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深大通罕见暴力抗法:青岛原首富被查 业绩巨亏23亿

原标题:深大通罕见暴力抗法:青岛原首富被查 业绩巨亏23亿

董事长辞职。

深大通暴力抗法“高调”曝光后,该事件还在持续发酵,董事长辞职、实控人被查、业绩巨亏、子公司暴雷等一系列问题接踵而至。

深大通暴力抗法后,5月27日,深圳大通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深大通)又传来噩耗,公告显示,公司董事会收到袁娜的辞职报告。因工作原因,袁娜向公司董事会提出辞职,辞去董事长职务,辞职后仍担任董事职务及公司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

该事件起源于证监会稽查人员前往深大通送达《调查通知书》时,公司相关人员拒绝接收,并对稽查人员进行人身和言语上的攻击。5月22日晚间,在警方的见证下,证监会稽查人员将《调查通知书》留置在深大通办公地,终于完成送达程序。

事件发生后,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公开表示,深大通被立案调查后暴力抗法,严重破坏了国家法律严肃性,严重影响资本市场的正常法制环境。下一步证监会将依法查处相关案件,处理相关人员,有关情况会继续公开。

随后两天,深大通连续发布两篇致歉公告,5月25日,深大通及实控人姜剑在官方微信发布致歉信。而5月26日,深大通发布的致歉公告与官方微信发布的致歉声明大体一致。深大通方便表示,“事件发生后,公司全体董监高及实际控制人立即进行了深刻反省。在此,我们全体郑重向社会公众、投资者、证券监管机构表达诚挚的歉意。”

在道歉信的基础上,5月26日晚间的公告中进一步披露整改措施,立即辞退相关三名涉事人员、免除涉事人员所属深圳大通致远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职务、公司董事长引咎辞职,辞职后仍将积极配合调查工作等。

事实上,早在2018年夏天,深大通实际控制人姜剑及深大通相关高管就曾出现不配合证监会检查的情况。姜剑极为神秘,可查资料较少。天眼查显示,姜剑曾在超过10家公司担任过高管或股东,姜剑第一家公司是成立于1994年的青岛亚星实业有限公司,姜剑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和总经理。

相关法律人士对时间财经表示,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将会构成妨害公务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现在主要问题调查该事件的主要负责人,来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暴力抗法

深大通此次暴力抗法并非没有前兆。早在2018年年6、7月份,证监会稽查人员前往深大通控股方办公地青岛开展监督检查。当时,深大通董秘、财务总监二人接待了稽查人员。但是在交流过程中,董秘借口外出,一直未归。财务总监在执法文书上签了字,却并非自己的名字,而是“深大通”三个字。

证监会调查人员对媒体表示,之前这个公司,去年七八月份的时候就不配合执法工作。当时执法人员也去过,他们在青岛的办公室,他们也是不配合。此次就是因为对他的不配合调查的行为进行立案调查。另外一拨执法人员,在青岛他们的办公地见到了他们的董秘,董秘当场就拒绝签收执法文书。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与稽查人员起冲突的当日(5月22日)晚间,深大通公告,公司近日收到李雪燕的辞职报告。因个人原因,李雪燕辞去公司董事会秘书的职务,仍担任公司董事、副董事长等其他职务。

中国证券报发表评论称,一人难挑千斤担,众人能移万座山。眼下,资本市场违法违规问题,既包括上市公司自身问题,又有监管问题,也有市场问题。因此,强监管是一套组合拳,需要立法、司法、执法等部门形成合力。由此,也才能真正让做坏事的人必须付出代价,让心存侥幸的人及时收手,让敬畏法治理念入脑入心,让资本市场在阳光下运行。

痴迷炒作概念

除了此次暴力抗法外,深大通还是一家痴迷概念炒作的公司,上市25年来,深大通曾多次转换主营业务,还曾追过房地产、区块链、工业大麻的风口。

工业大麻可以称作2019年第一个风口,深大通迅速转向了这一风向标。4月17日,深大通发布公告称,与北京天益新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拟共同成立大通-新麻有限合伙企业,规模不超过10亿元人民币,采用双GP管理模式,投资工业大麻的全产业链整合及拓展、CBD产品的研发及境内外销售,并将就区块链与工业大麻业务场景的切入和深度结合进行探索,以获取协同效应和价值释放。

时隔一个月,深交所便在5月22日对深大通下发关注函称,请说明公司是否真正具备工业大麻业务相关的技术储备及相应开展条件,是否存在利用工业大麻炒作概念的情形。

在2018年区块链风口,正是区块链“三点钟群”引爆舆论,深大通的动作可谓极快,同年2月份,深大通发布公告称将收购两家区块链公司,拟涉足区块链行业。

同年8月上述收购惨遭失败,深大通称,因与交易对手方未能在核心交易条款及相关资料的提供、核查等方面达成一致意见等原因,公司决定终止筹划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

问题重重

2015年左右,公司原有主业房地产业务呈现下滑趋势。姜剑主导下的深大通在2014年提出了“积极探讨新型盈利模式”。

2015年7月23日,宣布停牌的深大通揭开了重大资产重组的面纱。相关公告显示,深大通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曹林芳等3名股东合计持有的冉十科技100%股权和夏东明、朱兰英、修涞贵等8名股东合计持有的视科传媒100%股权,两家公司交易总额合计27.5亿元。

转型传媒业的深大通,经营情况也不容乐观。2018年,深大通实现营业收入25.91亿元,尽管如此,深大通2018年依旧出现了归母净亏损23.49亿元,同比减少756.46%。收购的上述两家子公司也相继“爆雷”,导致巨额商誉减值。

时间财经注意到,一封深交所于5月16日下发的年报问询函,这封问询函涉及深大通旗下浙江视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视科传媒”)原创始人和主要经营者夏东明,而后者因涉嫌P2P非法集资案件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而冉十科技却在连续4年净利润持续增长,累计实现净利润与承诺利润相差不过760万元的情况下,被深大通计提了7.83亿元商誉(占冉十科技商誉总值9.18亿元的85.29%)。这也就意味着,冉十科技原股东及经营团队将面临超10亿元的业绩补偿。

深交所在此次年报问询函中显示,视科传媒2015年至2017年累计业绩完成率为102.15%,而其业绩承诺期内最后一个会计年度亏损,实现净利润为-36945.10万元。请深大通说明视科传媒在连续三年业绩承诺达标率接近100%后出现业绩下滑的具体原因,在此基础上说明你公司收购视科传媒时进行收益法评估的各项假设是否发生重大不利变化、相关参数选取是否与实际不符等。

除此之外,今年5月初,有媒体报道,深大通董事曹建发、小股东李勇实名举报与深大通相关的两只并购基金,穿透底层资产后,可能存在虚构贸易、套取上市公司资金和信用的情况。并购基金的资金流向了与深大通实际控制人姜剑及其一致行动人存在关联的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2017年、2018年深大通曾多次买入“空壳公司”,其中2018年收购/设立的多家子公司,对外公布的办公地址与实际情况不符,“办公”地均“查无此公司”。

青岛首富

时间财经查阅深大通历年公告发现,其控股股东是青岛亚星实业有限公司(下称青岛亚星),实际控制人为姜剑,此人极为神秘,几乎从未在媒体上公开露面。

可查的资料要追溯到十年前,深大通在连续亏损3年濒临退市的时候,姜剑出现了。

深大通2008年披露的方案显示,姜剑旗下的亚星实业向公司赠与价值为2.09亿元的资产,公司2008年当年将产生盈利、业务转型为房地产开发经营,深大通将除本次亚星实业赠与的股权外的全部资产和除银行负债外的全部债务整体剥离出上市公司。

姜剑通过成立于1994年的青岛亚星完成一定的资本积累,通过深大通先后涉足房地产、传媒、区块链、工业大麻等领域。

据亚星集团官网显示,1993年姜剑从机关下海创立了青岛市物资调剂中心和青岛亚星实业公司,从事各种物资的经营贸易。1999年,投资开发“亚星花园”,2002年6月,组建集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生物制药、广告策划为一体的多行业、跨地域的现代民营企业集团。

企查查显示,2001年,由姜剑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的青岛广顺房地产有限公司成立,2002年,由姜剑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临沂亚星投资有限公司、青岛拜威尔真空容器有限公司在同年先后成立,2003年,姜剑的目光投向了海外,由他担任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的青岛亚星海外投资创业园有限公司成立。2004年,姜剑创办了第一家不在山东境内的公司——哈尔滨亿嘉合置业有限公司成立,姜剑在这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

据报道,2009年12月,深大通进行换届选举,亚星实业推荐了2名非独立董事许亚楠、张庆文和2名监事王立军、张国华,均当选。由此,亚星实业实现了对深大通董事会和监事会的实际控制。

随后,亚星实业获得公司股份3725.10万股,成为深大通控股股东,深大通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姜剑。

入主深大通之后的姜剑顺利进入资本市场。2016年9月,山东地方媒体发布2016山东富豪榜,亚星实业的姜剑家族以110.52亿元财富位列山东富豪第36名,号称青岛首富。

深大通近期麻烦缠身,实控人难逃其就。5月23日晚,深大通发布公告称,因公司及实际控制人在证监会依法履行职责过程中未予配合,涉嫌违反相关证券法律、法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及实际控制人立案调查。(北京时间财经 李洪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深大通 袁娜 通送达 调查通知书 姜剑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