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联盟瓦解内幕:美国如何操纵大选,最后把米洛舍维奇赶下台?

原标题:南联盟瓦解内幕:美国如何操纵大选,最后把米洛舍维奇赶下台?

20年前,在欧洲有一个强人比叶利钦还牛,此人敢与美国对着干,最终被以“战争罪”等莫须有的罪名逮捕并送进国际法庭审判,此人就是南联盟总统米洛舍维奇。2006年,米洛舍维奇在审判期间,莫名其妙死亡。但米洛舍维奇至今被塞尔维亚人怀念。导致米洛舍维奇下台失去权力的是20年前南联盟一次大选。这次大选米洛舍维奇败选,但致使米洛舍维奇败选的原因是美国背后的黑手。

1999年,南联盟大选前夕,比南联盟还上心的是美国。美国当时一个叫道格·史科恩的民意测验专家,用电脑制作了一份PPT,他分析840名塞尔维亚民众的民间测验深度分析。史科恩的目的就是帮助塞尔维亚反对派战胜米洛舍维奇,因为米洛舍维奇在民意威望太高了。

通过分析研究,史科恩对于还没有信心的反对派说:“米洛舍维奇经历4次失败战争,还有78天北约轰炸……他将在这次大选中失败!”让我们通过美国这位专家来看看美国如何操纵南联盟大选。

全面支持

刚才我们讲了,南联盟即将组织的大选,美国人比塞尔维亚人还上心。这是美国早已策划实施的战略,已经投入很多人力物力和财力。据资料记载,1999年10月,南联盟邻国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有一家名为“玛丽特”豪华饭店。前文所说的美国民间测验专家史科恩正在这里召开一次秘密研究会。该会的主题是如何在一年后通过选举的方式推翻米洛舍维奇。

美国组织这次研讨会,可以说是推翻米洛舍维奇的誓师大会,也是一次全面部署推翻的大会,涉及的内容很全面。当时参加会议的人员都知道,美国为了推翻米洛舍维奇,可以说下了“血本”,已经资助塞尔维亚反对派四千多万美元。这只是“美援”,美国还有很多招法。

在此后一年里,美国正是按照史科恩研讨会设计的计划展开,当时在塞尔维亚国内,有有许多美国的“顾问”们。这些美国顾问分工不同,有的负责跟踪民间测试,有的负责培训反对派,有的帮助反对票如何计票,还有的专门组织塞尔维亚大学生。据说美国还给塞尔维亚大学生领头人五千罐油漆钱,不知道美国人知道他们的纳税钱被用于推翻一个国家领导人是何感受。

美国在塞尔维亚为推翻米洛舍维奇,工作做的很细致,甚至帮助学运分子写反对标语,就连口号与标语牌不干胶250万张,美国人都帮忙制定好了,当时大选中出的“他完蛋了!”等标语就是美国人提供的,并不是塞尔维亚人自己弄的。

2000年9月24日,南联盟总统选举投票后不久,塞尔维亚便爆发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要求米洛舍维奇接受选举结果。据资料透露,这次游行示威也是一年前克科恩研讨会的计划,早就进行了模拟演练。

据资料记载,当时参加反米行动的塞尔维亚学生领袖斯洛博丹·霍曼说:“如果没有美国的支持,情况将比现在困难得多。”就连塞尔维亚反对联盟负责市场与信息运营的米兰·斯特瓦诺维奇也说:“外国的支持非常关键。过去,我们一直都在按照他们所教的那样去工作。这次‘运动’中,我们的行动方式和策略都是建立在真正的科学研究基础之上的。”可见,美国人“倒米”行动阴谋从策划到实施,一环扣一环,环环相扣,都没有偏离方向,按既定目标实现了。

整合力量

如果单纯靠南联盟或者塞尔维亚的反对派推翻米洛舍维奇,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塞尔维亚的反对派各个派别林立,就是一盘散沙,根本没有战斗力,也不了解如何争取民众。美国面对这种情况也很恼火,但工作做到这个地步了,美国当然要硬着头皮走下去。

1999年秋季,米洛舍维奇的支持率有所下降,但1998年科索沃战争,不仅没把塞尔维亚打垮,反而使塞尔维亚民众的爱国热情更高。塞尔维亚反对派面对米洛舍维奇感觉无助。而且通过示威游行的方式推翻米洛舍维奇,起到了适得其反的作用。

米洛舍维奇对国内的对手,也有自己的一套打法,他不断利用各反对派之间的矛盾,分化瓦解他们,使很多反对派如同一盘散沙,根本形不成与米洛舍维奇反抗力量。而反对派面对国内高涨的爱国热情,他们举行的一些示威游行反而得不到民众的支持。

美国人为了把南联盟国内二十多个松散的反对派凝聚在一起,除了给钱给物资助他们,让他们按照美国的要求去发表言论,但这些反对派领导人根本没有头脑。后来美国意识到如此松散的反对派,长期资助不是办法,必须让他们联合起来。在美国人的撮合下,反对派之间抛弃之前的矛盾很难,因为他们谁都想坐上米洛舍维奇的位子。

面对“散沙”般反对派,美国就有前文所说的“史科恩研讨会”,就是在这次会议上,再这里再详细说一下此次研讨会,此会由美国的“国家民主研究所”承办。在会上美国三家民调公司详细介绍了击败米洛舍维奇的可行性。比如肖恩民调公司,认为南联盟民众对遭受战争后的经济状况差而归咎于米氏,还有民众想通过选举来决定国家未来,肖恩得出的结论就是反对派必须联合起来。

肖恩露骨的对各反对派的领导人说:“如果你们想从这次研讨会学到知识的话,那就是一个词‘团结’。”刚开始这些老猪腰的反对派领导人谁也不服谁,他们并没有团结起来,但他们回到国内后,在美国顾问的指导下,才知道美国的“科学调研民调”是管用的。于是才逐渐联合起来,大部分反对派领导人不得不把自己的目标放在一边,组成联盟,同意选一个总协调人。在当时最大的反对派金吉奇的带领下,团结的效果不错。

没有美国从中撮合,恐怕南联盟依然在米洛舍维奇的领导之下。

选准品牌

美国把各反对派撮合在一起,接下来还要做一件重要事:让谁当反对派联盟的代表与米氏对决?因为选出的代表人物,要让大多数民众认可。

此时米洛舍维奇也知道美国在背后支持反对派,他在反对派还未形成力量的时候,宣布提前进行选举,于是美国推翻米洛舍维奇的行动计划也要提前。美国有一套自己的宣传手法,这次都给了反对派们。据前南斯拉夫“市场策略研究公司”负责人波果萨夫列维奇说:“反对派联盟用推销饮料和口香糖的方式,推出他们选举的主张。”波国萨夫列维奇的公司也有反对派联盟成员和抵抗组织,他们都接受美国的经济援助。

波果萨夫列维奇也是有名的“民调专家”,他说出美国选定的反米联盟的代表人物:“在倒米运动中,采用的策略是推销一种品牌,并打击另一种品牌”。这里所说的推销“品牌”就是反对派联盟推出的候选人科什图尼察,而打击的“品牌”当然就是米氏。

在“推销品牌”中,美国不放过任何细节,因为细微的细节做不好,可能前功尽弃。当时反对派领导人的竞选演讲稿,美国顾问都要亲自审稿,即使一次对外接受采访的发言,都要经过美国顾问的逐词决定后,再推向社会民众,民众认可后才能对外讲。因此从当时南联盟当时选举看,反对派联盟说每句话,回答记者的每次提问,都由美国亲自操刀。

因为米洛舍维奇在国内实行严格的签证制度,一些美国顾问根本到不了塞尔维亚,即使到塞尔维亚的美国人,也只能偷偷摸摸行动。不过这难不到美国人,他们想办法到邻近的匈牙利和黑山组织反对派进行培训,主要就是如何发言,如何推销自己的主张让民众接受。

当时在南联盟选举中,我们会发现,反对派领导人科什图尼察也反对科索沃战争,反对美国对南联盟的干涉,得到国内民众的支持,民众认为科什图尼察也是一个“坚定的反美人士”。这实际上美国做的“扣”,用这种假像赢得民众支持,才能有机会与米洛舍维奇竞选。

科什图尼察公开骂北约轰炸南联盟,当时看北约并没有进行任何反击,既然科什图尼察也“反西方”,米洛舍维奇一派就很难找到他的不足,也无法给他带上“西方走狗”、“塞尔维亚叛徒”的帽子。据资料记载,科什图尼察的确反对美国援助反对派,他本人也没有接受援助,不过反对派联盟成员却接受大量来自美国的援助,只是科什图尼察不知道而已,但他却在竞选中受益了。

悉心培训

美国在颠覆米洛舍维奇上,除了选定代表人物,美国还精心扶持了很多反对派组织,一些反对派组织既有公开的,也有秘密的。据资料记载,1999年,美国国会就资助中情局3100万美元,用于“倒米”。可以说美国在推翻米洛舍维奇上费尽了心机。

有知道内幕的人透露,美国这场“倒米”阴谋中,美国国务院、美国“AID(国际发展协会)”都发挥了作用。而资金来源主要是美国“对外资助机构”(简称GFAA),通过一些非政府组织,比如民主研究所、共和政体研究所等机构,来实现美国人的意图

美国的“国家民主研究所”一直与塞尔维亚反对党来往密切,而共和政体研究所则主要与南联盟的抵抗组织来往。我们会发现,20年前的南联盟大选中,反对党和抵抗组织成为大选的主角,南联盟抵抗组织领导的钱都是美国资助,美国还为他们在布达佩斯希尔顿饭店举办非蓝图抵抗的讲座。

在美国资助的这起讲座中,很多塞尔维亚学生受到专业系统培训,包括如何组织罢工、罢课,如何在抵抗中通过手势互联,以及克服恐惧心理,瓦解现政府等。授课人是美国退役军官罗伯特·海尔威,此人对全球非暴力抵抗运动有过深入研究,而且还在南美和缅甸进行“实战”,其效果非常好。

经过半年的系统培训,很多参加培训的人员,都熟悉掌握非暴力抵抗运的窍门,在他们心里推翻现政府成为他们一种坚定的信念。这些人返回塞尔维亚后,便利用学到的知识,通过各种方式与米洛舍维奇的政府对抗。还有些人,专门从事公关政府官员,还有些发传单写标识进行广告宣传。

据当时参加培训的贝尔格莱德大学一名学生说:“进行民调非常重要,因为只有通过民调结果,才能与选民对话,并说服他们。当选民看到民调结果后,他们就能断定选谁,还让民众认识到,米氏仍旧当总统,此时反对派领导人就要坚定支持者信心,使他们相信反对派能赢。

当大选展开后,针对米洛舍维奇的宣传海报,参加过培训的人员,还要印发一些写反米氏的标语贴在米氏宣传广告上,以此混淆民众的判断能力。另外,反对派所印“拳头”标志随处可见,使人们认为反对派是对的。

控制计票

所有选举的工作都做好了,那么到了最关键的一步,就是统计选票。这也是一项很难的技术活,因为此项工作交给外国观察员。但外国观察员不够用从哪招呢?就从南联盟招,招的方式很特别,让南联盟的一些学生去匈牙利南部一处塞尔维亚修道院做礼拜,这是一个幌子,通过做礼拜成为抵抗组织的成员,然后再去美国资助的匈牙利南部小镇塞格德培训。而培训的科目就是“观察员”。可见观察员是南联盟抵抗组织成员,怎么可能会对米洛舍维奇好呢?

据一名参加培训的人员称:“培训中,设立了模拟投票站,教授耐心地给我们演示投票全过程……这是最关键的一个步骤。当时共培训了四百名学员,他们回到塞尔维亚又培训一万多名监督员。”

因此观察员与监督员都是反对派的,他们还要参与点票,反对派不想胜都难。培训要花钱的,美国没少花培训费。而在塞尔维亚培训的监督员也都由美国花钱。选举当天每个票站都有两位参加培训的监督员,而且每人从美国那里领五美元。当时塞尔维亚月收入还不到三十美元。

为了防止泄露选举的秘密,反对派与抵抗运动都有严格的纪律,不准透露美国援助的信息。而且这一纪律是铁的纪律,违反了要受到处罚。所以即使后来反对派上台,也没人敢说美国背后指使的事。只要给钱,何必乱说呢。克林顿想让美国在南联盟选举中,不让任何人抓到把柄。

欢迎各位看官批评指正,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