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作家网:签约作家赵春花的《外婆的眼睛是星星》

原标题:青年作家网:签约作家赵春花的《外婆的眼睛是星星》

外婆的眼睛是星星

文||赵春花

月亮把深蓝的天空烫了一个洞,四周镶满闪闪烁烁的星星,据说天上的星星是死去的人在对着亲人眨眼睛,其中也有外婆的眼睛吗?

同样的星空,一棵粗壮的梧桐树下,外婆躺在凉椅上摇着蒲扇,我坐在小板凳上托着腮帮子,依偎着外婆,抬起头,星星正调皮地眨着眼睛,“外婆,您说,天上为什么有那么多星星,数的清吗?”

“傻孩子,去了另一个世界的人,他们的眼睛变成星星,守护着地上的人,当然,只有好人的眼睛才能变成星星!”外婆仰起满是皱纹的脸,用右手食指指向天空:“永远数不清哟,你瞧,我们的祖先也望着我们呢!”

“外婆,您为什么没有眼睛?是老天爷把您的眼睛拿去了吗?”小小的我终于忍不住道出心中的疑惑。

外婆伸出手,在空中哆哆嗦嗦,大概是在找我的小脑袋,我把脑袋凑到她手边,她摸到了我的小辫子,小耳朵,又在我小脸上拍了拍:“乖妞妞,外婆活得太明白,老天爷觉得我不再需要眼睛,就把我的眼睛没收了,在天上看着世上的人。”

我不敢直视外婆的眼睛,她的眼睛有些凹陷,眼白很多,没有一丁点神采,总是定定地看着一个方向。从我记事起,就知道外婆眼睛看不见。不过她总把自己拾掇得干净整洁,身上还有淡淡的肥皂香,去她的房间,也没有什么异味儿,反而收拾得很整齐,窗明几净,几缕阳光总是把房间照得暖融融的。

外婆房间里有个宝贝——一个百里透黄的大瓷坛子。自从外婆双目失明,她莫名其妙地拥有了一项特殊的本领,能洞悉常人参不透的事儿,一说一个准。渐渐地,十里八乡的人只要有心结,或遇到困难,就会来找外婆解疑或算上一卦。大瓷坛子里装的可都是好吃的稀罕玩意儿,孩子们到房间第一件事就是去瓷坛里淘宝。

今儿东家媳妇丢下孩子离家出走,东家人急得团团转,慕名找到外婆,外婆掐指一算:“东家儿子对媳妇动了手,媳妇赌气正朝北行,不出五日会自己回来的。不过,以后可不许对女人动手。”那人连连道谢。五日过后,媳妇果然回到家,东家人又带上鸡鸭鱼肉来谢外婆了,外婆送给他们几个字:“家和万事兴!”

“外公,你回来啦!”我们姐妹几个争抢着去给外公倒茶,姐姐被溅起来的开水烫到手,“啪”的一声,瓷杯子摔成几半。

“没用的东西!”外公狠狠吐了口痰,“小孙子,给爷爷倒杯茶来。”

大爹家的弟弟机灵地连茶壶一起拿过来:“爷爷,喝茶,我亲手泡的。”

爷爷呷了一口,眉开眼笑:“我孙子泡的茶呀,就是好喝!”

外婆摸索着过来,把我们姐弟几个拉到房间,揭开被子,拿出一个布枕头:“阿香,把这个带回去交给你妈妈,你妈妈生了四个孩子,做事又不行,我每天偷偷攒一把米,都在枕头里缝着哪!”说完,又摸索着去找那个瓷坛,把里面的东西一把把塞给我们:“快从后门回去吧,别被你外公看到,免得又看他脸色。”

我们姐弟几个含着泪,路上姐姐才说,外婆算到妈妈会早逝,所以对她特别照顾,生了我们以后,我们家常常过着捉襟见肘的生活,上顿不接下顿,外婆总是偷偷地给妈妈攒食物。外公成天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一天到晚惦记着娘家的东西,我还有儿子孙子要养呢!”

一日,外公去田里做事儿,大爹一家走亲戚去了,外婆正摸索着晒被子,守门的狗也不知跑哪儿去了。

一个人影闪进外婆家。

“老头子,吃饭没有?饭在锅里,菜在碗柜里,炉子上煨的有汤,你自己盛着吃啊。”只听一阵叮里哐啷,狼吞虎咽声,家里的狗白灵突然回来了,对着厨房一阵蹦叫狂吠,外婆冲过去抱住白灵:“还不快跑,我家狗凶得很!”那人愣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老人家,谢谢你,他日我若发达,一定报您的一饭之恩。”说完匆匆离去。

外公回家,狠狠骂了外婆一顿,说她连叫花子进家都不知道,其实外婆心里明镜似的,她早就知道不是外公,可叫花子也是人啊,吃顿饭也不会损失多少。

外婆就这样,一有空就给我们攒东西、有时间也帮别人带孩子、收庄稼,一年又一年,过得很平静。

乌云密布的一天,外婆躺在床上再也没有醒来,十里八乡的亲友们排着长长的队伍,自愿为她送行,脚印踩了一路,泪水洒了一路,大雨下了整整三天三夜。

天空被洗得干干净净,每当夜空中布满星星,有两颗格外耀眼。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