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留学那些年:没有流过泪的留学路是不完整的

原标题:留学那些年:没有流过泪的留学路是不完整的

编辑 | 小普君

文 | YL

印象中,从小到大因为开心而哭的次数总共有六次。仔细回想,其中有三次是发生在准备医学院申请的这几年。

现在回头看,之前的每一次喜极而泣,并不是因为自己获得了什么可歌可泣的成就或者特别傲人的成绩,更多的是惊喜于自己的幸运,有时甚至不敢相信自己也能够如此被命运所眷顾,一路结识了不少贵人获得不少帮助,让原本以为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可能。

一开始萌生要学医的念头大概是在高一。

16岁的时候,还不明白什么是作为一名医生的责任感,或什么是被别人需要的快乐,只是单纯的觉得:啊,人体太炫酷了,这些生化机制太巧妙了。所以想当医生,只是单纯的源于对这种自然界造化的敬畏,以及想要有更深层次的了解。说白了,其实也并不是“从小就立志要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大夫”,只是医生这个职业仿佛能满足年轻的我的精神需求罢了。

刚萌生这个想法的时候还没有去国际班,所以后面的几年里经常受到来自大人们的各种开玩笑的打击:“既然想学医,干啥要出国啊,在国内考医学院岂不是简单的多”。但是,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比起为了穿白大褂而穿白大褂,其实更多的是想从不同的角度去了解生物、敬畏自然,想知道不同的人们如何去发掘和思考这些奥秘。

所以即便当时常常被大人们善意的提醒“很多想出国读医的中国留学生,最终都在实验室呆了一辈子”,甚至还带有些许威胁成分的“学医就打断你的腿”之类的言论,这些开玩笑的话也很快就被我一笑而过了。

本科去了杜克大学。Duke作为生物医学的强校,在去了之后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盆友,同时也获得了很多相关的资源。然而,对于深深明白作为国际生的自己,考医学院身份会极其受限,因此最终选择了生物医学工程(BME)专业,算是给自己留了个B计划。

在新加波的照片

即使如此,我还是一边上着专业课,一边往课表里塞着医学预修premed课,比如有机化学、生理生化、社会学心理学,另外还努力地保证GPA不掉。

最困难的时候大概是大二上学期:我的脑子每天辗转于如何分析一片铁在加热到xx摄氏度之后内部结构会发生什么改变,到如何用微积分计算一个铁圈在变化磁场中转动的速度,到如何合成一个30个碳的奇葩有机化合物,甚至到分析美国的高中生打架行为的规律,而且偶尔还需要写写码建建模,着实很令人崩溃。

戏剧表演

不过凡事都有正反面,也就是在这段时间左右,我开始想开了,或者说是一种自我安慰:选择premed其实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一个年轻的心愿,不quit不放弃只是不想在自己以后老了会去后悔今天的我没有再多坚持一下。至于最后能不能真的上医学院,除了努力之外,就看缘分了。

因为Duke丰富的资源,一上大一便找到了实验室科研的机会。

最开始的时候只是为了混点经验,随便就进了一个做植物的实验室。虽然对他们的课题并不太感兴趣,但最后还是非常幸运的学到了很多基本的实验技能。再后来就本着这些技能,在大一的暑假中申请到了一个科研fellowship,被match进了Duke医学院里一个研究自闭症遗传学和神经生物学的实验室。

实验室

项目要求我们连续8周每天朝九晚五的做实验。我又是极其幸运的能够跟着特别博学多才而且对我特别关照、耐心的导师们干活,不仅让我学到了全套的科研工作者的技能:从设计实验,到troubleshoot实验,到做出漂亮不被污染的数据、到分析数据,更是学到了做科研的态度:细心、淡定、大胆、和自主学习。

在这个实验室一干就干到了毕业。虽然我最终也没有什么真正的科学大发现,也曾尴尬的被实验老鼠三番五次地咬到,但是回想起来,科研可能仍然是我大学4年中最最重要的一个经历。

小老鼠实验

也正是因为碰到了好的导师和自己的坚持,在后来医学院面试的时候,屡次被面试官非常感兴趣地问到自己的课题,并且对于我的兴趣和科研给予了肯定。

大二的下学期,正式上完了所有premed要求的课,于是心一狠,决定暑假把MCAT(医学院入学考试)考掉,趁自己还没有忘记糖酵解反应有几个步骤和要用几个ATP。

对于大多数premed的同学来说,一般都用大三的上学期准备,然后大三的圣诞假期回来考试。但我想到作为一个BME,大三的课程难度会出现质的飞跃,所以想想还是不要对自己的智商太自信了。

MCAT是一个全程7个半小时左右的考试,包含4个部分:Chemistry & Physics、Critical Reading and Analysis(类似于升级版SAT阅读)、Biology & Biochemistry,以及Sociology & Psychology。每一个section大概有90道选择题,基本所有的选择题都是阅读based。比如常常会给一篇科研文献的summary,几幅数据的图表,然后考如何解读这些数据和作者的结论。所以要正确回答问题,除了要对文章中的科学了如指掌,还要强化自己阅读的速度和吸收有效信息的能力。

准备MCAT的这段时间压力非常山大,经常对着成山的Kaplan发呆。而且当时在国内准备,没有人理解我到底在干什么,所以更是加深了我的焦虑,最难过的时候连续三天每天哭一场…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个暑假过后我的人生仿佛得到了升华,原本一心扑在理科上的我开始对很多哲学和历史突然有了极大的兴趣。于是大三的时候脑子一热,就选了几门道教、佛教的课,至今觉得受益匪浅。最重要的是,觉得好像整个人一下子从前两年每天过于紧绷的状态,开始想开并且放下了很多曾经太过在意的事情,而更愿意把时间花在学习不同领域的知识、跟人打交道、或是一个人“扪心自问”,以来更好地了解自己。

这段经历带给我的是一种很难用语言表达的感受。只能说,在过去了两年的今天,仍然很感激当时的经历加深了我的自我了解和自我反思,才让我变得如今这般嗨森,也更加有准备面临接下来的更多挑战。

其实写到了这里(活完了大二),自己还是不太能阐述清楚,为什么不想安心当个生物工程师,说不定可以制造出更好的植入心脏瓣膜的技术;或者一直潜心做科研,也许哪天可以研发出具有更好向性的病毒用于基因疗法,然而却偏偏是选择要上医学院。

内心一直有个声音告诉自己要成为一名医生,但是这个声音还没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这个谜团直到在大三这一年才被解开了。

修完了premed课、考完了MCAT的我,终于有时间开始在学校的医院混。这其中一半的时间花在了做义工,另一半花在了Shadow(在医院实地学习)。一开始只是把这些当做个任务,但很快就意识到,之所以医学院强烈建议所有的申请者都去volunteer,都去shadow,完全不是为了形式主义,而是为了让申请者能够真正成为深入社会、了解社会里的人,并且切身实地的感受一名医生到底需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我做的volunteer是在医院门诊的前台,主要帮助到达大厅的病人和家属们找到自己该去哪,同时陪那些在大厅等候的人聊聊天唠唠嗑。如果说在Duke学校里面的同学和教授还不够多样化,那么Duke医院的病人可以算得上来自五湖四海,很多都是不远万里过来,加上我在大堂,绝对是让我见识了真正各种各样性格和背景的人。

我曾被一位浓妆艳抹,几乎是跳着进医院来进行化疗的病人拍了拍肩膀,并且说了一句“Thank you for your welcoming smile”;曾尝试帮助过语言几乎完全不通的欧洲某国家的病人;曾跑遍了所有诊室,为了帮一个家属找他的走丢的妻子;曾看到过病人在大堂里打架;也曾被评论过我的种族,被人责备过我对这个5层楼的迷宫大医院不够熟悉。

霍普金斯医院

在shadow的时候,感觉跟各种病人的距离就更近了。我曾经在儿科、内科、泌尿科、急诊室和手术室当过医生的跟班,因此非常幸运的获得了跟各种各样的病人进行深度交流的机会。我意识到,哪怕是对于同样的疾病,有些人会觉得仿佛世界末日,也有些人会自我嘲笑的一句“whatever”就过去了。所以移情和同情对医生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那么如何移情于病人?只有站在与病人同一高度上,跟他们不断地交流交流再交流。

在医院里干活儿,一开始自然很惶恐,完全不知道怎么样跟这些那些与我年龄和背景完全没有丝毫相同点的人打交道。后来慢慢就意识到,一个微笑、一句how can I help you this morning、一次真诚的眼神交流,不管是对什么样的人来说,都能使他们在医院这个令人恐惧的环境放松下来。一旦他们变得友好,我的工作也就自然变得简单。

比如曾经有一位病人,来到前台,拍了拍我的肩膀,微笑的告诉我“我来这里是为了投诉xxx医生”,但是他却完全没有对我撒任何气。时间长了,我慢慢意识到这种能帮到别人,同时又被别人所信任的感觉让我觉得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愉悦感。喜欢偶尔听某个健谈的病人跟我讲他曾经在越战打仗的故事;听一位半身瘫痪的病人开自己的玩笑“我瘫着已经跟我健康的时间一样长了,所以往后只会越来越简单”,也觉得备受鼓舞。

在医院摸爬滚打的这一年中也开始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次见到了令人难忘的病人,都会把他们的故事和自己当时的感受写下来保存着。每一次回头读自己写的东西,都会一再感慨,能认识这么多不一样的人并帮助他们、同时向他们学习,真是一个privilege。

所以为什么要成为一名医生呢?心里大概终于有了一个自己满意的答案了:不仅仅是感兴趣于人体蕴藏的奥妙,更是因为觉得如果每天都可以跟真实存在的人说说话,实实在在的帮帮他们,而不是盯着电脑屏幕或是一盘子的大肠杆菌,那还真的是挺荣幸、挺rewarding的。

大三的暑假正式开始了医学院申请。

与本科申请相似,医学院申请也大致分为3个部分:Primary application(“Common app”,包括个人信息和主文书PS)、secondary application (各个学校不同的小文书)和面试。但医学院申请的时间线比本科申请要早,我从5月中旬开始写主文书和activity list, 反反复复删删改改了一个月,到6月中下旬才提交。

因为医学院录取全部是rolling形式的,所以理论上讲交的越早,概率越高。我不紧不慢的认为,只要7月之前提交都差不太多,殊不知身边大多数的同学都在申请系统开放的第一天(5月31日)的0点都已经提交了。所幸最终并没有因为晚了几个星期受很大的影响。

Primary交完之后排了整整一个月队,等着组委会verify我的申请——这个步骤,如果primary交的早的活, 大概两三天就能完成了。被verify之后大概会几天之内收到所有申请的学校的secondary邀请。同样,交回的越快,被选中面试的几率越高。

学校的advising office 建议的turnaround time是两个星期之内。对于一些善良的,secondary只要求两三篇200子的小文章的学校来说,并不是太难。然而,对于以Duke 为首的又臭又长型题目来说(Duke:6篇500字+2篇400字),两个星期写完上交可能性基本为0。

当时的我一边申请,一边同时还打着一份基本全天候的暑期工,所以折腾的手忙脚乱。

暑假打工同事合照(背景:Duke教堂)

其实医学院的小文书题目不外乎围绕着那几个亘古不变的主题:diversity、adversity、why school、what else… 正因为如此,很多人会选择“pre-write”这些小文书,即以每个主题先写一篇笼统的文章,这样等真正的题目收到后,就可以直接删删改改凑字数,节省时间。所以,如果重来一次申请季(还是不要了…),我可能会在等着verify的那一个月先开始揣摩揣摩写写文章,最后上交的文章可能会更加完善。

Secondary交完,等待面试邀请的日子是最难熬的,因为每个学校大概只会给5%-8%的申请者提供面试机会。如果没有收到面试通知的话,就相当于是一封无言的拒信。曾经有段时间每天神经质一样的手机一响就查邮箱(手机不响也查~),后来迫不得已,强行把邮箱账号从手机上退出了…

面试邀请是一个比较玄乎的东西,身边太多硬实力软实力都强得没得说的同学,愣是拿不到面试机会。我可能是因为PS写的还行,运气比较好,最终在25个学校中拿到了10个面试(对,你没看错,25是大家平均申请学校的数量,我认识的同学中最多申请了44所…)。

医学院的面试主要分为3种:traditional interview、multiple mini interview (MMI),以及group interview。说得简单一点,不同形式的面试目的都是为了考验你是不是一个情商正常的人而已。然而sadly (or fortunately),大多数人都是正常人,所以还是要努力impress才会不被刷掉(面试后录取率大约20%-25%)。

一开始面试的时候觉得很不自在,因为不习惯如何去低调却又到位地宣传自己。但是自然而然的结果就是面的越多,越觉得豁出去了。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面试也很靠运气。有的面试官喜欢你,有的不喜欢,都是人之常情,甚至还会碰到故意冷冰冰、反驳你、看你在压力下如何运转的面试官。

我在某top3学校面试的时候就碰到过这么一位女士。首先,她迟到了10分钟,我们进到面试房间之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手机设置了一个45分钟的倒计时,然后刻意放在了我的眼前。面试的过程中,她不仅三番五次的打断我直接跳到下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更是告诉过我“你不要再继续跑题了”,让我觉得自己仿佛就是一个笑话。虽然至今也不觉得自己当时跑题了…

所以如果问我,从这大半年的面试季中学到了什么,那一定是don’t take anything too personally。当然,还是要从每一次失败的面试中总结出点什么,但是一定不能一昧责怪自己,不然之后的面试只会花越来越多的时间来担心和紧张,而不能很快的收拾心情,继续战斗。

最终的最终,我收到了从来不敢想象的Johns Hopkins医学院的offer。

Johns Hopkins

这是一所男神校,也是我所有申请学校中最后一所出结果的学校。印象中下午两点多就知道可以去查结果了,但因为当时在lab做一个什么实验,觉得无论是录是拒,知道了结果之后这实验肯定是做不下去了。所以硬是等到了晚上7点半,把实验做完了才去查。

然后看到“We are delighted to offer you…” 的时候一下就哭了T^T不过好在当时实验室没人~

回想起这几年准备医学院的经历,觉得要感谢当时的自己没有把自己逼上死路。因为心里一直想着,任何一个医学院我都能知足了。如果考不上医学院,至少我还会做实验~ 当然,更要感谢的是一路走来所遇到无条件帮助我的人:学校的advisor、实验室的导师和老板,被我用文书一遍又一遍轰炸的Yuky, Lucy, 和Tremayne,以及给我无限精神支持的父母和朋友们。

感谢命运,在人生中几个最关键的时刻都助了我一臂之力。如今竟然真的即将成为一名医生,我到现在仍然觉得这事非常超现实。但是仔细想想,其实生活并没有因为这个事情而发生什么本质性的改变。

所以,到底该怎么想这整件事情呢?将来的路又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去接着走呢?

可能就像收到过的一封offer邮件中写道的那样:the next stage of your life is to continue developing the academic and personal abilities that gained you admission to the School of Medicine。

学海无涯,学无止境。Long, long way to go.

想获取更多留学资讯,可添加微信公众号“普加斯留学”关注我们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准备医学院 bme 新加波 premed gpa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