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为什么罪案片拍摄,如此钟爱石家庄?

原标题:为什么罪案片拍摄,如此钟爱石家庄?

山川网:提起石家庄,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

是万能青年旅店那首《杀死那个石家庄人》?是遍布全市的制药厂?还是西柏坡和赵州桥?

作为最没存在感省份中最没存在感的省会,石家庄在中国城市中的低调,显然已经到了不能再低的程度。

但今天我想要和大家聊的一个话题,应该是很少有人会关注的一个领域。就是在罪案片这个特殊的影视作品领域中,石家庄极其特殊的地位。

《征服》,最石家庄味的罪案片

如果你知道孙红雷这个演员,那么你不应该不知道《征服》这部作品。

《征服》的剧情并不是十分复杂:警方循江湖恩怨抓捕了一批横行衡州的黑团伙成员,经调查得知,盘踞桥北一带的黑势力团伙头子、刘华强的弟弟刘华文不久前曾被人打成重伤,似为另一股黑社会势力封飙所为,警方在调查刘华文时,刘华文三缄其口,只字不吐被伤原因,而此时,刘华强在两年前已因伤害他人潜逃,封飙亦在吴天被杀后逃离本市,徐国庆将刘华强列为重点,展开追捕。

正在此时,在郊区某歌舞厅门前,俗称宋老虎的宋运来又被人用同样的方式枪杀。宋运来系当地赫赫有名的黑道人物,是本市七十年代起家的硕果仅存的几个黑势力成员之一,刚刑满释放,专心在歌舞厅看场子,再不过问江湖中事。吴天与宋运来互有耳闻,但无任何联系。并且二人近两年来都有退隐之意,恩怨多为数年前的事情。

据调查得知,吴天与宋运来系在与刘华强结仇,刘华强的弟弟刘华文被打伤后,已潜回本市。徐国庆敏锐地感觉到刘华强正在逐步实施他的复仇计划,一面继续调查,一面四处布控。果如徐国庆所料,刘华强与情妇李梅、两个年轻的杀手租住在某小区内,窥伺着警方的行动,继续着蓄谋已久的复仇计划。警匪之间的追捕与反追捕,复仇与阻止复仇的较量由此展开。

整部剧的最核心人物,是由孙红雷饰演的黑社会大哥刘华强。而刘华强的人物原型,正是曾经在石家庄犯下诸多罪行的黑社会老大张宝林。关于这个人,在下文中我们还会有介绍,这里我们暂且跳过。

很多人看《征服》这部剧,更多关注点都被血腥、暴力、刺激的犯罪和刑侦情节所吸引。对于剧集中城市背景的许多特征,并没有留意去关注。

事实上,《征服》作为罪案片之所以出彩,除了剧本本身的过硬和演员演技的出彩之外,石家庄这座城市本身的特征也为这部剧增色不少。

《征服》上映于2003年,拍摄时间自然还要再往前一些。现如今的石家庄,无论从经济体量还是基础建设来看,都只能算得上是三线城市的一般水平。往前倒推差不多20年的话,依照当时的中国整体城镇化水平,作为河北省会的石家庄,事实上城市的整体风貌只能说是比当下较大的县城水平相近。

那个时期的石家庄是什么样呢?首先是尘土飞扬,环境污染远胜于今天。在当时那个阶段,经济发展本身就压倒一切,更加之石家庄的产业以粗放型为主,人们的环保意识与执法力度也较弱,这些都更加剧了整部剧中的城市风貌始终都是灰蒙蒙的。

其次就是市政设施水平是极为落后的,全剧看下来,大家能够清楚看到当时路上的私家车数量本身并不多,而且路况也非常糟糕,很多道路都并不平整,车开过后黄土四起。城市里到处基本都是低矮建筑,当时能够超过二三十层以上的建筑,基本上都是当地能叫得上号的。

《征服》,在我看来不仅仅是最具石家庄味的罪案片,也是石家庄城镇化进程中非常有意义的一部纪录片。只不过,这需要一双能够发现的眼睛。

《毛骗》、《命案十三宗》、《燕赵刑警》…

一部《征服》,虽然已经充分奠定了石家庄在罪案类型片拍摄地中的不俗地位。但是在石家庄拍摄的罪案片,自然不可能只有《征服》。否则,本文标题也就不成立了。

如果你不是罪案片爱好者,或者对网剧关注度不高的话,那么《毛骗》可能是一部你完全没听说过的作品。不过,如果你了解了该剧的豆瓣评分,可能会对它多一分好奇。

此剧讲述了一伙行走在城乡接合部的城市边缘人物,他们有严格的内部纪律,人员分工明确,只骗不偷,他们甚至瞧不起小偷,认为小偷没有艺术含量,只是靠三只手泊来不义之财的走兽而已。

作为网剧,目前《毛骗》已经推出上映的共有三季。2010年的第一季豆瓣评分8.4,2011年的第二季豆瓣评分9.4,2015年的终结篇豆瓣评分更是达到9.7。

熟悉豆瓣评分的朋友应该清楚这样的评分意味着什么。在豆瓣,8分以上的作品已经可以说非常优秀,9分以上的作品则一般用“神作”来表示观众对其的敬意。

《命案十三宗》取材于真实发生过的十三宗命案,经改编创作而成,主要情节与人物都是真实的。摄制组对这十三宗命案的凶犯做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电视采访记录,并将这些采访作为一个部分放在剧中,与故事情节有机地结合成一个完整的影片。

犯罪者都说肯定不想杀人,但又承认自己后来确实杀了人,那是怎样的过程?是什么因素造成了惨剧的发生呢?他们绝非成心作恶之人,使他们走到这一步的就是人类所共有的人性弱点,自私、嫉妒、无知、狭隘、愚昧……

这部距今差不多已有二十年的剧作,豆瓣评分同样高达8.7。在罪案、刑侦类型片中,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作品。

《燕赵刑警》,这部名字中就已经河北味十足的刑侦罪案片,同样是在石家庄拍摄的代表性作品。

《燕赵刑警》的一个特色之处在于剧中警察大多由参与破案的公安干警亲自扮演,取材于河北省15个大案、要案如“沧州运钞车抢劫案”、“12·7奸杀焚尸案”、“衡水100亿美元诈骗案”、“宣传部长妻子被杀案”、“广平车匪路霸案”、“秦皇岛跨国冰毒案”、“邢台系列绑架案”、“唐山灭门血案”等。

《燕赵刑警》的一个特色之处在于剧中警察大多由参与破案的公安干警亲自扮演。由于后续有关部门已下令禁止“警察演警察”,所以这部电视剧也被一些观众认为是能看到的最后一部“警察演警察”的电视剧。

这部剧集的豆瓣评分,同样达到8.1分。

那些发生在石家庄的真实大案

在历史上较长的一段时间内,由于多方面的复杂因素,造成石家庄的治安情况始终不尽如人意。甚至还曾位列当年某些媒体推出的“全国十大社会治安、秩序最恶劣城市”的榜单。

从宏观背景来看,中国改革开放至今的四十年间,伴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全面崛起,城镇化速度也达到了中国有史以来的最快时期。在经济制度、生活方式、思想意识在短时间内发生较快改变时,势必会造成某些社会矛盾尤其突出。

违法犯罪案件,事实上是社会矛盾的一种外在表现形式。纵观石家庄从八九十年代至今的大案要案历史,基本上都是暴力性刑事犯罪,经济型犯罪数量明显较少。这也是中国的刑事案件中,南北方地区的一大差异所在。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石家庄轰动一时,非常有代表性的案件有——

靳如超案:靳如超,男,汉族,1960年12月7日出生,原籍江苏省宿迁县人,1976年在石家庄棉纺三厂五七劳动公司参加工作,1977年到棉三准备车间当工人。1988年因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1997年8月19日被减刑释放。2001年3月16日凌晨,制造了震惊海内外的石家庄特大爆炸案,造成108人死亡,38人受伤,远远超过马宏清制作的“陕西省横山县7·16特大爆炸案“和李垂才制作的“江西省万载县3·6特大爆炸案“死亡人数。2001年4月29日,靳如超被执行死刑。

刘井仁案:刘井仁,男,1970年出生,系辽源市东辽县渭津镇农民,曾于1991年10月8日因盗窃、纵火被判有期徒刑,后被释放。2003年2月3日至2月21日,被告人刘井仁分别在石家庄藁城市、无极县以及被告人原籍吉林省辽源市境内连续实施7起抢劫犯罪,致14人死亡,劫得现金及财物总价值1260余元,并对其中一些被害女性尸体进行侮辱。此外,刘井仁还于2001年2月10日在吉林省东辽县抢劫杀死一名妇女。2003年4月11日,刘井仁被依法判处死刑。

张宝义,河北最大涉黑案头号主犯。1997年以来,张宝义等人在石家庄市先后设立了“天和托运站”等经济实体,聚拢了一批社会闲散人员、刑满释放人员和犯罪在逃人员。2003年2月起,张宝义和高跃辉、何丕东等人以其经济实体为依托,逐步形成以张宝义为首的较稳定的犯罪组织。2006年7月15日凌晨,石家庄市公安局调集400余名警力,对张宝义等团伙成员实施了集中抓捕,张宝义落网。2009年9月18日,河北省人民法院对新中国成立以来河北省最大一起涉黑案进行二审宣判,张宝义、高跃辉、何丕东等10人被判处死刑,谭永波等4人被判处死缓,另有84人被判处无期徒刑、有期徒刑等刑罚。

这些真实发生在石家庄的大案要案,后来也成为在石家庄拍摄的此类影视作品的重要故事原型。

为什么罪案片拍摄,如此钟爱石家庄?

事实上在中国提到罪案片,有一个导演是躲不开的。没错,就是高群书。上文中我们提到的《征服》、《命案十三宗》,导演都是这位。

那么高群书与石家庄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呢?

高群书,1966年出生于河北,毕业于河北大学新闻系。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河北人,高群书的性格有非常强烈的燕赵之地特有的江湖气息。

虽然成名后的高群书又拍摄了多部影视作品,但是最为观众所熟知的,始终都是其出道之初,拍摄的《命案十三宗》和《征服》两部代表作。而这两部作品,主要拍摄地都在高群书最为熟悉的石家庄。特征,我个人认为是“猛”与“野”。

石家庄成就了高群书的罪案片事业,高群书也为石家庄贴上了全国罪案片最佳拍摄地的标签。

为什么石家庄这座城市特别适合拍刑侦罪案题材的影片呢?

《毛骗》的制片人在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表述,显得非常具有代表性——在这个以医药、钢铁为主要产业的传统工业城市里,天气常常显得灰蒙蒙的。这里确实不适合拍爱情故事,拍《毛骗》这种犯罪片很合适。有时候冬天雾霾深重,伸手不见五指,给片子带来了渲染环境的阴郁效果。

除此之外,原因还有在上文中我们已经提到的河北作为传统意义上燕赵文化的主场,当地居民的性格深受江湖气息影响。一方面,河北人多数性格直接、豪放、尚武、讲义气、重朋友;但另一方面,这些特征在特定环境下也容易与热血、冲动、暴力、不理性产生不良交集。

在这样的地域文化与百姓性格影响下,某些个体失控的极端行为造成了过去几十年间,发生在石家庄的诸多法律悲剧。而这,也为后来的罪案刑侦类影视作品创作提供了素材。但是这样的素材,我们由衷希望未来越来越少,不再上演最好。

好在,在京津冀一体化进程不断被加速的今天。石家庄的经济和环境,相比二十年前无疑有了长足的进步。但相比国内其他同类省会城市,石家庄的发展之路仍旧任重而道远。

而石家庄在影视创作与拍摄事业上的发展之路,事实上非常值得当地政府的重视与扶持。石家庄想要转型升级,这条路值得尝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山川网 刘华强 刘华文 吴天 徐国庆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