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平篆刻|湘夫人(组印)

原标题:阿平篆刻|湘夫人(组印)

目横斜千万朵

——阿平印艺刍议

张千里

一波才动万波随,无去无来心澄然。低欲望的社会来了,我们得找一双适合自己穿的鞋子,学会欣然接受一切。世路何其宽广,如果吾侪不肯转身,那一定是我们看问题的角度出现了偏差。道在日新,艺亦须日新,新即是活力,新即是盎然之生机。如果为艺者没有尝试的勇气和思索的精神,只是在庸常的小道上徘徊,那么,到头来将会一无所获。所以,金克木先生说:“独创有两个方面:一是形式的新颖,一是个人人格的化人。”

独立不迁,标新立异,其目标指向就在于开拓,这是一条充满荆棘与石头的道路。山自高兮水自深,溪雨微微,阿平一路走来,任它白云舒卷,鸟醉芳春,磨砖作镜,忽地生光,“枝掀叶举是精神,因知幻物出无象”(黄山谷),内心的丰满与收获,必不是甘苦二字所能言说的。

自戊戌岁杪至今岁春仲,阿平创作极其勤奋,由花花草草,《诗经》选句,至《琵琶行》《湘夫人》《心经》等长篇巨制,作品积至数百枚,蔚为可观。其印作,方寸之间,少或三四字,多则逾数十言,长则云行,短则雨声,回环翔逸,鸟鸣凤舞,参差纷揉,惟所适是变。举凡白文朱文,茂美错落,大珠小珠,随心而往,疏密跌宕,宛然成章。顾盼之间,虽与篆法不尽相同,但秦势汉韵,翩然笔下,形相异而意归于一,镕裁之间,自成酸咸,几番凝然,堪笑无尘,而象外之会,则断非墨守者所能体悟,识之者当为知音矣!

阿平久居岭南乡野,远树平林村落,小桥流水人家,避乎城市喧嚣。会心者,无非鸟啭蛙鸣,晨雾晚霞,青草过雨,山花烂漫……月月岁岁,经年感悟,眼前生机,便纷纷汇入笔端。虽无意于尘外,而心境则渐趋于澄澈空明。是故,我观阿平笔下之线条,最深切的感受是仿佛山花野草,俯拾而来,其间甚至可见溪流,可闻雀欢,一派盎然天机,迥异于印人们所普遍推崇的“金石气”。由此可见,阿平印艺,纵情独往,不事作态,生活是什么样子,作品就是什么样子,“其超越古今处,在不用墨描”(张约轩)。所以其作品能从容独处,不落人之窠臼,虽不必为后世之津梁,亦红蓼碧江,白萍吹尽,心生欢喜,一任遥山相对,郁郁翠微,尽付于红尘浅处。

就阿平的创作状态而言,标新立异,仅仅是作为一种明确的自我外化和独立的个人品性,融通兴会之处,并非要刻意标榜于红尘。某种特色不是要过分强调,对于那些捉摸不定或者纠缠不清的因素,她都给予了适当的过滤和清除,个人情绪的表达迹化为独特的线条叙述,印面的构成深沉繁复、激情饱满,而又如乡野漫步,这是一种溢出“方形禅”的空阔和纯粹。正如凯鲁亚克所言:“任何事物都永远是好的,永远是这样,永远永远是这样。”由此,吾侪认识到,所谓“空”的境界,是艺术家在艺术的行程中,不断过滤的结果,是绚烂和繁复之后的一种精神观照,一种理想寄托。

阿平曾经在微信中对我说过这么几句话—:

“这组印(指《心经》)我刻得非常难,觉得怎么样都不圆满。”

“全部重新来。”

“放下了一些东西就不会有压力,心里反而自由。不能为了刻好《心经》而去刻,反而拘束。我想有个更好的状态重新来过。”

可见摆脱挂碍与束缚,正是创作自由的关捩。一旦过了这个关口,创作则又激情勃发—“一口气下来,一直没停过,满脑子都是印”(阿平语)。我想这其中有闭关者闯关成功的感悟,更多的是创作者自由翱翔的喜悦。

读阿平印作,宛如陌上行走,花海徜徉。从花瓣开始,一层一层,千朵万朵,无数柔软折叠在一起,积蓄在一起,最终溢出心灵的堤坝,瞬间倾泻而去,于是生命的内核被打开被礼赞……如梦幻,如莲花,永恒、凝固、陶醉。

大用现前,不存轨则。克里希那穆提认为:“实相有的只是寂静。”岭南女性篆刻,前有画人印人一身兼,号称“现代第一女印人”的十娘谈月色,今有书画印兼擅的“平姐”阿平,抚手称善,因知前贤所谓“山川兴废,信有时哉”,其言不我欺。

没有一朵花,从一开始就是花。但阿平的作品充溢着智慧之光,又处处透着红尘炼心的禅意,所以我相信,她的作品,从一开始就是一朵花,然后是千朵万朵花。

屈 原

帝子降兮北渚,

目眇眇兮愁予。

袅袅兮秋风,

洞庭波兮木叶下。

登白薠兮骋望,

与佳期兮夕张。

鸟何萃兮苹中,

罾何为兮木上。

沅有芷兮澧有兰,

思公子兮未敢言。

荒忽兮远望,

观流水兮潺湲。

麋何食兮庭中?

蛟何为兮水裔?

朝驰余马兮江皋,

夕济兮西澨。

闻佳人兮召予,

将腾驾兮偕逝。

筑室兮水中,

葺之兮荷盖。

荪壁兮紫坛,

播芳椒兮成堂。

桂栋兮兰橑,

辛夷楣兮药房。

罔薜荔兮为帷,

擗蕙櫋兮既张。

白玉兮为镇,

疏石兰兮为芳。

芷葺兮荷屋,

缭之兮杜衡。

合百草兮实庭,

建芳馨兮庑门。

九嶷缤兮并迎,

灵之来兮如云。

捐余袂兮江中,

遗余褋兮澧浦。

搴汀洲兮杜若,

将以遗兮远者。

时不可兮骤得,

聊逍遥兮容与!

关于艺术家:

阿 平|原名裴雪聪。1984年出生于广东。祖籍山西闻喜县裴柏村。

关于评论者:

张千里|本名张球,《中国篆刻》杂志主编。

主 编:刘 彭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