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季羡林留德日记 | 圣诞夜前后的哥廷根(第68期)

原标题:季羡林留德日记 | 圣诞夜前后的哥廷根(第68期)

一九三四到一九四六

一条走了十二年的风雨天涯路

从国文教员到留德学生

从海外游子到归国教授

于季羡林而言恍如大梦一觉

而满纸“荒唐”“辛酸”之言

又更与何人说呢

1935年 12月22日

同昨天一样,同不知道多少天一样,今天仍然阴沉得一塌糊涂。

早上读文法,不知为什么,心总容易跑出去。十一点半出去散步。仍然一直走上山去。因为今天是星期日,山上又铺了这样厚的雪,所以许多小孩,大人也有,都到山上去滑雪,有的拖了雪车,有的穿了长长的两块木片的雪鞋。当初在这山上才种树的时候,大概就想到这层了,留出了一片空隙,从高处一直到山下,现在有了雪了,就成滑雪的好地方。

我自己却只好站在旁边看看而已。我又向上走去,走过了马路又是一群大人孩子在滑雪。

回家刚吃过饭,窗外又飘起雪花来了,虽然颇不小但不久就停了。我读读本,觉得颇无聊。虽然没怎样用心,但头已经有点痛了。黄昏时分到外面走了一转,觉得没有多大意思,又转回来。晚上屁股有点痛,精神不好,本来预备读拉丁文,但只是不高兴读,于是摸过一本Schiller(席勒)的诗,读了点。

我决定下学期选Sanskrit(梵文),本来预备同拉丁文同时选,今天一看Vorlesungs verzeichnis(课程目录),才知道时间冲突,只好先牺牲拉丁文,下年再选了。

12月23日

天当然是阴的,不过还不甚冷。

早晨接到长之同一山的信,同时还接到一份长之替定的《大公报》。好多日子没看到中国报了,现在看了,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不过里面带给我的消息却绝对令人不高兴。

读了点文法,作了点翻译习题。十一点半出去散步,路径同昨天一样,一直走上山去,本来预备多走一段到高处看看白雪掩覆下的哥廷根,但不愿意多走路了,于是就转了回来,在树林里的覆满了雪的小径上走着。四周非常静,自己的鞋踏着雪发出索索的声音,此外就是当一团雪从树枝上落下来的时候,也发出细微微的悉索的声音。

回家吃饭的时候,又把报翻来覆去地看了好久,连广告全看了。正预备写信给长之,头有点痛,于是卧下睡了一点,也终于没睡着。起来写信。

黄昏的时候到大街去了一趟,买了点蔻蔻糖同水果预备送给房东作圣诞节的礼物。

晚上读了二页生字,就读歌德的诗。他的诗真容易懂,然而我却只是觉得不好,歌德的作品除了Faust和其他有数几首诗外,我都觉得不好。

德国诗人歌德

12月24日

今天恐怕是今年最冷的一天。早晨一起来就看到窗户的玻璃上结了很大的冰花,然而太阳却出来了,照得屋里通明。

读了点文法,十一点半就又出去,仍然一直走上山去。我沿了山半的马路向上走,一直走到Kaiser-Wilhelm-Park的下面。我满以为在这样好的阳光下,哥廷根城上的雪光一定非常美的。然而结果却不然,哥廷根城完全给雾遮住了,在下雪下雨的时候,虽然也有一层白茫茫的雾气,但仍然可以看到一个影子,今天有这样好的阳光,却什么也看不见,实在出我意料之外。但阳光也就够好的了,我并不觉得扫兴。

向山下走的时候,看到近山的房子都给雾遮成了影子。刚走下山来,再回头看山上的林子也给雾遮成一团凄迷的淡影了。

过午读读本。黄昏的时候,接到Verband für den Fernen-Osten(远东协会)来的书,是圣诞节的礼物。我正预备访章俊之,请他替写一封谢信,他却来访我了。稍谈,就一同出去到街上买了点信纸。

今天是Weihnachts abend(圣诞夜)。人们大多到教堂里去。家家都买一棵冬青树,上面拴上蜡烛、糖、果子、各种各样的纸作的花,啰里啰嗦一大套。晚上就把蜡烛点起来,淡淡的烛光,照着冬青树嫩绿的枝子非常有诗意。

今天晚上房东请我吃饭。把我送她的东西都摆在桌子上,还有别人送的。她送她儿子同丈夫的东西也都摆上,她儿子也买了点糖果送给她,相互握手称谢。

吃完了饭,把信写好,读了点歌德的诗。

12月25日

今天是圣诞正节,但却看不出有什么热闹的景象。外国的节日同中国的比起来真太乏味了。

今天又是怪天气,阴当然是阴的。但却奇怪地暖,同昨天一比最少要差二十度,街上的雪全化了,在屋里坐着觉得炉子里的火总太旺。

早晨读了点文法。十一点半仍然出去散步,在山上走了一趟,觉得没有什么意思。

过午,也许因为屋里太热的原因,头有点晕,睡了一觉起来,精神更萎靡,书也读不下去,出去走了走,虽然觉得舒畅,然而地上满是雪水,一塌糊涂,不愿意再多走,只好再转回来。

晚饭房东太太送给我一盘鹅肉。这是德国的风俗,Weihnachten(圣诞节)家家吃鹅,这是德国最有名的菜,吃着果然不坏。

八点访章俊之。他约我今天去,到了,龙先生已先在。桌上点了蜡烛,摆了糖果,我们坐下吃着谈起来,从国事谈起,一直谈到德国留学界的情形。到哥廷根来过休假(的)教授,真是丑像毕露,可为中国学术界一叹。十一点半才回家。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编辑/排版:郭磊峰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faust 近山 fernen osten 章俊之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