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切尔夫人:向欧洲要回“我们的钱”

原标题:撒切尔夫人:向欧洲要回“我们的钱”

英国脱欧陷入僵局。为达成脱欧协议,特蕾莎·梅答应给欧盟支付390亿英镑的脱欧费用。

撒切尔夫人担任英国首相期间,也曾与欧共体斗智斗勇,就会费问题进行过艰苦的谈判,要回了“我们的钱”。在《从绝境到巅峰》一书中,英国政治专栏作家查尔斯·莫尔讲述了这一过程。

撒切尔夫人从1979 年5 月当选首相那天起,便一直为英国应该从欧共体要回“我们的钱”而争论。

她认为,希思政府在加入欧共体时协商的英国资金贡献额极度过分。1973 年开始的净贡献额为1.02 亿英镑,而到了1979 年竟增长为9.47 亿英镑, 若不是撒切尔夫人在第一届首相任期商定了临时解决方案,还会进一步增长。

除非这种资金不平衡得到纠正,否则她就不允许欧共体采取新的行动。

五年以后,在1984 年6 月26 日,她终于取得了胜利。

撒切尔夫人传:从绝境到巅峰

作者:[英]查尔斯·莫尔

译者:贾令仪 贾文渊

ISBN:978-7-5012-5865-9

出版时间:2019年1月

在法国枫丹白露举行的欧共体会议上,她得到了英国贡献总额66% 的折扣。此外,各种条件也满足了她“解决方案与问题同步”的要求:成员国通过自身资源增值税收入新增1.4% 继续为欧共体提供资金,这个折扣比例也继续维持。

由此,这个方案不再是特别对待,不再需要讨价还价,这个问题就此解决了。

但这次成功几乎在最后一分钟前都并不确定。此前一直在就扣留英国对欧共体的超额预算贡献进行协商,虽然严肃但没有结果。

1984 年3 月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前一届理事会上,英方曾抱有很大的期望,但最终受到阻止。皮埃尔·莫瑞尔是密特朗总统的一位高级顾问,他参加过那届理事会。

他说:“所有与会领导人都为撒切尔夫人强烈的态度感到生气。(赫尔穆特)·科尔对她说,她和他应当仿效丘吉尔与阿登纳(战后德国著名总理)的榜样,‘着眼未来’。

“他为自己说的话感到激动,但她只说了句: ‘不。抱歉。我要索回自己的钱。’形势变得危险:显然她已经做得过分了。”

科尔后来写道:“人人都让玛格丽特·撒切尔折磨得怒不可遏。弗朗索瓦·密特朗……在一次会餐时悄声对我说:‘这种无休止的讨论我实在是受够了……我看咱们该私下同意,我们不给她做任何让步,什么都不给。’”

密特朗和科尔打定了主意,不能让这番争吵继续进行下去。他们开始为枫丹白露的最后结果做准备,私下与盟国联络,如果她不同意,就孤立她。

英国外交人员风闻后,向法方指出,英国也盼望解决这事。

5 月2 日,撒切尔夫人在首相别墅与科尔举行双边会谈时,她以暗示的方式确认,英国准备为达成一项交易参加协商。她拒绝承认英国缺乏对欧洲的忠诚。

会谈记录显示出,她说:“我们都是热情的欧洲人。我们参加欧共体,为的是避免未来发生过去曾发生过的冲突。”

她指出,科尔、密特朗和撒切尔这三巨头目前在国内竞选中处于强有力的地位。大家应该团结起来, 达成一项预算解决方案,走向欧共体发展的新阶段。

罗宾·伦威克等英国官员决定,尝试与法国人达成交易,因为法方希望在其担任六个月的欧洲经济共同体轮值主席国期间实现一个高潮。

这一年晚些时候,罗兰·杜马斯接替了更加持反英态度的上司克劳德·切森,担任了外交部部长。

杜马斯在巴黎会见杰弗里·豪的时候对英国官员们说,他们需要找到一条新途径。他们在没有撒切尔夫人参与,甚至在她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与法国同行秘密炮制了一个交易的开端。

折扣额将直接从我们支付的总额中减去(而不是先支付再退还),并正式写入共同体法律。

虽然英国官员根本无法确定能否在枫丹白露取得成功,但他们最大的担忧是如何“应付撒切尔”,而不是击败法国人。

她会支持他们已经开始准备的交易吗?

在撒切尔夫人的首相生涯中,欧共体在枫丹白露举行的会议是她事后做书面记录的很少几件事之一。

她这次做记录的原因不明,但她离职后称:“那件事发生后不久,做书面记录的目的是对曲解做出反驳。”

她渴望记录下自己的回忆,这或许既反映出她结束一桩长期争执后的喜悦,也反映出她的担心,唯恐欧洲怀疑论批评者认为她让步太多。

这篇手写的简短实录叙述了她抵达峰会时拿不准即将发生什么事。她认为密特朗还没有决定行动路线。他的选择有两个:“1. 一个解决方案,法国担任轮值主席国时的胜利。2. 一场失败——皆由于英国 !”

人们在会议中的情绪“表面上亲切”。撒切尔夫人提出了自己的预算建议,按照她的建议,详细情况交由外交大臣应邀在晚宴后向各国政府首脑报告。

晚宴在巴斯布雷奥酒店举行。这里昔日是巴比桑镇的一座狩猎屋,罗伯特·斯蒂文森曾在这里写下《金银岛》的大部分内容。

撒切尔夫人注意到,东道主法国的切森部长带领所有外交部部长在门外露天喝咖啡,相互讲幽默故事,而不是按照安排确定预算问题的细节并且向室内的政府首脑做报告。

她喊起来:

他们怎么敢这样 !是我们在战争中救了他们的性命。

伦威克和戴维·威廉森选择了这么个危险的时刻披露他们与法国谈判过的计划。他们把英国愿意接受的折扣百分比留作空白,让她觉得自己可以就此做出决定。“她恶狠狠瞪着我们,不过默许了。”

撒切尔夫人在记述中没有提到她的外交人员所做的准备,她记录道: “总统(对外交部部长们的工作)显然感到不快”。

晚上11 点30 分,切森来到政府首脑面前,他提议的退还额低得让撒切尔夫人觉得受到了侮辱: “我感到绝望,我们从来没有受到过公平对待,假如这是他们能提出的最佳百分比,那枫丹白露会议就是一场灾难。”

伦威克曾对法国谈判对手说,低于66% 的折扣英国不会接受,撒切尔夫人来枫丹白露要求的百分比是70% 以上。法国名义上报出50%,希望能以60% 敲定,不过实际上准备接受更高的百分比。(他们没有向德国通报私下与英国的谈判,而德国坚持60%)

于是,第二天的议程有了一丝表演的成分,也许就连撒切尔夫人也在表演,不过她即使在私下也从不承认自己做过任何表演。

由于在会议桌旁没有达成协议,密特朗建议休会后举行双边会谈,撒切尔夫人分别与密特朗和科尔会谈。“我对科尔说,我们可以接受2/3 退还……我们也对杜马斯这么说。科尔提出65%。”

科尔记得,撒切尔夫人“对我的态度变得非常冲动。她的大致意思是说, 联邦德国应该支持英国,因为在我们国家驻扎着英国士兵”。

接着,她叫了“暂停”,去跟她的官员们商量。

戴维·威廉森对接受任务“应对撒切尔”的迈克尔·巴特勒说:“告诉她现在必须解决。”但巴特勒认为,最好听听她是怎么想的,于是缄口不语。让他感到宽慰的是,她说:“我认为我们能得到的已经几乎得到了,”接着补充说,“既然我已经得到了65%,我就能提高1 个百分点。”

回到全体会议后,她提出了这个要求,密特朗做出了让步,殷勤地说:“当然,首相夫人,你应该得到。”

巴特勒记得,“身躯庞大的赫尔穆特·科尔怒不可遏地”按蜂鸣器叫他的官员们,要防止对德国不利的财政因素。但德国人不敢反对法国总统,况且他们也需要在共同农业政策上得到有利条件,于是,这事就这么定了。

根据官方财政数字,到2015 年,英国累计节省了780 亿英镑。罗宾·伦威克称之为“21 世纪最有价值的财政协议”。

*节选自《撒切尔夫人传——从绝境到巅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