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欧洲行(35)透过佩纳宫窥视昔日葡萄牙王室奢华生活

原标题:欧洲行(35)透过佩纳宫窥视昔日葡萄牙王室奢华生活

两牙之行源于我们的南非之旅,到了好望角,所闻所见所思促使我们想去了解公元1500年前后的地理大发现,就是这个史无前例的大发现拉开了不同国家相互对话和相互竞争的历史大幕。

多数历史学家认为:公元1500年前后是人类历史的一个重要分水岭,从那个时候开始,人类的历史才称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史。在此之前,人类生活在相互隔绝而又各自独立的几块陆地上,没有哪一块大陆上的人能确切地知道,地球究竟是方的还是圆的,而几乎每一块陆地上的人都认为自己生活在世界的中心。

当时欧洲人笔下的世界,已知的三块大陆——欧洲、亚洲和非洲,分别由三个信奉基督教的国王统治,其他地方都是混沌未开。

但就在公元1400年以后的两百年间,欧洲绘图人笔下的几大块陆地宛如正在成长的胚胎,逐渐由模糊的团状,演变成我们今天所熟悉的清晰可见的模样。

正是从那个时候起,割裂的世界开始连接在一起,经由地理大发现而引发的国家竞争,拉开了不同的文明间相互联系、相互注视,同时也相互对抗和争斗的历史大幕。

不可思议的是,开启人类这一历史大幕的,并不是当时欧洲的经济和文化中心,而是偏居在欧洲大陆西南角上两个面积不大的国家——葡萄牙和西班牙。五百年前,他们相继成为称雄全球的霸主,势力范围遍及欧洲、亚洲、非洲和美洲。

中国有句俗语,有压迫就有反抗,或者说,征服是从被征服开始的。

承载葡萄牙和西班牙的伊比利亚半岛,在其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战火连绵不断,这块土地曾先后被罗马人、日耳曼人和摩尔人征服。正如一个个奋不顾身的斗牛士,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一刻也没有停止同入侵者的抗争,直到今天,我们依然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种仿佛根植于基因中的追求刺激、喜欢冒险的豪情。

中国还有一句俗语,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或者说,风水轮流转,国运也一样,如今的两牙雄风不再,昔日的霸主,今天已经沦落到欧洲最穷国家的行列。

葡萄牙的这两幅地图可以证明:

曾为葡萄牙帝国领土和利益范围的海外区域(1415-1999年)。

再看看现在,硕大的版图只剩下一个小手指宽了,不过我还是想夸一句,它依然很美!

我们此次行程从这里开始——辛特拉小镇。

我们跟随途牛旅行社的“牛人专线“,于5月13日凌晨从北京起飞,在德国慕尼黑机场转机,到达里斯本天色已晚,旅行社在当地租用的大巴车直接将我们拉到Tryp Montijo Parque酒店,入住后,休息并调整时差。

第二天一早的第一个景点是佩拉宫,车行期间也可一揽部分小镇风情。

辛特拉是葡萄牙里斯本北郊的一座小镇,是摩尔贵族与葡萄牙王室的夏宫所在地,这一带山峦起伏,空气新鲜,风景优美,人文景观与自然风光揉合在一起。

这里街道很窄,堵车也很严重,但走走停停期间正好观察两旁的街景,各种店铺鳞次栉比,许多门脸打理的都很漂亮,其中最夺目的要数卖瓷器的店铺,那些富有葡萄牙民族特色的各种盘子,花瓶、工艺品、精致美观、造型独特。

还有那一幢连着一幢风格迥异的䢖筑,流光溢彩般从我们眼前闪过。

辛特拉小镇宁静而美好,郁郁葱葱的树木中隐藏着不少富豪留下的精美宅邸,曲回的甬道和秘境般的花园让人着迷,它那独特风景文化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它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同时被评为欧洲最浪漫的十大古典小镇之一。

我们一边上山,一边欣赏道路两旁迷人的自然风光。

有一种树引起了我的注意,树上开满了这样紫色的花,很娇媚,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我用英文问当地导游,她告诉我是purple morning (紫色的早晨),代表浪漫和爱情。

我心想,怪不得这里充满传奇。不过,最早让辛特拉走进浪漫史舞台的可不是purple morning,而是英国诗人拜伦勋爵,他曾对这个南欧小镇充满了无尽的赞叹,甚至奉为"灿烂的伊甸园",试想,拜伦写这部游记的时候,足迹已经踏遍欧洲各国,而被他冠以"伊甸园"美誉的唯有辛特拉。

佩拉宫城堡是辛持拉小镇的一个最著名的一个旅游景点,到了辛特拉不去佩拉宫的话那才叫遗憾。

坐落在辛特拉山脉山顶上的佩拉宫,是一个风景优美的避暑胜地。

进入辛特拉山麓,湿润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行走在这蜿蜒的山路中,周围古木苍翠,绿树茂盛,鲜活的绿色经阳光的沁润,像油彩一样浓郁凝重而又富有光泽。

苍天树木是如此的高大浓密,像一堵墙,以至于到了宫殿大门外,居然还看不到宫殿的影子,当我们转过一道湾,这座宫殿才一下子跳进了我们的视线。

佩拉客被称为欧洲十大最美古堡之一,只有身临其境才能真正体会到那童话般的美丽,它那色彩斑斓的城堡,随心所欲的排列着的不规则的建筑,像极了小孩玩耍的彩色积木。

眼前这组色彩艳丽参差不齐的建筑群会激起每一位游客童年的美好回忆。

宫殿外面的城墙,虽经历了如此悠久历史的冲刷,但却依然辉煌如初,远远的望着佩拉宫,灰色城墙,顶端被漆成黄色,在阳光的照射下透露出一股炙热的明黄色质感。

笔者当时的心情好奇怪,大红、明黄、浅黄、灰,还有白,这么一大堆颜色放在一起,并没有显得杂乱无章,反而给人一种富贵典雅的感觉,让人情不自禁地喜欢。

古老的佩拉宫,发生过很多古老的故事,曾经上演过一幕又一幕精彩的历史剧,暂且不论这座宫殿的悠久历史和古老文化,单单是这座辉煌宫殿,那别具一格的建筑风格就使人向往。

进入佩拉宫,穿门廊,过吊桥,走小经,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兼具哥特式、文艺复兴式、摩尔式、曼努埃尔式和萄式混合体的多种建筑风格的大杂烩,使它看上去像一座乐园式城堡。

整座宫殿足足占据了一个山头,耸立在辛特拉山麓的最高处。它依山而建,高低起伏,错落有致,层次丰富,像一座被缩小了的城市。

奇特的外观,艳丽的色彩,佩拉宫是葡萄牙浪漫主义建筑的代表作,其内外墙壁均用16世纪至19世纪的花瓷砖砌成,宫殿的每块石头,每样装饰都展示其主人和工匠们的丰富想象力。从这里可以看到古埃及的建筑艺术,只要稍加留意还可以发现墙壁上的装饰和文字体现出阿拉伯情调。

此外,佩拉宫也同时反应了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风格艺术,如门窗,尖顶,岗亭,球形墙角,大理石祭坛鱼尾人和海神拱形门等。

过拱门,走到佩拉宫的露天院子,放眼望去,可以远远看到大西洋平静的海面,近处则是满眼葱茏的绿色植物,仿佛整座辛特拉是在一片森林里拔地而起。

暖暖的阳光,轻松的微风,详和与宁静正滋养着佩拉宫。

露天院子的右方是一座红色的外墙的小教堂。

教堂的建筑造型非常简单,以罗马式的建筑风格而修建的塔楼教堂,辛特拉当地居民大多信奉天主教,以宗教风格浓郁的教堂必然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这也成为不少游客来辛特拉小镇必定都会前往的一处景点。

每年佩拉宫的小教堂,都会吸引很多前来参观的游客,游客可以一睹教堂的庄重,到此做一次虔诚的祷告,教堂内摆放着许许多多形态各异的神像、圣母玛利亚神像、耶稣神像、十字架雕像等。

在宫殿进口拱形门处,一尊巨型海神的雕像就立在门头,它就是希腊神话中人身鱼尾的海神雕像,造型像鬼神,模样狰狞,可能修建者的用意是为了表达佩拉宫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在它下面还有珊瑚、贝壳,这些就是曼努埃尔式的建筑特点。

在宫店之中随处可见线条优美的门洞,回廊和雕塑,尤其引人注目的是墙壁上的装饰,远看仿佛是壁画,突出的图案上绘以釉彩,固然经历数百年的时光,仍然不减鲜亮的光彩。

沿宫殿的外围城墙饶宫殿半周,来到一个宽阔的阳台,从这里进入皇宫内部,可以亲眼目睹萄萄牙国王的生活居所。

从1834年到1910年间,五位国王在这里生活过。寝室、书房、客厅、卫生间、会议室、小教堂等,毎间房子的窗外都是一幅莺歌燕舞,绿树成荫的天然风景画。

宫内四处可看见做工上乘的各类家具和装饰品,银质的茶壶,洁白如玉的瓷质碟碗,精致的台灯和带有图腾图案的地毯,这里还有中国的瓷器,甚至还有中国画和红木桌椅。

翡翠雕柜子,佩纳宫内使用的家具摆设,堪称是当时世界之最,极其奢华。

人们还可以走入厨房看到皇宫御厨们使用过锅碗瓢盆,清一色的金属制品,由小到大,摆满了厨房的墙上地下。

精美冷艳的壁画,无论是家具的摆设方式,还是房间内墙壁的颜色组合,都巧妙地将一种想要冲破束缚,开创一片新世界的情感汇聚其中,不得不感叹当时设计师的心思细腻,并驾驭了极高超的美感。

据说,修建佩拉宫之前,这里原是一座小小的修道院,里面住着十几位修道士。

18世纪,修道院遭到雷击被毁,后来在修道院废墟上建立起此皇家夏宫。

该王宫于1885年竣工,此后一直为皇家避暑胜地,萄萄牙末代国王卡洛斯及其全家经常居住在此,目前宫内陈设仍旧保留了卡洛斯国王居住时的原样。

1919年,这座宫殿改建成博物馆,并取名佩拉宫。站在山头上可以360度环顾山下美景和辛特拉城。

佩拉宫,它是19世纪葡萄牙女王玛丽雅二世的丈夫费迪南德之心血结晶,距今一个半世纪,但却是辛特拉比较新的宫殿了,其庭园风格深深影响了后世的景观美化设计,由于深具文化价值,佩拉宫与197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彩绘玻璃是我的最爱,佩拉宫的彩绘玻璃质感超棒,图案人物形象栩栩如生。

宫殿的装饰品中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彩绘瓷盘,有的挂在墙上,有的放在台案上,个个精美无比,图案立体感极强,遗憾的是行程时间太紧,实在没有时间拍照,只顺手用手机扫了几张。

这是团友董美女,见人一脸微笑,英文不错,热心助人,外表和内心一样甜美,因此,她也是旅程中美好的记忆,一并留下。

互为风景。

古老的欧洲大陆,最让人惊叹不已的永远是有着浓郁特色的人文气质,古堡就是这种气质的凝结。

古老的城堡,坚固而神秘,历经风雨,却能和周围的自然景致一起挽留住时光,见证着岁月的流逝。自身永远卓然屹立,吸引着无数朝圣者的目光。

许多欧洲国家都有神秘辉煌的城堡,这些古堡是欧洲历史的见证。

而今,古堡盛行的欧洲中世纪,已经成为一道模糊的历史背影,而承载着斑驳历史的古堡却留存了下来,成为欧洲最珍贵的文化遗产,更成为世界建筑文化发展中的源流和载体。

摄影︱屈兰根 配文︱潘天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佩纳宫 辛特拉小镇 慕尼黑机场 佩拉宫 辛特拉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