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隆伯格MIT毕业典礼演讲:敢于去做大多数人认为不可能或不必要的事

原标题:布隆伯格MIT毕业典礼演讲:敢于去做大多数人认为不可能或不必要的事

看点:本周,是全球知名学府MIT的毕业周。MIT坐落在马萨诸塞州剑桥市查尔斯河畔,是一所私立研究型大学。校园与查尔斯河一起延伸超过一英里(1.6公里)。1861年,顺应美国日益增长的工业化趋势,在借用欧洲理工大学的模式,并强调应用科学和工程方面的实验室教学的基础上,MIT诞生了。经过百余年的发展,MIT在现代科学、工程、数学和技术(STEM)的许多方面,成为全球理工类学术精英们的圣殿。MIT以创新和学术实力而冠盖全球,是全球高等学府的佼佼者之一。

截至2019年3月,MIT的师生中一共出过93名诺贝尔奖获得者,26名图灵奖获得者和8名菲尔兹奖章获得者。此外,MIT的校友中还有58位国家科学奖章获得者,29个国家技术和创新奖章获得者,50个麦克阿瑟研究员,73名马歇尔学者,45位罗德学者,41名宇航员和16名首席科学家。美国空军一直隶属于麻省理工学院。学校还拥有强大的创业文化,根据2014年的统计,麻省理工学院校友(1.9万亿美元)创办的公司年度总收入大致相当于一个世界第十大经济体。

在MIT的全球华裔校友中,华人比较熟悉的有,世界级建筑大师贝聿铭,他于1940年获得麻省理工学院建筑学学士学位;中国两弹一星事业的奠基人,1936年获麻省理工学院硕士学位的钱学森;1951年获得MIT博士学位的复旦大学最强校长之一,谢希德先生;1993年获MIT博士学位的搜狐公司创始人张朝阳等等。

演讲人介绍

近日,前纽约市长、亿万富翁迈克尔·布隆伯格应邀请,给MIT的2019级毕业生做毕业典礼演讲。布隆伯格的经历颇为传奇。38年前,从一个小房间开始创办自己的公司,一路蓬勃发展,成为金融世界革命的弄潮儿。到今天,布隆伯格集团已经发展成跨120个国家和地区,有约2万员工的国际大公司。

布隆伯格作为一名成功的企业家,纽约人,儒商,也有过业绩辉煌的从政经历。是9·11激发了他的参政使命感。2001年,在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两个月后,竞选纽约市长的布隆伯格赢得大选。并且连任三届。

他是纽约历史上最成功的市长之一。他的工作,成功改善了城市的公立学校教育,促成经济增长和就业。在他担任市长期间,纽约市人均寿命惊人地提高了36个月;他也进行了积极有效的扶贫,使纽约领取福利卷的人口减少了25%;此外,他还是政绩卓著的环保家,在他的治理下,纽约城市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了19%。

布隆伯格也是全美最着名的慈善家之一,多年来,为解决枪支暴力问题、气候变化、公共卫生和其他问题,积极奔走并取得了惊人成就。

今天的演讲,从美国最伟大的一代人的”登月计划“开始,激励MIT的毕业生们,积极关注环境保护的大问题,通过更多地参与政治行动,完成”拯救地球“的时代使命

演讲全文翻译

跟今天你们所有人一样激动,在座的是一群充满自豪感的人,并值得大家热烈鼓掌祝贺——你的父母和家人。

很幸运,你能够在一个吸引世界上最聪明的一些人的地方学习。在此期间,麻省理工学院也扩展了开创性研究和创新的传统。你们中的大多数人,见证了LIGO引力波实验证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正确的时刻。不过我作为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工程专业毕业生,一直相信这个理论。

就在今年春天,麻省理工学院的科学家和天文学家,参与拍摄到第一张黑洞的照片。这些都是麻省理工学院取得的难以置信的成就。

你们所有人都是这个令人惊叹的学府的一部分——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人类的知识和成就是无限的。事实上,这里是见证登月计划实现的地方。

五十年前的七月,阿波罗11号宇航飞船降落在月球上。可以说,如果没有麻省理工学院,宇航机组永远不会登月成功。

当然,这不仅仅是因为MIT培养了63级毕业生,宇航员巴兹·奥尔德林(Buzz Aldrin,跟阿姆斯特朗一起最早登月的两人) 。还得益于MIT研发的导航和控制系统,帮助阿波罗宇航飞船顺利到达月球。

成功地将一个人送上月球的太空项目,牵涉许多复杂的技术。最大的一个难题就是,如何成功地导航宇航飞船完成50万英里的太空旅程。贵校的校友和教授,建造了一个1立方英尺的计算机,解决了这个棘手的问题——当时,计算机是庞大到占满整个房间的巨型机器。

麻省理工学院的工程师们之所以努力设计了那样的计算机,唯一原因是,他们敢于去做一些大多数人认为不可能或不必要的事。

其实在20世纪60年代,登月并不是一个有多少人积极支持的构想。国会不想批款。约翰·肯尼迪总统需要说服纳税人,证明载人登月任务是可能实现的,且确实值得做。

1962年,他发表了一个被后世传颂的演讲。他说:“我们选择在这十年中登月,和做其他一些事情,不是因为它们容易,而是因为它们很难做成。”

So in 1962, he delivered a speech that inspired the country. He said, “We choose to go to the moon in this decade, and do the other things, not because they are easy, but because they are hard.”

肯尼迪用这一句话,表达了人类发自内心的那种“手可摘星辰”的勇气和追求。他接着说:“我们愿意接受这一挑战,不逃避挑战,且有信心赢得挑战。”换句话说:为了美国利益和人性光辉,我们要完成它。

结果证明他是对的。尼尔·阿姆斯特朗在月球上的一小步,成为人类巨大飞跃的一大步;美国也赢得了冷战的重大胜利;十年的科学创新,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技术进步时代。“登月计划”也催生了许多改变世界的发明:从卫星电视,到计算机微芯片,到CAT医学扫描仪——甚至到电子游戏的操纵手柄。

我们今天生活的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因为我们成功登月,还因为我们最先努力实现了人类登月壮举。回首历史,肯尼迪总统的登月呼吁,是正确的。是一项最聪明的决策。

今天,我相信我们生活在类似的时刻。但这一次,我们最重要和最紧迫的任务不是探索太空。而是要拯救我们的地球,我们所生活的家园,免受气候变化的影响。与1962年不同,这次的主要挑战不是科学或技术。而是来自政治因素。

事实是:我们已经在应对气候变化上有了技术优势。我们知道如何利用太阳能和风力发电;如何使用电池为车辆提供动力;如何使用氢和燃料电池为工厂和工业提供电。这些创新也并不需要我们在经济上做出牺牲。恰恰相反:总的来说,这些投资可以创造就业机会并节省资金。

是的,所有这些发电技术都需要大规模化——这意味着需要进一步的科学创新。但问题不在于,“我们如何应对气候变化?”问题是,“到底为什么我们行动这么慢?”

我们正在与时间赛跑——我们正走在失败的路上。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已经落后很远,情况恶化的速度以及结果的悲惨程度,将越来越触目惊心。

仅在过去的十年中,我们就看到历史性的飓风摧毁了整个加勒比地区的岛屿。我们看到“千年一遇的洪水”多次袭击美国中西部和南部。破记录的野火肆虐加州,还有创记录的台风在菲律宾卷走数千人的生命。

危机是真实存在的。如果我们不能去积极应对,那么你们这一代——以及你们的子孙后代——将付出可怕的代价。

科学家们知道行动刻不容缓——世界各地的许多政府和政要们也都开始明白这一点。然而,在美国,我们的联邦政府正在寻求成为世界上唯一退出“巴黎协定”的国家,以应对气候变化

唯一的。连朝鲜都没有这样做。

在华盛顿,那些否认气候变化的人,跟认为登月是造假的人一样不尊重科学和事实。虽然登月阴谋理论家被降级到也就上上偏门的电台谈话节目,但气候怀疑论者却占据了政府的最高权力地位。

本届政府认为,气候变化只是一种理论。

像引力一样,只是一种理论。人们可以忽视重力,至少在他们触及地面之前可以这样。但是,当他们忽视气候危机时,他们不仅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而且危及全人类。

不同于肯尼迪总统所做的——鼓舞美国人相信我们挑战太空的能力,现任政府正在迎合相信阴谋论的人。只看到短期收益,无视长期好处。

肯尼迪总统的时代赢得了“最伟大的一代人”的称号——不仅因为他们挺过了大萧条,赢得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还因为他们决心奋进,创新,并实现美国追求自由的使命。

他们敢于追求登月的梦想,他们把脚步拓展到太空“摘星”。通过民权运动,他们忏悔过去犯的错误。为我们国家的理想,树立了领导和服务的标准。

现在,你们这一代人有机会加入他们,同样名留史册。摆在你们面前的挑战 ——阻止气候变化——与人类所面临的任何其他挑战都不同。如果不加制止,可能会因为加剧的干旱和饥饿,导致下一次的战争。气候变化可能破坏海洋生物,摧毁沿海社区,破坏农场和工业,并传播疾病。

现在,有些人会说:我们应该把它交给上帝。但大多数宗教领袖不同意这种想法。毕竟,在圣经,或托拉,或古兰经,或任何其他关于信仰或哲学的经书中,哪个是在叫人类去恶化加重洪水、火灾和瘟疫等问题?

值得庆幸的是,来自两党的大多数美国人都承认,人类活动正在加剧气候危机。他们希望政府采取行动。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一直有形式健康的辩论——主要发生在民主党内部——围绕应该采取什么行动应对环境问题的讨论。在未来的一年,我们需要达成全面的和雄心勃勃的联邦政策上的共识,并促成国会通过它。

每个关心气候危机的人,都应该在两个事实上形成一致。

第一个是:鉴于国会和白宫相互唱反调,至少2021年之前,华盛顿基本没有通过环境治理法案的可能。

第二个是:我们等不及了,需要立刻采取行动。大自然母亲不会按选举周期而等待——我们也不能。

因此,今天我宣布,我承诺通过彭博慈善基金投入5亿美元,推出新的全国性的气候倡议行动,“超越碳(Beyond Carbon)"。我们的目标是让美国尽快地迈向100%的清洁能源经济,现在就开始行动。我们计划,不通过牺牲必须的东西,而是通过投资想要的东西来取得成功:更好的工作,更清洁的空气和水,清洁便宜的电力,更多的交通选择以及避免堵塞的公路系统。

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将应用法律手段,把环境保护局(EPA)在减少碳污染和保护空气和水方面的一些倒退行为,告上法庭。我们大多数的战斗都将在民间进行。将在城市和州一级的地方进行战斗——直接与人民互动。战斗将在四个主要战线上进行。

首先,我们将推动各州的电力公司在2030年前——即11年内,逐步淘汰燃煤电厂。政治家们一直在承诺到2050年前要解决气候变化问题——这是一种虚伪的托词,到那时候鼓吹这种拖延战术的政客早就不在了,无人能追究他们的责任。与此同时,科学发现地球正不断走向不可逆转的全球变暖拐点。我们必须设定短期的目标——必须让民选官员负责。

事实上,在接下来的11年里关闭所有的燃煤电厂是完全可行的。因为我们已经完成了超过一半的计划。彭博慈善基金与塞拉俱乐部一起合作,自2011年起,我们已经关闭了289座燃煤电厂。其中包括,2016年总统大选后,关闭的51座电厂。实际上在川普当选后,关闭速度反而上升了。

其次,我们将努力阻止新天然气厂的建设。当它们建成时,就将过时——因为届时可再生能源会更便宜。像洛杉矶这样的城市,已经停止了建新的天然气工厂,转而支持可再生能源。新墨西哥州,华盛顿州,夏威夷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等地,正致力于将其电气系统转化成100%的清洁能源。

我们不想只是将一种化石燃料替换为另一种化石燃料。我们希望建立一个新型的清洁能源经济——也将游说更多国家这样去做。

第三,我们将支持我们最强大的盟友——州长,市长和立法者——追求政策和法律上雄心勃勃的变革。有计划地推动各州的活动家和环保团体的基层大部队的行动和进展。

我们将共同推动新的措施和计划,增加可再生能源,推行低污染的基建,支持低废物垃圾的工业,提高公共交通普及率,支持发展电动汽车。电动车正在将内燃机——以及相关污染——变成工业革命的废旧遗物。

第四,也是最后一点,我们将深入参与全国的选举。因为气候变化现在首先是一个政治问题,而不存在科学上的疑问,不是个多大的技术难题。

现在,我知道作为科学家和工程师,政治可能是一个龌龊不堪的词。我懂这一点——我也是工程师出身。但我也是一个现实主义者,所以我有三个字给你:克服它。

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赢得应对气候变化的斗争将较多地依赖于政治活动,较少地取决于科学进步。

正因为如此,”超越碳”将包含政治支出,以动员选民前往投票,支持正在采取行动对抗环境问题的候选人。与此同时,我们将通过投票击败那些企图挡道的人,以及那些沉醉于美丽言辞、而不付诸行动的候选人。

对于民选官员,我们要释放的信息很简单:或者面对气候变化的现实,或在选举日面对后果。我们和孩子们的生活都受制于气候变化,那政客的政治生涯也应如此。

现在,随着我们转向可再生能源和减少污染,美国大部分地区的就业人数将净增长。在某些地方,正在失去一些工作机会——我们知道,我们不能把这些落后的社区丢下不管。

例如,一代又一代的矿工为美国的伟大作出了贡献——许多人为此付出生命和健康的代价。但今天,他们需要我们的帮助来应对技术和经济转型带来的变化。

虽然联邦政府需要进行这些投资,但我们基金会将通过“超越碳”项目持续的努力,证明我们确实是可以实现很多进步的。我们将支持阿巴拉契亚地区和西部山区诸州的当地组织,努力促进经济增长,并重新培训工人,以便在新兴产业中找到工作。

综合起来,“超越碳”的这四个要素将成为迄今为止我们国家对气候危机的最大规模的、系统性的进攻。

我们将致力于强化和扩大志愿者和积极分子,一个社区一个社区、一个州一个州地进行这些战役。我们基金会和我本人有这方面的成功记录。毕竟,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不是我们第一次击败华盛顿政客。

十年前,没有人会相信我们可以对付煤炭行业并关闭美国的一半矿厂。但我们做到了。

十年前,没有人会相信我们可以对付全国步枪协会,并在佛罗里达州,科罗拉多州和内华达州等州通过更强有力的枪支安全法律。但我们做到了。

二十年前,没有人会相信我们可以对付烟草业,并将纽约市的禁烟令传播到美国大部分地区和世界各国。但我们做到了。

现在,我们将与化石燃料行业对阵,从而加速向清洁能源经济的过渡。我相信我们会再次成功——但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你必须提高声音,加入组织,敲门拜票,给你们的民选官员打电话,参加投票,以及让你的朋友和家人加入到你的行列。

早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当麻省理工学院的科学家们正在登上月球时,有一种流行的说法:如果你不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你就会成为问题的一部分。今天,华盛顿是这个问题的非常棘手的一部分。

我们必须通过政治进步主义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通过政治活动给我们当选的官员送去挑战。让我重申,这已经从科学挑战转变为政治挑战。

现在,到了所有人都接受气候变化是我们的时代面临的挑战的时候。正如肯尼迪总统57年前登月演讲里说的:我们愿意接受这一挑战,不敷衍它,要有征服它的决心。我们必须克服艰难险阻完成使命。

毕业生们,我们需要你们的思想和创造力,去实现清洁能源经济的未来。但这还不是全部。我们需要你们的声音。需要你们投票。需要你们帮助推动华盛顿做他们不想做的事。这可能是一个新时代的登月时刻——但是,是我们唯一的时刻。

当你们离开校园时,希望你们能带着麻省理工学院的传统——行动和创造——登月的传统。保持雄心勃勃。永远不要让某些东西阻挡住自己,不要因为人们说这是不可能的而放弃。变压力为动力。让不可能变为可能,这种目标动力能帮助你们实现从未梦想过的成就。忽然有一天,就实现了登上月球(般的梦想)。

明天开始,致力于这项使命。如果你们成功,全世界将把你们称为最伟大的一代。

谢谢,祝贺你们。

来源:陌上美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