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邪不压正》到《东方,不败》,为姜文设计戏服的她这样理解东方之美

原标题:从《邪不压正》到《东方,不败》,为姜文设计戏服的她这样理解东方之美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崛起,不光是我们的经济硬实力,同时崛起的还包括我们在时尚、文化和风格等方面拥有越来越多的国际话语权。

同时深入理解东西方文化,并对这两种文化做出兼容并蓄的灵活应用,这是中国设计师要能绽放世界时尚舞台必须接受的挑战。对于这个课题,持续进入巴黎时装秀官方日程、去年因为姜文电影《邪不压正》设计戏服而被大众广为熟知的中国设计师Uma Wang有着深层次地理解。

在29日成都举办的第三届全球风格论坛上,关于“风起东方而不止”这个话题,Uma Wang做了如下精彩分享。搜狐时尚根据现今碎片化阅读习惯,对Uma的分享做了编辑切割,希望能帮助大家更加了解东方之美、了解中国设计师的东方气韵、了解风如何从东方来。

演讲人:Uma Wang创始人及创意总监Uma Wang女士

演讲主题:《东方,不败》

今天演讲的主题好像有点霸气,其实我还是蛮喜欢“不败”这个词,因为我觉得“不败”就是低调地认可自己,我认可东方智慧和哲学,认可并感恩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

我来自于一个中医药世家,从小耳濡目染都是跟中药有关,包中药的纸或者是炮制中药的药罐,药材,父亲手写的篆体药方,所有的记忆都给了Uma wang 最初的美学基调。

做面料最打动我的还是不稳定性,稳定是很重要的,稳定对衣服的制作生产、对品牌品质来讲会有很多保障,但我喜欢的状态恰恰是不稳定和不完美。

我感觉这些年来发现“东方”恰恰是在东方以外的地方,比如说这个图片里的建筑,大家可能都不会猜到这是意大利最著名的一位建筑师卡洛·斯卡帕在威尼斯的墓园,在西方古典建筑群中突然看到一个完整的东方庭院时,带来的冲击感比我们在中国看到的强烈得多得多。

接下来我要说东西方在不同语境下对立和融合。我最新系列里的南美元素、印加文化,比如安第斯山脉和东方庭院,把这些看似完全不搭的元素放在不同的语境和文化背景里,让它们彼此对话。

大家看到这个系列有很多图案,这些图案有很多南美、墨西哥的风格,材质是有凹凸的,大部分是羊毛,我们用了很多不同的元素跟材质,有些毛是没有处理过,它是一种最原始生毛,因为我想让有一种粗粝感在和一些柔软的印花丝绸搭配。

这个棋盘格我想营造成一种仪式感,我们经常看到古老的占卜者,有一个类似棋盘的仪式,想象一场古老的祭祀,墨西哥民间对命运无常的一种宿命感,因为它可能自身改变不了,所以寄托一些占卜者或者是寄托外来的力量给人生活下去的信心和希冀。

但这个系列的颜色或者是它的阔型,又有很重的东方气息。

我觉得在女性的穿着习惯中、特别是我自己,我一直认可的性感应该是藏起来的,阔阔宽宽的如袍子的廓形,身体和衣服有了一个微妙的距离,女人走路的样子可以把衣服裁剪面料的垂感展现出另外一种形状出来,这个形状在我看来是非常性感的含蓄的。

受到很多日本书籍的影响,比如说 《阴翳礼赞》这些书里面讲的美是朦胧的、没有光泽的、不完美的、不张扬的。它需要生活的阅历去慢慢体会。

接下来这个电影我要特别讲一下。2016年时,姜文导演就邀请我和董仲民老师去参与他新的电影的造型设计,这个电影带给我很多很难忘的经历。我从来没有这么系统地去看自己的服饰文化。我的品牌今年正好十年,这十年来都是如履薄冰,刚开始登上(国际)时装周舞台,(那时候)还没有现在这么多中国设计师去国外走秀,开始的几年有很多质疑的声音,质疑你的身份或者是文化,我当时的系列里还不想出现太多的东方元素,也不想刻意的挪用一些符号,现在想来其实就是不自信。

(《邪不压正》)这部电影大家都看过,(故事发生)在1930年代的民国时期,这是导演在电影里的一件暗红色烧花长袍,周韵的衣服是最讲究的,导演强调年代感,在面料工艺上的处理上做了很多尝试,让她看起来更贴近年代和人物的性格,周韵在电影里美的动人。很幸运这部电影的造型设计获得了金马奖和亚洲电影的提名。

做完电影就有了2018春夏最具东方气韵的一个系列,这个系列完全是在这部电影的基础上做完的。

可以看到灵感版上的一些旗袍细节,还有一些手工的褶皱。我很少用很饱和的颜色,调性都有一些灰灰沉沉的。材质上,我把我最熟悉的并一直使用的一些中国特色材质运用在这系列当中来,提花、印染,印染后的后处理还原了20年代那个摩登的东方。这是那个系列的开场,麻跟丝的结合,再水洗出现自然的凹凸。

中国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美学,就是留白,留白在空间上能让人的想象在当中自由延展。

这个系列也是第一次冒险尝试了两个非常鲜艳的饱和色,紫色和绿色是非常中国的颜色。

丝绒上印了一些很中国的花卉。这件衣服有个部分加了一些男装的面料,我想让它和花朵有一个平衡,阴和阳平衡。

除了面料,裁剪,细节跟元素之外,我更追求的是服装带来的情绪。我觉得这种情绪就像刚刚说的,恰恰是女性自信的表现,(用)让自己认可的一种美去传达你自己所拥有的一种气质。

这个系列当中我们用了从20岁到70岁的模特,我希望我的衣服是不分年龄不分国家不分种族的。品牌创立十年了,我的系列在30个国家、全球107家店在销售,从开始的质疑到接受,这一路走来特别不容易。

这是面料的一些小样,这是在光线下的一朵菊花,用丝跟麻交织而成,有一种枯败感,品牌基调里有一种哀的情绪,这种哀并不是意义上的那种哀,(而)是有一种破败感,很古旧。跟我一直以来崇尚的wabi - sabi 美学有关,我把我的情绪和情感很真实的反映在作品上。

谢谢大家!我们处在一个非常好的年代,这个年代可以让我们自豪的说我来自东方,我来自中国。现在看到很多中国设计师受西方的教育,他们用西方的视角重新演绎他们心中的东方,重新演绎东方古老的文化。最后还是回到论坛的主题,让我们一起见证风从东方来,而不止于东方。谢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