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资本、中信资本竟狂减持“华为备胎概念股”兆易创新,意欲何为?

原标题:华山资本、中信资本竟狂减持“华为备胎概念股”兆易创新,意欲何为?

近期被市场称作华为芯片“备胎”的芯片企业兆易创新,突然遭到股东讯安投资的不超过2%股票的减持。此次减持距上次不过3个月时间,而讯安投资已经不是第一次减持兆易创新了,其累计套现已经达8亿元。穿透讯安投资发现,其背后GP为专注于科技投资的华山投资,管理者中更是有半导体行业大牛——豪威科技、展讯的创始人陈大同。或许,此时讯安投资减持可以获益丰厚,某种程度上,并不利于国内孱弱的半导体行业发展。

5月29日晚,兆易创新发布了股东减持股份的预披露公告,其持股5%以上股东讯安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讯安投资)拟减持不超过569.78万股上市公司股票,即不超过总股本的2%。

或受讯安投资减持影响,5月30日,兆易创新开盘后暴跌,最终报收78.89元/股,下跌6.52%。按照5月30日收盘价计算,讯安投资减持569.78万股价值约4.5亿元。

对于上述减持行为,讯安投资给出的减持理由是其自身资金需要。表面上看,讯安投资是一家注册在香港的企业,但是通过招股说明书穿透股权结构发现,其背后基本上是国内资本,GP为专注于科技创业的华山资本;LP中也有中信资本等。

公开资料可知,华山资本三名合伙人杨镭、陈大同及余军均在半导体、IT等行业拥有丰富的经验,比如杨镭,在中美科技领域拥有25年投资经验,先后担任泰山天使投资基金、北极光基金合伙人;余军则在软件和半导体行业有超过20年的经验;而陈大同更是国内半导体行业设计行业巨头展讯的创始人之一。

可以看出,三人组成的团队,应该算得上国内顶级半导体产业投资团队了。然而,三人掌控的讯安投资却在此时选择大幅减持兆易创新。特别是兆易创新还被外界广泛认为是华为在存储芯片领域的“备胎”而受到追捧。

实际上,讯安投资已经不是第一次减持兆易创新了,其累计套现已经达8亿元。但此次减持距上次不过3个月时间,这不禁让人好奇,讯安投资如此急于“抛售”究竟为何?

制图来源:老虎财经

讯安投资有何背景?

公开资料显示,在2018年11月22日-2019年2月2日期间,讯安投资就减持了兆易创新545.32万股,减持比例为1.92%,减持总金额为4.13亿元。

而再往前查阅兆易创新公告得知,于2018年3月21日-3月27日,讯安投资减持兆易创新202.67万股,减持比例为1%,减持总金额为3.94亿元。上述两次减持已经套现8.07亿元,而与其6000万人民币的投入相比,已然是获利丰厚。

但令人不解的是,讯安投资在距上次减持仅仅只过了3个月就急于再次“割韭菜”,不禁让人怀疑其是对于兆易创新现状和未来走向不看好。

查询兆易创新招股说明书可知,讯安投资为上市公司IPO上市前的原始股东。2011年3月,兆易创新董事会通过第五次增资的决议,其中讯安投资以折合6000万元人民币的美元现汇认购该公司新增注册资本787万元。

后因股权转让并增资等事项,讯安投资持股比例变为14.11%。在2016年兆易创新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后,讯安投资持股比例为10.44%,目前其持股比例为7.49%,为兆易创新第四大股东。

有趣的是,讯安投资2011年2月23日才成立,距离兆易创新董事会通过决议不超过1个月,似乎讯安投资正是为入股兆易创新而特意成立的。

穿透股东结构发现,讯安投资由Power Zone Holdings Limited全资持有。而Power Zone Holdings Limited为一家在开曼群岛注册的有限责任公司,为CCHS Partners L.P.100%控股。其中,CCHS WSGP Ltd为CCHS Partners L.P.基金GP,其又由WESTUMMIT CAPITAL PARTNERS全资控股。

巧合的是,华山资本的英文名也是WestSummit Capital,加上华山资本合伙人杨镭、陈大同和余军同时分别持有33.33% WESTSUMMIT CAPITAL PARTNERS LTD股权。因此,很大程度上可以认定讯安资本背后的管理者便是华安资本,以及华安资本三名合伙人杨镭、陈大同和余军。

来源:兆易创新招股说明书

而CCHS Partners L.P.主要由Sun Success International Limited和特瑞菲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股。而Sun Success International Limited的背后对应的是CITICCapital Holdings Limited(中信资本),特瑞菲投资背后的投资人为中国投资有限责任有限公司。

很显然,杨镭、陈大同和余军的能力是得到两大投资人信任的。据了解,杨镭早年曾在美国硅谷及中国的多家高科技企业担任高管及创业者,2003年3月,杨镭担任掌上灵通CEO,并成功带领公司登陆纳斯达克。此后,杨镭转身进入投资界,先参与创建了国内最早的天使投资基金-——泰山天使基金,后又作为合伙人加入了国内知名投资机构北极光创投。作为企业家出身的投资人在短短的几年里,杨镭累积投资了数十家公司。

而陈大同,也曾任职过北极光创投。其于2005年加入北极光创投,为北极光带来了超过20年的半导体和通讯领域的技术和管理经验。相对于投资界,陈大同在半导体领域显然名声更为显赫,其在CMOS图像传感器和手机芯片方面有诸多创造发明。1995年和2001年,陈大同分别在美国和中国参与创办了Omnivision(豪威科技)和展讯通信。目前,豪威科技已是全球少数精于摄像头传感器的半导体公司,展讯通信更是国内仅次于华为海思的手机CPU设计厂商。

或许是看中了陈大同的专业能力,讯安投资在2011年入股兆易创新后,就由陈大同代表公司担任兆易创新董事。

华为芯片“备胎”

而众所周知,5月17日凌晨,华为海思总裁发出致员工的一封信,宣布其曾经打造的备胎,一夜之间全部转正。这是华为方面对美国商务部以国家安全为由将华为公司及其70家附属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后的回应。而在此之后,不仅华为概念股大涨,国产芯片概念包括兆易创新等多股也是开盘大涨。

之后几日,市场上出现了一份国盛电子团队的研报《华为备胎概念华为在A股有哪些“备胎”》,而作为研发生产存储芯片的兆易创新被列入其中。

兆易创新成立于2005年4月,主营业务为集成电路存储芯片的研发、销售和技术支持,属于集成电路产业的上游环节,与集成电路生产及应用环节紧密相连。兆易创新的产品以NORFLASH等非易失性存储芯片和微控制器MCU芯片为主,产品主要应用于手持移动终端、物联网终端、以及通信设备、医疗设备、汽车电子及工业控制设备等领域。

公开资料显示,兆易创新于2008年成功研发了第一颗 Serial Flash产品及第一款 GigaROM 产品,打破了国外的垄断,均填补了国内的空白,2012年Serial Flash产品月销量首次突破70kk,生产工艺提升至65nm,串行闪存领域市占率始终保持中国第一。2016年8月公司成功登陆A股市场。据相关报道,自2012年以来兆易创新就是国内最大的代码型闪存芯片本土设计企业,也是国内首家专业从事存储器及相关芯片设计的集成电路设计的上市公司。

据了解,兆易创新曾先后投资了立而鼎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深圳市硅格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忆正科技(武汉)有限公司和Everspin Technologies ,Inc等集成电路设计行业公司。

2017年4月,兆易创新拟以6.5亿元的交易价格收购了北京矽成100%股权,从而控股从美国纳斯达克退市的ISSI,据了解后者也是一家以集成电路存储芯片及其衍生产品为核心业务的公司。但此次备受市场关注的“蛇吞象”以供应商提示风险等原因而失败。2017年8月8日晚间,兆易创新发布了终止收购北京矽成100%股权公告。

原因是,北京矽成下属主要经营实体ISSI的某主要供应商认为,公司此次重组后将成为其潜在有力竞争对手,要求ISSI与其签署补充协议,在此次交易完成时其有权终止相关供应合同。经评估,该事项将对北京矽成未来经营业绩造成较大不利影响。后兆易创新向中国证监会申请撤回重组相关文件。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兆易创新上市之后,在谈及并购北京矽成股权时,其董事长朱一明表示:“公司一方面要持续地根据自己的现金流,对技术研发进行相应的投入。但肯定是要坚持两条腿走路,另一方面就是并购重组,公司要通过并购一定体量的公司补充产品线。”

收购北京矽成不成,兆易创新将目光瞄准了思立微。2018年4月,兆易创新宣布拟收购指纹识别芯片设计厂商思立微,当年10月获证监会审议通过。2019年5月9日,兆易创新发布了收购报告书,最终以17亿元的价格完成收购。据了解,思立微为国内市场领先的智能人机交互解决方案供应商,产品以触控芯片和指纹芯片等新一代智能移动终端传感器SoC芯片为主。

市场分析称,兆易创新主要投资及收购的是同行业优质企业,而通过对其整合并购,使兆易创新产生了良好的规模效应。兆易创新芯片产品线越来越丰富,生态链也越来越完善,其在存储芯片的地位也进一步巩固,目前可以说是国内存储芯片NOR设计领域的龙头。

为何连续甩卖?

如前文所述,目前兆易创新在存储芯片的行业地位很高,而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也保持在不错的水平。自2016年8月18日登陆A股以来,兆易创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平稳增长。营业收入从2016年14.88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22.45亿元;同期扣非净利润也从2016年的1.5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3.6亿元。公司的研发费用也是逐年增长,且增幅较大。

此外,兆易创新的现金流状况也较好。2016年-2018年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分别为0.83亿元、1.97亿元和6.19亿元。有趣的是,上市以来兆易创新频繁利用闲置资金进行理财,据东财hoice数据显示,关于使用闲置资金进行现金管理的公告多达45份。

而其5月28日发布的一份相关公告显示,为提高闲置自有资金使用效率,兆易创新使用6000万元人民币暂时闲置自有资金分别购买兴业银行、江苏银行的结构性存款;此外,截至公告日,兆易创新累计理财金额为2.5亿元人民币,其中2亿元人民币为闲置自有资金,5000万元人民币为闲置募集资金。

但公司境外收入占比较高,贸易摩擦等事件对公司收入影响较大。2018年兆易创新境外收入占总营业收入的86.75%。2019年第一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滑15.73%,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62.03%。兆易创新称系受中美贸易摩擦等因素影响,市场需求疲软。

此外,兆易创新作为半导体芯片的上游产业,产品应用量大,未来市场广阔。但相应的全球市场竞争也会加剧。而由于我国基础技术薄弱,芯片技术尚不完全具备向世界顶级企业挑战的能力,兆易创新仍然面对着因技术落后被国际市场淘汰以及营业收入净利润双双下滑的风险。

兆易创新境外收入占比高,国际市场的外部压力或许使投资人股东不再看好兆易创新,再加上兆易创新2019年第一季度的业绩下滑,将兆易创新的经营弱点、风险暴露无遗。

讯安投资连续减持兆易创新,很可能是在目前价位背景下,不看好兆易创新的未来发展。从资本收益率角度看,减持兆易创新收益丰厚。不过,作为国内存储领域的领军企业,除了兆易创新,华为恐怕一时也难以在该领域找到国产替代企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