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轰鸣》17期:从图拉工厂谈起|中国车企全球化2.0时代 从贸易往来到体系化输出

原标题:《轰鸣》17期:从图拉工厂谈起|中国车企全球化2.0时代 从贸易往来到体系化输出

背景:6月5日,长城汽车在俄罗斯独资建设的“长城汽车俄罗斯图拉工厂”(以下简称图拉工厂)正式竣工投产,总投资5亿美元,规划年产15万辆,首款投产车型为哈弗F7。这是目前中国制造业在俄罗斯投资最大的装备制造项目,也是目前为止中国汽车工业在海外唯一的一个全工艺整车制造工厂。

(长城汽车图拉工厂——俯视图)

《轰鸣》:打造车圈最热舆论场,一档为态度发烧的对话栏目。

本期嘉宾: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工业发展室主任 赵英

清华大学汽车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李显君

《出行财经》总编辑 孙铭训

二十世纪80年代,中国车企迎来了首批海外汽车企业合作伙伴,通过建立合资车企的模式,共同探索中国市场。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中国汽车工业经历了快速成长期,中国成为全球最大汽车市场,中国车企也逐渐从“迎进来”迈向“走出去”,开始探索全球汽车市场。

而在中国汽车产业探索全球化的进程中,图拉工厂的竣工投产,或许是一个里程碑,标志着中国本土车企在全球化进程中,正在从产品贸易端往来,升级迈向制造体系的标准输出。这背后,彰显的是中国汽车工业的品质自信、品牌自信和产业自信。

但是,全球化浪潮下,中国本土车企能否把国内的成功经验“复制”到海外市场?在全球汽车版图中,中国自主品牌的优势和特色是什么?如何在全球市场上寻找到新的空间?如何应对产业全球化带给我们的机遇与挑战,并独立思考做出判断与行动?

以上问题,值得我们继续思考、探讨、观察并实践。本期对话内容,请关注以下《轰鸣》栏目访谈节选。

(对话现场)

1、“一定要走出去”

主持人:中国汽车工业发展三十年,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从能“造”出来一辆车,到智能制造;从用市场换技术,到自主品牌声量愈来愈响、成长出领军者。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曾说:“全球化必须要走,只有走出去才有希望”。“走出去”是否是中国企业发展的必经之路?

赵英:中国车企从深耕国内到初步开始向全球延伸,这是一个信心的体现,也是汽车工业发展的规律。要成为世界级的汽车制造商,一定要全球化。虽然中国市场足够大,但中国市场已经进入低增长时代,要通过全球化寻求新的市场增长空间。图拉工厂也反映出中国汽车企业走向全球的雄心。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工业发展室主任 赵英)

李显君:一个企业“走出去”的目的是什么?第一,获得市场;第二,获得研发、人才等资源;第三,锻炼、培养自身的国际化视野和能力。但全球化是不是适合所有企业?

一个企业要想获得国际竞争优势,首先必须在国内市场充分竞争。现在,中国市场就是一个充分国际化的市场了,中国市场已经成为中国汽车企业最好的“演兵场”。如果企业在国内还没站稳脚跟就企图到国外,这是不可行的。

长城汽车之所以海外拓展,因为它在国内市场已经有了年产销破100万辆的基础。全球化经济、全球化市场让中国企业走出去成为必然趋势,但中国企业一定要在国内充分培养体系能力的基础上,再“走出去”。

孙铭训:2013年我采访魏建军的时候,问他为什么长城汽车不“两条腿”走路?魏建军说“长城汽车必须在一个品类上做好,我要在家门口把跨国企业打倒,才有能力今后在海外市场全球化竞争。”

今年5月份我又采访魏建军,问他“长城汽车‘走出去’,您准备好了吗?”他说:“我没有准备好。但等我完全准备好的时候,机会可能就没了。现在我们要积极去布局,过程中可能会碰壁,就是要通过摸索不断积累经验。”这正是一个企业家的探索精神。

中国企业要不要走出去?一定要走出去。中国的单车效益非常低,只有国际化才能降低单车成本。在国内存量市场的情况下,全球化、国际化是中国汽车企业的唯一出路。仅仅满足国内市场的话,我们的竞争优势一定会失去的。

2、“体系化”海外布局体现产业自信

主持人:中国车企在海外建立散件组装工厂早已有之,但图拉工厂不同的是,其有完整的四大生产工艺,包括冲压、焊装、涂装、总装、零部件以及公寓、食堂等相关配套设施。因此,图拉工厂的竣工对中国汽车产业的全球化来说,有何战略意义?

赵英:20世纪初,中国车企就已经开始涉足全球化了,无论是在国外的绿地投资建厂,CKD组装建厂,或是在海外建立研发机构,中国本土的主力车企几乎都有涉及海外项目,而且规模很大。

为什么说图拉工厂是长城汽车全球化进程的里程碑项目呢?因为长城汽车有战略规划,要成体系地开始进军国外市场。不再是组装的概念,而是建设真正的制造体系,同时还有相关配套。现在中国国内的汽车市场已经进入低速增长时代,这时候“走出去”对国内企业更加有迫切性,而俄罗斯是“一带一路”上最大的汽车市场。长城汽车在俄罗斯图拉建立一个“走出去”的汽车制造研发体系,这是有标志性意义的。

(图拉工厂——冲压车间 压力机)

李显君:赵英老师提到的“体系”是非常重要的。实际上,我们国家很多车企在很早之前就尝试过“走出去”,但为什么这些车企在海外市场“成功进入”后又“成功退出”?我说他们是 “渔民模式”。2007年,某个中国车企这一年在67个国家共出口了3万辆汽车——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该企业的配件、服务、售后都不可能真正地“走出去”。没有成体系地进入一个海外市场,就会导致在当地配件供不上,售后服务供不上,这就是“渔民模式”。

中国车企此前在贸易阶段的“走出去”是有问题的,我们要总结这些经验。车企要想真正“走出去”,至少生产体系包括四大工艺、零部件、服务必须跟上;针对不同地区的消费习惯、不同的法律规定,探索当地经营模式,这些都非常重要。这就是从“渔民模式”到“体系化”,是中国企业必须要经历的。

孙铭训:以前,中国车企的“走出去”更多的是哪边有定单就满足哪边的需求。而现在,中国车企“走出去”要在当地建制造工厂,我认为这是一种信心的体现。在产品、技术、制造、工艺都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成体系地走出去,输出产品、服务,与当地经销商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

过去我们的产品很难达到这样一个标准,但现在中国自主品牌产品力提升上来了,开始有信心在当地打一个持久战。持久战是一种老农式的耕田方法,过去是鸟枪打猎,哪边有鸟到哪边;现在是要开一片田,在当地播种、施肥、除草、收获。这至少说明,我们的企业成长到了一个阶段,我们的信心开始提升上来。

(《出行财经》总编辑 孙铭训)

3、战略决策是最大的挑战

主持人:在全球汽车版图中,中国自主品牌的优势和特色是什么?长城汽车为何战略布局俄罗斯市场?

孙铭训:首先,中国企业在俄罗斯是具有优势的。在俄罗斯,华为员工平均工资是当地平均收入的4倍,就像以前外企在中国有吸引力一样,现在中国企业对俄罗斯当地员工也是有吸引力的。

另外,中国企业在车联网、自动驾驶等领域是具有优势的,像阿里、百度也开始重视研发操作系统,中国汽车产业有可能将我们在TMT领域的成功复制到汽车领域,打造更具科技感、时尚感的产品。

赵英:俄罗斯地域辽阔,SUV车型需求量很大,且当地消费者注重一定的性价比。长城汽车的产品能够匹配俄罗斯的市场需求,且能够这个细分市场里做到性价比最高。一是相对高的性价比,二是在细分市场精准匹配的产品,三是国家“一带一路”政策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创造的机遇,构成了长城“走出去”到俄罗斯的战略决策。

主持人:中国车企在中国市场的经验,能否成功复制到海外市场?有哪些关键因素?

李显君:在今天的大环境下,政治因素和文化因素尤其重要。“政府关系部门”在企业组织架构中非常重要。企业必须要考量东道国和母国的心理距离。俄罗斯是“一带一路”国家,与中国的心理距离比较近,这也是长城汽车在俄罗斯发展的有利环境。

第二,要重视跨文化管理。中国企业在海外考察,一般注重技术审计、财务审计,但往往忽略了文化审计。跨文化管理对企业国际化非常重要。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在当地输出资本、输出技术的同时,一定要输出管理模式,要适应并融合当地文化。面临全新的市场环境,中国品牌必须转换思维模式,从制度上进行创新,从模式上进行契合,才能实现与全球市场的共赢。

赵英:中国汽车企业走向全球,面临软实力重新塑造的问题。软实力的重塑一定离不开当地的团队。以长城汽车进军俄罗斯市场为例,“长城”二字在中国寓意万里长城,但这个文化符号在俄罗斯市场并不存在,需要请具备俄罗斯当地文化经验的团队重新塑造。结合当地市场的消费习惯,重新打造品牌在当地的文化内涵。

孙铭训:人才本土化很关键。我们从中国的合资企业发展来看,只要是人才本土化做得好的,能够认真倾听中国市场声音的企业,在中国市场发展地都挺好。而越是那些认为自认为很厉害却没有尊重中国市场的企业,在中国屡次遭遇滑铁卢。中国车企在海外也是一样,要根据当地市场的消费习惯提供相应的产品和服务。

(图拉工厂内的俄籍员工)

主持人:面对产业全球化,中国车企最大的机遇和挑战是什么?

李显君:企业全球化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国际化战略。要避免从战术层面切入,很多企业是为了出口而出口,为走出去而走出去,本质上没有完整的国际化战略。国际化战略涉及到企业究竟要“国际化”什么?是产品走出去、研发走出去,还是体系化地走出去?国际化的使命和愿景是什么,内驱力是什么?这是企业要思考的战略问题。

回过头来,战术层面要做环境评估,评估政治、经济、文化、技术。当下中美贸易战也给中国企业一个警示:全球化要评估政治风险。中国现在大国崛起,在位大国和崛起大国之间的矛盾不是一两年可以消化的,中国一定要谨慎去美国,包括在美国建立的研发机构,要谨慎考量研发结果能否拿得回来。华为的“备胎”战略值得中国企业学习。

(由图拉工厂量产的哈弗F7)

国际化不仅仅是“外国际化”,还要考虑“内国际化”。跨国公司进入中国也是国际化,作为中国企业来说是“内国际化”。在软件越来越定义汽车的时候,自动驾驶、操作系统、芯片等核心技术战略,是中国汽车产业必须要思考的。

至于全球化过程中机遇是什么?中国企业要抓住“一带一路”的机遇,加速与沿线国家的优势资源进行战略合作。

孙铭训:以长城汽车为例,其工厂的自动化程度非常高,人为干预的因素越来越少,标准化程度越来越高,从制造层面来讲中国企业已经跟全球接轨。下一步怎么走?要战略性地选择在某个领域突破,将这个领域打造为核心优势。

在过去很多年里,大家说中国企业抱有一颗创业者的心态,说白了其实是投机者的心态:什么市场做得好去做什么,大多都养成了赚快钱的惯性思维,规划性偏弱。而一旦要迈出全球化的步伐,面临全新的市场环境,中国品牌必须转换思维模式,稳扎稳打,循序渐进,从制度上进行创新,从模式上进行契合,更好地在战略层面进行规划,聚焦某个领域重点突破。

(图拉工厂——自动化生产流水线)

赵英:我认为最大的挑战是战略决策。你怎么判断这个时代?最大的挑战在于企业要能科学地、准确地判断未来技术革命和市场发展相匹配的方向,并根据战略判断及时地配置自身的资源,决定企业下一步的突破方向。

4、中国市场就是竞争最激烈的国际市场

主持人:当下中国汽车市场从红利市场变为存量竞争。面对汽车新四化与全球化,下一步,中国汽车产业的主战场和方向在哪里?哪些市场能成为新的增长空间?

孙铭训:我认为首先还是要做好中国市场,如果这个最大的市场丢了的话,“大本营”就丢了,一切都成了无源之水。其次,“一带一路”沿线中东国家、中西亚国家还是有很大潜力去挖掘的,包括东南亚国家的人口密度相对来说具备一定市场环境。关键是如何利用好我们在车联网等方面的优势,改善当地人对汽车的概念,培育市场空间。

(清华大学汽车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李显君)

李显君:中国企业国际化的目标还是要考虑到我们国家与东道国的心理距离。所以对于中国企业“走出去”,还是“一带一路”国家最好。 但“一带一路”国家的增长空间涵盖也很广,企业一定要设计好,千万不要全面开花,要做好决策:到底是哪个地区先做?先集中所有的火力攻下一个城墙。

赵英首先,身处全球第一大汽车市场,中国车企首先做好国内市场,因为中国国内的市场就是国际市场,而且某种程度上是竞争最激烈的国际市场。国内市场有几个明显的增长空间,譬如,东部地区的消费升级空间,这是由于高质量产品需求带来的结构性的变化,有竞争力的中国车企要敢于在这个区域挑战合资企业;在中国车市中,结构性的细分市场还有很多。

其次,“走出去”的市场中,除了发达国家以外,我们都可以去争一争,比如中亚、非洲包括俄罗斯、拉美等市场,但前提是一定要做好市场评估和战略秩序,有一整套的系统工程。我们只要去认真做,市场空间是有的,希望也是有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图拉 f7 长城汽车图拉 赵英 李显君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