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这是民国最无耻的汉奸,竟得意洋洋地说:我就是一条恶狗

原标题:这是民国最无耻的汉奸,竟得意洋洋地说:我就是一条恶狗

被人骂成“狗”,在中国人看来是非常侮辱人格的,更没有人自称是“狗”。

但是在民国时期,却有一个人,竟得意洋洋地说:“我就是一条恶狗!”

谁这么嚣张呢?就是奇葩汉奸罗君强。

其实,年轻时的罗君强还是很追求进步的,参加过学生运动,还加入了共产党,但后来因为做了错事,不接受批评,还一怒之下跳到了国民党,一度成为蒋介石侍从室秘书处的处长。

罗君强是湘军名将罗泽南的后人,按说应该忠君报国才对,但罗君强却是个顽固的亲日分子,到处反对抗战,还振振有辞地说:“最讨厌你们这些人搞什么抗战,看看中国这些破烂实力,拿什么跟日本打?打了也是死,还不如不打。不打,我们还有一条活路,吃饭不比殉国更重要?”

罗君强到处鼓吹抗战必败,甚至还怂恿蒋介石投降日本。蒋介石虽然有不少问题,但至少在抗日上还是有一定进步性的,就拒绝了罗君强的建议。罗君强想投降日本发财的美梦破灭了,干脆踹掉蒋介石,跑到汉奸周佛海那里“讨饭”去了。

可笑的是,别人当汉奸都是把尾巴夹起来,小心翼翼地当汉奸,罗君强却表现得很高调,甚至扬言说:“都说当汉奸会被人骂死,老子倒要看看,谁能骂死老子!不过几口唾沫而已,死不了人!”当汉奸当得如此理直气壮的,还真是古今少有!

罗君强不但狂,而且特别会贬损自己的人格来拍别人的马屁。周佛海把罗君强从伪安徽省长的位置上,调到上海当秘书长兼财政局长,这可是个肥差,罗君强是怎么感谢周佛海的呢?他对人说:“我知道有人骂我是狗,我要说的是,这不是骂,而是对我的称赞!别人当狗伤心流泪,我当狗开心快活!我不但是一条狗,还是一条恶狗,周市长(周佛海)身边的一条恶狗!周市长让我咬谁,我二话不说,扑上去就咬,咬不死他,也要让他掉二斤肉!恶狗咬恶人,天经地义!”

罗君强这些不着调的话,雷倒了在场的所有人。看到大家无语的目光,罗君强还安慰大家:“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我罗某就是这么一个直爽的人!”

罗君强对日本人确实也够“坦荡”的,在担任伪安徽省长时,使出了非常缺德的一招:想在安徽省内当官,必须要会流利地使用日语,不会的赶紧去学!一时间,大大小小的汉奸都开始“认真刻苦”学日语,丑态百出。

有人问罗君强:“不会日语还有翻译啊,何必浪费这个时间学日语呢?”罗君强说出了他的大道理:“什么事都要经过翻译,万一翻译是个地下党,我们说什么,不是都让翻译偷听去了?所以官员要会日语,直接和日本人交谈,比较安全。”

但是,到了二战后期,罗君强看到日军已经穷途末路了,就想跳离日本这艘破船,再次投靠蒋介石。那么,怎么来巴结蒋介石呢?罗君强是这么做的:成立一个“建国社”,只有一个作用:用世界上最肉麻的语言来吹捧蒋介石,务必把蒋介石吹捧成秦始皇再世、汉武帝重生。

罗君强还对建国社所有成员定了规矩,其中一条是:对蒋主席要绝对忠诚,蒋主席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不能有半点违抗!

但是,此时的蒋介石已经不需要罗君强这样臭名昭著的人物了,来了只能给自己抹黑,还要他干什么?

1947年3月,罗君强被判处无期徒刑,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一直到1970年去世,活了68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罗君 罗君强 侍从室 罗泽南 周佛海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