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樟上历改造计划

原标题:九樟上历改造计划

- 故事的开始 -

自从确定了以产业实践为九樟的核心目标以来,我们便一直计划在乡村寻找一处合适的房子作为这项事业的起点。任何一个想在农村找地盖房的人都知道,在考虑交通、老宅保存程度和周边环境的情况下,找一处理想的宅院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几经探寻,仍无心仪之选。然而,因一次饭局我们偶然相识了在黟县中医院工作的舒辛亥医生。

世代为医的舒家有一座不大的祖宅,在全家人搬入县城后就日益荒废了。现年四十的舒医生想在退休之后重返乡梓,并以给一个租客二十年的使用权来换一座被新翻修过的祖宅。当二十年租期到期,正是舒医生退休的年纪,这处改造后的老宅便是他自己晚年的安养之地。

2019年年初,我们决定租下舒家祖宅。计划在二十年的时间里改造并经营这处宅院,同时和舒医生一起探讨如何运用中医“重养轻治”的特点,为这处旧宅带入全新的文化业态,让更多人以新的方式接触和认识中医。我们不仅在为今后的客户打造一处临时的居所,也在为一个未来的“老中医”设计他安养晚年的寓所。无意间,所有客人不再被仅仅看作是过客,而都会体验到未来宅院主人重返后的生活。

动以养身,静以养心,房子也需要被规律性地持续使用,才会养出一股“人气”。二十年后,我们将这座重新设计,并被众多来黟县的客人体验过的宅院交还给舒家。于我们,这会是九樟构思乡村产业的开始;于舒医生,我们希望这里会是一处他所满意的家。

项目综述

- 徽州民居 -

此项目的改造对象为一组由老、中、青三代(明末、清、90年代)房子并置的宅院,场地内包含了建筑、门房、院中央的一颗银杏树和环绕四周的各类花果植被。银杏叶在斑驳白墙的映衬下金黄耀眼;梅花、桂花、柿子树、枇杷树、橘子树在不同的时节开花结果从明清时期的徽州古宅到九零年代的砖混房,不同时期的建筑,连同这些前人所栽的树木,见证了一个家族几代人的兴荣和衰落。

▲ 1、2、3号分别是两栋明、清木构和一栋现代砖混房。

项目所在地,黄山黟县上历村本身是一座普通无奇的村子,四周被田野包围,村子里散落着一些古民居,但更多的是带着马头墙的新房。没有云烟缭绕的遗世仙境,也没有湖边楼阁的舒朗秀丽,只“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的寻常巷陌。在场地三号楼的屋顶平台上,向东可以远眺黟县盆地四周的峰峦起伏,雨后初霁藏蓝色的群山是这里最让人难忘的景色,向西可以望见八百米开外的清代云门砖塔。

▲ 项目所在地位置

▲ 上历村全貌

▲ 两栋老宅

▲ 院子废墟原是一座祠堂,多年前烧毁倒塌,无人打理的院子已长满荒草。

▲ 上历项目场地模型

▲ 上历项目两栋老宅木构模型

这是一处独具特征和改造潜力的建筑群落。我们希望能用一种符合场所气质具有历史温情的设计来延续这处宅院长久的生命力。

- 中医世家 -

据不完全统计,自宋代至清末,徽州地域共有名医466人,其中197人撰写了355部医学著作,形成了日后著名的新安医学。这组老宅的房主是黟县地区的中医世家——舒氏,其家族创办于清代的“舒氏润生堂”是黟县文广局认证的“非遗项目传承基地”。

舒家人行医的历史非常悠久。据舒旦元(舒辛亥之父)医生介绍,其大祖舒氏立早公,就承袭家业悬壶济世。到舒瑞庭时,始创了“舒氏烫伤灵”等验方,疗效甚佳且价廉,因而名声鹊起。其父舒谷生同邑内名医戴在廷一起侍诊,先后在黟县和祁门县医院任骨干中医,解放后继续在黟县屏山家中开设润生堂门诊,现仍有“国医舒谷生医寓”之招牌匾额。舒谷生大夫退休后研古籍、攻验方,并免费为当地百姓义诊,留有《物我同春》医案两册;完好的清朝古药柜、药龛;“舒氏润生堂”匾额;《本草纲目》、《景岳全书》、孤本《万密斋》等古籍藏书。舒旦元自小随父学医,耳濡目染,同样嗜好钻研中医。1988年黟县开始筹建县中医院时,舒旦元被调任为主治中医师,他撰写的“颅脑外伤头痛治验”在全国现代基层医学论文评奖中获优秀奖。如今70多岁的舒旦元老人仍在黟县县城的家中为左邻右舍问诊开方。

舒氏几代中医人,风雨至今,有过兴盛也有过低落,但一直视中医为国之瑰宝、家之祖业,始终坚持继承探索和奉献,但还是面临着许多困难。除了地道中药药材的严重匮乏之外,现代社会上对中医的看法也愈具争议,中医后继乏人。同时,管理部门习惯用西医的规范化、程序化要求中医,给中医的生存和发展带来不利影响,政府在政策和资金方面也缺少支持。面临继承和发展资金严重不足的窘局。( 部分内容参考自2012年4月的《黄山日报》)

房主特殊的职业背景促使我们思考,应该如何结合中医文化的资源,形成上历改造项目的核心主题——中医,再配合其他衣、食、住、行、用等体验型业态,形成一个具有乡村产业活化价值的实践项目。

▲ 项目内部

- 地域特色的生活社区 -

虽然今天中国的乡建和民宿火热异常,但早在20世纪80年代,意大利人Giancarlo Dall'Ara就提出了Albergo Diffuso的概念,中文意思是“散布的旅馆”。这一模式是在欧洲战后城市高密度发展的背景下,为了保护、延续大量被人们遗忘和抛弃的历史村落而提出的解决方案。和今天的中国一样,在城市化老龄化的社会背景下,许多拥有深厚历史传统的欧洲乡镇都因缺乏人口活力和经济活动而被逐渐荒废。所以Albergo Diffuso是一个试图将城市商业价值与地方文化保护相结合的一种创新模式

与城市高密度街区的“垂直酒店”相比,“散布的旅馆”更像是一种“水平的酒店”,它们通常位于一个小镇的历史中心,客房和服务功能位于不同的建筑内,彼此靠近。Albergo Diffuso的提出者为此给这种旅馆设定了以下几个条件:

由房屋所有者直接运营并提供一般的住宿服务;

• 客房分布在历史中心的现有改造建筑中;

• 公共接待区域同时提供丰富的饮食;

• 融入当地社区,让客人得以体验当地的真实生活。

这一模式很快便从意大利传向世界各地,从瑞士到克罗地亚,从丹麦到冰岛,从到日本到台湾,小而美的Albergo Diffuso受到了高密度城市里中产阶级们的欢迎,让人们在标准化酒店以外能有一个更多元的选择,这也是我们今天火热的“民宿”的原型之一。

▲ 位于提契诺阿尔卑斯山区的Corippo是瑞士最小的市镇,2018年全镇仅剩平均年龄在60岁以上的12位居民。为此当地创立了一个基金会,用以筹集资金将整座小镇打造成一处“散布旅馆”。

▲ 位于东京“谷中”的HAGISO是一个集咖啡馆、画廊、工作室多重功能集一体的二层小“综合体”,由东艺大的建筑学生将自己原来的宿舍改造而成。

Albergo Diffuso的诞生至今已快过了40年了,在这40年里,不同的社会和文化催生了它不同的变体,Albergo Diffuso也早已从乡镇走进了都市。在互联网时代下Airbnb这类在线平台的出现,更是创造了整个短租市场的繁荣。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我们应该重新思考Albergo Diffuso留给未来的启示。重视用户的优质体验和对地域文化的可持续开发,在今天时而过分粗粝的商业、时而过分表面的情怀,却都以民宿的单一方式被大规模同质化复制的环境里,显得尤为珍贵和缺乏。

- 改造计划 -

唯有优质的商业化和有效的社会化,才能在保护生态和尊重地域文化的同时,提供城市居民高质量的生活体验。九樟上历项目的目标就是让空间业态体验三个方面得到整体而充分的设计,基于具有地域特色的生活社区,在保护、活化文化基础的同时,为城市消费者提供一个在都市之外的高品质体验产品。

黟县范围内包含了宏村、西递、黄山等著名景区(车行约20-30分钟),在上历村周围5km范围内,有众多新兴的文旅业态。如因碧山计划和《碧山》杂志书而知名的碧山村,一座老供销社被改造成了一家专卖当地产品的商店,更和日本的D&DEPARTMENT品牌合作,打造了一个融合了零售、咖啡、餐饮、客房、展览、工作室的综合文化空间。那里还有祠堂改造的碧山书局(先锋书店);老民居、旧粮仓改造的民宿、餐厅、书院、戏台等,不定时举办各类艺术展览和活动。

在碧山之外,还有诸如猪栏酒吧、七约农场、南屏蓝染工坊、Alya度假酒店(在建)等文旅项目,为原本寂寥荒废的乡村社会带来城市创意的活力。

▲ D&DEPARTMENT HUANGSHAN by 碧山工销社

▲ D&DEPARTMENT 北海道门店

▲ 出产于碧山当地的米酒和精酿啤酒

▲ 碧山供销社 西安店

上历项目是我们关于乡村产业实践构想的开始,我们将分散在区域内的各类活动(住、食、游、购等)看做是一个共享网络的组织,把每一个不完整的节点通过这个共享网络互补、链接成一个新的乡村社区,使游客在这里产生更具有体验深度的活动。我们最终希望创造的,是一个不同于城市,却拥有城市的活力和创意的生活新选项。人们不必逃离城市,也不必背井离乡。在今后的改造计划中,我们希望能逐步达成如下9个目标:

中国乡村广袤的土地、深厚的文化,和城市创新的技术、雄厚的资本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城乡协同发展需要在利用现代技术进步和市场驱动的前提下被精细化开发,才能创造未来城乡发展的新格局。

-End-

Tip:

编辑:树下小人

| 版权声明 |

本文版权归九樟学社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