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梅根二度击败凯特王妃,当选“2019最具影响力杰出女性”

原标题:梅根二度击败凯特王妃,当选“2019最具影响力杰出女性”

虽然梅根还在静悄悄地休产假,没有露面,但关于梅根的话题从来不曾减少过,尤其是她在时尚圈的影响力。如果说,梅根是时尚杂志之间争夺的焦点,那绝不是夸张。

近日,素有“世界顶级时尚杂志”美誉的《VOGUE》英国版评选出“2019最具影响力的25位杰出女性”,梅根毫无悬念地位列其中。而她的妯娌,一向以端庄美示人的“女神”凯特王妃却再次落选,这是她继2018年在这项评选中惜败梅根后的又一次失败。

虽说英国王室素有不谈政治的原则,但涉足时尚圈并不过分。尤其是当戴安娜王妃每每亮相都轻而易举地刷新美的新高度的时候,她自然成为了时尚宠儿。

1981年,戴安娜王妃首开英国王室时尚先河,率先登上《VOGUE》英国版封面。

随后凭借着出色的时尚表现力,戴安娜王妃又于1991年,1994年和1997年三次登上《vogue》英国版封面。她的每次亮相,不仅给人带来耳目一新的视觉感受,而且着实影响人们的生活理念。比如她标准型的短发,就曾掀起了“短发风潮”。

不可否认,戴安娜王妃在时尚方面的确为英国王室带来了全新的关注点和视觉体验。而此后,她的大儿媳凯特王妃,在时尚这条路上再接再厉,每次亮相的造型也是让媒体和网友大加赞赏。

2016年6月,就在《vogue》英国版问世100周年的极其重要的纪念版上,凯特王妃成功登上封面。

如今《vogue》已经聚焦梅根。消息人士透露:“梅根不仅同意拍摄照片,而且亲自撰文袒露自己对妇女教育,女性权利方面的独到见解。”

而《vogue》英国版也凭借着这份值得炫耀的成绩在关于梅根的博弈中一举击败美国版。据悉,素有“时尚女魔头”之称的安娜-温图尔为此大为恼火。

不过,关于梅根登上封面的争夺还有发挥的空间,因为梅根已经婉拒邀请不想登上封面。目前,梅根只是在2017年登上《名利场》的封面。

有意思的是,和梅根共同进入“25位最具影响力的杰出女性”名单中的,还有她的婚纱设计师克莱尔-怀特-凯勒。 不同于梅根身上自带的慈善标签,尤其是作为第一位英国王室涉足智能工程的慈善赞助人,克莱尔-怀特-凯勒仅仅凭借着本职的设计成绩入选大名单,这多少都让人感觉有“蹭梅根热点”的嫌疑。

不过,时尚界的事情似乎永远都不能按照常规逻辑来理解。就像《vogue》英国版的主编爱德华-恩宁福曾经直言不讳对卡米拉的极度崇拜,他表示:“我承认凯特王妃和梅根在时尚方面的带货能力。但我更欣赏卡米拉,她低调的时尚哲学透着优雅,我非常想邀请她登上杂志封面。”

虽然很多吃瓜群众都在爱德华对卡米拉时尚品味方面的赞美难以认同,但不可否认,作为时尚圈“四大杂志,六大蓝血”之一的《VOGUE》英国版,爱德华不可能仅仅凭借着哗众取宠而担当主编的重任,这就好似梅根未必在视觉效果方面呈交了多少让人赏心悦目的答卷,但论起影响力,她的确是个不容小觑的大人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安娜-温图尔 怀特-凯勒 vogue 时尚女魔头 卡米拉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