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捷豹E-TYPE,史上最伟大的英国跑车,真的好开吗?

原标题:试捷豹E-TYPE,史上最伟大的英国跑车,真的好开吗?

“这几乎是英国在协和客机后造出的唯一能被称为伟大的东西”这是以毒舌著称的车评人“大猩猩”Jeremy Clarkson对捷豹E-Type发出的由衷赞美。的确,对于这款名字几乎出现在所有“史上伟大汽车”排行榜的英国跑车而言,似乎任何溢美之词都难以确切的概括它的传奇过往。之所以在试驾后9个月才动笔撰写这篇文章,除了拖延症作怪,更多的原因则是担心自己拙劣的文字并不能恰当贴切的描述这番短暂亦难忘的试驾体验。

美丽、善于奔跑、醇厚迷人的声浪……眼前这辆1961年诞生的E-Type Series 1没有后期车型妥协市场的2+2座椅布局、蹩脚的自动变速箱,或为应付北美法规的丑陋保险杠和几乎照搬利兰卡车的尾灯。4.2升直列6缸发动机配上4挡MOSS手动变速箱,再加上设计师Malcolm Sayer笔下的360度无死角线条,迷人而纯粹。

鲜为人知的是,作为一款内外兼修,几近完美的梦幻车型,E-Type在整个研发过程里可谓充满了各种机缘巧合和奇闻逸事。比如受限于紧张的研发费用,迷人的外观居然是用一个临时搭建的风洞打造的,介于其工作时噪音的足以让附近居民报警,工程师们只能在深夜开工。另外,想在1950年代末期的英国找到一个能将时速推至149英里(约合239公里)的测试场也绝非易事,试车手们的解决方案是将样车开上清晨5点、空无一人的M1高速公路……而很多具体的技术细节,考文垂人也是本着“车到山前必有路”的中心思想敲敲打打。比如为了将敞篷车型的软顶不会在高速行驶时被风吹跑,工程师只得粗暴的将一排金属铅丸封进帆布;开创性的独立后悬挂,则是临阵抱佛脚的赶工期成果,甚至在研发之初,捷豹老板William Lyons爵士都不相信他的技术团队可以在一个月之内设计出结构全新的后悬挂,因而和年轻的工程师打了5英镑的赌。

得益于捷豹制造跑车的经验和一点点乐观主义,这种草台班子式的制作水准下出品的却是汽车历史上不可方物的存在,4.2升的直列6缸发动机有着269马力的最大功率和351牛·米的峰值扭矩,或许6.7秒的破百成绩和245公里的极速在今天看来不过是小钢炮的入门门槛,但放在1960年代初绝对可以轻松秒杀那些高高在上的法拉利、玛莎拉蒂或阿斯顿马丁。至于两年后才造出350GTV的意大利蛮牛,在E-Type诞生的1961年,恐怕还在广袤的皮埃蒙特田野上勤勤恳恳的收获着金黄的杜兰特小麦。除了动力性能,前文提到的后独立悬挂在当年也绝对是先锋的设计,悬架摆臂,后差速器,后刹车系统集成在一个可以被整体拆离车身的总成内。这套系统被称为IRS,也就是independent rear suspension后独立悬架的首字母缩写。这种当年还十分罕见的布局极大降低了整车的重心,对后轮精准的定位也带来了极强的操控性和高速稳定性, 直至40年后的1990年代,继承E-Type衣钵的XK和同平台的阿斯顿马丁DB7还在采用相同结构的后悬挂设计。

事实上,除了设计美学和出众性能,让E-Type留名青史的还有一点不可忽视,那便是它在同级车型中性价比之王的地位。虽然谈论一辆英国跑车的性价比听起来荒谬至极,但回到1960年代,你几乎不可能用2358美元的价位找到一辆与E-Type性能旗鼓相当的汽车。作为对比,阿斯顿马丁DB4的售价是6000美元,而如今在古董车市场上称为“硬通货‘的法拉利250GT当年售价更是高达10000美元。

据说,当年的权威的英国汽车杂志《AUTOCAR》为了测试出这款跑车的性能,派出了整个编辑团队中最强阵容。主笔的Maurice A Smith是一位二战时参与过德累斯顿突袭的战略轰炸机飞行员,而协助他完成这篇试车文章的同事Peter Riviere,在几年后结束了汽车编辑的职业生涯,成了一位专注于人类学的知名学者。

E-Type一经推出就理所应当的成为了众多电影明星、摇滚乐手和社会名流的心头好,在E-Type长长的车主名单中,除了史蒂夫.麦昆、摩纳哥王妃格蕾丝.凯莉这样典型的汽车爱好者,在大洋比岸,也不乏一直钟情福特雷鸟的爵士歌王弗兰克.辛纳屈和从粉红凯迪拉克阵营叛逃过来的爵士乐队指挥贝西伯爵这样品味不凡的车主。据说,在E-Type发布伊始,法国国民女神碧姬.芭铎就给自己和老公各订了一辆,而披头士乐队鼓手乔治.哈里森不仅在自己的爱车里装了黑胶唱机,而且在外巡演时还特意给自己的粉丝兼挚友 Susan Houghton 写了一封长信,主要内容就是如何清洗他那辆1964年出厂的E-Type coupe。

当我坐进E-Type的驾驶室内,尽管这台年近花甲的跑车座椅上包裹的皮革、内饰的面板上充满了斑驳的痕迹,但依旧不难感受到它当年的气场,按下启动键后许久,4.2升的直列6缸发动机极不情愿的发出了厚重粗粝的声响,这时候你需要做得就是用全身的劲儿踩下离合器,然后推进一挡,当车开始缓缓移动后,你就可以通过龟裂的木质方向盘感受车轮辗过的每寸路面了。短暂试驾E-Type给我的最直观感受,便是那种犹如艾尔加《威风凛凛进行曲》中定音鼓般的坚实和厚重。

加速、刹车或每一次换挡,你都必须集中精力,沉重的油门踏板甚至可以让驾驶者脑补出双腔韦伯化油器源源不断的将雾化的汽油送入发动机的画面。而沉重的方向盘也不禁令人遐想:真想看看当年身材娇小的碧姬.芭铎小姐到底是怎样的挥汗如雨,才能将驯服这辆在弗洛伊德理论看来充满雄性象征的英国跑车,无论如何,那应该是一幅香艳至极的画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