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实在是太太太太有意思了

原标题:重庆实在是太太太太有意思了

文|衣柜

因为重庆车展,我又一次来到了这个熟悉的城市。

我老婆是在重庆念的大学,大学那四年没少逃课去找她,以至于我总结出逃课的黄金法则:如果某个老师的课你从学期一开始就不上,他压根不会发现班上有你这么个人,抽点名时就不会点到你。

扯远了。

如果从一个主流汽车媒体的视觉出发,重庆无疑算得上是中国的汽车城,有福特、力帆、马自达、铃木……

还是聊点开心的吧。

如果从一个非主流汽车编辑的视觉出发,比如我,那重庆这地方可有意思了。

大一第一次去重庆找我老婆时,第一顿饭是在她学校饭堂吃的。作为一个不能吃辣的老广,我每到一个打饭窗口都会嘱咐一句“麻烦不要辣”。

打饭阿姨向我投出母亲般的慈祥目光,“放心吧娃儿,这不辣的”。

结果那顿饭我足足灌了2瓶矿泉水!煎个蛋撒海椒粉,西红柿蛋汤里能嚼出花椒,连粽子都是花椒味的……或许重庆话的“不辣”翻译过来是“逗你玩呢”的意思吧。

于是在重庆呆了一个星期之后,我喜提人生第一颗痔疮。

那么本地人真的就百辣不侵吗?非也。川渝地区有句土话——宁肯屁儿流脓,不肯嘴巴受穷。

我老婆的一个重庆舍友,大眼长发的小仙女,床头却常年备着一支马应龙痔疮膏。有一天起床上大号发现自己拉血翔,果断请假到肛肠医院就医。谁想到医院楼下卖吃的都是些啥子冒菜、火锅、串串,刚开完药又忍不住吃了一顿。

结果当天夜里发作疼得嗷嗷叫,走路都成问题,又实在顶不住要去医院。最后我老婆去饭堂借了一台手推车,让她躺在上面,几个舍友轮流将她推去附近医院,一边推她还一边指路“路灯儿!走左边那个出口!走这里昵们是要到荣昌买猪儿迈?”,画面大概像这样。

路过的保安还以为发生什么恐怖案件,吓得差点打110报警……

重庆人买车貌似没有明显的品牌偏好,不像北京遍地现代和大众,或者广东路上清一色是日本车。

若非要论重庆的汽车文化,全都浓缩在重庆的出租车里。

重庆又名山城,道路起伏大且九曲十八弯,经常从一栋楼的东门进去,上三楼,往西门走出来还是马路。

所以有人说重庆是三流的路,二流的车,一流的司机,每个重庆的出租车司机都是有一颗拉力冠军的心,每条路都是他们的赛道,光是统一的格子旗涂装就知道重庆的出租车不简单。

有一次从重庆回广州,打车去机场,司机能将一个轮子还装着备胎的小铃木全程开到120,宛若一道黄色闪电。刹车?刹车是不可能刹车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刹车的,只能靠快速变道、按喇叭和大吼这样子。

“帅锅,你坐稳到,我很快。”

“没事,师傅,我不是很急。”

“嗖!”

师傅右手握方向盘,左手握手机两指间还夹着根龙凤呈祥。

“师傅没事,我不是很急。”

他朝我挥挥手,示意他电话很重要。

“哎呀,你莫说了嘛…昨天晚上通宵打麻将了撒…你爪子…哎…我下班陪你去买撒…我在开车…”

听着他的聊天内容,我握紧把手瑟瑟发抖。这时候右侧突然超过一辆一模一样的出租车

司机师傅口中默念“蜗日(第三声)你妈哟,跟老子赛车迈?”

“嗖!”

“跟老子赛车,哥子我看你是开玩笑哟。想当初老子骑摩托车差点成职业选手。”

俩司机你追我赶,和着谁也不是省油的灯。

最后终于到了江北机场,司机把烟屁股扔掉,看我惊魂未定,跟我讲:“哎,帅锅,没啥子,安全着陆了撒。”

我心里估摸着:可不是着陆了么,感情我一路都是飞着来的……

还有两件事很有趣。

在重庆导航是没有用的,要么给你选路选到江边,让你游过去,要么让你右转,右边压根没有路,定睛抬头一看,路在天上(重庆很多高架)!所以重庆的出租车司机都是活地图,从来不依靠导航。

而且重庆的出租车司机特别能侃,从不拒载,以车为家,一边飙车一边抽烟、吃包子、刷抖音,不把乘客当外人。经常话匣子的打开方式像这样:

“师傅,你这手机壁纸不错啊,帅的!”

“哦哈哈哈哈,这是王俊凯!”

“哇师傅,你也知道王俊凯啊!”

“我女儿喜欢他,我们重庆的嘛!”

然后就一路吹水,从他号称解放碑F4,车技稳得一批,到重庆所有的风景名胜都介绍一轮。

不得不说,重庆的出租车司机,是我觉得最佩服,也最可爱的司机了(不接受反驳)。

不说你可能不知道,重庆很有可能是广场舞的发源地。

好几年前广场舞还没风靡全国的时候,重庆就有一堆孃孃风雨不改地在沙坪坝跳舞,那时候它们管这种活动叫坝坝舞。

如今当你隔壁的张大妈还在跟你抢篮球场时,重庆的孃孃已经称霸所有大型CBD商圈。你记忆中的广场舞是这样的——

重庆的广场舞是这样的——

舞林如武林,有人的地方,就有广场,有广场,就有规矩,广场舞者有固定的派系和领地,如果有一天你发现领舞的人换了,那可能他已经被别的舞者battle掉,gone with the wind了。

重庆的地铁站名也很带感。

三号线的站名有四公里、五公里、六公里、八公里、九公里,“口字辈”的有较场口,两路口,岔路口,磁器口,高义口,而且站名和去的地方还经常不一样——

“到重庆北站南广场的乘客,请在重庆北站下车;

到重庆北站北广场的乘客,请在龙头寺站下车;

有到龙头寺汽车站的乘客,请在重庆北站下车;

到龙头寺汽车北站的乘客,请在龙头寺站下车。”

重庆盛产美女,但女性都很独立,很多女性是一家之主,走进一家火锅店,老板往往是女生偏多。重庆人熟悉的小天鹅、陶然居、乡村基老板都是女性。重庆人管爸爸叫“老汉”,管妈妈叫“妈老汉”。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重庆的钵钵鸡,没有鸡。

所以奉劝各位同行,火锅远不是重庆最迷人的地方,多走走你会发现,这个接近10倍广州大小的城市,比我所讲的还要更有意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