入怀,人仿佛在陌生的城里找到家的感觉,找到心的归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中学作文 李岱宸 陈蔡 莫能兴 顾笑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