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瓜专访|新晋女频作家李佳羽:作家、编导双重身份的创作人生

原标题:橙瓜专访|新晋女频作家李佳羽:作家、编导双重身份的创作人生

李佳羽,起点女生网签约作家,编导,主业为金融投行业,英国朴茨茅斯大学文学学士,香港大学计算机硕士。

2018年签约起点女生网,作品《庶妃翻身:这个王爷不太冷》一经发布,就在网文圈就引起了不小的关注,在三个月内达60万阅文点击,而且收藏和推荐一路飙升。现在《庶妃翻身:这个王爷不太冷》已经被上海电视剧制片公司美感传媒看中,目前改名为《瑶宫凤锦》正在备案电视剧项目。美感传媒有过《昆仑阙之前世今生》的制片经验,相信不久的将来便能把李佳羽的第一部小说带到电视银幕上与观众见面。

作为爱吃火锅的重庆辣妹子,李佳羽的小说文笔极具特色,其作品在极短时间内就突破了四十万的网络点击量,为众多读者喜爱。

如今,李佳羽的第二部力作《生死契:诡探实录》正在起点中文网火热连载,两部作品分别即将超过100万阅文点击。

创作之路始于爱好,盛于才华

橙瓜:很多作家都喜欢使用笔名,您的笔名是真名吗?这其中有什么缘由?

李佳羽:李佳羽是笔名,英文名字Cindy.Lee,因为早年想从事写作和影视工作,请一位深谙周易五行的道教师傅改了一个名字,说我五行缺土,李佳羽比较适合我,而且我觉得这两个字看起来对称、工整,就采用了。

橙瓜:学理工科的您,取得了计算机硕士学位,后来是怎样的机缘巧合接触到了网络文学并选择从文呢?

李佳羽:我本科是文学学士,虽然不是中文系,但是选修了比较多的世界文学,西方文学。写作的爱好,其实从小学就开始了,那个时候与同桌王靳开始合写武侠小说,一人写一段,两个小孩写得还有模有样的,上课的时候就偷偷在桌子下边写,她现在是重庆电视台的新闻主播,一次在网络上重逢后,她说还记得我们小时候那个蓝色的小本本。到了本科的时候,我开始上西祠胡同发表小说,南京这个城市有很多大学坐落在这里,六朝古都,文学气氛很浓厚,在“南大我的家”BBS这个版块我做了很久的斑竹(版主),网名叫“叶映雪”,当时与还是学生的张嘉佳,还有其他版主一起管理了很久BBS,就是给写的好的文章加酷字。

现在张嘉佳已经是很知名的畅销书作家了,创作了《刀剑笑》《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等作品》,最近刚出版了《云边有个小卖部》,我直到后来从事影视工作多年后,在深圳的金蔷薇电影节,才知道这个作家张嘉佳就是以前大学里边一起做版主的那位熟悉的ID。所以,我也收到一些激励,认为有热爱,有笔力,为何不放手一试。说起来很不争气,在计算机系读研的时候,第二天要考试了,头天晚上我还在写小说,就是看到一个个人物和故事开始跃然于纸上的时候,心里忍不住欣喜。

橙瓜:您曾在文学评论作品《半生为梦半生为缘》中,浅析了张爱玲与李碧华的写作,见解独到,风格极具特色,您在两位作家作品中收获的最大启发是什么?

李佳羽:去港大读书憧憬,源自于一部女导演--香港学院派导演的代表人物--张婉婷的电影《玻璃之城》,另外就是港大文学院的张爱玲,中国文坛算是女性作家里多产且作品内容深刻的一位,她们的作品在我早期的写作上是有引导的,包括以感情和个人触动为出发点,以冷眼看世界的距离感、无归属感的主题、色彩的使用。让我在小说创作中自然流露出原罪意识,呈现出复杂而丰富的人性,构成了人物悲剧命运的内在合理性。而李碧华则有“我为东道主,不作奴才文章”的启发,她写三生三世的爱恋,写凄艳悲凉的背叛,写尽痴男怨女、悲欢离合,让我在作品中也有一些模仿。

橙瓜:知名学者作家姚天文老师曾多次点评您的作品,并曾赞道“以其独特的写作风格、天才的写作思路,于缠绵中见刀锋,于繁华中见苍凉”,对此您怎么看?

李佳羽:姚天文老师对于我来说他是鼓励我去把我的这些稿子写出来然后发表的一个写作上的导师。我跟他是在工作上认识的,他帮助了我很多,也帮助了其他很多人的图书在网络上发行或线下实体出版,他的很多学生,朋友都把他比作《斗破苍穹》里的药尘,我觉得很贴切,他在写作者方面很希望能够挖掘出更多新的人才,我觉得他就像是很多人在网络文学方面的指导老师。

橙瓜:在您的创作生涯中,姚天文老师充当着怎样的一个角色?

李佳羽:因为我大二的时候就去英国留学了,毕业后开始从事金融工作,手上存下来的稿子一直没发表,到了2014年我注册了影视公司,开始参与影视项目的制作,对于当作家这件事,我原本的计划是在退休后再开始作家生涯,因为写作是一件需要静下来的事情,现在还想在工作中多一些社交,多认识些朋友,多参加一些户外活动。

直到遇见我的网络文学策划人姚天文老师,姚天文本身是中文系科班出身,他看了我的稿子极力推荐我开始发表小说,认为我自己写的稿子很有潜力,他说我本身自己是制片人,会导演,有了自己的IP后,可以自己编写,自己导演,他帮我推荐了最大的网络文学平台阅文旗下的起点中文网签约,而且也在积极帮我策划纸质图书的发行和推广,就这样,“隐忍”多年的热爱,如洪水决堤,一发不可收拾,两部小说上架后,以每天八千字要求,最督促着自己,开始迎接作家这个称谓。

由言情转换悬疑题材,对影视改编充满信心

橙瓜:据悉,今年4月您创作的作品《生死契:诡探实录》正式发布,这是您首次创作的悬疑题材作品吗?

李佳羽:是的,首次创作悬疑题材。因为我们有门课叫《计算机取证》,里边就是讲怎么用计算机破案,我觉得这个新的方向还少有作家写过,而且作为一个新人作家,推理悬疑类的小说更加容易吸引粉丝,另外这里还有个小梗,就是我问我一个闺蜜,她也是个作家,出版过《张朝阳管理日记》,以前在芭莎男士当主编,她说她是半本半本的编,外号叫唐半本。我说我起个什么笔名,她说蓝骨头(寓意是提醒自己不要像懒骨头那样,要每天坚持写作)红钥匙(寓意是红的要死)。我看这个名字,还特别适合用来写悬疑小说,于是《蓝骨头》和《红钥匙》就有了最初的楔子。后来,我将这些素材,全部都融合进了诡探实录这部小说里边。

橙瓜:您之前的古言题材作品《庶妃翻身:这个王爷不太冷》一经发布就收获不少关注,成绩优异,新作却选择创作截然不同的现代悬疑题材作品,是出于什么原因?

李佳羽:《庶妃翻身》有一点步步惊心的影子,我曾经很喜欢那个画面,若曦和四爷在一个池塘上泛舟,莲池泛舟,绿藻成阴,缠绵流转的对视目光,翠袖不胜寒,欲向荷花语的美感。一直觉得古装小说中的情缘悲剧,清浓相宜,让喜欢在想象中自虐的人,可以摧残至美到痛快欲死。或者有超凡的武功,纵身跃过巍巍的十丈翠微,在冰天雪地里,赤足白裙,轻掠过梅枝,拈花微笑, 凉风拂鬓,夜色里风致嫣然,那样的优美如诗。所以,我以另一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创作了《庶妃翻身:这个王爷不太冷》,而这个题材是为拍电视剧做准备的。可以说我写的书,都是为拍成影视作品而准备的。

橙瓜:从古代言情过渡到现代悬疑,对您来说是个挑战吗?创作期间有遇到什么印象深刻的事吗?

李佳羽:是一个挑战,我在写古代小说时,我会去查很多的资料。当时的一些场景,用的器具,包括人的语言习惯,怎么样称呼,比如我在《庶妃翻身》中写到一位医生给女主角喝药,而在当时是没有医生的,只能说太医,像这样两个现代和古代称呼的交替,在写作中还是会犯一些这样错误,这样的场景承接还算是一个蛮大的挑战。

橙瓜:集盗墓,探险,惊悚,悬疑等素材为一体的《生死契:诡探实录》必然少不了广泛的知识基础支撑,历史、地理、人文、易经等等,知识面相当广,这些方面您之前研究的多吗?创作期间是通过哪些方式来收集素材的呢?

李佳羽:我在写这本书之前,做了很多准备。做过一些研究,也买了一些专业的书来研读,比如《法医毒理学》、《刑事科学技术》这些都是公安大学、和中国最好的刑警学院,叫沈阳刑警学院的教材,还有公安大学的王大伟老师写的《骷髅说话》,还看了大力金刚掌写的《茅山后裔》,天下霸唱的《鬼吹灯》,这些专业的教材和前辈的作品对我的创作有很大帮助,但我没有用到他们设计的情节。还去了一趟句容市的茅山,学习了很多道教方面的知识,买了一些道教方面的书籍用于深入研读,这些基础知识和材料都有所准备。

橙瓜:您的新作中还融入了真实的计算机取证知识和攻击技术,非常新颖特别,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特殊融合呢?

李佳羽:因为我是计算机专业的学生,而且我们本身就有计算机取证这门课,我的硕士论文写的是攻击与防护,这个是计算机安全这一方向的,我觉得在很多的侦探作品,包括像现在大火的很多影视作品,它对黑客的描述都比较简单,好像动一动手指,写一写代码什么资料都能取到,真实的计算机技术它不是这样的。我是科班出身,所以我想说把我学到的这些真实的技术、细节融入到小说,加以艺术的转化,这样会不会比那些虚构的,随便写出来的臆想中的黑客要更加深刻,所以我做出了这样的一个融合。

橙瓜:我们知道您是港大计算机硕士,那这个头衔这对您的创作有起到什么助益吗?

李佳羽:计算机的学习,大部分时间是写程序,与文学创作的想象力发挥是截然不同的,我觉得对我写作方面的助益不大,反而是因为一门取证课的学习,形成了一本推理题材的小说,但是一味我可能不会再写这种题材,到晚上的时候,自己写完就害怕得睡不着。我认为本身职业是什么都不影响一个作家的作品风格,我不是一个固定写作风格的作家,我喜欢变化的尝试新的文笔风格,下一本在计划中的题材是金融风月类,我还计划写一本中国版本的《阿信》,写一个女孩从7岁到60岁的坎坷和奋斗过程。

双重身份下的创作与生活

橙瓜:您不仅是知名作家,同时在文学领域您也进行剧本创作,从作家到编剧,不同的身份之下,有什么样不同的感受呢?

李佳羽:小说和剧本的写法不一样,剧本是帮助导演完成镜头,帮助演员完成表演和台词,而小说更多是艺术,它需要大量的文学描写和形容词,加上人物的内心独白,引导读者进入故事,起到启发思想,沁润心灵的引导。

橙瓜:是什么样的缘由让您跨界编剧这一行呢?

李佳羽:我觉得编剧和写作者都可以叫作家吧,只不过编剧写的是用于拍摄的剧本,个人觉得本身也不是太跨行。而我本身还会去做导演,编剧和导演其实是一体的。

橙瓜:拥有作家、编剧的双重身份后,您的工作重心是否有变化?

李佳羽:我目前的编剧的工作可能会多一些,在之前我是一直写作,每天8000字的更新,存稿8000字,每天定量这样子,但是现在开始了编剧的工作,在一个一个的剧本之后,委托我来开发的剧本的工作越来越多,所以我之后的工作可能会更多的在编剧这边,但是我在小说创作这方面也会一直坚持,不会停下来,至少先完成以上提及的四本。

橙瓜:关于小说创作和剧本创作,您一般如何平衡这两者?

李佳羽:目前我小说计划多一些,大部分时间在写小时候,脑海里有很多题材都想写。而剧本会根据需要,比如这次与导演朋友联合创办的大梦互娱在成都拍完了《别住憋笑》之后,在当地留下了比较好的口碑,继而又接到拍摄体现成都风貌和发展的题材需求,那么我就根据题材的需求,现写,剧本《芙蓉花开》正在创作中。或者有剧本采购方需要特定题材时来与我沟通,我会接一些这样的委托创作的工作。

橙瓜:IP市场从近几年的火爆到如今热度有所下降,站在作家和编剧的双重角度,您对现在IP改编形势有什么看法和期待呢?

李佳羽:我觉得现在的IP改变比较混乱吧,首先授权就是。比如一个题材火了之后,很多的模仿改编都会出来,从最早的穿越,然后到宫斗,到现在的科幻,总是有一个题材火爆之后,很多的跟袭者就会出来。

同时我觉得在IP改编时,如果它有一个好的原著作品,咱们最好能保持它的原著的风貌,如果改动太大就可能会对之前的核心内容有很大的差异或大的分歧,这是很可惜的。

橙瓜:您认为作家在创作作品甚至是对作品进行IP改编时,应该如何践行核心价值观?又应如何平衡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之间的关系呢?

李佳羽:我觉得像刚才说的一个文学作品首先要有正能量的指引,有沁润人心的作用。一部好的作品首先要让人看过之后能够记住它,并不是肤浅的看过笑过之后没有什么核心思想留下,这是一个好的IP它必须具备的条件。在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方面,我觉得一部作品它在有了正确的价值观之后,自然就会带来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橙瓜:您的新作《生死契:诡探实录》极具改编为影视剧的潜力,未来有这方面的规划吗?如果有,您会选择亲自操刀作品改编吗?

李佳羽:有的,会有这样的规划,其实这本小说我打算在50万字就把它结束掉,之后就会开始进行剧本改编,希望它会有像《白夜追凶》那样的精彩呈现吧。

橙瓜:最后,请跟一直喜欢您、支持您的读者朋友们说点什么吧!

李佳羽:我很感谢大家能够关注我的作品,现在我每天的时间比较紧张,更新里面可能会有一些错别字或衔接的地方的瑕疵,之后我会通篇对它进行修改,很感谢大家对我的关注,之后我会加大我的创作力度,给大家带来更好的作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