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去世半年,丈夫就再婚,他说:我错过一个人30年,不想遗憾了

原标题:妻子去世半年,丈夫就再婚,他说:我错过一个人30年,不想遗憾了

01

多年以后,当曾经的遗憾以另外一种方式弥补回来,却也不是陌路后的殊途同归,而是两个固执的人,想写一个结局。

虽然结局,不可能是所有人的喜闻乐见。

周筠接到她电话的时候,语气冷得像冬日里的寒冰,不带有一丝感情,她并不想和她说很多的话,不然也不会为了逃离他们,一个人出来工作,过年的时候都不回家。

她的语气带着焦急,还有一分颤抖:“筠,你回来一趟吧,你的爸爸,他快不行了。”

这句话,仿佛晴天霹雳似的,周筠一个没站稳,竟然后退了两步。稳定情绪后,她打开手机,订票,毫不犹豫。

晚上的时候才到家,她直接赶到医院,依着她给的指示,找到了父亲的病房。他瘦了很多,看到周筠回来,勉强咧开一个笑容,额头上的皱纹却因此加深了几道。

周筠看着床上的人,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爸爸怎么变成这样了?

看起来竟然像一个小老头,以前的他多帅啊,剑眉星目,鼻若刀裁,天生的衣服架子,饶是站那不动,也像一幅美丽的画。

可如今眼前躺着的人,失了神采,就像秋日里恹恹的黄叶一般,一阵飘飘的风就能将其碾落成泥。

回家的第二天,她的父亲就走了。周筠呆呆地站在一旁,仿佛麻木了一般,不知道要做什么?

她看起来也很憔悴,但还是招呼着来来往往的人。她的父亲下葬的那天,下着小雨,回来的路上她要给周筠打伞,周筠准备烦躁地挥开她的手。

却在抬手的那一瞬间,看到了她戴在手上的戒指,这个戒指她再熟悉不过,父亲手上也有一个类似的。

人都走了,她还带着它呢?她把手收了回来,一时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受,两个人撑着伞,在雨中越走越远。

02

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能如此幸运,嫁给自己当初最爱的少年。

周筠的父亲,年轻的时候是个很帅的小伙子。她家里有一张父母结婚时的照片,照片上她的父亲的确英气逼人,高糊的镜头也抵挡不住那份帅气。

而周筠并没有遗传到父亲的优点,平平的长相,一直是她小时候最为耿耿于怀的事,别人都说她的父亲如此好看,怎地她长成了如此模样?

自然,是被她的母亲拖了后腿。

周筠的母亲,但看长相的话,和她父亲是极为不搭调的。个子矮,皮肤黑,五官不好看,还有点胖,两个人站在一起,如果不说的话,别人都不相信他们会是夫妻。

最开始的时候,她的父亲不是和母亲在一起的。

那个时候有一个姑娘,经常来院里找她的父亲,那姑娘的长相,和他父亲看起来倒是般配,妥妥的大家闺秀。

两人恋爱了一年,听说那个姑娘家家境很好,想让她的父亲做上门女婿,而她的父亲自视清高,这样的事自然不能接受。

有一个下午,那个姑娘再来找了他,两人在院里说了一下午的话。姑娘出门的时候,失魂落魄,竟然差点在门口跌了一跤,明明以前那是一个多么沉稳有礼的姑娘啊。

后来,她再也没有来过。

她的父亲回归了单身后,更加不爱说话了,时常冷着一张脸,但那英俊的五官,硬着让他的冷漠添上了一分忧愁,看起来惹人心疼。

所以,追他父亲的的姑娘并不少,她的母亲就是其中一个。

03

不过,那些姑娘,都是制造刻意的偶遇,或者是递情书写诗给她父亲,惟有她母亲不一样,她直接去他家里,帮他收拾院子洗衣服,赶都赶不走。

她父亲不为所动,渐渐地,那些曾经迷恋过的姑娘也谈婚论嫁了,惟有她的母亲,一直活跃在他的视线中。

终于有一天,她把院落里的落叶清扫干净,准备回家的时候。他突然走了出来:“你等一下!”

这一个挽留,就是一辈子。

他们结婚以后,第二年就有了周筠。在周筠的记忆里,父亲是这个家里最重要的存在,稍微咳嗽一声,她的母亲都紧张得不得了。

在她的家里,父亲说话有着绝对的权威,母亲从来都是笑着应和,没有说过一个不字。而父亲一般也比较严肃,不喜欢笑,惟有面对着周筠的时候,会扯开一丝笑容,但马上就能收回去。

周筠说,他们几乎没有吵过架,母亲的性子实在是好,就算半夜父亲要吃东西,她也能毫不犹豫地起床给他做,没有丝毫怨言。

她说,母亲爱父亲,甚于爱她,也甚于爱自己。

而渐渐地,她的父亲在婚姻中也有了温情,毕竟这朝夕相处的许多年,早就把彼此刻进了生命中吧。

哪怕不是以爱情的形式,但也是至关重要的存在吧。

53岁的时候,她的母亲过世,在医院的时候,她看到父亲的手足无措,像个孩子一样红了眼,她的母亲说:“我要走了。”

他握住她的手:“不会的,我不准你走。”这话说了不到一个星期,母亲就撒手人寰,料理完一切后,她经常发现父亲一个人坐着发呆。

坐在院子里,看着前面,一动不动,一坐就能是一下午,不知道在想什么,看起来孤独得让人心疼。

04

周筠那个时候工作忙,回家得也比较少,但她会尽力抽出时间回去看父亲。母亲不在了,她怕他一个人睹物思人,心里难受。

半年后的一天,父亲突然给她来了电话,让她回去吃饭。

她赶回去,却发现桌上还有一个女人,看起来和父亲年纪差不多大,眉眼间依旧能看出来年轻时的风姿,想来是个大美人。

她的心里隐隐有了不好的感觉。

果然,吃到一半的时候,父亲告诉她,他们准备结婚了,说完转身看着始终微笑的她。父亲看她的眼神,很不一样。

周筠说,那是她没见过的一种温柔,他从来不会这样看母亲。

周筠一口汤没有咽下去,差点呛了出来,她不敢相信,和母亲生活了30年的父亲,却在母亲去世不过半年,要和别人再婚?

如果母亲知道了,会不会认为自己这些年的付出是个笑话啊?

她沉着脸,饭没吃完就走了,后来父亲给她打过电话,她都不咸不淡地应着,也不再回家了,有父母的地方才叫家,那个女人不是她的母亲。

而她的父亲摇摇头,却是没头没尾地说了句:我错过一个人30年,不想遗憾了。

所以,关于父亲和母亲的曾经,周筠后来是听一个长辈说的,那个长辈啊,当年也曾喜欢过她的父亲。

然而,谁也不知道,当年那个姑娘哭着跑出门后的故事,只知道她后来去了别的城市,一直未嫁。

后来的故事,周筠也能猜出个大概。应该是她知道母亲过世了,所以再次寻了回来,而她那个曾经无比执拗和清高的父亲,行走半生后,选择了继续和她在一起。

人生啊,一个倔强的转身,就能是错过的一辈子。

不过他们也只在一起两年的时间,周筠的父亲就走了,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他和母亲葬在一起的。

而后来的她住在那个小院里,手上的戒指一直都没有摘。曾经以为,离开就能遗忘,哪知最后才知晓,始终都是牵挂的一辈子。

这究竟,该是谁的遗憾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