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雍正嫌福建总督太优柔寡断,给他开了道方子,药性有点猛

原标题:雍正嫌福建总督太优柔寡断,给他开了道方子,药性有点猛

高其倬,雍正宠臣,清朝十一个总督职位,他做过其中五个。

雍正三年,皇帝在一道上谕里提到——

高其倬为人谨慎,办事精细,伊所奏之事,谅无错误。

然而,我们知道,谨慎有时就是没有主见的代名词。一年之后,雍正让身为福建总督的高其倬整理盐务。他花了一年做调查,呈上来的结果却是模棱两可,不知所谓。

(雍正剧照)

两年前还称赞他谨慎精细的雍正忍不住了,在朱批中引经据典,大洒鸡汤,教高其倬怎么做人做事。

他写到——

看你诸事办理之奏,皆将两边情理论一精详,利害讲一透彻。方欲行此一利,而又畏一害;方欲避此一害,而又不忍舍此利。展(辗)转犹疑,毫无定见,若如此,天下无可办之事矣。

列位注意两个字——诸事——可见啊,雍正对高其倬的意见,是早就种下了。现在,终于借此发泄了出来。

他认为,你做事什么都分析得透透彻彻,好处坏处摆得明明白白。却总怕成就三分好,却有一分害;避了五分害,又只两分好。犹豫不决,愿做不愿,你是总督啊!有些决定你必须做啊。如果畏手畏脚,天下什么事都有利有弊,都要调和得正正好好的话,根本就没法做事了。

那么,该怎样才好呢?

雍正先是分析——

治天下道,为人之理,如人向某方行路一理,未有坦然一无风雨组(阻)隔山川险隘之道途。所以古人多吟咏行路难,大有深意。他人之扰乱组(阻)挠已不堪当矣,若自难自身,愈无底止也。

他是说,不管治理天下还是做人,都跟你到哪里去一样,不会一帆风顺,总会有晴有阴,有难有易。很可能本来一条好好的路,被水冲断了;原来有条船,现在没有了。那你还要不要走呢?是不是就打退堂鼓而不找其它路径?

(雍正剧照)

何况,就算你选明了方向,也总有人劝你这样不行那样不好,拖你后腿,甚至害你,你要怎么办?知难而退?让他们得逞?

本来外部环境与他人之心已然如此复杂了,如果你没有强大的内心,还患得患失,那就真没法生存了。

古人作读填词,喜欢写行路难,这其实是在励志啊——蜀道那么难,李白不也走?李白走着觉得难,开路的不是更难?可不也开出来了吗?

接下来,雍正告诉他做事的方法——

世间事不过择一是路力行之,利害不管,是非不顾,一切组(阻)挠扰乱之无知庸流,毫不能动此坚忍不拔之志,方能成事也。既事成害者利矣,非者是矣。彼乌(无)知忘(妄)谈之小辈亦自屏息矣。

这个就比较有趣了。

他的意思是,你选定了方向,就要排除万难,达成目标。不必管什么是非,不必管什么利害,只要你做成了,坏的也变成好的了,错的也变成对的了。那些唧唧歪歪的,也不会再说你什么了。

列位,这可不是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的古代版啊,这明明是教高其倬瞎整啊。

他是太顾是非太顾利害,所以才优柔寡断,你开的药也太猛了,让他什么都不用管,只管干……如果走的是条错路呢?撞了南墙也不回头?那么多人盯着呢,不怕弹劾?脑袋还要不要?

(墙上的字应该是高其倬心里所想的)

所以啊,我觉得,雍正的这段心灵鸡汤,送错了对象。他这是送给自己啊。只有你爱新觉罗才能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嘛……

雍正最后又推了高其倬一把,用了激将法——

若如此优柔不断,朕甚忧汝不能胜此任,又系朕误用人之大过也,奈何!奈何!

不得不说,雍正的原因分析啥的都讲得很不错,对那些优柔寡断的朋友很有益处,就是药引子太冲,真喝了的话,会做出不该做的事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治天下道 彼乌 雍正 李白 福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