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被丈夫家暴报警后又求情 只因为孕妇“愚昧”吗

原标题:被丈夫家暴报警后又求情 只因为孕妇“愚昧”吗

文丨徐媛

近日,湖北孝感的张女士报警称遭到丈夫的多次殴打,可当民警依法将其丈夫行政拘留时,张女士却后悔了,想撤回报警。警方拒绝了她的要求,表示法律不是儿戏。

对于张女士的前后反复,网上一片群嘲。很多网友“怒其不幸,哀其不争”,认为她的软弱只会造成家暴的持续上演,“后辈子等着被打到头发苍白”;还有人怒斥她不为孩子着想,让孩子生活在家暴的阴影中,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这样的情形并不陌生。每次发生家暴新闻,网友们满腔热血,义愤填膺,恨不得被打的女性能 “手撕渣男”,远离伤害,及时止损。可受害者偏偏“畏畏缩缩”,即使被虐千百遍,也多次报警求助,关键时刻却选择与丈夫统一战线,回到那个被暴力阴影笼罩的家庭里。

这时,网友谴责的对象便从打人的施害者,转为遭受创痛的受害者,认为她们的愚昧无能才是自身悲剧的根源,还让警方面临“清官难断家务事”的尴尬,导致很多家暴案件得不到及时的干预和处置。

表面上看来,这些“甘心受虐”的女性不值得同情,明明有一条走向光明的解脱之路不走,偏要回到阴暗的角落里瑟瑟发抖,实在是自作自受。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与其说这些女性不愿意离开,还不如说她们没有能力离开。离开有时并不代表暴力的终结,反而会招致更严重的暴力。就算公权力及时介入,以法律的威严震慑施害者,将其行政拘留数日,但被打的妻子并不会为此感到痛快,反而会战战兢兢,提心吊胆,寝食难安,害怕对方恼羞成怒,出来后变本加厉地殴打自己。受害者当然可以继续报警,警方继续将人关进去,但这样的暴力循环却难以终止,受害者依然要遭受许多皮肉之苦,依旧惶惶不可终日。

本着“亲者痛,仇者快”的情绪心理,围观者大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地呼吁受害者早日离婚、脱离苦海,但却往往忽略了这一群体的复杂处境。就拿本案中的张女士来说,她多次遭受丈夫殴打,孕期也不例外,严重时鼻梁骨都被打断了。可就算她有离开的念头,但是现实的环境是否容得了她的决绝和任性?生完孩子四个月后又怀孕,说明她可能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工作,没有独立的收入来源,经济上需要强烈地依附于另一半。如果离婚,她是否有其他地方可去,生存会不会堪忧,两个孩子的抚养问题怎么解决,离婚后是不是能彻底终结被暴打的噩梦……这些都是对她利益攸关、需要再三考虑的现实问题。

更何况,在当下的中国文化环境中,不少女性往往深受 “家丑不可外扬”观念的影响,不可避免要考虑到世俗的看法和亲友的劝告,还要担心丈夫留下案底后对孩子的影响等。这些心理上的负重也让她们无法下定决心,对施暴者惩之以法。

所以,如果张女士冷静下来,权衡利弊,考虑到人身安全和更长远的生存问题,决定撤销对丈夫的指控,以换取一时的安宁和大家庭的和睦,这也并非不可理解。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而且,多数研究表明,因为遭受长期的家庭暴力,因为人格尊严被持续践踏,很多被虐女性被施害者成功洗脑,认为自己一无是处,没有任何生存能力,因而看不到生活的其他可能性。同时,长期的压抑、焦虑和紧张状态使得她们有一种习得性无助,认为自己始终无法摆脱丈夫的控制,无力对抗家暴,只好听天由命,变得愈发顺从。而此时的隐忍不再是单纯的性格软弱和愚昧无知,而是一种长期受虐之下形成的病态心理,需要专业的心理干预来帮助她们找回自我,恢复抗争的勇气。

基于以上种种原因,被打的女性在反家暴的态度上才会反复摇摆。人身安全上的威胁,经济上的不独立、世俗的压力和心理上根深蒂固的恐惧感和无助感,组成一条无形的锁链,拽着她们无法挣脱。因此,反家暴也不能只停留对抗争的鼓与呼上,更需要考察受害者的具体处境,提供一系列能够帮助她们安全撤离的社会支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比如在美国,为了保护家暴受害者,美国警察可以向法官电话申请紧急人身安全保护令,禁止施害者跟踪、接触、骚扰受害者,当场即可生效;在为受害女性提供临时庇护所方面,加拿大堪称世界表率。这些庇护所一般由国家出资,提供短期或中期的膳食和住宿,同时提供法律和心理方面的咨询,直到申请者找到安全的住所;并且庇护所戒备森严,始终置于警方的保护之下,施暴者无法接近,受害者的心理和人身安全都得到了保障。

在美国和加拿大,若家暴受害者坚持离婚,根据当地的法律,作为婚姻过错方的施害者,很有可能被剥夺子女的抚养权,并被勒令承担高额的赔偿费用。

正因为有这一系列的社会支持和制度保障,遭受家暴的一方才能及早走出来,开始新的生活。

虽然我国也有人身安全保护令和临时庇护所的制度,但这两者的制度潜力远未充分发挥。在司法实践中,人身安全保护令对家暴证据的要求过高,不仅申报的数量不多,一些地方申请的支持率不到20%;而各地对临时庇护所的投入比较有限,配套设施和条件相对较差,申请多有不便,认知率和入住率都不高;关于家暴的离婚官司,司法实践中也会有诸多阻滞,受害者很难在第一时间内痛快淋漓地离婚,而漫长的时间战和期间不间歇的恐吓威胁,对受害者而言是一种巨大的损耗,无形中削弱她们反抗的意志和力量。

所以,尽管来自网上围观者的同情、支持和鼓励的声音不绝于耳,但在具体而微的个体环境中,由于缺少外界的支持,家暴受害者仍常常处于孤独和被动的境地。她们软弱无能的背后,实则是更多的无奈。作为遭受暴力的一方,她们已经是受害者,不应该成为谴责的对象,全社会应该伸出援助之手,提供一系列专业有效的支持,为她们的抗争创造条件,解除其后顾之忧,协助她们尽早脱离险境,而不是嘲笑她们的不敢反抗。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徐媛 手撕渣男 畏畏缩缩 孝感 文丨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