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被“悬空密集滑梯群“凌乱 后遇“水上漂“惊悚 成都户外探险太特马刺激!

原标题:先被“悬空密集滑梯群“凌乱 后遇“水上漂“惊悚 成都户外探险太特马刺激!

文图/勒克儿

1

徒步都江堰龙溪虹口国家自然保护区追寻大熊猫足迹,第三天的行程最艰难路途,是地图标明地名为“凌冰崖”和队员自己取名为“水上漂”两段。

水上漂,汶川大地震形成的堰塞湖——倒下的大树成为“水中桥”,正好连接了湖绝壁与两边的山体岸。凌冰崖,只看字样,足可令人不寒而栗。光、滑、窄、险,四字可概括。前三字,图片尽可展示,险,是因为这悬崖大约七八十米高,从上到下,几乎垂直切割。悬崖下,是狰狞的乱石滩。摔下去,即使不粉身碎骨,也绝对缺胳膊断腿。

悬崖无比湿滑,布满青苔,几乎无从下脚。

“匍匐”悬壁上,小心翼翼的抬脚……这姿势,可谓十足扭曲,万分销魂!

无论如何,手都不能放开这些树干枝条,脚下就是狰狞的乱石滩,一旦滑下去,问题就具体了……

通过“凌冰崖”的地方,囿于地形限制,无法拉保险绳,好在周边有比较结实的藤蔓作为“救命索”,但只能一个人单独通过后再上第二个——没人能帮你,全靠自己的臂力和腿劲,当然,勇气是必须的,因为你没有退路。

感觉相对安全了,招呼后继者可以跟上了!

双手抓住垂落的树干,把身体往上拉。

脚下太滑无从着力,只能靠双手,几乎等于引体向上……

通过“凌冰崖”,出了一身暴汗,内衣湿透。一是四肢紧张过度,二是体力消耗巨大,因为惧怕,时间也花费很多。此后在反复Z字形趟河N次后,大家沿着一凸起的河床,来到一堰塞湖溃决口处。这堰塞湖虽不是很大,但三面环山,地势险峻得紧。由于包围着堰塞湖的山体堆积着大面积崩塌的石堆和流石层,别说是人,就是一只小山羊路过一不小心都可能“自由落体”,并且引发大片滚石。因此,我们无法向上攀爬,只有选择直接横越堰塞湖——这是我们今天抵达目的地的最后屏障。

2

横越到达目的地最后的一道天然屏障堰塞湖之前,我们曾经过一片不长但是强度暴足的“适应性训练区”。这也是一个堰塞湖,但非常魔性——因为它的魔鬼程度媲美任何一款之前我们走过的艰难路况,要想顺利从它这里通过,你就必须变身猿类——

这是一段藏身于堰塞湖边集体倒伏的大树群落。这群落,是汶川大地震时山体坍塌另一种遗址——部分大树整体位移至湖中,因常年水泡“枯而不死”仍挺立湖中;部分连根拔起的大树,重重叠叠集体倾倒长眠于湖与岸边,部分树根勉强接地的大树,虽长得很难看,但依然努力开枝散叶,郁郁葱葱……完整通过这里后回头再看,大树们生死的样子都很难看,但它们仍用雄壮的身躯和粗壮的枝条,努力向着空中朝着地下,虬劲着悲愤和不屈。

就这堰塞湖。本应从左边绕湖直插图中山坳,一探路,左边“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只能走右边绕一大圈。

快到湖的最右边缘,满目“枯而不死”不屈挺立的树木。

湖岸边倒伏的粗壮树干,孕育出顽强的生命!

我脑海一直在想给它取个名。通过切身体会,“悬空密集滑梯群”——这名儿,我认为很洋气并贴切。说它悬空,因为无数树枝躯干交织横亘在堰塞湖水面之上,从它那里通过,你双脚是落不到土地上的,一脚踏空不一定全身湿透但绝对鼻青脸肿;说它密集,因为它们躯体之间相隔很近,能通过的空间无论高高矮矮抑或宽宽窄窄,反正只能容许一人,或腾挪,或侧身,或匍匐;说它是滑梯,因为它就是这个特殊“丛林”——底部是根根长满青苔已经没有生命的滑溜躯体,上部和左右是生命不息的倒伏大树,上下左右之间恰好分娩出一“丛洞”;说它是群,因为它不是一根两根,而是长度超过几十米、粗细不一、气势狂野的一大片。

通过实地体验后总结出一套“悬空密集滑梯群”通关秘籍十六字诀和五步法。

十六字诀:降低重心,千万要慢,确定踩稳,专心致志。

五步法:第一步,试手,确定手抓住的是安全牢固的树枝;第二步,试脚,外八型伸出,确定脚踩的是能够承受体重的树干;第三步,试腰,确定你的身体加上你背上的背包不会被上下左右挂住;第四步,以“外八字”脚法在树干上一步一步前行;第五步,不断重复前面四步。

重要补丁:四肢不能同时动作,要确保一个能稳住身形的固定点;头不能一直仰着,否则那些强悍的枝干不把你撞晕,也把你戳瞎。

其实,通过这段“悬空密集滑梯群”,很后悔回头再看它。那个张牙舞爪的形状,想象自己从中间穿被折磨的身影,至今阴影面积仍很大。

这些树干长满青苔,其滑无比,而且开始腐朽,必须万分小心走一步看一步。

走这遛滑的独木桥,所幸有树干可扶。

通过了“悬空滑梯群”,还得几乎匍匐通过这“地道”。

这“地道”,不仅溜滑水平很地道,而且空间狭窄,背包通过难度可想而知。

通过“悬空密集滑梯群”后,紧接着就是沿着堰塞湖边前行(因为山体根本无法落脚)。徒步湖边,可没想象那么浪漫。右手边,山体陡峭,左手边,湖水碧绿。没路可走,只能沿着湖边小心翼翼涉浅水踩烂泥前行。这烂泥久经水泡,类似沼泽,不敢踏实踩下,探路队员先用木棒打探虚实,而后移步。后面跟着脚印亦步亦趋,如果踩错,感觉脚一直缓缓下沉,没探着底,那你得赶快想法,要么用棍子把自己撑起来,没棍子,你就只有喊:快来拉我一把……

这烂泥久经水泡,每走一步都是真心煎熬……

后面紧跟前面的脚印,基本不敢乱走……

走出烂泥潭,进入这堰塞湖的上游,又开始无休止的Z字形趟河,直到抵达最后那个堰塞湖。

3

许是老天眷顾我们。在抵达目的地最后屏障——堰塞湖左边绝壁下,有一根超过十米长、碗口粗的树干,被紧靠山壁的几颗没倒下的大树枝丫在堰塞湖水下支撑着。

它的宝贵在于,基本连接了这堰塞湖最短的两边陆地,没有它,我们又只有绕道,但是天黑前,估计很难到达宿营地。

它的艰难在于,独孤地在水上漂着,还有离它约半米远的山壁。倘若扶壁通过时脚手用力过猛,很可能像撑船离岸一样,身体失去平衡而落水……

于是,队员们形象地把这段险路取名为“水上漂”。

这是一种平衡姿势通过……

这是一种另平衡姿势通过……

当我前几步踩在“水上漂”的时候,身体还挺平稳,尽量调整呼吸,假想自己是平衡木选手,因为树干是在水下,所以向前挪动脚步的时候还有水的阻力,加上长时间的浸泡,树干上又腻又滑,必须加倍小心,控制节奏。在高度紧张到仿佛四周都静止了的状态下,我通过了三分之二,胜利就在眼前,这时,一树干立着挡在了“路”中央。也不知道是因为太过全神贯注,还是感冒让我的大脑处于散涣状态,我完全没有听到对岸队员们提醒我抱住树子往右边翻过的喊声,直接无意识地就右手扶着树干脚往左边的分枝踩上去,只听“扑!”一声,根本没有反应时间,我的左下半身已经全部落水!本能地,原本我右手扶住的树干,瞬间置换成左手!也不知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我左手用力抱住树干就一个原地90度旋转向上!从左脚踏出,到落水,再到从右手置换左手抱住树干旋转出水,完整180度,硬生生的,我居然把自己拉了回来,但这更像是一种莫名力量把我从水中拎出来!整个过程就像一段影像突然被快进,在我的脑海中,没有任何声响,全套动作已经完毕。队友们的表情,更是满脸凝固着惊叹瞬间!

非常可惜的是,当时谁也没想到把这惊险片段录段视频,回到“人间”后发抖音……嚯嚯,来看一下森林警察通过的图片片段,同样精彩万分——

他从左边“独木桥”到右边“独木桥”,因中间隔着一段陡峭山壁,于是靠巧劲“壁虎游墙”先。

然后小心转体90度……

然后左手扶壁稳住身形,右脚小心下探踩住树桩站稳……

他自己正在“水上漂”,居然还有心思扭头观赏别人是如何通过那陡壁的……

大家都安全到了对岸并上山。爬到一个坡顶大家休息时,回放半小时前的情景,我突然感受出一种极限挑战的快感——记得在出发时,我说我没有选择退出其实并不是因为勇敢,那是在面临绝境时才会出现的人之潜能。

拖着有些发虚的身体,继续往下走,但越走越麻木,走过什么地方,怎么走的,几乎没记忆。好在有图片记录。

终于,在下午4点,全体队员安全到达了今天的宿营地——龙洞子。

比起和尚桥,龙洞子这个宿营地就要险峻的多。海拔升高到1780千米,我们就睡在河床旁边的山林里。这山林,距离河边只有五六米,我们的“床”,与昨日满目乱石块长相几乎双胞胎。我们的帐篷,紧挨着一巨型石头,石头几米外,就是奔腾不息的激流。对岸,是垂直凛冽的山壁,在夜晚,像一面巨大又沉默的墙。

在河对岸远远地看到宿营地炊烟,心情一下如释负重,终于有时间,坐在河边很惬意地抽一支纸烟。

篝火旁,这样的场景你见过吗?不过请放心,绝对没脚臭味道……

一天的艰辛和互助友爱,尽在这大碗老白干相互碰撞中……

喝了一碗稀饭,找队医吕哥要了一颗感冒药,便早早就梭进了睡袋,身体貌似已经散架,浑身酸痛,疲惫不堪。第一次头枕着拍岸惊涛,原以为很难入眠,但水流分贝按自然编程,那节奏,很有韵律地催眠着这片遮天蔽日的神秘峡谷,每一份或孤独或自由的灵魂,与我一起,拥着这原始的气息,进入梦乡……(待续)

下午七八点,山雨来了,彩条布和帐篷,成为原始密林唯一可以依靠的港湾……

宿营地旁,哗哗奔腾的河流吸收了雨声,成为所有人入梦的催眠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