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匡胤九世孙也想“黄袍加身”但为何不灵了

原标题:赵匡胤九世孙也想“黄袍加身”但为何不灵了

公元960 年,赵匡胤通过一场军事政变登上了皇位,开创了大宋王朝,这次军事政变有一个很狂野的名字,叫陈桥兵变; 同时,它也有一个很浪漫的名字,叫黄袍加身。

265 年之后,南宋又发生了一起黄袍加身事件,这次的男一号也姓赵,是赵匡胤的九世孙赵竑。他的目的是想要从宋理宗手里夺回皇位,但是遗憾的是,并没能成功。

事情的缘由得从宁宗说起。

宁宗是一个很悲惨的皇帝,具体表现在“无后”。然而,他不是像高宗赵构根本没儿子,而是生一个死一个,生一个死一个,连死了八个儿子。

这让人不禁猜想,南宋皇宫医疗水平的低劣和后宫争斗的残酷,都要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

作为一国之君,必须要指定接班人,这是延续国祚的必要措施。所以,他不得不在宗室里面收养一个。

皇帝要在宗室里面收养孩子是有规矩的,有明确的顺序和排位方式。

宁宗遇到的情况有些绕口——

第一顺序是宁宗亲兄弟的儿子。这个条件满足不了,因为宁宗所有兄弟在还没有留下子嗣的时候就全死了,只能往第二顺序看。

第二顺序就是宁宗堂兄弟的儿子,也就是他爹光宗的亲兄弟的孙子。遗憾的是,光宗的兄弟也没有孙子。

宁宗只能把宗室里面看得过去的孩子都拉过来,选了一个合眼缘的放在宫里抚养,立为了太子。

戏剧性的事情还没结束,这位太子还没等到继位居然也死了。

但是这时候,宁宗发现第二顺序出现一个人选了:光宗的侄儿、也就是宁宗的堂兄弟沂王因为没有儿子,在宗室里面选了一个孩子当自己的儿子!

宁宗赶紧把这个符合收养要求的孩子召进宫, 作为皇子来抚养,赐名赵竑。而宁宗的堂兄沂王只好又选了一个宗室的孩子当儿子,取名叫赵昀。

赵竑进宫之后,所有人都把他当成皇太子看待,宁宗也专门挑选了老师来给他传授治国之道。赵竑以为,皇位早晚是他的了。

但是,赵竑毕竟太嫩了。他刚刚进宫就得罪了一个人——史弥远。

史弥远是权倾朝野的宰相,深得宁宗的信任。树大招风,史弥远的反对者自然不少。反对党们开始到处培植势力,准备对史弥远进行反戈一击, 于是刚刚进宫的太子赵竑就成为了反对党们首选的目标。一来二去的,赵竑就被反对党拉入了自己的阵营,斗争就此开始。

赵竑喜欢弹琴,史弥远就挑选了一个擅长弹琴的美女送给赵竑。赵竑立刻就被美人计攻陷了, 不但宠爱有加,而且事事都跟这个美女说,所谓青春不设防。

一日,赵竑拉着美女的手,指着地图上的海南岛说:等我当了皇帝,我就把史弥远流放到海南岛去,免得碍眼。

这个美女转身就把这事儿汇报给了史弥远。史弥远一听,坚定了除去赵竑的决心。

1224 年9 月,宁宗病入膏肓,弥留之际,帝国皇位传承最惊心动魄的一幕即将发生了。由于宁宗不是赵竑的亲爹,所以赵竑表现得并不怎么悲伤,并且是开开心心地等着接任皇位。

前面已经讲过,沂王把赵竑送给宁宗之后, 重新选了一个孩子当自己的儿子。史弥远在下定决心收拾赵竑的时候,就瞄上了这个叫赵昀的年轻人。宁宗一死,史弥远派人快马加鞭把赵昀送到宫里,火速办好了接班手续,然后,才开始慢悠悠地通知赵竑:先皇驾崩,你快去送终吧!

赵竑其实已经发现不太对了,因为他在门缝里眼瞅着乌泱泱一群人用轿子接了一个人进宫, 不知道是干嘛的。

赵竑以为,当务之急是快速继承皇位。

接下来更离奇的事儿发生了。赵竑发现,自己作为太子,在这么一个权力交接的重要时刻, 居然被安排穿着平常的朝服,站在平常的位置。没有人告诉他相关的礼仪问题,没有人叫他去“彩排”,甚至没有人搭理他。

最悲哀的事情是,满朝文武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是赵竑不知道。赵竑转身问旁边的人:“今天这个情况了,我怎么还站在这里?我不是应该坐到上面去吗?(今日之事,我岂当仍在此班—— 宋史·宗室济王传)”

别人回答他:“哎呀,你没登过基你不知道, 要等宣布了才能坐上去,你先站着吧。”

赵竑确实没登过基,这件事他不像宋高宗赵构有两次登基的经验,也不像之后的溥仪有三次登基的经验。他觉得对方说得也有道理,于是安安静静地站着,开始思考自己的“获奖感言”。

直到,礼官开始喊“新皇登基”了,赵竑正准备抬腿走上去,突然发现帘子拉开,上面的椅子上已经坐了一个人,正是赵昀。

赵竑整个人都懵了,人人都跪下磕头,他打死不从,还是被人强行按着他的头跪下的。

一夕之间,赵竑从一名“准皇帝”突然变成了济王,被分配去湖州居住。

济王赵竑在湖州闷闷不乐,却又无力回天, 除非他能找到一个起兵夺回皇位的机会。

没过多久,机会真出现了。湖州的两个老百姓潘壬、潘丙纠结了渔民和一些士兵起来造反。造反得师出有名啊,他们很快联想到,这里住着一个前任太子,把赵竑立为皇帝,不就有名了吗?

于是,他们趁着夜色杀进赵竑的家里,从水井里面把吓得瑟瑟发抖的赵竑找了出来,直接给他黄袍加身,让他当皇帝。

这可是要杀头的事儿。他的先祖赵匡胤敢这么做,是因为手里有精兵强将,朝里有眼线内应, 赵竑手里是什么资本也没有啊!所以他百般推辞。

潘壬、潘丙显然明白了他的担心,开始忽悠他:“临安离我们这里不过200 里地,我们已经集结了二十万精兵,不日就可以杀进临安城, 活捉史弥远,拥护你登基,切勿再犹豫!”

赵竑一听以为对方已经部署周密,喜不自胜, 不仅马上就同意了,还连夜发布檄文,公布了史弥远的罪状,准备进京当皇上了!

第二天天亮,斗志昂扬的赵竑出门检阅自己的20 万精兵,然而看到所谓的精兵出现他面前的时候,他完全傻眼了:不足一百人!而且目测完全是乌合之众!

“上当了!”赵竑转身就跑,瞬间做了两个决定:第一,赶紧给朝廷汇报这里造反了;第二, 赶紧组织人手亲自剿灭这场叛乱。

为时已晚,不管怎么说,赵竑是曾经黄袍加身, 且发布过檄文的人。史弥远正愁找不到杀赵竑的借口,派了个亲信过来,直接将赵竑赐死。

这场黄袍加身的闹剧就此终结。一名权谋斗争的初学者赵竑,就这么死在了一个宫廷“职业经理人”手里,根本没有翻身的能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