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妻子抢351套房、打架抢学生、跨省打岳父!蓝翔老板说都不对

原标题:和妻子抢351套房、打架抢学生、跨省打岳父!蓝翔老板说都不对

“挖掘机技术哪家强”?

这个问句的答案恐怕全国人民都能将答案脱口而出,毕竟“中国山东找蓝翔”这句不但是押韵,还简单易记,洗脑的效果自然显而易见。

那么“撕X技术哪家强”呢?恐怕还是得“中国山东找蓝翔”,不过这个“蓝翔”说的不仅是技校了,还包括蓝翔技校的创办人荣兰祥。

5月17日,蓝翔技校在官网上发布了一则律师声明,以律师的名义,树立起一个“辛勤劳动却被恶意抹黑“的创业者的高大形象,顺便警告一下,不要再给荣兰祥和蓝翔技校抹黑了,不然就”打官司“。

而提起荣兰祥,一个字标签就是“打”,创业的草莽时代“打架”,功成名就的时代“打官司”。

01

打出来的蓝翔

一个蓝翔技校,两部“发家史”:一部温情版讲述“夫妻相濡以沫”,一部励志版,“兰祥独立自强”。

● 根据温情版,1984年,河南省虞城县农民荣兰祥,在婚后带着岳父给的500块路费和1500块的“创业基金”就携妻“济漂”,创立了济南57中校办的天桥职业技术培训学校,也就是蓝翔技校的前身。一个简陋的院落里,与其说是学校,不如说是夫妻店,荣兰祥教在北京等地学来的油漆和沙发制作技术,妻子孔素英教缝纫,凭借出色的缝纫技术,撑起了学校的半壁江山。

● 但是根据励志版,荣兰祥是自己只身闯济南,凭借一己之力办校,虽然“沙发做的不怎么好”,但是还是创办了油漆技术和沙发制作技术班。

两个版本的区别,就在于,建校之初,他到底有没有结婚,因为没结婚,就不会有孔素英的缝纫班,也自然不会涉及岳父给钱的故事了。

荣兰祥方面表示,法院的各种判决书上都写了,他和孔素英是1986年经人认识的,1987年结的婚,“岳父给钱”属于恶意捏造。

给没给钱,先放一边,但是天桥学校的发展还是很快的,毕竟在哪个年代,农村劳动力向城里转移,技术需求是很旺盛的,技校本身就是一个“风口”。但是随之而来的是竞争,因为大大小小的技校在济南开始遍地开花。

先靠名气吸引人,吸引不到人就火车站里拉人,拉不来人就抢人,而抢人的手段就是靠打架了。学校之间想要争抢到人,就要靠拳脚了。

据离校教师讲,最初的打架都是零星的,没有组织,但是在一次被群殴后,蓝翔开始注重组建打架队伍,并且打架还有补贴。

后来,全济南没有和蓝翔打过架的技校也没几家了。

而在后来蓝翔的管理中,暴力依然得到了很好的贯彻,当然美其名曰“军事化管理”,日后一些学生退学、退费,依然被爆出遭到了学校的暴力对待。

蓝翔的一贯风格是:不管你是东北虎还是西北狼,到了蓝翔都是小绵羊。

02

“全民梗”

告别创业的蛮荒时代,靠打架招生已经落伍了,后来就是唐国强年复一年在电视台上喊“中国山东找蓝翔”。作为蓝翔校长的荣兰祥也成为了济南市天桥区的人大代表。

一切看起来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

2010年,蓝翔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国内的《参考消息》转载了《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两家中国学校卷入了黑客攻击Google的事件,这两所学校分别是上海交通大学和蓝翔技校。

本来以为这是一则洋葱新闻,没想到报道是真的存在的,确确实实来自于纽约时报,而且至今在纽约时报的网站上,还能找到这篇“神文”。

纽约时报的分析煞有介事:上海交大拥有中国顶尖的计算机科学项目,而蓝翔技校是军方支持的大型职业学校,为军方培养计算机人才,而且是百度控制的实体。

军方:what?

百度:关我毛事?

网民:哈哈哈哈。

纽约时报的这波“骚操作”,最大赢家还是蓝翔,给蓝翔技校在国际版面免费做了一次大型硬广。荣兰祥没有打架也没有打官司,而是一边喊“说蓝翔黑了谷歌纯属瞎编”,一遍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向他们展示蓝翔的“办学成果”。

于是各种段子扑面而来:

“中国黑客哪家强?中国山东找蓝翔”

“咱们蓝翔如果不踏踏实实学本事,那跟清华北大还有什么区别呢?”

而在电视剧里,“马丽”被篡改高考志愿,以600分的优异成绩考入了蓝翔技校的梗,多次被搬上了舞台,此时的蓝翔技校已经不再是一个学校,而是一个“全民梗”,知名度早就与清华北大比肩。

03

夫妻反目,离婚攻防战

但是,就在蓝翔技校如日中天的时候,荣兰祥和孔素英这对共经风雨的夫妻却选择了分居和离婚。

夫妻正式反目后,荣兰祥和孔素英开始了离婚攻防战,都摆出了一副“谁怕谁”的架势。这一出家庭伦理剧,一演就是五年。

● 第一回合:夫打岳父妻爆料

2014年9月5日,河南省商丘市的天伦花园小区发生了一场殴斗,一方是蓝翔技校的百名师生,一方是校长荣兰祥的岳父孔令荣一家,场面很是激烈。虽然也就一分多钟的时间,这场混战就被警方制止,但孔令荣在天伦花园的铺盖卷和生活用品被学生们扔了出来,人也受伤,带头的校长和老师以及孔素英的两个妹妹和堂弟都被刑拘了。

荣兰祥说自己没参与,而且不是去跨省打架,而是跨省打扫卫生,孔素英方面认为这是荣兰祥率先开战了。

然后孔素英就向媒体爆料,自己长期遭到家暴,为的是让她净身出户,而且实名举报作为人大代表的荣兰祥超生,一共有6个孩子,而且还有三个身份证。

最终,荣兰祥请辞人大代表资格。

● 第二回合:“邪教”官司

“跨省打架”的一个多月后,荣兰祥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的时候公开称,孔素英“曾经捐建过一个寺庙,是邪教组织成员”

孔素英坐不住了,自己信的是佛教,怎么就成了邪教了呢?于是一纸诉状将荣兰祥告了,而且也赢了。

然后荣兰祥上诉说自己没有接受南都记者的采访,这是不正当的炒作行为,负面效应也是炒作的结果,要告也是告南方都市报;自己说过孔素英是信教居士,没说邪教,而且它也没有证据。

于是二审的时候,孔素英在南都记者那里拿到了荣兰祥接受采访时的录音,“邪教”这话确实出自他口。

二审又赢了,孔素英还获得了2万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 图:(2015)济民五终字第814号判决书

● 第三回合:离婚

他们的离婚,就是一场博弈战。

孔素英起诉过两次离婚,最后都以撤回而告终,而最后决定性的离婚起诉,是荣兰祥提的。婚是都想离,就是财产问题不好解决。哪些是可以分的夫妻共同财产?这些财产怎么分?

有多少财产呢?俩人主张的共同财产不一样,猫哥梳理了一下判决书,大约有北京、青岛、济南、商丘的房产若干,美国西雅图别墅一套,珠宝若干,现金存款若干,以及最重要的公司股权和学校的股权。

经过多次的审理,济南中院做出了(2016)鲁01民终4629号判决,婚终于离了,能分割的财产也分割了,学校财产在学校的存续期间不能分割,但是一些争议的财产,孔素英依然没有放弃上诉索要。

● 第四回合:前夫举报前妻,子女“大义灭亲”

据媒体报道,2018年1月,孔素英及其女儿荣鑫被逮捕并羁押,原因是非法处置被法院查封的财产。而这源于荣兰祥在2017年的举报,称孔素英将天伦花园的小区内的房产非法售卖。

天伦花园,就是蓝翔师生与孔素英父亲孔令荣殴斗的地方,而孔令荣之所以搬到小区去住,也是为了“保护”财产。根据此前判决书中提到的争议财产,就包括位于河南省商丘市天伦花园的351套房产以及沿街门房和地下停车场,价值1.8亿。

离婚判决将这部分房产的归属认定为蓝翔技校的资产,而且是作为技校老师的福利分房了。但是孔素英觉得不是,这些房子是归孩子们的。因为自己手里有一纸证明,荣兰祥已经将这些资产分给子女了,虽然学校资产不能分割,但是房产还算数的。

而这一纸证明也在2015年8月被蓝翔在《商丘日报》上声明“不具有法律效力”

而在2017年的时候,荣兰祥的四个子女在《商丘日报》上以广告的形式发表了一封公开信,与母亲孔素英“划清界限”“大义灭亲”:

①房是学校的资产,不是我们的,我们也没有同意卖房;

②委托书是有人签字,但有签字是伪造,而且时间也被篡改,这是欺诈;

③妈,你想用我们孩子挡住法律是行不通的,涉嫌犯罪;

④无论是买房的、租房的、强占的还是免费送的,都赶紧退房。

如今,孔素英已经被羁押一年多了,案子还没有一个清晰的进展。不过,孔素英曾对自己的律师说,“如果我和他之间注定有一场这样的战争,我肯定不会是失败者。”

也就是说,这还不是最终回合,这出家庭伦理剧,还有续集可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