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解液价格回暖企稳 上市公司财报喜忧参半

原标题:电解液价格回暖企稳 上市公司财报喜忧参半

近年来国家对新能源汽车行业进行大力扶持推广,新能源汽车销量实现了快速增长。新能源汽车市场空间被打开的同时,锂离子电池电解液的产能需求不断上升。与此同时,新能源补贴政策退坡、产业链产能扩张,部分上游原料价格波动明显,电解液企之间的竞争也是日趋激烈。

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电解液出货量14万吨,同比增长27.3%。而行业前六名的市场集中度也是超过了七成。出货量排名前列的企业分别有:天赐材料、新宙邦、江苏国泰、杉杉股份、天津金牛、金光高科、珠海赛纬、香河昆仑等。

电解液

锂电池四大关键材料中,电解液与隔膜同是处于价格下行通道,从产值来看,2018年国内电解液产值为63.6亿元,同比下降3.1%。从行业前四企业发布的2018年财报来看,虽然总体营收和净利润都在保持增长,但从电解液主营业务来看,部分企业受电解液产品销售价格下降幅度较大,毛利率和利润下降较为显著。

其中,2018年天赐材料锂离子电池材料(含电解液)营收12.8亿元;新宙邦锂离子电池化学品业务(含电解液)实现营业收入10.72亿元,同比增长11.79%;杉杉股份电解液主营业务收入4.03亿元,同比增长37.10%;江苏国泰控股子公司华荣化工主要生产锂离子电池电解液和硅烷偶联剂,报告期实现营业收入11.66亿元,同比增长1.97%。

1

竞争压力下 各家财报喜忧参半

从天赐材料披露的年报来看,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总收入20.8亿,同比增长1.1%;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4.6亿,同比增长49.7%。但报告期内,非经常性损益对公司业绩影响较大,合计4.5亿元。其中持有处置交易性金融资产负债产生的变动损益或投资收益为4.9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母净利润为999万元,同比降低96.6%。

2018年年报显示,天赐材料综合毛利率为24.32%,同比下滑近10个点,特别是在利润中占比最高的电解液业务,毛利率从2017年38.85%降低至24.21%。2018年同行之间激烈价格战,导致电解液全行业出现盈利大幅下滑。

天赐材料财务总监、副总经理顾斌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坦言,2018年营收增长不大,主要由于电池材料虽然销量增长,但价格降幅较大,因此销售额有所下降;日化材料仍然稳定增长,因此收入综合下来略有增长。净利润的增长主要是由于处置容汇股权产生的投资收益比较大,如果剔除这一因素,归母的净利润降幅还是比较大的。

主流电解液企业利润出现下滑

5月9日,杉杉股份召开业绩说明会,2018年公司实现营收88.53亿元,同比增长7.0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1.15亿元,同比增长24.46%。作为国内唯一涵盖正极、负极和电解液三大锂电池材料的锂电池材料生产企业,虽然电解液销售量同比增长109%,达到13383吨,相关业务收入4.03亿元,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0.45亿元。

杉杉股份提到,亏损同比增加主要是因为原收购巨化凯蓝的六氟磷酸锂老装置加速计提折旧费用2,038万元,衢州杉杉计提商誉减值1,326万元。如果扣除上述影响,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55.01万元,同比少亏232.99万元。

业内人士分析,2018年是部分电解液企业盈利触底的一年,预计2019年起将迎来盈利的修复企稳。在经历去年上半年价格战洗礼的电解液行业,市场价格和盈利水平在 2018年二季度触底,下半年伴随着上游溶剂的涨价,电解液厂商纷纷提价传导成本压力,龙头厂商提价幅度高于成本,也让部分企业实现盈利水平的一定回升。

由于六氟磷酸锂在电解液成本中占比较高,电解液价格走势和六氟磷酸锂基本同步。但此次让电解液企业缓口气的,并不是价格上一直如影随形的六氟磷酸锂。过去几年六氟磷酸锂经历了一波暴涨暴跌行情,六氟磷酸锂的价格在2016年一路从10万元/吨左右上涨到超过40万元/吨。行业产能激进扩张,这也最终导致六氟磷酸锂价格的一路下行,回到涨价之前的水平。

2019年,电解液价格战后趋于稳定,主要溶质六氟磷酸锂市场竞争格局开始好转,国内主流电解液企业价格回归10万元以上,相关企业盈利能力也开始回升。天赐材料董事会秘书禤达燕也认为,六氟磷酸锂价格上涨,理论上对公司业绩有正向影响。作为电解液主要原料之一,假设六氟磷酸锂价格持续上涨,将会导致电解液成本上升,对于电解液供应商而言,存在涨价的诉求。

这正向影响也在相关公司今年一季度报告中有所体现,天赐材料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收5.44亿元,同比增长24.7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0.255亿元,同比增长79.98%。增长来自于电解液的量升价稳,以及日化材料的量利齐升。

2

龙头企业扩张产能 生存空间变窄

2018年国内电解液产值为63.6亿元,同比下降3.1%,电解液价格大幅下滑,导致产值增速低于出货量增速。这是电解液市场一大“忧”,从产值来看,整个国内电解液市场的总营收不及下游动力电池龙头企业宁德时代一家过去一年的营收(296.11亿元)的三成,即使是随着动力电池产量的快速增长,电解液需求扩大,依然意味着整个市场盘面的局限性。

此外,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加剧。2月到6月为过渡期,补贴退坡幅度为30%;7月1日开始,补贴退坡达50%。分析人士指出,退坡制度一出来,可能是加速它一个竞争的过程。短期对整个行业是一个利空的作用,就是整体的利润是下滑的,那么可能对一些边缘的企业,是一个挤出效应;但是对龙头企业来说,是短期利空,长期利好的。

众多电解液厂商拥挤在同一赛道,亦不乏有新进入者,整个行业究竟能容得下多少公司?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电解液出货量14万吨,同比增长27.3%。而行业前六名的市场集中度再次提升,超过了七成。这一情况还有可能加剧,对行业靠后的电解液企业来说,生存空间进一步被压缩。同时,伴随补贴进一步退坡而来的是,降价压力和应收账款的压力都会增加。

此外,行业龙头在产能方面仍在持续扩产中;国内企业如天赐材料、新宙邦、多氟多,国外企业三菱化学、韩国旭成、中央硝子等也在扩产电解液。电解液由于投资金额小(行业平均投资成本0.8-1万元/吨)、产能投建和复产速度快(万吨级项目建设周期1年以内),随着产能建设的不断推进,行业产能过剩,产能利用率不容乐观。

天赐年产20万吨电解液项目开工现场

就在5月9日,总投资超10亿元的江苏天赐年产20万吨锂电池电解液项目在溧阳市南渡镇旧县新材料工业集中区奠基开工。据悉,该项目总投资额高达10.8亿元,项目规划用地74.3亩,新增建筑面积2.3万平方米,其中厂房面积9000平方米,建设周期为12个月,预计2020年6月份建成投产。

新宙邦董事长覃九三近日也表示,2019年年末,我们会形成7万吨的一个产能,到明年年末我们能够形成12万吨的产能,到后年我们根据市场的这个发展的态势,还有几个新的点要进行布局,我们预计在五年左右会形成一个20万吨的产能的规模。

此外,作为全球六氟磷酸锂龙头企业,多氟多也在向下游电解液延伸。3月13日,多氟多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与宁乡高新区举行“年产5万吨电解液”项目签约仪式,多氟多将在宁乡高新区总投资10亿元,建设电解液等锂电相关产品生产基地。

3

业务延伸布局 拓展海外市场

作为锂电池四大关键材料之一的电解液,主要是由高纯溶质、溶剂、添加剂在一定条件下按照一定的比例配制而成。其中,溶质是电解液的核心,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电解液的电化学性能和成本,目前六氟磷酸锂是商业化应用最广的锂盐。溶剂在电解液中质量占比最高,目前主流溶剂包括环状碳酸酯PC、EC、链状碳酸酯DMC、DEC和EMC等。

在电解液溶剂这一块,作为国内最大、国际知名度最高的电解液溶剂供应商,石大胜华近年来聚焦碳酸酯市场的高速发展,为国内非光气法生产聚碳酸酯企业提供优质稳定的原料供应保障。据了解,石大胜华的碳酸酯类产品在全球电解液领域中的市场份额占比达到40%,出口量占国内电解液溶剂出口量约80%。

六氟磷酸锂

2018年下半年,由于供需失衡,国内碳酸二甲酯价格一路上涨,最高达近万元/吨,助推包括石大胜华在内的相关企业业绩增长,公司在2018年提高生产能力和产品产量,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成绩单。

这也引来电解液厂商们的眼红。据悉,近年来新宙邦加大资本开支,总投资额约30亿,2019-2020年是产能集中释放期。日前,新宙邦发布非公开发行预案,拟发行不超过6500万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0亿元,建设海德福氟材料、惠州三期碳酸酯等五个项目。这些项目围绕有机氟化工和电解液做产业链纵向一体化布局,包含了有机氟化工上游、电解液上游关键材料,添加剂、新型锂盐等。

而天赐材料在布局有所不同,电解液方面,公司布局原材料六氟磷酸锂、氢氟酸,同时布局六氟副产品硫酸;经过多年的研发掌握了电解液关键原材料六氟磷酸锂的生产工艺,并在此基础上创新研发液体六氟磷酸锂和LiFSI等新型锂盐。

目前天赐材料六氟磷酸锂的产能情况如下:2000吨固体六氟磷酸锂和6000吨液态六氟磷酸锂已经建成,合计折固4000吨;在建2000吨固体六氟磷酸锂预计在2018年底建成。公司未来六氟磷酸锂的主要以自产自供为主,相比于对外采购而言,有较为明显的成本优势。

正极方面,公司布局锂选矿、碳酸锂加工、正极材料前驱体和正极材料磷酸铁锂,这些项目皆为上下游关系,形成循环体系,降低成本。我们预计2020年公司的电解液和正极前端项目陆续达产,开始贡献利润。

新宙邦积极拓展海外市场

规模效应和成本管控是行业基本竞争因素规模效应始终是龙头企业必备的竞争要素之一。一方面,电池厂商为了保障原材料的稳定供应,确保原材料的一致性,要求供应商具备一定的产能规模,特别是龙头电池厂扩产计划激进,原材料需求量大,较大的规模是其选择电解液供应商的门槛之一;另一方面,大规模生产也是行业内企业降低成本的重要途径之一,而低成本是电解液行业竞争另一必备要素。

目前,除了在确保电解液销售量的持续增长,进一步降低自产原料的成本,提高产能利用率的同时,加大海外市场拓展力度,也成为行业企业的保增长的重要发力点。与此同时,全球竞争力也是不断增强。继2017年收购巴斯夫中国区电解液业务及苏州生产基地之后,去年九月,新宙邦以120万美元收购巴斯夫在欧美地区的电解液业务,包括技术、品牌等资产,并将承接其全部客户。

此外,随着三元动力电池占有率将逐渐上升,三元体系及高电压体系电解液的比例将逐渐增多,对新功能的电解液需求也将保持增长。掌握核心添加剂技术、布局上游核心原材料资源且拥有优质客户的企业将在激烈的竞争中占领长久优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