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公主“女大十八变”:白雪被“性侵”,茉莉变“国王”

原标题:迪士尼公主“女大十八变”:白雪被“性侵”,茉莉变“国王”

如果有一位神灯精灵能帮你实现三个愿望,你会许哪三个愿?

看迪士尼长大的孩子中,或许有不想当公主的人,但应该很少有人没被这个问题困扰过。《阿拉丁》里那盏无所不能的神灯,曾是他们最想得到的宝藏。

可当真人版《阿拉丁》上映时,大家的关注点却转移了。因为从前只谈恋爱的茉莉公主,居然在最后成为了新的国王“苏丹”。

一股比神灯还神奇的力量让他们疑惑:迪士尼公主,什么时候“硬核”了?

疯狂加戏的“二番”公主

金碧辉煌的大殿里,高大英俊的异国王子前来求婚。他身上那件不合季节的“皮草”和脸上一笑就藏不住的傻气,预示着他即将遭受的无情拒绝。

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茉莉公主出来了。

她没有穿动画版中经典的蓝绿色套装,用一身略显艳俗的粉色礼服扮演着人们心中的端庄公主。但她依旧神情高傲,华丽的长裙摆后,“宠物”老虎乐雅比动画版威风百倍。

“傻帽”王子在动画版中是不存在的。这个被用来衬托公主如何尊贵睿智的角色,是《阿拉丁》释放出的第一个重视公主戏份的信号。茉莉公主正式亮相后,观众还会发现她多了闺蜜女仆和大量戏份,甚至原创歌曲。

如此风光的“加戏”,实在前所未见。

要知道,茉莉公主在《阿拉丁》一直是“二番”角色,即便拍真人版电影的消息传出,她的选角也远没有其他公主那样受关注。所以,真人版《阿拉丁》的卖点担当,一直是导演盖·里奇和“神灯”威尔·史密斯。

当然,就电影效果而言,两位基本“不负众望”。

拍出《两杆大烟枪》的盖·里奇发挥了自己对“街头混混”题材的调度长项,一个“街头跑酷”长镜头,让观众一秒穿越他的《大侦探福尔摩斯》;

有《拳王阿里》《当幸福来敲门》等多部优秀作品傍身的 “史皇”也稳定发挥,为“幽默又话痨”的神灯注入了“说唱”灵魂。

但他们也承受着种种非议。风格不搭、油腻刻意……口碑发酵了三天,观众的“槽点”着实攒了不少:突然蹦出的歌舞画风违和、海报和全片都有诡异的“宝莱坞”风格、反派贾方被弱化、男主没存在感等等。

种种声音中,受到质疑最少的,是娜奥米·斯科特饰演的茉莉公主。观众甚至能对平常最忌讳的“改编”予以认可,肯定角色“加戏”后的惊艳效果。

这版《阿拉丁》中,茉莉公主不仅独立有主见,还博览群书、雄才大略。她能早早识破贾方的真面目,为成为下一任苏丹和国王父亲据理力争;更能在千钧一发之际说动大将军,将兵权一举夺回。

这样的胆识魄力,大大颠覆了公主“养尊处优恋爱脑”的传统形象。

可观众仔细一想就会发现,迪士尼的公主,早不是一碰就碎的玻璃花瓶了。

“我又不是某个冠军的奖品!”

“魔镜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1937年,迪士尼推出首部长篇电影动画《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开启了辉煌的“公主时代”。善良美丽的公主、心狠善妒的后妈(巫婆)与英俊潇洒的白马王子糅成了某种配方,二战后,迪士尼用它调出了家喻户晓的《灰姑娘》和《睡美人》。

三部作品的故事线可谓一脉相承。白雪公主被后妈追杀,偶遇帮手七个小矮人;灰姑娘仙蒂被后妈压榨,天降“神兵”仙女教母;睡美人爱洛也有仙女保命,睡多久都不饿不老不死。

最后,她们都被王子拯救,与王子一见钟情,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儿时爸妈说完“幸福生活”合上童话书时,不少女孩都会面带微笑,带着无限憧憬进入梦乡。殊不知这些“美好”的故事,曾让迪士尼陷入巨大争议。

现在看来,这些争议点几乎“条条致命”:公主的“爱好”是做饭、打扫房间、纺织,被指是男权社会下的服务型技能;完美公主就是无主见的观赏性“花瓶”,被控物化女性;公主都是白色人种,疑似暗示肤色是美貌的一大评判标准……

批判的声音中,迪士尼在公主话题上“沉寂”了整整三十年。其间,西方女权主义第二波浪潮和黑人平权运动风起云涌,创始人华特·迪士尼逝世,变数频生。

1989年,新派公主爱丽儿终于“上线”。《小美人鱼》中,爱丽儿为了追求爱情不惜用声音换来一双腿,坚强精神赚足观众眼泪。《美女与野兽》里,不以貌取人、能拯救王子的贝儿也颇受欢迎。

之后就是《阿拉丁》里的茉莉公主了,她是第一个少数族裔公主,也是第一个以裤装为标志装扮的公主。正如在电影中一样,茉莉公主挑战父权,一句“我又不是某个冠军的奖品”,吼出了骨子里的独立意识。

可迪士尼还是没跟上平权运动的脚步。三位公主依旧围着爱情打转,茉莉公主出宫后的“傻白甜”表现,被部分学者看做公主形象的倒退。

这版《阿拉丁》中也保留了相关情节。茉莉走在街上,见到几个饥饿的小孩,拿起摊位上的苹果就送了出去,因此引来店主“追杀”。虽说是邂逅男主的剧情需要,但不知道买东西要花钱的设定,实在有点过分。

毕竟,电影中被疯狂加戏的茉莉公主,是连国家大事都能分析得头头是道的“政治家苗子”啊。

当白雪公主被性侵,睡美人被“巫婆”吻醒

改编总是不能尽善尽美。

迪士尼无疑知道这一点,但他们不能不改。一方面,时代在变化,创新是作品最大的活力源;另一方面,看童话的人在长大,不能指望他们观影时还像看公主裙、水晶鞋那样目不转睛。

2015年的真人版《灰姑娘》最终豆瓣评分6.8,对制作精良、高度还原原著的迪士尼而言不是一个好成绩。

评论里,很多观众对“被欺负了只知道哭”的灰姑娘接受无能,人气角色变成了凯特·布兰切特饰演的后妈。还有人就像突然爱上《还珠格格》的容嬷嬷一样,希望后妈狠狠教训灰姑娘,“教她做人”。

早《灰姑娘》一年的《沉睡魔咒》也是中年角色最亮眼。这部电影是重新编剧,安吉丽娜·朱莉饰演的魔女玛琳菲森是女主角,睡美人最后都是她吻醒的。

没有被迪士尼“亲手”真人化的白雪公主也难逃被老观众重新审视的命运。王子吻醒公主的情节直接被一些作家和法律人士指为性侵,他们较真童话故事的做法也遭到一些观众的非议。

最头疼的是迪士尼。只要拍真人版电影,就意味着要在这些针锋相对的观点中表态。改动的尺度太难把控,一部电影永远无法让所有人满意。

但就目前的反馈来看,至少《阿拉丁》还没因此引起轩然大波。针对影片中最带有女性意识觉醒色彩,也是全片最“燃”的高潮戏,观众的好评占了上风。

站满士兵的宫殿中,反派贾方已经通过神灯的力量成为新的“苏丹”。一切将成定局的关口,茉莉挣脱士兵,唱着《Speechless》走回殿内,表示自己“绝对不会沉默”。

这首歌由《爱乐之城》拍档班吉·帕赛克与贾斯汀·保罗打造,可以说是影片最大的惊喜。伴随着强烈的节奏,女主角近乎呐喊的演唱大气坚毅,震撼人心。最后,将军选择了正义,国王也看到了女儿的领导才能。

“公主联盟”

虽然迪士尼推出过很多公主角色,但官方认证的“迪士尼公主”,目前只有11位,即白雪、仙蒂、爱洛、爱丽儿、贝儿、茉莉、宝嘉康蒂、木兰、蒂安娜、乐佩、梅莉达。她们在华特迪士尼公司的“迪士尼公主”商标体系中,被统一开发媒体和商业价值。

当年少见的异域风情让《阿拉丁》大获成功,迪士尼一鼓作气推出三个“少数族裔”公主,其中一位就是第一个不带王室血统和身份的中国公主花木兰。

多样的公主让观众的审美愈加多元化。原来,公主也不是一定要“皮肤像雪一样白”,弱不禁风、待人拯救。她也可以有丹凤眼、好武艺,上阵杀敌,保家卫国;还可以拥有一头有魔力的长发,救人于危难之中。

在迪士尼最近推出的几位公主电影里,爱情已经很难跻身到主要剧情之中了。

《勇敢传说》中,梅莉达一头“爆炸式”红发与小美人鱼的红发形成鲜明对比,她的野性气质也十分突出。在她的世界里,与母亲的亲情是战胜恶魔的神奇魔力,公主身份代表着责任而非身份。

对公主形象的长年探索和积累,让迪士尼终于在2013年打造出了爆款。《冰雪奇缘》双公主设定取得成功,《Let It Go》成为当年热门曲目。

在这个梦幻的冰雪世界里,王子“学坏”了,拯救艾莎的是妹妹而非任何一个男性角色。

虽然艾莎和安娜没有被认证为“迪士尼公主”(因知名度高被单独列为一个品牌),但她们的形象依然代表着迪士尼女性形象的快速崛起。很多网友认为,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作为《冰雪奇缘》两位导演之一的珍妮弗·李,因为她是迪士尼动画工作室首位女性导演,拥有独特的女性视角。

《海洋奇缘》的莫阿娜公主是最新的迪士尼公主。比起艾莎和安娜,她似乎连美貌也不需要了。为了完成祖先在一千年前未尽的航程,她和一个彪形大汉出海闯荡,汹涌的海浪中,她身上几乎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女性特征。

真人版的二度创作也不甘示弱。《阿拉丁》的片尾,茉莉公主没有嫁给贾方,而是成为了真正的“苏丹”。正在创作中的真人版《花木兰》,据说会加入女巫角色,不知到时效果如何。

我们有理由相信,“迪士尼公主”还有着无限的生命活力,至少网友脑补的“公主联盟”和“公主101”,听起来就很有看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