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竹企业重根基,白杨企业抢速度?触宝说,我全都要

原标题:毛竹企业重根基,白杨企业抢速度?触宝说,我全都要

6月3日,触宝发布了截至2019年3月31日,未经审计的2019年Q1财报,从财报看,内容系列产品已经成为收入的主要驱动力:

2019年3月,触宝全球所有产品的DAU达到了1.69亿,同比增长40%,而内容系列产品的DAU则为2,310万,同比增长超4倍,用户参与度约为39%,表明用户的粘性很高,同时,内容产品的广告收入占总广告收入的75%。

(触宝内容系列产品的DAU、MAU和用户参与度 单位:百万)

触宝在2018年9月IPO时,已经布局了多个涵盖健康、健身、娱乐资讯和短视频等多个领域的内容系列产品,几位创始人表示,触宝要从独角兽真正成为全球化的互联网内容与服务公司。

从今天的财报看,创始人的想法在一步步成为现实,而触宝在中国移动互联网大爆发的黄金十年远赴海外,避开了国内互联网红海中补贴扩张、流血上市的恶性竞争,在另外的蓝海市场里,触宝的方法论更从容、更稳健,步步为营,厚积薄发。

触宝的纵轴:AI+大数据扎根

触宝董事长张瞰在Q1财报电话会议上说:我们认为全球内容应用市场仍处于早期阶段,这为我们横向领域和纵向领域提供了巨大的机会。

机会足够大,但挑战也足够多:

国内竞争的难点往往在于“对手”的恶性同质化竞争,而海外市场要面对规模与本土化、精细化服务的平衡,内容高度本地化,碎片化,区域之间的内容区隔门槛很高。

事实上,国外市场在产品形态、体验、细节到UI设计等等每个维度都有不同的地区差异,东南亚、中东和印度等新兴市场,人口结构比较年轻,喜欢多元化的内容娱乐产品,但其中又有所区别,比如泰国用户更喜欢本土化的歌舞短视频,而美国欧洲等成熟市场的年轻一代就需要新型的社交和内容平台,非洲用户的智能机屏幕有限,需要针对性的设计UI……

(触宝的海外女性社区应用Cherry)

当然,在内容分发的机理层面,在海外做内容和国内做内容的最新思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从人找信息到信息找人,也就是智能推荐与分发,只是国内,我们通常会针对“推荐”讨论信息茧房的问题,比如一位用户在抖音看了一个篮球街头视频,那么可能相关的题材就会接踵而至,原因其实不复杂,如果智能推荐系统获得的数据只有用户在产品内部的操作轨迹,那么自身构建的有关用户画像的维度就是单一的。

但触宝做内容产品的起点很高,因为其海外内容布局实际上是从“纵向领域”开始,即构筑AI地基。

众做周知,触宝在2008年成立,以输入法起家,迄今,触宝输入法支持全球超过110种语言,其真正贯穿了用户几乎所有互的联网使用场景,输入法与信息流产品在底层打通,将有助于推荐算法更好的为用户推荐其所感兴趣的内容。

因此,触宝从输入法到信息流内容产品,从产品形态上来说看上去跨度很大,但通过输入法,触宝积累了自然语言识别的技术基础,成为机器学习与算法迭代的燃料。可以说触宝在前十年铸就了扎实的AI和大数据底盘,所谓的“转型”内容不如说是顺理成章的AI+内容。

这宝贵的十年可以说是触宝出海的最大“福利”:

业界对企业侧重纵向边界与横向边界有一个生动的比喻:毛竹和白杨。毛竹前四年在土壤里不断生根,第五年开始在地上疯长;白杨的生长速度快,但根系不稳,因此群聚而生。

毛竹型企业业务底盘很扎实,但在快速增长的红利期可能错失掉一些机会,白杨型企业则相反。按照业界通常对于XX型企业属于毛竹企业,XX企业属于白杨型企业的划分,两种发展模式基本被认为不可兼得。

但是需要注意到客观环境对企业发展模式的影响:国内过去十年的竞争太激烈了,比如资本和补贴实际上极大压缩了企业的竞争周期,这注定企业只能专注在一个模式上,不能贪心,比如滴滴就要在出行领域深耕,字节跳动则以迅速孵化产品以产品集群的形式形成规模。

正是前十年的出海经历,让触宝基于技术积淀、以及面对海外本地化和碎片化的解决方案与经验积淀,让触宝在“毛竹型”发展后,迅速进入了“毛竹+白杨模式”。

产品矩阵里的三条纵贯线

从第一款内容型产品发布开始算,在不到三年内,触宝的内容系列产品后已经有十几款,形成了APP集团军,而且还在一直扩张。那么,如何让多条业务在快速生长的时候保持稳固?

【商业街探案】看来,除了前文所述的垂直聚焦深耕外,触宝实际上在这些“白杨”之间,修建了三条“纵贯线”:

第一条线是内容分发平台。

内容分发平台有点像触宝的中枢神经,所有的信息汇集到内容分发平台内部,经过算法和归类,再依据触宝的智能分发系统跨语言地分发给全球的APP用户,比如Cherry的短视频信息流内容,就来自短视频软件VeeU。

(打通不同内容的产品)

听上去这很像内容的重复利用,但不如说这其实是触宝基于内容的能力模块组合,根据每个国家和地区的用户特征,不同的组合衍生出不同的内容产品,同时,它让让新产品孵化在技术层面减少了非常多的工作量,不同的产品可以共用同一套内核算法,并且这套算法的科学性和精准度是经过其他产品不断沉淀和修正后的,其效率和成功率都是可预见的。

值得一提的是,海外内容领域高度的碎片化与内容隔离门槛恰恰是这套中枢神经发挥作用的原因。

举例来说,优酷土豆在合并时其实也是采取了这套机制,后台统一采购,前台根据不同定位配置产品,比如土豆更年轻化,优酷更主流,但在执行中遇到了一个非常尴尬的矛盾:

资源有限,面对的其时是同一批用户群体,资源分散不利于同其他视频网站的竞争,资源同时在土豆和优酷投放,2个渠道又显示不出差异化,最后的结果也是土豆边缘化,一直做不起来。

第二条线是孵化机制。

触宝孵化团队的负责人告诉【商业街探案】,一个产品从构想到正式上架,最快只需要15天,而这个15天是包含了产品数次迭代和升级的时间。而这背后,就是依靠触宝内部如同生产流水线一样的孵化机制:

因为触宝已经确定了大健康、大文娱的领域,所以对于APP方向的选择,只要基于全球范围内的大数据,继续确立细分领域即可,而在团队资深产品经理设计出一个初步的APP开发方案后,触宝会通过不同的维度考核这个方案,成功通过考核的APP再进行生产研发,随后通过内容分发平台提交应用商店。

(触宝的全球产品)

真正驱动这一套孵化机制的,是数据驱动,以Breeze来举例,其首页的呈现方式曾经以AB测试的形式对不同的用户呈现出不同的风格,而通过用户留存、点击率等数据的对比后,Breeze选择了数据更好的一种风格,并且获得了后续较好的用户留存数据。

如果说孵化机制和内容分发平台保证了触宝产品的又快又好,那么第三条线,广告生态平台则算提升了这片“白杨”矩阵的上限。

在2019世界移动通信大会,触宝的自研广告生态平台CooTek Ads也正式亮相,并在现场就对接了全球多家合作伙伴。张瞰介绍:“这套系统允许广告客户创立并管理广告,并直接把广告投入到我们的内容系列产品中,提供程序化界面,允许第三方直接从我们的内容系列产品中获取流量。”

CooTek Ads在三月份已经贡献了触宝广告总收入的14%,并且还在增加。一年前,王佳梁告诉【商业街探案】:触宝的目标不只是做海外市场的隐形冠军,而是做中国企业出海的桥梁,如今看,CooTek Ads的成功意味着触宝“大平台”的目标已经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回头看触宝从工具到内容集团军,再到服务生态的发展三部曲,可以看到,触宝的生长逻辑非常扎实和严密,产品层层嵌套、叠加,生长,凭借扎实的AI根系与三条纵贯线,在集团生态中不但生产、流通与融合,这种发展可能不会极致增长,但可以在快速、品质和稳健中,找到最优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