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评|欧洲议会选举:为什么赢家是绿党和民粹右翼?

原标题:马上评|欧洲议会选举:为什么赢家是绿党和民粹右翼?

当地时间2019年5月26日,英国南安普敦,工作人员正在清点欧洲议会选举选票。 视觉中国 图

北京时间周一凌晨,持续了四天的欧洲议会选举投票正式落下帷幕。欧盟选民踊跃投票,整个欧盟的平均投票率差一点够到51%,创下了1994年以来的最佳纪录。

而随着各个欧盟成员国的选举结果逐一出炉,本次欧洲议会选举的形势也逐渐明朗:左翼的新老交替和右翼疑欧派势力的崛起成为欧盟各国舆论的焦点。欧盟的旧秩序正在逐渐崩塌,但是新的秩序又还无处可寻。欧盟正站在历史发展的十字路口,其内部的彷徨和焦虑在这次选举中显露无疑。

德国的社会民主党(SPD)和法国的社会党(PS)都是历史可以上溯到第一国际、第二国际的欧洲老牌左翼政党。但是,在这次的欧洲议会选举中,两党都经历了史无前例的溃败,让出了左派第一大党的位置。取代它们位置的,则是本次选举中异军突起的绿党。

以对抗全球气候变暖为核心纲领的绿党,在法国得票率排名第三,在德国的得票率更是冲到第二。除此之外,在从爱尔兰到芬兰的多个国家,绿党都有不错的斩获,因此在新一届的欧洲议会中,绿党将拿下超过70席,达成自己的史上最佳战绩。

究其根本原因,是因为随着近十几年来欧盟的产业转移,欧盟内部的工人群体数量早就开始萎缩,生活质量也在日渐下滑。许多贫困的工人群体早就抛弃了逐渐精英化的左翼政党,转投激进的民粹极右翼政党。而本来这些老牌左翼政党依靠的城市青年和进步人士,近年来也出于对全球气候变暖的担忧而转向环保政策更为激进的绿党。这次老牌左翼政党在德法两个大国遭遇滑铁卢,就是欧盟内部这一社会变化的写照。

绿党在左翼崛起,右翼这边的明星则是欧盟内部的疑欧派民粹政党。他们普遍打着反精英和反移民的旗号。攻击欧盟是一个“精英的阴谋”,通过移民等手段,妄图抹去各个国家的民族特色。在法国、意大利、波兰和匈牙利,右翼或极右翼疑欧派政党的得票率都是第一。在德国、瑞典等国家,疑欧派政党的得票率也超过了10%。在这些疑欧派政党的打击之下,欧盟内部传统的右翼政党这次也普遍选举结果不佳。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属的基民盟/基社盟联盟虽然勉强在德国保住了得票率第一,但28%的得票率也是其政党的历史最差成绩。而法国的传统右翼政党共和党,此次得票率更是只有8.2%,濒临泡沫化的危机。

除了左翼绿党的高歌猛进和右翼及极右翼疑欧派政党的步步紧逼。以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共和前进”为代表的中间力量在这次的欧洲议会选举中也取得了不小的进步。与此前三十余年间,由传统的左右两个党团把控的欧洲议会不同,这次选举选出了一个相对碎片化的欧洲议会。从左到右,再到极右,每个势力都有一定的议席,每个势力也都想把欧盟拽往自己期待的方向。

以看起来来势汹汹的“疑欧派”政党为例,他们内部很多人互相都看不顺眼。在此次选举之前,欧洲议会里的这些右翼和极右翼疑欧派政党就分散在四个党团中。真的要把他们集合起来,也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就曾多次表示,自己不会加入意大利副总理萨尔维尼尝试建立的“疑欧派”大联盟。

这也是此次欧洲议会选举揭露的最严重的问题:欧盟内部的政治力量的多极化导致欧盟现在丧失了方向。在此前的几十年间,欧盟一直有一个清晰的目标:逐步深化欧盟的内部融合,达成欧洲一体化。在这一理念的引导下,欧洲从煤钢共同体开始,逐渐构筑了共同市场,实现了人员和资源的自由流通,甚至实现了货币一体化。而一直以来,欧洲议会内部也由支持这一理念的左右两个传统党团把控,为欧洲一体化保驾护航。但是,这次选举显示欧盟内部似乎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共识了。

曾任欧盟委员会主席的法国人雅克•德洛尔曾经这样说:“欧洲,就像是一辆自行车。如果它不一直保持前进的话,就会倒下。”现在,欧盟这辆自行车仿佛装上了一堵隐形的墙。自从希腊债务危机开始,欧盟的危机一个接着一个。这辆自行车仿佛再也无法前进,马上就要倒下了。在这样的危急关头,欧洲人自己好像也迷失了方向。

欧盟内部到底能不能重新凝聚共识,将是决定未来欧盟命运的重要问题。前车之鉴就是现在被脱欧问题彻底搞到瘫痪的英国。英国政坛已经陷入无限的内耗、分裂和对立,相信欧洲人也不希望他们最终落得一个这样的下场。

欧盟是人类历史上的一次了不起的尝试。欧盟的共同市场使得我国企业可以较为简便地进入欧盟27国的市场,“申根区”更是方便了许多国内的游客。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也应该祝福欧盟这辆“自行车”在未来早日重新走出彷徨。此外,欧盟的反精英化、反移民、民粹化的极端化语境,在全球化的格局之下,中国也能感受到这种思潮的倒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