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劳工索赔案纷争持续韩冷对日方提议

原标题:劳工索赔案纷争持续韩冷对日方提议

20日,日本政府向韩国方面发函,提议设立日韩及第三国委员加入的仲裁委员会以解决劳工索赔相关问题,但韩国外长康京和23日在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会谈时没有同意日方要求,仅表达了正在探讨的一贯立场。

能否协商解决好横亘于韩日两国间的劳工索赔纠纷等诸多问题,将再次考验已陷入历史低谷的韩日关系。日方目前已表态称,举行双边磋商及设立仲裁委员会均必须有韩方同意。若韩国不同意设立仲裁委员会,日本政府将考虑向国际法院(ICJ)提起诉讼。

双边磋商未果

去年10月和11月,韩国大法院对二战期间被强征韩国劳工要求日本企业赔偿损失案接连作出终审判决,分别判定日企应向每位受害者作出相应赔偿。判决结果引起日方强烈不满,致使日韩两国关系再生龃龉。

2018年10月30日,韩国大法院对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强征劳工案作出终审判决,驳回新日本制铁“强征劳工赔偿案已过诉讼时效”的上诉要求,裁定整合后的现存公司新日铁住金向4名原告每人支付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0万元)。至此,历时13年零8个月的强征劳工要求日本企业赔偿案终于落下帷幕。

无独有偶,该案判决生效1个月后,韩国大法院再次对韩国受害劳工状告三菱重工索赔案作出终审判决,判定三菱重工向6名受害者每人赔偿8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49.5万元),向受害女工每人赔偿1亿至1.5亿韩元。

韩国大法院的终审判决结果,立即引起日方的强烈不满。河野太郎对此坚持认为,1965年两国签署《日韩请求权协定》,征用劳工问题已彻底获得解决,日方不能接受韩国法院的判决。之后,日本外务省事务次官秋叶刚男召见韩国驻日大使李洙勋表示抗议,而韩国政府为彰显支持韩国大法院判决的决心,随即也召见日本驻韩大使长岭安政,致使韩日外交矛盾进一步升级。

随着韩日政府间围绕强征劳工索赔案问题外交纷争的不断升级,韩国大邱地方法院浦项分院2019年1月9日根据原告书面提交的赔偿执行申请要求,对涉案日企新日铁住金持有的部分在韩资产采取扣押措施。日方为此再次紧急召见韩国驻日大使提出抗议,并要求依据《日韩请求权协定》第三条规定与韩方进行外交交涉。

据了解,根据《日韩请求权协定》第三条,两国应先通过外交途径解决与协定实施相关的纠纷。但问题是,如果韩方按照日方的提议答应进行外交交涉,受害劳工索赔问题就成为探讨该案是否根据《韩日请求权协定》已得到解决的扯皮问题,于是韩国政府对此反应冷淡。

韩国总统文在寅就韩日关系也表示,希望日本政府尊重法院判决,不应将劳工索赔问题政治化,更不要损害面向未来发展韩日关系的大局。

至此,日本政府自1月起一直要求召开基于协定的双边外交磋商,但由于韩国在4个多月时间里未予以回应,日方于5月20日决定要求召开作为下一阶段程序的仲裁委员会。

提议设仲裁委

另外也有观点分析认为,日本政府之所以依据《日韩请求权协定》提出双边外交磋商,也存在复杂缘由。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韩方对于日方关于通过《韩日请求权协定》所规定的争端解决程序进行外交磋商不予回应,日方则可以以争端解决程序不奏效为由,将该问题国际化,即设立仲裁委员会或者诉诸国际法院解决。

据韩媒报道,韩日外交部局长级磋商此前在首尔举行,但就劳工索赔问题双方分歧仍未缩小。其间,日方表示,若政府间磋商难以成行,将直接推进下一步措施,即根据协定设立仲裁委员会。

另外,日本国内也通过媒体舆论放风称,如果磋商不妥,日本可能将采取加征关税、停止汇款、停发签证等一系列反制措施。在韩日外交磋商毫无进展的情况下,日方则继续根据《日韩请求权协定》第三条第2款规定(组建包括第三国委员在内的三方委员会仲裁无法通过外交渠道解决的争端),提出设立仲裁委员会。

5月20日,韩国政府已正式收到日本提议将韩国受害劳工索赔判决诉诸仲裁的外交公函。

21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官邸与前来进行到任拜访的韩国驻日大使南官杓会面。安倍就包括韩国劳工索赔案在内的两国间悬而未决问题要求韩方采取恰当应对。此举也是日方就劳工问题再次要求韩方同意召开基于《日韩请求权协定》的仲裁委员会。

解决希望渺茫

据韩媒报道,康京和利用5月22日至23日代表韩国政府出席在法国巴黎举行的经合组织理事会部长会议的机会,与河野太郎举行会谈。其间,双方就韩国大法院判处日企赔偿韩国受害劳工一事继续进行磋商。康京和没有同意日方要求,仅表达了正在探讨的一贯立场。

分析指出,尽管日本外务省早前向韩国政府提议设立仲裁委员会讨论受害劳工索赔案,而且此次韩日外长会谈也涉及此事,但韩国答应成立仲裁委员会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另外,从韩国外交部23日就受害劳工索赔判决问题的发言中也可以看出,韩方在此问题上不会轻易妥协。韩国外交部当日再次呼吁,只要日企依照判决执行,将不会有任何问题。

此外,韩国媒体也分析称,日本明知没有可能,还执意提出“交付仲裁委员会仲裁”,其用意就是向韩国施压,带有明显的政治目的。此举对于解决问题没有丝毫帮助。日本如果真的打算解决问题,就应该撤回要求日本企业拒绝赔偿和协商的命令,通过两国政府之间的协商,妥善解决问题。

目前,为改善趋于恶化到极点的韩日关系,韩国政府也希望与日本进行各种形式的“对话协商”。

另外,6月末即将在日本大阪举行的G20首脑峰会,也被寄予厚望。日韩均期望,这次峰会能够成为两国领导人通过对话解决外交矛盾的契机。届时的韩日首脑会谈,也将考验已陷入历史低谷的韩日关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韩冷 康京 icj 韩国大法院 新日铁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