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偶像团队的内心自白:迷茫是生物本能,觉醒也是!

原标题:偶像团队的内心自白:迷茫是生物本能,觉醒也是!

过沙溪急,霜溪冷,月溪明。

但远山长,云山乱,晓山清。

——苏轼

你见过凌晨三点的北京吗?

我没见过。

4月24号,凌晨三点,五个青年匆忙出现在北京街头,又四散而去,听着像干了什么不可说的勾当,但这五人只是录了首单曲而已,而后稀稀疏疏地各奔家门。

早上七点,我从床上起来,睡眼惺忪头疼欲裂,然后赶往觉醒东方。

下小雨,拎着拍摄器材赶到觉醒东方门口,狂踩烟头,然后走进去,撞到了当天我要采访的觉醒东方男团——Awaken-F的成员之一左叶,他带着妆,从我面前飘过。

后来他和我说:因为前一天的录音工作,所以有些疲惫。

1

上午十点左右,Awaken-F的五个成员整齐地出现在我面前,秦奋、韩沐伯、靖佩瑶、秦子墨、左叶。

在采访前我看了他们五个几乎网上能看到的所有视频,眼睛如同雷达扫射一般,把脑子里的印象与五人依次匹配。

秦奋礼貌地和所有人打招呼,韩沐伯看手机练歌,边走边做小幅度的舞蹈动作,靖佩瑶秦子墨安静,左叶像一个闯入者,有点害羞。

五个人坐在我面前,加上我,整体摇摇欲坠。

因为太困了。

我得知他们五人凌晨三点录完单曲,到家,洗漱,再到起床,几乎只睡了两三个小时,至于左叶,压根没睡,回到家洗漱完直接赶来公司准备采访。

这阵子都这么忙,发行新单曲《工笔》,接受铺天盖地的访问。五个人在镜头前坐得笔直,我说我这part不录视频,大家尽管放松,而后他们五人瞬间歪七扭八,有点可爱。

他们五人整齐划一对着我时,我也不免感慨,原来时间过得这么快,距离《偶像练习生》结束,已有一年了。

2

《偶像练习生》在去年掀起一阵风。

行业内但凡会讲话的人,都能说出个“偶像元年”,虽然对老百姓生活无甚影响,但对有偶像梦的年轻人来说,却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Awaken-F的五个人也都参加了,一番历练后,成立了如今的男团。

想起比赛结束时的感受,韩沐伯用一句话概括:激动且迷茫着。

激动在于在大平台的加持下,必然能看到更广阔的视野。

而迷茫,自然也是因为凡有动荡的地方必有未知。

完全理解。

坐后排的靖佩瑶意外地对“迷茫”二字做了补充。

在他的表述中,迷茫是活着的常态,生物本能,与年龄并无关系。

我对他刮目相看,我明白他想表达的是,迷茫无处不在,只要一个人还在自我印证的进程中,就不得不寻找与张望,天地这么大,可参照的东西太多,不迷茫才怪。

对靖佩瑶的语言表达能力表示震惊。

3

我对偶像仍有偏见,我道歉。

在采访前,我并未对偶像有人生哲学和深度上的期待,但却接连被震惊。

所以偶像到底是什么?产品?身份?粉丝拥戴下的人格立体化?

他们对偶像的解读相对简单。

偶像只是一种职业。

坐后排话不多的秦子墨慢悠悠地讲:偶像是完善自我,传递正向影响力的职业。

与粉丝同进退,输出正向价值观,做出表率。

以上是职业属性。

没有天花乱坠的形容,没有煽情,也没有偏见。他们相当清醒,同时相当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在我的认知中,做明星累,做更垂向的偶像更累。你看,没觉睡,还要被我们一堆记者反复问相同的问题。

虽然坊间总有人拿着明星薪酬为由,弱化明星的辛苦,但若是亲眼目睹明星们的挣扎,说不定也会自言自语一句:“还好我只是普通人”。

我问他们:累吗?辛苦吗?

得到了点头的答案,以及更洒脱的:“谁不累,做哪行都累”。

做什么都累,只要在奔波,就免不得皮肉之苦。虽然无奈之意,但事实也的确如此。

比如左叶,困得摇摇晃晃,眼神偶尔飘忽,还得坐得笔直,听哥哥们讲话。

比如秦子墨,恪守偶像的职业素养,正襟危坐,话少但表达精准。

4

偶像吃青春饭,但Awaken-F团里年纪差距还蛮大。

老大哥秦奋韩沐伯28岁,最小的左叶刚刚18岁成年。

相差十岁,年龄的差距让团体颇有种执着衍生出的壮烈感。

我对秦奋印象深刻,他坦诚地向我表达了最近的迷茫。

——写词的过程中会自我诘问,会陷入:“我是谁,我在哪”的怪圈。

与此同时不停地看书,企图用输入平衡输出,以及寻找答案。

我相当理解他,并不觉得这种“觉醒”带来的迷茫有何坏处。

毕竟,对自我的追问与探索,才是成长最粗暴的助力。

韩沐伯是山东人,拥有典型山东人的实在。和我说,自己算是参加过两次选秀,其实在早年经历中,有过迷失。——他说起这些,一脸后怕的神情,但好在现如今,已经走到相当淡定的境地了。

与此同时,他也坦言,前阵子曾心浮气躁,无法静下心弹琴,但经过队友开导,才又恢复平静。

他们丝毫不避讳自己的缺点、过失、恐惧。

偶像人格并不虚假。

5

我向他们表达了“偶像文化现如今备受关注”的观点。

被韩沐伯反问。

他说:没有啊,偶像这个群体,说到底还是服务于特定的受众。真正热爱偶像,拥护偶像的,永远只有那一撮人。

我明白,大多数观众,无非就是看个热闹。热闹散去,人也都没了。

我问他们,会看外界评价吗?

得到了一致的肯定,会看,但要区别对待评价来源。

粉丝的彩虹屁,可以看来愉悦心情调整自信。

黑子的冷嘲热讽,避而远之不去在意。

路人的中肯建议,认真看,且认真记。

网络时代,掉头返回已是不可能,只能迎接观点、偏见、甚至是情绪宣泄的暴力输出。挺无奈的,但只能用力甄别。

闭门造车不可取,一概全收行不来。靠什么,只能靠定力和决心,面对舆论。

采访过程45分钟,我与他们五个达成了一个共识,即:人活着是不断寻找自我的过程,在最终答案来临前,所有展现在外的自我都可能被推翻,所以所谓犯错、困顿、失落、迷失,都绝不丢人,这是必经之路。

6

聊人生,聊真我。

越聊越困。

韩沐伯和我开玩笑说:“咱们这采访这么正经的吗?”

我听了哈哈大笑。

在最后几分钟,轻松许多,聊了聊他们最近有多忙,以及团员后续演戏及综艺的计划。

终于回归到寻常采访了。

到今天,距离采访已经过去很久了,我再次打开录音听,十分有趣。

采访当天觉醒东方在装修,公司附近还有铁路。

所以经常会有杂音中断我们的聊天。

有一个间隙,我们被装修声打断,韩沐伯开玩笑说:“我们的声音比不过装修的吗?”

自信,有趣,冲劲十足。

像所有意图觉醒及正在觉醒的凶猛生物。

即便凌晨三点融入北京,也丝毫不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霜溪 月溪明 awaken 靖佩瑶 韩沐伯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