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再穷不能穷教师,让最优秀的人去培养更优秀的人

原标题:任正非:再穷不能穷教师,让最优秀的人去培养更优秀的人

看点:日前,华为创始人、CEO任正非在深圳华为总部接受了央视《面对面》专访。任正非有一个条件,要更多地谈基础研究和基础教育。在外界普遍关心华为发展之时,任正非却用大篇幅谈到基础教育问题。

任正非认为教育是一切的基础,他呼吁提高教师的待遇,让优秀的人报师范学校,愿意当老师:“再穷也不能穷教师,只有用最优秀的人培养更优秀的人,国家才有未来。” 任正非强调, “如果教师的待遇不高,优秀的人不愿当老师,就会出现‘马太效应’,我们的教育只会越来越差。”

任正非表示,再穷也要给未来投资。“这个时代对一个国家来说,重心是要发展教育,主要是基础教育,特别是农村的基础教育。没有良好的基础教育,就难有有作为的基础研究。”

“对于我国而言,如果不从基础教育尤其是农村基础教育抓起,国家不可能强大。”

记者:当外界都在担忧华为如此生死攸关的一个时刻,您反而有点超然物外要谈教育,教育还是您最关心的事情,为什么?

任正非:第一点我们从来没觉得我们会死亡,我们已经做了两万枚金牌奖章,上面题词是不死的华为。我们根本不认为我们会死,我们为什么把死看得那么重,所以我们认为我们梳理一下我们存在的问题,哪些问题去掉,哪些问题加强,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一些高端的产品美国也没办法,因为我们完全靠自己不靠美国。我关心教育不是关心华为,是关心我们国家。如果不重视教育,实际上我们会重返贫穷的。因为这个社会最终要走向人工智能的,因为你可以参观一下我们的生产线,20秒钟一部手机从无到有,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未来我们几百条上千条的生产线完全是自动化的,所以我们的人的文化素质不够,至少你没受过大专或者大学以上的教育,你的英文也不好,计算机也不好,做工人的机会都不存在。从我们公司的缩影就要看到国家,放大来看国家,国家也要走向这一步,否则国家是没有竞争力的。

在1月17日,任正非接受《面对面》专访中,任正非呼吁,把教育做好,国家才有未来。因此,要提高老师的待遇,再穷也不能穷教师,要让优秀的人才愿意去当老师,让优秀的孩子愿意学师范,这样就可以实现“用最优秀的人去培养更优秀的人”。而四个月后的这次采访,他最想呼吁的依然是提高老师的待遇,再穷不能穷教师,让社会各界都来重视基础教育。

任正非:一个国家强大的基础是什么,比如硬件、铁路、公路、交通设施、城市建设、自来水各种环境的硬设施,硬设施没有灵魂的。灵魂在于文化、在于哲学、在于教育,一个国家有硬的基础设施,一定要有软的土壤,没有这层软的土壤任何庄稼不能生长。为什么别人不会提这个问题,我会提这个问题,我们真正在科学技术上是领导这个世界的,我能看见我们科学家的工作状态。我只要一出国,到了任何一个研究所,每个科学家都争着上来讲他的方程,十年二十年以后这些东西产生的结果。比如他演示系统方程给我看,说这个将来毫米波可能会给人类提高一百倍的带宽,但是只增加两倍的钱。就是你多出两分钱,你就可以获得一百倍的带宽,所以穷人都能消费起了。这些基础的科学走到这一步,如果没有从农村的基础教育抓起,如果没有从一层层的基础教育抓起,我们国家就不可能在世界这个地方竞争。因此我认为国家要充分看到这一点,国家的未来就是教育。

记者:您认识到了这样的一个关键性的问题,但是您企业再大也就是一家企业,您能为改变这个社会问题能做些什么?

任正非:因为我只是我能看到科学家的真实研究能达到的水平,达到这个水平的难度我知道。我认为要从最基础抓起,要尊师重教。能真正这样子将来这个国家二三十年、三五十年有希望,这个二三十年人类一定爆发一场巨大的革命,这个革命的恐怖性人人都看到了,特别是美国看得最清楚。看得最清楚,他们才能打你这个出头鸟。他们没想到我们早就准备消灭不了,他们没想到。他们以为架起几门炮吓唬一个国家的时代,还是那个时代,可能误判了。以为抓起我们家一个人来,就摧毁了我们的意志这个也误判了。所以我认为我们国家其实从今天抓起,如果我们农村的孩子二三十年以后好多都是博士硕士了,这会为国家在新的创新领域去搏击,争取国家新的前途和命运,这才是未来。

记者:您有充分的人才储备吧?

任正非:对,我们可以在世界各国网罗最优秀人才,比如我们在英国建芯片工厂,我们从德国招博士过去,德国博士动手能力很强。我们可以在新西伯利亚大学里面,把世界计算机竞赛的冠军,用五六倍的工资招进来。我们在俄罗斯提高了工资待遇,俄罗斯很多博士科学家就争着到我们这来工作。

记者:怎么能够成长,今天让您让华为公司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复杂里面有不公的,也恰恰是这个国家。

任正非:从来都是学生超过老师,这不是很正常的吗?学生超过老师,老师不高兴,打一棒是可以理解的。世界流体力学和空气动力学是一对父子发明的,叫伯努利。伯努利这个父亲嫉妒自己儿子,在空气动力学上超过他,残酷地迫害他的儿子,他的儿子是他的学生。美国是我们的老师,看到学生超过它不舒服也是存在的,没关系,写论文的时候加一个名字,把它放在前面就行了,我放在后面不就完了吗?

记者:您准备怎么去面对未来,也许会长期存在的这个中美贸易冲突?

任正非:这本来就是可能长期我们准备打持久战的,我们没有准备打短期突击战,我们持久战越打,我们可能会越强大,我们渡过磨合阶段,产品切换磨合这个阶段,其实我们可能更强大了。

在华为总部接待大厅的大屏幕上,循环播放着华为出品的《基础研究与基础教育》的公益广告片,从2018年10月28日起,这则公益广告片开始投放媒体。任正非想通过尽可能多的渠道来呼吁社会各界重视基础教育,呼吁国家加强基础科学的研究和创新。

记者:您反对的是那种盲目的,在补短板的过程中,这种所谓的知识产权的创新?

任正非:坚决反对,我就是最典型的,就是短板不行。我在家里经常太太、女儿都骂,这个笨得要死,笨得要死,我这一生就是说短的,去你的,我不管了,我只做长我这块板。让我再拼一块别人的长板,拼起来不就是一个高桶了,为什么要自己变成一个完整完美的人?完美的人就是没用的人,我们公司从来不用完人,一看这个人总是追求完美,就知道他没有希望。这个人有缺点,缺点很多,这个人好好观察一下,在哪方面能重用他一下。如果说他不会管人,就派会管人的副职去,派个赵刚去做政委就行了。我就举个例子,俄罗斯有个科学家小伙子,大数学家,我今天早上跟他们说,你们有合适的女朋友给他介绍一下。这小伙子不会谈恋爱,就是只会做数学。他到我们公司来十几年,天天在玩电脑,不知道在干什么。然后我们管五万研发人员的人到莫斯科去看他,打个招呼,一句话就完了。我给他发这个院士,他是院士,我给他发那个牌牌的时候跟他讲话,嗯、嗯、嗯,三个嗯完了,没有了。

记者:他听不懂中国话吧?

任正非:那有翻译,不需要懂中国话的问题,就是说他不善于打交道,他十几年默默无闻在干啥,我们并不知道。突然告诉我,我们把2G到3G突破了,这个算法突破了。一讲,我们马上在上海进行实验,实验确实证明了,我们就这么一下,就领先全世界。

记者:所以说这就是你们华为公司的这个长板就长在这了。

任正非:对,基础理论太冷板凳了,一般人都不愿意坐的,那不轰轰烈烈。

记者:您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调查?

任正非:我就希望我们国家繁荣富强,希望国家能实现自己国家的梦想。

记者:今天记者会上您特别提出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是国家层面要考虑的事情?

任正非:是党和国家的责任。

记者:但是您作为一个企业家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调研?

任正非:它有一个权威性,要做一个这样的报告中央会相信,而且他们调查了全世界的教育,他们有非常深刻的理解和认识。

记者:为什么您是以您自己的钱资助他们去做这件事,而没有动用公司的钱?

任正非:我跟您讲我动用公司钱是集体的钱,这是要有流程和表决的,我动用自己的钱管不着。比如说我最近去了普洱,它把地方文化搞得很有特色,我那天看了一场一个村庄的演出,我很感慨。我说那我得送点什么呢,我就送你五台钢琴,我就发五台钢琴。我给贵州省的捐献,大概有上千台钢琴了,也是我自己捐献的。我希望从青少年开始,就不要单纯就是数理化,应该有全面的思想的发展,奠定一个广阔的文化基础,对吧。

记者:您的父母曾经告诉您,一辈子不要做老师?

任正非:是。

记者:但是您回头看您这一辈子,几乎一直在关注教育为什么?

任正非:因为我父母是乡村教师,父母跟我们讲,今生今世不准当老师,对我们人生选择,你做啥都不管,但是今生今世不准做老师。我们印象很深刻,果然我们后来都没有做老师的。但是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没有老师这个社会怎么办,问题就要改变对教师的政策。所以我才说再穷也不能穷老师,就是说再穷也要对未来投资,就像我们战略投资一样,我们每年给大学那些教授支持的钱数额都是巨大的,说我有实力,是因为我对未来有投资。如果我们国家对教育也是这样,教育是国家未来,如果我们的教育像日本一样,像北欧一样,像德国一样,像这一样,我们国家还担心什么,和美国竞争的问题,今年稍微不行,明年就出来几个优秀的人,就领着又冲上上甘岭了。如果说我们的教师待遇不高,优秀的人都不愿意去当老师,那只会马太效应,越来越差越来越差。优秀的人愿意去当老师,只会越来越优秀,马太效应,就是这个效应,对吧。

记者:所以在您看来再穷不能穷老师和再穷不能穷未来是一个道理?

任正非:一样,我们可以讲,在日本一个小学教师,娶一个电影明星做太太,但以前是有名字的,现在我不讲这个名字了,很正常,觉得很荣耀,不觉得不荣耀。当然我们国家七十年来有巨大进步,这三十年也有巨大改善,对吧,教师的生活也有大的进步,但是我们要看到他们是我们祖国的未来,他们是国家未来。他们担负着花朵,给花朵浇水的人。我们都不给花朵浇水的人一种事业心一种使命感的话,他就少浇两次水,花枯萎了,我们不就是一个乔布斯少掉了吗?

修桥、修路、修房子,已经习惯了,只要砸钱就行了,这个芯片砸钱不行的,得砸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中国要踏踏实实在数学,物理、化学、神经学、脑科学,各个方面努力努力地去改变,我们可能在这个世界上站得起来。

记者:我们把这个谈教育的背景再放得宽一点,如果教育是这样的现状的话,我们怎么去面对现在以及未来很有可能持续的中美贸易争端?

任正非:我就觉得中美贸易的根本问题还是科教,科技教育水平,国家一定要开放才有未来,但是开放一定自己要强身健体,强身健体的最终是要有文化素质。

记者:这样我就能理解,为什么您在大家都在关注中美贸易争端在关注这个背景下华为的未来的时候,您不关心这个,您关心的是我们的教育?

任正非:对,华为的未来不用我想,我们下面的人就应该想得比较清楚,他们只是希望得到我支持一下,就行了我不需要具体地去操心华为太多的事情,我在华为已经是个傀儡了,这傀儡就是人家来问你一下就算数,不问我我就不知道。

记者:但既然您如此定位自己在华为的这样一个位置,您为什么不像自己所希望的那样,赶紧退休去上一个数学的学位呢?

任正非:我觉得这个现在很难回答你。

记者:闲下来可以养花可以养动物,为什么您要养数学?

任正非:你想想我将来会是养花的人吗?首先我太太她信不信我养花,她不相信我会养花。我说我要退休,根本就不相信我,你别说那个话,我根本不相信你会退休,你不干到走不动,你就不会退出舞台的。

记者:换句话说您想学数学这个愿望,这辈子可能实现不了了?

任正非:有可能,有可能。

(来源:央视新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