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白岩松、罗振宇、papi酱等八位媒体人走过的高考路

原标题:白岩松、罗振宇、papi酱等八位媒体人走过的高考路

来源:传媒内参

高考,一个词多少分量,让多少心怀梦想的人,迈出了追逐的第一步。“高考改变命运”,无数有关高考的故事让我们无法忘却。你还记得当年准考证上青涩的照片吗?现在还会梦到当年高考时的情景吗?公交车没赶上、准考证不见了、笔没水了……在这个被高考气息笼罩的6月,跟随这些媒体人一起回忆高考往事。

著名主持人白岩松:我最惨的时候,混到全班倒数第二

白岩松小时候对成绩并不是“很在意”,中考时,他的成绩只比当时的重点高中录取线高出一分。这种“不好好上课,不好好学习”的习惯一直保持到高中,整个高一和高二,白岩松在老师眼中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差”学生,用白岩松自己的话说:“我最惨的时候,混到全班倒数第二。”

直到高三,到了“之前陪你玩的同学都跑去复习”的时候,白岩松才意识到,“是该冲刺了”。接着,他用了一年的时间,从倒数的位置追到了全班前十。

计划一条一条地落实,高考前,白岩松从头到尾看了4遍,“我不认为这是我有毅力的表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了计划然后按照计划去做是很简单的事情,因为,当你量化之后,目标感强了,这比你糊里糊涂傻看要轻松得多。”后来,他以全班第八名的成绩考上了当时的北京广播学院(现名中国传媒大学)。

著名主持人杨澜:女孩子要有真才实学,要靠自己的努力

杨澜1986年参加高考,她一直清楚记得,高考的第一天,大雨倾盆。在她的印象中,那是北京最大的一场雨了,到考场的时候,虽然穿着雨衣,但是裤腿的下半截全部湿透了。杨澜一直记得那种感觉,一边在写卷子,裤腿一直在滴答滴答的往下滴水,站起身来交卷子的时候,每个人脚下都是一滩水。

杨澜直到30岁以前,还会经常做高考的噩梦,梦见自己写完的答案全都不见了,马上就要交卷子,吓了一身冷汗。说明那时候精神压力还是挺大的。不过,高考虽然精神压力很大,但对于年轻人来说,有机会用自己的能力证明自己、改变命运,对很多人来说也是非常强的动力。

在中学时代,杨澜的父母教育她说,女孩子要有真才实学,不能跟其他家庭去比家庭背景,你要靠自己的努力,硬碰硬的用分数来说话。在今天看来,这也许有点学习至上。但在那样一个年代,高考的确是年轻人争取平等上升机会的公平的途径。

财经作家吴晓波:高考比哈雷彗星重要

那一年是1986年,吴晓波18岁。1986年4月18号是哈雷彗星重新经过地球上空的时间。哈雷彗星每76年会飞临我们上空一次,一般来讲一个人一生可能只能看到一次,所以那时候吴晓波非常想在晚上去看哈雷彗星。但他的父亲反对,因为那一年是他参加高考的年份。

吴晓波父亲说:你是想以后长大当一个天文学家吗?他回答说:不是的。父亲跟他讲:“那你的一生,高考可能也只能参加一次,那是哈雷彗星重要还是高考重要?”

对话就结束掉了,这大概是吴晓波高中时期跟父母最后一次比较激烈的对抗。所以他高考的时候填志愿,坚决要离开家乡杭州,他觉得无论考到哪个大学,都必须要离开杭州,后来吴晓波就考进了上海复旦的新闻系。

罗辑思维&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高考是出口

罗振宇父母因为“出身”不好,前半生过得“非常灰暗”。他的母亲,在这个家中独子离家上大学的时候,对他说:只要你离开这个地方,过你自己的人生,我们母子从此不再见面都可以。

罗振宇回忆起童年和少年的时期,就像“上帝给你扔到一个狗洞里。你就爬吧,远方有一个出口,那个地儿叫高考,其他没有任何光亮。爬出去就当人,爬不出去就做狗。”

《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梦想将来当作家

1977年恢复高考,胡锡进上高二,正是要紧读书的当口,他却做着文学梦,不用心上课却迷上写小说,发表出一篇后,更是天天“梦想将来当作家”。不管流行什么,学校只认成绩。分快中慢班时,他被分入中班。“我觉得这辈子完了,学校教育资源都在快班,我高考没戏了。”

他回忆,半年后得知还重新分班,就开始玩命补数理化,“第二年全区数学竞赛,我得了第13名。又进了快班”。胡锡进把这称为自己第一次显示爆发力,从逆境中走出来,“逐步建立自信,明白困难通过努力就可以解决。”

1978年,文革结束的第三年,胡锡进考入解放军南京外国语学院俄语系为他之后记者生涯打下坚实的文学基础。

《新周刊》副主编蒋方舟:当时我骑在窗台上,那一瞬间特别想轻生

蒋方舟曾经透露,自己唯一一次产生轻生的念头,是在高考前。当时,她以为自己不用参加高考就能进入名牌大学,一直到高三下学期,她才意识到自己也要参加高考。

备考到精神崩溃的蒋方舟终于有天与父亲发生激烈冲突:父亲责备她不该看电视,她甩门回到卧室,结果父亲拿起菜刀作势要砍她。

“当时我骑在窗台上,那一瞬间特别想轻生,就觉得门打开也是死,不打开也是死,我该怎么办。另外一边可以看到阳台,我看到我妈正在爬着空调打算过来营救我,所以当时处在一家三口都生死攸关的场景,我觉得还是不死算了。”蒋方舟回忆。

冷静下来的蒋方舟下了窗台,把门打开,向父亲道歉。然后,父亲回厨房收回菜刀,妈妈也从空调上爬了下来。蒋方舟透露:“现在菜刀砍过的痕迹还在门上,我妈用一个‘福’字把它挡上。”

知名媒体人闾丘露薇:考场上一定要细心再细心

闾丘露薇199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回想起高考的话题她就不停地笑自己当年的粗心大意:1988年,闾丘露薇在上海参加高考时,竟然在考数学中将一整版的题目疏忽未答,走出考场的她还没有来得及得意自己答卷的轻松,就在同学们对答案的时候开始怀疑自己的考卷是否出了问题。

万幸数学并没有丢太多的分,同年闾丘露薇进入上海复旦大学哲学系。因此,闾丘露薇给高考生们的建议是:考场上一定要细心再细心。

知名短视频创作者papi酱:在高二数学老师支持下,我才去了中戏

2005年高考,papi酱最难忘的是考试那两天的心情。紧张到失眠,忐忑到食不下咽。那年,对papi酱帮助最大的是高二时的数学老师,在他的支持下,papi酱才去中戏试了一下。

papi酱并不觉得高考是唯一出路,但在现代社会,高考确实可以让大家相对公平地竞争,用努力实现自己的目标。

papi酱身边也有人没经历过高考,并不代表他们就不需要面对其他“考试”,每个人的人生都有每个人的活法,每个人的人生道路上,存在着各种不同的考试,高考只是前半段人生中的一个。每一次考试都值得我们全力以赴,每一次考试都值得我们认真对待。

回到高三那年,papi酱想对自己说:这一切看上去很难也很痛苦,但是你要相信这一切终会过去,回头再看,你会感谢那一年曾付出的所有泪水与辛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露薇 北京广播学院 胡锡进 新周刊 蒋方舟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