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古人期望“生居苏杭,死葬北邙”,为何说邙山一寸黄土一寸金?

原标题:古人期望“生居苏杭,死葬北邙”,为何说邙山一寸黄土一寸金?

古人期望“生居苏杭,死葬北邙”,为何说邙山一寸黄土一寸金? | 文 青衫文斋

自古以来,苏杭之地就被比作“春暖花香,岁稔时康”的江南,才有俗语“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花间派重要此人韦庄曾写道:“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苏杭便成了人间仙境。著名的古代都郡、秀丽的自然风光、莲舟轻泛见娇娃,让人一到苏杭便想从此老死于此,聚齐几段江南风水,也当自己快活似神仙了。“杭土丽且康,苏民富而庶”,白居易这两句话成为解释苏杭之美的关键。

如果说苏杭是“生居之所”,那么,洛阳的邙山就是“死葬之地”。邙山是秦岭崤山的余脉,黄河奔腾于邙山之北,尹洛盆地舒缓延展在邙山的南方。这里山蛮起伏,极目远眺,一片郁郁葱葱,灵秀之气使邙山成为中原腹地的文化名山,就连道教典籍中也把邙山列为七十二福地之一。古人十分重视风水一说,挑选墓地讲究“前有照后有靠”,而邙山也正因为其独特的地理位置而被古人所青睐。

洛阳作为历朝历代都城的历史自夏、商、周、汉魏,至今共有1000多年,是古代中原文化盛极之地。历朝皇室成员尽管生前都向往苏杭天堂般的生活,然而临死前都有遗愿要安葬于风水宝地邙山,无数公侯将相、达官显贵长眠于此。还有许多骚客诗人、名臣雅士都把邙山当成是自己最后的归宿。佩六国相印的苏秦、忧国忧民的诗圣杜甫、万里取经弘扬佛法的玄奘、北宋名臣范仲淹等等,都如流星般划过青史,永远地留在了邙山这块土地上。

从东周开始,邙山就成为人们向往的归葬之地,天长日久便出现了冢台林立、松柏郁郁、墓碑高耸、石刻成群的人文景观,有诗写道:“新塚累累旧塚平”。邙山上有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后唐六代共计24座帝王的陵墓,成千上万的墓葬星罗棋布排列在邙山之上,这里出现了中国最大的古墓群。东汉开国皇帝刘秀的陵墓远眺黄河、南倚北邙,虎踞龙蟠,气势恢宏成为邙山上帝王陵寝中最引人注目的所在。就连“乐不思蜀”的刘禅也在邙山上拥有三尺黄土。​

唐代诗人王建曾经感叹:“北邙山头少闲土,尽是洛阳人旧墓。旧墓人家归葬多,堆著黄金无买处。”邙山上几乎每一寸土地都被利用做了墓地,达到了“一寸黄土一寸金”的地步,不是权贵豪门休想染指邙山。甚至还出现新坟占据旧坟的现象。在古代的中国,人们以能在邙山求得一块地为荣,因为那就代表着权势与财富,能够下葬邙山之人,要么是叱诧风云的千古豪杰,要么是名扬百世的风流人物,否则,普通人哪有资格与帝王为邻。

于是,随着沧桑岁月的变迁,邙山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古墓群的代名词,也因为如此,引得盗墓活动自古猖獗。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邙山这处汇聚了帝王将相、富商巨贾墓穴的地方,成为盗墓者首先觊觎的目标。洛阳得天独厚的人文条件,“成全”了一批盗墓“精英”,著名的盗墓工具“洛阳铲”便是在这里产生。在历史上,甚至出现过整个村子的人倾巢出动“集体”盗墓的事件。由于不断的人为破坏,今日的邙山能够一眼望见的古墓不超过数百座,邙山已不再是古时“风水宝地”的模样了,千古风流多半风吹雨打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杭土丽且康 苏民富 秦岭崤山 佩六国 松柏郁郁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