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扫黑除恶,你疯狂宣扬“袍哥”文化安的什么心?

原标题:扫黑除恶,你疯狂宣扬“袍哥”文化安的什么心?

今年年初,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在全国范围部署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中央部署这次“扫黑除恶”着眼于巩固基层政权、提升党的执政能力和治理水平,维护社会大局持续稳定,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因此其着眼点、结合点并不是就案办案,这与以往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极其不同。

一是将专项治理与系统治理、综合治理、依法治理和源头治理结合起来。

二是将扫黑除恶与加强基层组织建设结合起来。从基层特别是农村扫起,边扫边治边建,重点关注国家治理体系的神经末梢、政权组织的边缘、社会治理最为薄弱的地区、与普通大众距离最近的地方,重点铲除黑恶势力滋生的土壤,达到标本兼治,实现全面依法治国。

三是将扫黑除恶与强化行政执法机关的日常监管结合起来,加大严格执法力度,最大限度挤压黑恶势力滋生蔓延的空间和领域。

但是这个时候,网络上多处出现宣扬袍哥的文章,称袍哥兄弟,做事仗义爽快,为人耿直,说话算话,从来不拖泥带水,让人很放心。但事实上袍哥会这个封建社会和近代动荡社会的畸形产物,真的那么靠谱吗?

袍哥的起源

1644年清军入关,民间“反清复明”起义层出不穷,各省各地的秘密帮会更是五花八门。然而就在清王朝腐朽不堪时,第一个跳出来猛踹一脚的,唯有四川袍哥。

袍哥会,又称“哥老会”,前身是雍正年间打家劫舍的啯噜会。太平天国爆发后,啯噜会吸收白莲教、天地会等帮派教义,成立了“哥老会”,尊郑成功为祖师爷。到了同治、道光年间,哥老会又统称“袍哥”。

辛亥革命后袍哥的生存土壤

“江湖”对于中国人来说,既是一种充满了浪漫主义的想象,也是一种历史上长期在灰色地带的现实。对于以“编户齐民”为基础的古代王朝来说,虽然总想到达权力无孔不入的渗透于控制以驱动国家机器的运行,但是其统治技术与意识形态远远不如现代国家,因此在基层政府的控制之外,以“义气”与民间信仰所凝结的底层流民、失意文人等群体所组成的群体,在中国历史上屡禁不绝,甚至往往在江山鼎革之际,成为新的变革力量。

在民间的传说与文学中,江湖是灰色地带的亚文化群体,帝制国家的控制能力失效、意识形态的训导失灵,秘密灰色与会党的力量往往会暗自奔流涌动,重新凝聚起失序的底层社会。而在西方力量激荡,帝制王朝瓦解的近代中国这种表现更为明显。在近代四川,与青帮、洪门并为晚清三大秘密社会的袍哥成为了四川基层社会的中坚力量。袍哥亦正亦邪,他们以暴力、底层伦理与血缘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却在民国时期几方政治势力纵横捭阖的四川游刃有余,甚至政府也不得不依赖四川维持自己的基层统治。

实际上袍哥不能完全说是社会的下层,因为袍哥在十七、十八世纪的时候是一个反清复明的秘密组织,但从辛亥革命以后,袍哥作为一种社会组织就逐渐扩展到社会的各个阶层,包括军队、政府、警察,达到了无孔不入的程度。地方的事务如果没有袍哥的参与就无法运转。例如农村乡长的选举,城市参议员的选举,如果没有袍哥的支持甚至都无法当选,所以近代四川各个阶层都与袍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关于袍哥组织的经济来源,据范绍增在全国文史资料第84集写的《回忆我在四川袍哥中的组织活动》一文中说:“…钱的来源,主要的有以下几个:一是入会时缴的基金或有钱袍哥的投资;二是拜码头、开茶馆的收入;三是大摆赌博、抽头吃利;四是经营烟毒、囤积粮食油脂等不正当收入;五是贩卖枪支弹药武器等。后来还产生一种“保烟帮”专门为到山区购办鸦片、烟土的帮伙保镖,安全通过关卡,到达目的地后,收取百分之二十或三十的保镖费。范绍增所述均系一般来源,各地区袍哥组织情况不同,手段千奇百怪,无法详述。但有的组织或明或暗接受特务机构、军队、政府津贴或挂出军、政某部门招牌,公开收税催捐,中饱私囊,则是显而易见的。

袍哥本身的阶级分类

袍哥本身可以分为清水和浑水两种,浑水袍哥多为热衷好勇斗狠的社会底层,从事各种非法活动;清水袍哥则有体面稳定的职业,加入袍哥只是作为精神上的支柱,因此袍哥内部情况十分复杂。

在《袍哥;1940年代川西乡村的暴力与秩序》一书中提到,即使蒋介石在1927年统一了全国之后,实际上四川仍一直是在军阀的统治之下。当时四川实行防区制度,由各个军阀代替行政机构统治川省,军阀拥有彼此的势力范围,所以防区制度实际上给袍哥很大的发展空间。因为军阀都要利用袍哥来对地方进行控制,在传统社会都是依赖地方社会组织进行自治。但辛亥革命以后,现代化的国家权力不断深入到社会底层,要取代过去自治的社会组织,然而这些社会组织被削弱以后,国家没有能力去控制地方社会,那么只能依靠袍哥填补统治上的空白。包括民初四川军阀混战、土匪横行,只有靠袍哥稳定社会。主人翁雷明远就是一位袍哥领袖,他实际上是个佃农,经济地位很低,最后却当了副舵把子,即袍哥的副首领,就是因为他在1920年代动乱之时,出生入死,平定土匪,奠定了他的声望。到了30年代,尤其是抗战爆发以后,国民政府实行新县制,设立乡的行政机构,四川几乎每一个县都是袍哥的首领和副首领作为乡长。

除了主人翁雷明远,我在书中还选取了两种袍哥首领的典型,一种是作为土豪劣绅的代表,另一种则是进步、下层的代表。而雷明远,我认为是介乎二者之间,三种类型穿插叙述。从各种范例中我们可以看到,袍哥内部成分复杂,很难说它是一个积极的组织,或是一个反动的组织。书中雷明远就是这样一个例子,虽然他是佃农,但是同时他还雇佣一个长工和几个短工,在家里还有女仆,有一个小老婆,甚至打算娶第三个。所以很难按照土改中划分阶级成分的方式界定他的阶级。

军阀割据下的袍哥会走向

1、沦为土匪或直接被军阀收编

袍哥队伍比一般帮会组织更加严密,既是兄弟关系,又有上下关系;既有袍哥的家法,又有军队的军法,难以拆开打散。当时四川比较大的军阀如熊克武、刘湘、杨森、潘文华、刘存厚、邓锡侯等都收编过袍哥队伍。刘湘曾在绵阳、广汉一带收编乔得寿的袍哥匪帮,编为独立旅。其他被收编的有:陈兰亭、邓国章、范绍增等等。余际唐所部四个团全部是袍哥队伍。刘文辉的二十四军,许多团长营长都是袍哥。

2、成为军阀的保镖和负责地方治安

一些实力强大的袍哥虽然没有被军阀直接收编,却提供了一种保镖服务。刘文辉和邓锡侯下面负责保卫的人员,全部是袍哥。这些袍哥往往以副官的面目出现,暗中负责安全事宜,并不参与军事行动。除此之外,整个四川的地方治安,几乎全是被袍哥组织包揽。一些机构,从头目到成员全部是袍哥。甚至有的直接被某一个堂口垄断,比如成都警备司令部乡村情报所,主任就是袍哥组织华成社的舵把子,其成员全部是华成社袍哥,外人或其他堂口根本无法染指。

3、军阀统治社会的工具

刘文辉授意其五哥刘文彩当上了“叙荣乐”总舵把子,利用帮规和纪律,控制着10万兄弟伙。刘文彩还与各地各县的袍哥舵把子三百余人换帖,扩大影响力。刘文辉后来败给刘湘,退居西康。为了杀回成都,他指使刘文彩在西康组织袍哥,成立叙荣乐雅安总社,约请川西各地袍哥舵把子到雅安与刘文辉见面,帮助刘文辉在袍哥土匪中拉队伍,扩大势力。

4、成为军阀的打手

四川易帜后,军阀们表面上服从蒋介石,暗地里一直在抵抗。军统曾经派一个税警团进驻雅安,想监视二十四军。刘文辉不能公然拒绝,暗中指使袍哥半路拦截,最终税警团未能进入雅安。后来蒋介石也开始拉拢袍哥,让孔祥熙出钱资助大的袍哥组织,扶植他们组织“汉华公”。后来的校场口事件,就是袍哥一手操办的。

当今社会是否需要袍哥?

国民党对袍哥一直是既打击又利用。其实共产党和袍哥有很深的关系。一个姓蔡的袍哥首领,一直掩护共产党活动。到解放军进入四川后,依靠袍哥势力稳定地方秩序。解放军进入四川之前,共产党就已经派人争取张澜的支持,他曾经任四川省主席,被认为是袍哥的大首领。后来中共派遣特派员杜重石到四川,以袍哥的名义创办了《大义周刊》,为共产党接管四川做舆论准备。解放军进入四川以后,杜重石作为贺龙的政治代表开始接管川东地区,就是利用了袍哥的影响。实际上共产党进入到四川,几乎没有遭遇大规模的袍哥抵抗。共产党稳定地方的能力与国民党相比是不能同日而语的,解放后袍哥被剿灭,也是因为新中国不可能允许这样一个长期与国家权力对抗的组织存在。

现代化的国家管理机器诞生之后,才有了城市管理。实际上,中国传统城市是市民自己来管理的,社会的这种机制是长期形成的,从宋代以来就一直是小政府、大社会,让社会组织与市民参与社区事务。现代国家法治而公平的干预,不少人已经习惯于任何事情要依靠政府,而袍哥会这样的畸形社会毒瘤,小社会小团体的路子是不可能也不可以再有寄生的空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文化安 国家治理体系 上袍哥 天地会 齐民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