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刊:任正非,一个为了观念而战的硬汉!

原标题:《时代》周刊:任正非,一个为了观念而战的硬汉!

  • 来源:蓝血研究(lanxueyanjiu)

美国《时代》周刊在4月12日采访了任正非,紧接着4月18日,该媒体把任正非评选为“2019年度全球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业界泰斗类人物。

然后,华为用美式幽默的方法回复说“我们还在痛苦中,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并配上一架四处漏风的飞机来比喻自己的处境。

《时代》周刊曾经如此评价任正非:一个为了观念而战斗的硬汉

《时代》周刊记者的采访纪要已对外公开,以下为全文:

美国《时代》周刊采访纪要

2019年4月12日

任总:非常高兴接受你的采访。

记者:最近您接受了很多的采访,我本身并不想问一些问过的问题,很不幸大家对这些问题都很关注,我们也会尽力把这些问题问得更有意思一些。

任总:你可以非常直接、非常尖锐,我也会非常坦诚地回答,我们就是一个沟通。其实我们已经完全没有什么面纱,但是外面仍然不相信我们健美的“身材”,经过多次沟通以后,相信人们会了解的。

记者:其实我上周就过来华为园区转了一圈,跟华为的同事沟通过,非常感谢有这个机会。

1、记者:华为刚刚发布了2018年的年报,2018年整体收入达到了1070亿美元,自华为创立以来,每年都在增长。您觉得华为未来能够做到多大?对于华为未来您是怎样构想的?

任正非:关于华为未来,我们关注的不是增长,而是如何为人类提供良好的服务。我们只是担忧技术进步速度不够快,跟不上人类需求的增长速度。通信世界正在逐步云化,现在是一小朵一小朵的云在世界各地开放,未来世界会联成一朵非常大的云。对于我们来说,能不能给世界提供服务是至关重要的。所以,我们把大量投资都转到对未来科学的研究上去,正在探索新的科学发现、新的技术发明,也在准备能创造一些能适合未来需求的产品。

大家也知道,中国近五百年来基本没有对世界输出大的科学技术的发明、发现的贡献。在世界走向云化时,我们希望我们能有所作为。所以,我们不仅公司内有大量科学家,还支持了很多大学教授和各国科学家对未来的探索。我们这些贡献是基于人类的需要,而不是基于我们自己能否有更好的财务报表。我们对世界大学的支持,是使用像美国的拜杜法案一样的规则,对他们资助,不占有成果。

2、记者:如您所说,近代中国确实在技术上落后于西方,不断地希望赶上来。现在似乎在5G上中国已经超过了西方,成为新的技术领域的先驱者,您觉得中国在技术上超过西方会是一个新的常态吗?

任正非:不可能。中国首先要在基础教育,特别是在中小学教育、农村教育上,要向西方学习,追上来;在高等学校的学风,像世界科学家一样,专注学术研究,博士的论文充满真知灼见,打好这个基础。这样经过五、六十年甚至一百年以后,才能来讨论这个问题。西方无论是在初等教育还是高等教育上,都有创造性方法;中国现在只有统一的考试方法,这让天才很难脱颖而出。

因此,中国短时期不会全面达到西方的科技水平。我们也在呼吁,希望国家重视教育,改变过去落后和跟随的状态,希望孩子有些独立思维,也希望能为世界输出技术上的贡献。5G只是一种工具,现在是被社会夸大了它的价值和作用,我认为5G对人类社会的贡献不会有想象中的那么巨大。

3、记者:我知道2018年华为是所有企业中专利申请量最大的公司,但是现在美国仍然指责华为窃取知识产权,甚至说华为有鼓励员工窃取知识产权的奖金计划。华为在历史上有没有窃取过知识产权?

任正非:第一,我们公司高度重视知识产权,如果我们不尊重知识产权,我们公司可能已经不存在了,因为别人把我们偷光了。第二,在推动中国知识产权进步上,我们公司是有很大贡献的。

我们每一年的科研经费将近投资150-200亿美元,在全球散布着大量的科研能力中心,研发人员达八万人,偷是偷不来今天的领先水平的。个别人的违规是应受到惩处,这不代表公司的行为。

4、记者:现在美国对于华为的指责,您觉得是出于政治考虑吗?是想将华为作为和北京政府谈判的筹码吗?

任正非:也许吧。

记者:如果华为被当作人质,您的感觉是怎样的?您会感觉不公平吗?

任正非:华为有这么大的价值吗?华为没有这么大价值,在中美冲突中,像夹在中间的一个小番茄,没有这么重要的作用

5、记者:现在您的女儿在加拿大被扣押,而且面临美国的引渡诉求,美国对她的指控是非常严重的,您会担心她的安全吗?

任正非:首先,必须要有事实;第二,必须要有证据。根据这两点,法庭要公开透明、公平、公正,才能证明是不是有问题。只要大家敢于把所有东西都公开,我们认为不存在什么问题。所以,对于这个事情,我们还是相信法庭。

6、记者:您认为针对孟晚舟的指控是政治驱动吗?

任正非:我并不知道驱动这件事件的人是怎么想的,我猜想也许吧。

记者:您应该经常和孟晚舟联系通话,她现在状态怎么样?

任正非:她现在很忙,在网上学习六门功课,希望在加拿大能拿到一个博士学位,她妈妈在陪伴她。她妈妈经常给我讲晚舟很忙,说她心情也挺好的。

记者:孟晚舟的孩子,也就是您的孙子这一代,面临目前的困境,他们现在的状态如何?

任正非:一是,小孩子本身也不是非常懂社会上的事情;二是,他们也体会妈妈的处境。所以,他们一放假就飞过去陪妈妈。

7、记者:现在美国政府在网络设备上禁止使用华为的产品,为什么美国政府要这么做,背后的动机是什么?

任正非:我不知道美国的动机是什么,但是我们暂时不做美国市场也没多大关系,以前我们也进不去美国市场。

记者:您最近和很多美国媒体进行交流,说明华为是一个安全、合法的公司,应该还是想在美国发展业务的吧?

任正非:不是想进入或服务美国市场。而是美国太重视我们的存在了,希望给大家揭开面纱,增进人们和我们的相互理解。至于美国市场有没有可能进去,并不重要,因为没有美国市场我们也是世界第一,我们没有迫切需要美国市场的概念。我们和美国媒体沟通,是想消除很多误解。就像你们一样,在没来参观华为时,和今天真实看到我们后,对我们的理解会有所不同。如果有机会,欢迎你们参观我们的尖端实验室,你们会知道我们的科学家是如何领先世界的。

美国的企业家和科学家对华为是非常了解的,他们这段时间也经常和我交流,会加强合作。美国政治家对华为了解不够,只有靠媒体宣传,让他们想象华为是什么样子。仅凭想象,完全没有亲临过华为,是不会知道华为真实是什么样的。其实美国政治家也可以找一些美国科学家和相关企业座谈,他们对我们比较清楚,也许会加强对我们的了解。

8、记者:您刚才说,华为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一了,美国即使不用你们的设备也没有关系。但是华为的5G是世界上最先进的,不引入华为的5G,对美国的经济和民众的利益不是最好的,您觉得美国政府此举是不是伤害了他们自己的利益?

任正非:这个世界是需要合作共赢的,相互促进才会互相受益。美国之所以从一个很小的国家变成世界第一强大的国家,是因为美国两百多年奉行的开放政策。开放是有利于经济发展的,全球化对美国是很有利的,如果美国制定一些政策,这个东西不能卖给哪些国家,那个东西不能卖给哪些国家,你不卖,赚的钱就少了,经济发展一定受影响。所以,开放是美国最好的政策。中国一定要向美国学习,增进开放,如果不增进开放,中国也发展不起来。

邓小平之所以那么伟大,就是把五千年封闭的中国开放了,通过三、四十年,让中国实现了初步的繁荣。我们这一代人是经历过没有开放前的中国那个年代的,我们那时的理想不是想穿一件好衣服,只想吃饱饭。现在不仅吃饱了饭,还有肉吃了。所以,要看到中国的进步。中国在政治上的进步也是非常大的,在三、四十年前,我们要像现在这样面对面采访,简直不可能。如果我在街上遇到你,我看到你就要跑,因为一接触可能就是我的政治风险。现在我跟你面对面采访,之前还接受那么多媒体采访,媒体很担忧我讲了那么多话,会不会北京给我打电话说我讲错了。其实没人管我这件事,说明中国在政治上也进步了,大家要承认这种进步。

中美两国之间要加大合作才能共赢。中国有十三亿人口的市场,美国有先进的科学技术,这两者结合起来就是世界经济的发动机,带领世界走出困境。如果有领导问我,我就是一句话“希望中国走向更加开放的政策。”

记者:我相信如果你想通过打电话把你的建议给到中国政府,政府一定会接这个电话的。

任正非:但是我没有电话号码啊。

9、记者:美国政府的另外一个指控,说华为的产品中存在后门,可能被中国政府所利用,您之前有表态,宁可解散公司也不会背叛客户,但是如果说中国政府有这样的要求,您会宁可坐牢也不会去做这件事吗?

任正非:这句话我过去讲过,现在也没有变化,还是坚持这个道路。如果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发现华为公司有后门,那么我们在170多个国家的销售就会受到严重影响,我们的收入就会大衰退。其他员工都可以离开公司去就业,因为他们有技术、有本事,唯有我是不能走的。如果面临几百亿的债务要我偿还给银行,我认为这比死亡还痛苦。坐牢比起留在外面受追债的痛苦,相对还是更好的选择。

当时我在表达这个态度时,还没有听到中国政府的声音。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表态“中国政府一贯要求中国企业遵守国际规则和运营所在国法律法规。中国没有任何法律要求企业安装后门或收集外国情报”。随后李克强总理在第四届人大会后答记者问时,重申了这个问题。有了中国领导人来讲话,应该是代表了国家的态度。最近李克强总理在杜布罗夫尼克参观我们“16+1”展台时,又叮嘱我们一定不要装后门。

我们现在也在推动与各国政府签订“华为网络无后门、无间谍行为”协议,我们也建议全世界都应该有统一的规则和公约,无论网络运营商、网络设备商,都不允许安装后门。当然,全世界如果还不能达成公约,我们愿意推动中国政府与一些国家政府签订“华为网络无后门、无间谍行为”协议。关于对我坐牢的担心,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坐牢了。

10、记者:上个月华为的首席法务官宋柳平公开承认:中国的法律要求中国的企业在打击犯罪、反恐的事务上提供协助。如果说中国政府向华为提出这样的诉求,华为是需要提供相关的信息?

任正非:这不是我们提供的,是公安系统自己的网络提供的,与我们没关系。

记者:也就是说,公安能够有权限进入华为的系统获取数据吗?

任正非:不是华为的系统,是公安的系统,是电信运营商的系统,我想任何一个主权国家的政府,对自己国内的管辖都是有权力的。

11、记者:中国政府在此前有没有给华为提出任何获取客户保密信息的要求?

任正非:一次也没有过。网络的主权由所在国家和所在国家的运营商拥有,华为只是卖了一个裸设备给他们,华为不存在权力或能力做任何事情。有些网络设备由于故障,当地运营商的工程师维护不了,请求我们维护,我们必须要得到当地运营商的批准,才能进入这个网络。华为在完成这个任务以后,要把所有数据重新还回运营商去。

12、记者:我们知道现在英国政府正在与华为合作来评估华为系统的安全性,华为把所有的源代码提交给英国进行审核,英国的表态是在这些设备中没有任何后门,但是系统中存在很多的小的各种各样问题和BUG,这些会让您担心吗?

任正非:我认为,任何技术进步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我们不是仙女,一下凡就是完美的,所以我们是在不断进步,发现我们的问题是正常的。我不是说我们的设备没问题,而是说我们的设备没有任何恶意的问题。

13、记者:您在军队里待过,这段经历如何影响您管理华为的风格?

任正非:我在军队时是一个很低阶的工程师,而且没有管理过军队,就只是从一个技术员升为工程师。如果说我有一点军队的知识,应该是从网上看来的,更多是在西点军校和美国将领的传记中看来的。我会对比一下美国将领和苏联将领在作战过程中的管理有什么不同,来确定应该怎么学习管理方法。

因为我在军队的职务太低,根本没有什么经验,如果我懂一些术语,都是从网上看来的。我这个人没有任何兴趣爱好,除了上班修改文件,就是看书、上网,胡乱看网上信息,有时还看看抖音。

14、记者:华为在早期是有一些跟中国军队和中国政府的合同,这些合同对于华为初期的成功有多大的重要性?

任正非:首先,我们没有中国政府和中国军队的合同,我们的合同来自电信运营商,电信运营商不代表政府。早期我们的设备很落后,除了卖给农村外,我们连县城都进不了。经历十几年的艰难困苦以后,我们才在运营商里有了一点点地位,这时候才能开始进入县一级的城市。

15、记者:今天华为已经做到了世界第一,我想知道华为在中国政府、中国制造2025战略中发挥怎样的角色和作用?

任正非:我们在2025计划中没有发挥太大作用,我们还是继续走自己路。中国2025计划是想要像德国工业4.0一样,提升中国工业化进程,但是这个进程与德国还有很大差距。中国大量的工业还处于手工作业,必须要从劳动力密集的手工作业走向机械化,机械化以后还要走向自动化,自动化以后还要走向信息化,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才能说可以开始走工业4.0的道路。现在我们大量的工业还没有走到自动化,2025只是一个指引,让中国企业有一个改进的方向。我们公司的生产线大量使用的是德国、日本的设备,使用西门子、博世、达索的软件,有大量的博士、硕士参加生产线上运行、改进、研究,基本实现了半人工智能的方式。

16、记者:中国政府似乎把华为看得非常重要,您的女儿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之后,几个加拿大人在中国也被捕了,中国还停止了加拿大油菜籽的进口。从外界角度来看,把这些事情紧密关联在一起,您能理解外界的关联吗?

任正非:我不知道这些事有什么关联,我只知道,孟晚舟本人在加拿大和美国都没有犯罪,抓孟晚舟本来就是一个错误。但是,中国政府对本国公民提供领事保护,我认为是正确的。她还是一个大公司的高管,随便就被抓起来。

记者:这些加拿大人在中国没有经过司法程序就被捕了,这样是否不利于华为的形象?

任正非:我根本不了解国家的做法,我只了解华为,所以无法解释这个问题。但是,我认为美国是世界上科技最发达的国家,过去几十年是绝对的强势,未来几十年还是相对优势的,美国应该有信心,华为这个“小兔子”不可能颠覆一个产业,应该对华为加强友好,公平地对待华为

我年轻时就很亲美,直到今天,我也是亲美的。如果你把我这几十年来对公司的指导文件仔细读一遍,发现全是美国精神。所以,美国政治家的抓手应该是抓错了。华为公司在社会主义国家,但成长的方式其实是员工资本主义,因为我们把资本都分给了员工,是促使各方面进行融合的“润滑剂”,改变消除了对立。怎么今天对“润滑剂”用力地打一大棒呢?

17、记者:您把您自己看成社会主义者吗?

任正非:不要把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作为政治制度来看,我认为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都是一种分配制度。社会主义制度是按照自己劳动的贡献来分配,多劳多得;资本主义是按照自己资本投资额度来分配。比如,在码头上扛麻袋,我只能扛一包,你个子大能扛三包,收入就是我的三倍,我们之间的差距是两倍。如果是资本主义,你有100亿美元的资本,我有50万美元的资本,我们的盈利能力同样都是10%,那你的盈利就是10亿美元,我是5万美元,这个差距是因为资本没有生命,资本累计是几何指数,所以拉大了贫富悬殊。

我们公司认为多贡献就要多拿钱,我们有一个梯次分配曲线;我认为差距不要太大。这就是邓小平的中国发展的目标是社会主义加市场经济。社会主义讲公平,市场经济讲有差距,“火车头”总要多拿一点嘛,两者平衡一下,不要差距拉得过大。为什么过去有些人搞社会主义不成功?他们把公平理解为平均主义了。所以,邓小平提出“我们是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什么叫初级阶段?就是承认收入分配有差距。所以邓小平讲了“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的一定要帮后富”,您是否认为他讲的话与新教文化有没有一致的地方?天主教的文化就是要公平的,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就是允许人有差距,就是这样一句话,促进了五百年来西方的繁荣。

18、记者:中国政府想给您颁发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奖,您拒绝了,为什么拒绝?

任正非:你认为出名对我有意义吗?我是一个想出名的人吗?我应该是一个埋头苦干的人。一旦我获奖以后,就要参加很多社会活动,国家和各级政府都会给我光荣,光荣多了,那我就没有时间修改文件了。我还是喜欢把华为做好一些,对我才是最大的实际。把光荣的大红花让给别人,有什么不好呢?

大家都知道,我其实是一个不太重视历史的人,我过去获得过一些光荣,但是我基本都丢光了,根本没有保留什么纪念品。所以,我一门心思往前走,不想停下来去“戴帽子”拿个奖章。如果我想要得到荣誉的话,那么早就有很多荣誉了。摆一桌子的奖章,能证明我能干吗?能证明我把5G做好了吗?

记者:您是共产党党员吗?

任正非:是的。

记者:这会不会有点奇怪,您刻意跟政府保持距离,政府颁的奖都拒绝了,为什么还是党员呢?

任正非:只要有信仰,过组织生活就是党员,并不一定要拿奖啊。如果八千万党员都要发奖章,那需要多少金属材料呀。

19、记者:您会不会觉得其他的国家(包括华为海外的客户)担心您在党和公司之间如何分配忠诚?

任正非:我是要忠诚的,我忠诚于客户。共产党的忠诚,是忠诚于人民。我是忠诚于客户,两者不矛盾。

20、记者:华为园区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有非常多的建筑风格,这是您自己规划的吗?做这样的建筑设计的初衷和想法是什么?

任正非:我们的建筑都是通过国际招标,著名建筑师来参与投标,被基建部选中。比如,松山湖基地是日本人冈本设计的,他在美国读了本科、硕士、博士,但不会讲英文,是一个天才,所以他画画很厉害,就中标了,把松山湖基地建成了今天这样。

记者:所以,一个日本人在美国接受了教育,在华为东莞建了一个欧洲小镇,这非常有意思。

任正非:是。如果你愿意见这个人,他今天应该在松山湖,我可以安排他与你见个面、吃个晚餐。

记者:您非常友善,谢谢。

21、记者:现在的美国总统经常针对中国说一些非常有侵略性的话,比如说中国窃取了美国的就业机会,您对于特朗普怎么看?

任正非:特朗普讲这些话,其实是给中国政府一个提醒,我们要真正把自己的事情搞好,如果搞不好,就会被别人打垮。我们要注意自己的内涵发展。

记者:您似乎更多站在特朗普这边,而不是中国政府这边?

任正非:特朗普推动我们改革,这有什么不好呢?

22、记者:现在看到美国、澳大利亚、日本这几个国家已经决定不买华为的5G设备,但是另外一方面,其他绝大多数国家还是愿意继续使用华为的设备。您觉得随着5G的出现,未来技术会不会出现两大阵营,两大阵营彼此不通?

任正非:这个世界走过了很多弯曲的道路,首先是火车,有宽轨、标轨、窄轨,给世界贸易增加了很大困难。还好火车速度慢,对世界影响不大。通信设备也出现过多种标准,直到4G还是有三项标准存在,它增大了运营商的成本,也增加了消费者的支出,所以世界才追求统一的标准来降低成本、提高速度,为消费者更好地提供服务。5G已经通过了世界统一标准,不是政治家画根线就出现两个版本,这一定会增加非常高的成本。何况,5G是全球数十万科学家、工程师通过十多年的努力才形成的标准,随随便便就推翻了没那么容易。

23、记者:您之前也提到5G的影响被夸大了,但是考虑到华为在5G上投入的金钱和精力,这听起来有点奇怪。

任正非:华为钱太多,用不完,如果不往前投入,就只有分给员工。员工都很肥了,怎么跑得快呢?所以,我们只有往前投。如果我们把价格定得很低,才是对世界的破坏,对西方公司的残杀;当我们价格定得比较高,就给其他公司留下了生存的空间,因此我们在获得的超额利润中,就拿去支持大学、支持科学家进行更多的未来探索和研究。我们与大学合作,采用了像美国拜杜法案一样的原则,我们是资助,研究出来的成果是归大学,不是归我们。

24、记者:刚才提到了抖音应用,您觉得人工智能对于电信行业,包括对于整个社会带来多大的影响?

任正非:人工智能不只是对电信行业,对人类社会都有巨大影响,它可以使生产的过程高度智能化,大大提高效益。如果拖拉机用人工智能控制,它24小时都在种地,不需要睡觉,一些恶劣的环境中人工智能也可以作业。所以,人工智能会促进人类社会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极大丰富,在这个问题上,全世界各个国家都要高度重视。现在美国处于人工智能技术的领先地位。

记者:也有很多人担心AI会代替人类的工作,会带来社会上、政治上不稳定的因素,您会有这样的担心吗?

任正非:这些都是不懂人工智能的社会学家、政治家、文学家想象出来的。科学家们是致力于提高生产效率,改变人类工作的方法,促进社会的精神和物质文化丰富。你们是否参观过我们的生产线吗?那还是部分人工智能,未来会缩小到只有五、六个人,这样大大提高了效率。

西方国家的高工资、高福利、工会罢工……,这些社会问题导致西方在过去二、三十年工业发展过程中受到一些挫折,产业转移到劳动保护不那么过度的国家去了。未来的生产方式不需要这么多人力,西方的优势又重新发挥出来。如果将来一个人工智能的机器人能代替十个人的工作,那么美国就是30亿人口的工业大国。

记者:您对于未来五十年、三百年之后的社会是怎样展望的?工厂里还有人类在工作呢,还是全是AI?

任正非:当然,终归还是有一部分人类要工作的,这部分人的工作待遇会非常高。另外一部分不工作的人生活比较幸福,不需要干活也可以生活得好。所以,如果还想要工作,就要努力学习,社会风气反而会进步,而不是落后。

25、记者:是不是意味着税收体系也要进行改革,来保护不去或者不想去工作的人呢?

任正非:如何改革税法是国家的行为,我就不知道了。中国政府之所以那么重视我们,因为我们每年在全世界缴税接近200亿美元,这些税基本是孟晚舟管着缴的。美国以为把孟晚舟抓起来,我们就缴不成税了?不会的,但我们已经是制度化、流程化的公司,即使孟晚舟不在,公司也是正常运作。

记者:因为缴这么多税,所以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却没有收到北京的电话?

任正非:我本来说的就没有错话,为什么要来电话?我们刚才沟通过程中说的哪句话是错的?

记者:没有,没有。

26、记者:华为有一名员工在波兰被捕,被指控从事间谍行为,对于这个指控您的回应是什么?

任正非:公司所有员工都不能触犯所在国家的法律,如果触犯了我们都是不容忍的。

记者:所以您承认这个员工代表了一个权力在做这个事情吗?

任正非:我不知道,但是我们支持所在国行使法律权利。第一,我们内、外合规,内部自己监督;第二,我们也希望得到外部的监督。如果我们放任自流,公司早就毁灭了。

任正非讲话合集,商业大智慧

《华为方法论》,收录任正非讲话353篇(带大量导读、批注和参考文献),分上中下三册,共1200页,133万字,标准16开本(210*285)。请联系微信:lanxuexiaoka。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