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典故丨宋诗鉴赏-乌乌歌(乐雷发)

原标题:典故丨宋诗鉴赏-乌乌歌(乐雷发)

莫读书!莫读书!惠施五车今何如?请君为我焚却《离骚赋》,我亦为君劈碎《太极图》,朅来相就饮斗酒,听我仰天歌乌乌。

深衣大带讲唐虞,不如长缨系单于;吮毫搦管赋子虚,不如快鞭跃的卢。君不见前年敌兵破巴渝,今年敌兵屠成都,风尘澒洞兮虎豹塞途,杀人如麻兮流血成湖。眉山书院嘶哨马,浣花草堂巢妖狐。何人笞中行?何人缚可汗?何人丸泥封函谷?何人三箭定天山?大冠若箕兮高剑拄颐,朝谈回轲兮夕讲濂伊。绶若若兮印累累,九州博大兮君今何之?有金须碎作仆姑,有铁须铸作蒺藜。我当赠君以湛卢青萍之剑,君当报我以太乙白鹊之旗。万里横行取金印,何用区区章句为?死诸葛兮能走仲达,非孔子兮孰却莱夷?

噫!歌乌乌兮使我不怡,莫读书,成书痴!

■赏 析

诗起句以短促的音调、重复的句子,表现自己的愤疾。“莫读书,莫读书!”诗人自己是个读书人,却大肆否定自己,真是振聋发瞆。为什么别读书?他这样说明:饱学如惠施之辈,对匡危救国又有什么作用?在国家动荡的时刻,再也不要死捧着书本,寻章摘句;死抠着性理,讲论道学。为此,他号召大家觉悟过来,焚去《离骚》一类诗文,劈碎《太极图》一类道学书,大家一起来喝杯酒,探讨一下如何报效祖国。这几句,高昂慷慨,有李白诗的气势与杜甫诗的沉郁,如庐山瀑布飞泻,轰隆镗鞳,横流四溅。尤其是诗人把读书人分作两类,一类是咬文嚼字的腐儒,一类是不关痛养、低头拱手谈性命的道学家,正切中南宋末年的时病。后人论宋亡的原因,把清谈误国作为主要的一项,这一点,当时的爱国人士陈亮等都已注意到,乐雷发在此诗中,对之作了尖锐的揭露与批判。

读书人的无能,有多种表现,因此,诗以下对他们进行进一步的指斥。乐雷发指出,那些穿着宽衣博带的道学家,招摇过市,不厌其烦地讲道学,说什么唐虞无为而治,怎比得上当年终军请长缨缚单于而归?咬文嚼字,闭门觅句,即使作出《子虚赋》那样的文章,又怎比得上骑着的卢快马,杀敌于疆场?这四句,进一步表达对无能的读书人的鄙薄,也表白出他自己胸中的榜样,提出了自己报效国家、奋勇杀敌的目标。

诗人何以对读书人如此不屑一顾呢?归根结底,是他们无能。因此,诗接着以“君不见”引句,举例说明。在诗人作此诗前两年,也就是嘉熙三年(1239年),蒙古军队曾经攻入四川,占领重庆。到诗人写这首诗的淳祐元年,蒙古军再次麾兵攻陷成都。所以诗取四川当地风光,化用李白《蜀道难》中“所守或非亲,化为狼与豺。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等句,写四川人民遭受屠戮的悲惨情况。在此,诗特地拈出眉山书院及杜甫草堂,分别代指道学家讲学场所及文学家论文之地。诗描写这两处都被焚毁,被敌人的铁蹄蹂躏,这些道学家、文学家连自己的根本之地都保不住,又有谁奋身而起,抗击敌人?诗一连用了几个典故,如连珠响箭,箭箭诛心,把投降者、空谈家和尸位素餐的朝廷官员鞭挞得体无完肤。但诗人还嫌不够,又用浓笔勾勒了一遍他们的丑恶嘴脸,说他们当此国家危难之际,还是戴着高帽子,佩着长剑,忙着讲什么仁义道德;那些做高官的,醉生梦死,一点没有紧迫感与责任感。试问,一旦国家沦亡,他们又能到什么地方立命安身?“大冠”以下四句,通过辛辣的讽刺,表示自己对这批人的极端的愤怒。

“有金须碎作仆姑”以下八句,是诗人针对读书人中间的渣滓述明自己与他们截然不同的志向。诗人表示,学以致用,自己绝不读死书,志在投入到抗敌的第一线去。他要放下书本,摒斥空谈,积极行动起来,制作好射敌的利箭,阻敌的蒺藜,拿起宝剑,挥动战旗,杀敌立功,建立千秋功业,垂勋万世。读书不是为了空谈,要有实际行动。过去诸葛亮死了还能吓走司马懿,孔子能大义凛然地斥退莱人的无礼行为,这些都是学以致用的榜样。至此,诗的主题已经突出,诗人强调的是读书报国,如果读书只是妆点门面、沽名钓誉,那还是不要读的好。一段表白,诗人的刚正之气跃出纸上,诗的情感也推到了高潮。于是下面急转快收,再次咏叹读书人读死书,结果成了书痴,百无一用。结尾两句与起首呼应,但一为激烈,一为悲切。

乐雷发虽然是江湖派作家,但这首诗却写得慷慨激昂、雄浑跌宕,诗人胸中的忧国忧民的积虑,渴望报效国家的雄心一泻而出,没有丝毫江湖派应酬纤巧之病。诗人作为一个读书人,愤疾的心理驱使他决心杀出自己的阵营,这种思想,在当时无疑是十分可贵的,因此他的后人乐宣在《雪矶丛稿》跋中特地提到这首诗,说是乐雷发“励志发愤”而作。

来源:文言文

大家都在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乌乌歌 乐雷发 惠施五车 唐虞 卢。君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