汾酒关联交易之谜:去年总额29亿剧增153%遭问询 ,承诺今明两年不超32亿元

原标题:汾酒关联交易之谜:去年总额29亿剧增153%遭问询 ,承诺今明两年不超32亿元

5月30日,山西汾酒(以下简称汾酒)发布公告,对上交所日前下发的关于2018年年度报告事后问询函作出书面回复。问询函中指出,汾酒关联交易规模逐年增,2018年日常关联交易金额 29.28 亿元,较上年同比大幅增加153%。上交所要求汾酒解释关联交易剧增的合理性。

汾酒回复称,公司日常关联交易与上年同比大幅增加,是公司加大市场开拓,全力推进对控股股东酒类业务营销整合力度,向关联方采购及销售业务大幅增加导致,扩大了市场份额,提升了经营业绩。

同时,汾酒承诺,将采取切实措施,最大程度减少关联交易,2019年将关联交易金额控制在22亿元以内,2020年将关联交易进一步控制在10亿元以内。

关联交易剧增153%被问询,汾酒称合理

根据年报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汾酒与关联方实际发生的日常交易金额分别为7.76 亿元、11.57 亿元和29.28 亿元。2018 年日常关联交易金额29.28亿元,更是较上年同比大幅增加153%。年报显示,其中采购商品/接受劳务的关联交易总金额达21.44亿元,出售商品/提供劳务的关联交易加总金额达6.95亿元。

针对上交所对关联交易剧增的质疑,汾酒回复称,公司与关联方之间的大额高比例日常关联交易主要有采购酿酒材料及包装材料、采购商品酒及销售商品酒三大类。

公告显示,汾酒向关联方采购酿酒材料及包装材料合计10.71亿元,向关联方采购商品酒8.9亿元,向关联方销售商品酒6.77亿元。这三类合计26.38亿元,占据关联交易总金额的90%。

关于向关联方采购酿酒材料及包装材料,汾酒表示,是为适应公司经营的快速发展,增加产能,扩大生产而采取的租用关联方厂房并向关联方采购酿酒材料等关联采购动作。

关于向关联方采购商品酒,汾酒表示,是为了解决历史遗留的同业竞争问题。为此,公司通过对营销资源的高度整合,统一管理经销商、统一使用营销渠道、统一实施市场营销活动,由公司全资子公司山西杏花村汾牌系列酒营销有限责任公司采取总包销的方式销售汾酒集团旗下系列酒产品,以逐步解决同业竞争。

关于关联销售,汾酒表示,关联销售商品酒的现象存在已有一段时间,当时主要是为了利用控股股东的销售渠道,最大限度地扩大市场,做大销售。该业务随着公司对杏花村国贸公司的收购以及对汾酒大厦的业务整合,关联销售商品问题将逐步消除。

在公告中,汾酒回复称,公司大额日常关联交易不存在损害公司独立性的风险。

追加关联交易未及时信披

值得注意的是,据年报披露,汾酒前期预计 2018 年日常关联交易总额不超过 23.38 亿元,并经 2017 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但报告期内实际发生的日常关联交易金额为 29.28 亿元,公司追加 2018年度日常关联交易金额合 8.77亿元。上交所就此也要求汾酒做出追加关联交易的具体说明。

汾酒在回复中表示,导致采购商品酒金额增加的原因是公司收购山西杏花村国际贸易有限责任公司部分酒类销售业务和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酒业发展区销售有限公司 51%股权,是在 2018 年12月实施,故此关联交易前期未能预计;导致采购酿酒材料金额增加和销售商品酒金额增加的原因是 2018 年市场形势和公司营销整合举措奏效超出预估。

同时汾酒也表示,虽然关联交易金额增加,超出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的金额有一定的客观原因,但也暴露了公司工作中的不足。未能严格履行相关规定,未能在关联交易发生前及时履行审批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

对此,汾酒表示,今后,公司将严格按照《关联交易管理办法》等有关规定加强日常关联交易内部管理工作,规范合同审批流程,保证关联交易审批程序的合规性。

同时,公司在公告中承诺,采取切实措施,最大程度减少关联交易,2019 年把公司关联交易控制在22亿以内、2020年控制在10亿以内。

“2019 年把公司关联交易控制在22亿以内。”如此看来,2019年汾酒的关联交易仍然会在路上。而业内认为这与汾酒需要实现集团整体上市有着莫大的关系。2017年2月,汾酒集团与山西省国资委签订《三年任期经营目标责任书》,其中一项任务就是要求汾酒集团在三年内完成整体上市。

酒业分析师蔡学飞表示,汾酒的关联交易是混改之后集团整体上市的一部分,是分步骤地进行结构梳理,由此前汾酒集团的白酒生产业务正在转至山西汾酒就可以看出,这是在加强内部管控,为集团上市做推动。(文/李之泽 编/李春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