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新经济模式下的中国商业

原标题:新经济模式下的中国商业

在告别了持续的经济高增长之后,中国经济开始步入了“新常态”。

“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发展动力正从新的方向展开:“中国制造”渐渐向“中国智造”的差异化服务业延伸;互联网+,不断改造传统行业的商业模式;社会经济的主旋律开始从大行业向互联网转移;万众创业让创意经济变成可能。

这种新的经济特征,反映到中国的商业需求,就是新一轮的企业互联网风暴,云计算的大量应用,将会导致一切皆服务的转型。企业采购将呈现服务化的特征,产品和技术都会变成服务的组成部分。

说白了,企业互联网化的过程,就是一个全面向服务转型的过程。

服务为王中国地方产业升级靠什么?

8月30日,第四届世界产业领袖大会暨国际产能合作论坛在长春市召开。长春地处东北亚核心地带,是国家“一带一路”规划中确定的“中蒙俄经济走廊”节点城 市,但长春又是全国经济增长较为落后的区域,一方面有未来经济高增长的需求,另一方面又有产业升级的压力。这种现状,其实在中国很多区域都在发生。地方政 府希望通过招商引资,吸引国际企业和项目进驻,但对互联网+时代的产业升级不够了解。比如,很多地方在引资的时候,仍然是希望企业建厂,而这种落后的产业 合作既不低碳,又周期漫长,很难短期内见效。

本届大会以“加强全球科技创新合作,推动世界经济转型升级”为主题的活动,自然需要科技企业能够针对这些症结,给出合理的建议,去帮助地方政府实现有效的产业升级。新经济模式下的中国商业 向服务转型的未来在谁的手中?

惠普全球副总裁,中国惠普企业服务集团总经理谢少毅在大会上,用摩尔定律来证明,创意经济的必然性和必要性。“今天,摩尔定律依然适用,一台1000美元 的计算机每秒钟的计算能力,在2000年相当于昆虫的计算能力,2010年则相当于一只老鼠的计算能力,2023年可达一个成年人的计算能力,到2050 年会达到全部人类加在一起的计算能力。”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随着计算成本的下降、网络带宽的提高、存储设备价钱的下降,产品和技术将会越来越模糊化,最终全部转变为服务。这种颠覆,会影响到信息消费化、实体产品数字化、实体活动信息化等方面。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 “在现在创立一个公司,5000美金就足以实现。但同样的想法,在2000年时,需要超过200万美金。”,谢少毅说。

对于中国的商业而言,当我们获取计算的成本变低后,已经没有必要再去搭建基础设施,去购买硬件和软件,去招募大量的技术人员。这些企业发展不同阶段过程中,所需要的能力,都可以通过购买服务来实现。

这为经济相对落后的区域,在短时间内追赶发达经济区域的脚步,缩短了周期。在真正服务为王的可见未来,地方经济产业升级的捷径,就是全面服务化。

创意经济 惠普凭什么帮助中国进入互联网+

创意经济,这一项与万众创业不谋而合的策略,是惠普全球CEO惠特曼在2013年提出的。如果我们以今天的眼光看待创意经济,会发现,这个名词与万众创业,和互联网+都有很多相似性。新经济模式下的中国商业 向服务转型的未来在谁的手中?

首先,万众创业的基础就是创意,创意经济也就是万众创业最终要实现的目标。

其次,中国整体的经济进化,无疑正在进入互联网+的时代。互联网+的重要目标,是通过互联网的手段改造传统行业,并在行业之间形成联接。这种改造和联接必 然是要超越传统的,打破或超越传统的方式,是通过创新和创意去颠覆现有的局面。这本身,与创意经济的出发点也是一致的。

惠普认为,创新始终是企业进步和成功的根源,但现在与以往又有所差别,现在的世界无处不互联,只有好的创意远远不够,要取得成功,还必须比竞争对手更快地 把创意转化为价值。这就要求,企业要寻找到的合作伙伴必须是本身具备创新的天性,并能充分把这种创意的能力释放出来形成企业的竞争力。

对此,谢少毅表示:“创新与发明是惠普的DNA,惠普持续创新致力于在创意经济时代,引领企业的创新与转型,根据企业发展的不同发展周期和实际需求,帮助企业转型至混合基础架构;保护客户的数字企业;实现数据驱动;提升工作场所生产力。”

其实,无论是HP Moonshot、HP 3D打印、HP Helion,还是HP HAVEN、HP the Machine等惠普系列创新产品和解决方案,都证明了惠普在创新上拥有的能力不局限于个别产品,或是个别领域。

互联网+时代,不仅仅需要创新的能力,更需要的是实践,和跨行业的解决方案能力。这是惠普区别于其他企业的重点吗?

30年企业服务实践惠普的准备很充分

总结前文可见,中国经济在向服务化转型,互联网+时代需要真正实践能力的推手。新经济模式下的中国商业 向服务转型的未来在谁的手中?

惠普全球副总裁,中国惠普企业服务集团总经理 谢少毅

从这两个角度看,惠普在未来中国经济中的会占有一席之地吗?

第一方面,从服务化的维度看。惠普即将拆分为两家公司,两家公司共同享有惠普品牌和技术延续的价值。但负责企业服务的企业服务集团,可以轻装上阵,不再有 过去软硬件的压力,当核心的产品,甚至所有的产品都是服务,那么服务化就不再是转型,而是习惯。相比而言,很多其他同类型的公司,必然有自身软件,或是硬 件产品的束缚,无法为客户提供真正客观的解决方案。

其次,服务的一个重要指标是时间。未来的惠普企业服务,目标更明确,决策更扁平。在时间周期上将拥有超过现有水平的服务。

第二方面,看中国行业的实践经验,谢少毅一直强调说,惠普企业服务中国市场30年,战略发展与中国经济发展战略保持一致,不仅成功地将很多创新解决方案和行业实践落地中国,同时建立了本土的研发中心、服务专家和本地化的交付体系。

我们以一个客观的眼光来讲,第一,30年的实践至少保证了,惠普在企业服务于各行各业的互联网+转型时,起跑点不输于任何竞争对手。相比于一些较为年轻的公司,惠普会更熟悉一些行业客户的需求。

第二,不同行业的发展,决定了不同的优势。惠普因为其产品线跨度很长的原因,在不同类型的行业用户中的覆盖,应该是足够宽的。

第三,从品牌的角度,惠普的形象延伸于蓝色巨人,在全球多年积累的口碑。从技术积累的角度看,这是惠普保持一个长久竞争力的保证。

所以,我们把互联网+实践,看成一个系统的指标,惠普是完全有能力去帮助中国的行业用户转型的。

总体而言,在中国经济服务化转型的未来之路上,惠普的准备足够充分。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服务 经济 中国
投诉
免费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