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大火的破冰行动原型事件到底是怎样的2

原标题:近期大火的破冰行动原型事件到底是怎样的2

4

保护伞下逃脱的“大鱼”

在陆丰制贩毒犯罪几近疯狂的2011年前后,许多党政机关人员为毒贩提供庇护,博社村大批制毒原料的提供者林凯永,因此两次逃脱了法律追究。

2011年7月某日下午,在陆丰甲子镇北门,博社村人蔡文生把10多个纸箱交给了林凯永。每个纸箱里都是满满的百元现钞,加起来总共是2520万元,这是购买12桶麻黄素的货款。林凯永顺手将这些钱和1千克制毒原料麻黄素放入汽车后尾箱,开车前往在深圳与供给自己的麻黄素的“上家”王长有结算。

林凯永一路开车一路盘算,除去交给王长友的每桶160万元货款,自己每桶能从中“抽水”50万元,12桶就能净赚600万元。车入深圳境内,已是华灯初上,正做着发财大梦的林凯永,突然发现前面出现了一个治安检查站。执勤边防战士陈跃示意停车进站检查,想要掉头离开,已来不及了。

这里是深圳经济特区检查站新城分站,负责对大运会期间进出深圳的车辆进行安全检查。林凯永硬着头皮进站把车停下,心中七上八下。负责检查的战士陈跃、林振乾、郑思哲很快发现了汽车后尾箱中10多个纸箱装着的巨款和麻黄素,立即向带队执勤的综合办公室助理员张靖野报告,林凯永被带到检查站的值班室中单独审查。虽然紧张得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但多年混迹于江湖的林凯永,很快在心中想出了应对方案——用车中的现金收买检查站的官兵。

狭小的值班室中,明晃晃的电灯照得有点睁不开眼睛,面对审查自己的官兵,林凯永故作镇定。经过几句交谈,林凯永很快发现这些人中的一名领导模样的人是潮汕老乡,于是立即用潮汕话和他套近乎。林凯永自称车上带了点化工原料,而这2520万元是几位朋友做生意的集资款,并试探着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如检查站官兵如能 “行个方便”,其中的100万现金可以给他们作为“辛苦费”。面对眼前的巨款,检查站的官兵没能守住底线。

当晚的值班领导——新城分站代理政治委员陈建群走出值班室,通过电话,向当时身处外地的时任新城检查分站站长的林坤松报告了情况,并报告了林凯永提出的交钱放人的想法。林坤松当即拍板:让林凯永“交钱走人”,并在电话里嘱咐陈建群,“务必多要点钱”。当陈建群再次回来时,向林凯永提出条件:给600万元放林凯永离开。林凯永还了个价,最终双方在500万元“成交”。林凯永带着剩下的2020万元和1千克麻黄素从检查站全身而退。

当晚,检查站站长林坤松让司机林某驾车匆忙从外地赶回深圳,带领参与私放林凯永的官兵将500万元瓜分。林坤松和陈建群各自分得160万元,张靖野分得80万元,士兵陈跃、林振乾、郑思哲各分得30万元。在旁边“听了一耳朵”的司机林某,也分得了10万元。

 林凯永疯狂贩卖麻黄素到陆丰,其实早已被警方盯上。

2011年8月的一天,林凯永正带着女友在汕头逛街,忽然接到蔡文生的电话,说要将前一阵找他买25桶麻黄素的4700万元钱给他。林凯永告诉蔡文生自己不在陆丰,让蔡文生把这些货款送到自己甲子镇的家中,交给自己的父亲林雄。蔡文生带着一名“马仔”将20多个纸箱包着的4700万元现金运到林凯永家中,刚刚离开,接到线报火速赶到的公安民警就将林凯永家团团围住,将这些来不及转移的毒资一举缴获,并抓获了林凯永父亲林雄等多名当时在场的人。收到风的林凯永急忙跑到深圳躲藏,并开始到处打听能帮自己疏通关系“捞人”的能人。

第二天,林凯永想到了广州惠来商会会长吴俊强,据说此人神通广大,在陆丰黑白两道都有熟人。林凯永的一个朋友——做电子器材生意的陆丰老板廖某和吴俊强交好,于是便联系廖某,请其出面让吴俊强询问自己的涉案情况,同时帮助“打捞”自己被抓的父亲林雄等人。

廖某很快反馈回来信息,林凯永和蔡文生已被陆丰警方网上通缉,吴俊强可以帮忙“摆平”。事发后第3天深夜,廖某开车来到深圳林凯永住处,要他先拿100万元“活动费”。林凯永当即将100万现金捆成10万1捆的10捆,交给廖某带走。过了几天,廖某找上门来,说活动经费用完了,还需要增加200万,林凯永二话没说又拿了200万给他。

在担惊受怕了将近1个月后,林凯永接到廖某电话,说吴俊强亲自回陆丰帮自己摆平这件事。心急火燎的林凯永急忙和廖某一起赶回陆丰,在市区的一间小宾馆里见到了吴俊强。吴俊强告诉他,自己已找了陆丰公安局里的熟人帮忙,林凯永的父亲林雄等人很快就会放出来了。但马上要过中秋了,原先的300万元活动费已经用完了,还要再加100万,顺便送几瓶“路易十三”给帮忙的人。想到马上能让家里人出来,林凯永将自己身上的现金70万元马上给了吴俊强,然后又回深圳取了30万现金,连同到免税商店购买的8瓶“路易十三”,一并交给了廖某带走。

中秋节前两天,林凯永的父亲林雄等5名在家中被抓的亲戚全被放了出来。林凯永感觉吴俊强确实“有料”,于是还想请他帮忙把自己被通缉的案底消掉。中秋节后过了两个月,林凯永和廖某在广州机场路的一间休闲中心再次找到了吴俊强。在交谈中林凯永得知,吴俊强用自己给的钱打点了陆丰市公安局原来的局长陈宇铿,汕尾市公安局副局长石泽坚,特别行动队队长陈建超等人,终于让自己的父亲重获自由。林凯永谈起想请帮忙消除案底的请求,吴俊强说陆丰市公安局长刚刚换人,需要隔段时间再说。又过了几个月,林凯永为消除案底又给了吴俊强100万元,但这次的“任务”吴俊强最终没能完成。林凯永觉得吴俊强“水太深”。

5

冒险入村摸出清剿方案

时间进入2012年,为彻底扭转陆丰毒情的严峻形势,省禁毒委派出工作组进驻陆丰,一场异常艰苦的攻坚战拉开序幕。

时任省公安厅禁毒局政委邱伟作为工作组的组长,时刻感觉到自己肩上担子的沉重。陆丰毒情如此严重,以博社村为代表的一批制毒村制毒行为如此嚣张,但汕尾、陆丰两级公安机关打击力度一直十分薄弱,毒贩与当地党政人员的关系盘根错节,任何一项工作开展起来都困难重重。但再难啃的骨头也要有人啃。工作组仔细梳理几年来积累下来的陆丰制贩毒品案件线索,以蔡东家为核心目标,以博社村为重点侦查对象,默默展开了前期侦查工作。2013年7月,广东省副省长、公安厅长李春生在听取了专案有关汇报后,确定了将蔡东家等人划分为7个主要制贩毒团伙,并制定了成熟一个、击破一个,最终在条件成熟时围剿其老巢博社村的方案。

时任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副局长的王胜利,被委以带队进村开展前期侦查的重任。

王胜利以省公安厅禁毒局的10多名精干警力为基础,并在陆丰当地警队中秘密挑选了数名业务精通、政治过硬的民警,组成了侦查小分队,开始对博社村内大大小小的制毒窝点进行全面摸查。

参与执行秘密侦查任务的陆丰市公安局禁毒大队民警林卫东,现在回忆起当时的侦查工作仍是心有余悸。博社村占地面积0.54平方公里,全村1700多户,14000多人,独立房屋2026间。村内建筑高度密集、格局凌乱、间隔狭窄,多为“亲吻楼”,全村家居没有门牌号。村内道路狭小不便,除两条贯通该村南北可行驶小汽车路段外,其余路段只能通行三轮车、摩托车。执行任务的日子里,通常是凌晨4点,林卫东及其它侦查员,就开车来到博社村村外,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悄换上打工仔的常穿的便装,并换乘摩托车进入博社村踩点侦查。

博社村内村道狭窄,拐弯众多,第一次进入很容易迷路。侦查员们分乘不同的摩托车,按预定的侦查方向,秘密接近各个制毒的老宅、平房等目标,并用车上装载的记录仪、手机将现场情况秘密拍摄下来,回来后交给技术人员,进行截图、定位,确定制毒窝点和犯罪嫌疑人住址。博社村内耳目重重,侦查民警经常会被摩托车手尾随,并询问“去哪里”、“找谁”等问题,每次都要绞尽脑汁编出理由,同时不能被看出破绽。

一次,王胜利带队驱车入村侦查,忽然发现一名老妇躺在地上拦住了去路。王胜利下车查看,一下被老妇人抱住大腿不放。同时周围一下子围上一帮人来。王胜利尽量克制住自己情绪,面露微笑地对这名老妇人进行规劝,好不容易才从这群人的围堵中脱身。困难和危险没有吓倒侦查员们,林卫东一人就前后进村侦查上百次,出色完成了任务。

当入村侦查进入白热化阶段后,公安部适时调派了先进的无人机对博社村进行航拍,以协助侦查。无人机常常选择在深夜飞临博社村上空,用热成像技术对全村情况进行拍摄。经过几个月艰苦细致的摸查,精密的航拍图结合侦查员地面拍摄的情况,博社村内的77个制毒窝点被准确定位,7大团伙成员在村外的动向也被严密监控,一张围捕的大网正静悄悄打开。

2013年12月12日,警方在掌握到蔡东家堂弟蔡良火在惠州两个制毒工场制成大量氯胺酮及少量冰毒一批,准备出手贩卖时,迅速指挥惠州、汕尾警方联合收网,抓获蔡良火等犯罪嫌疑人16名,缴获毒品冰毒1.002千克,氯胺酮171.05千克。

2013年12月21日,警方掌握到蔡旋可能与人进行毒品交易的线索后,立即组织抓捕警力到蔡旋位于深圳市罗湖区某花园的楼下伏击守候。冬日的夜晚寒气逼人,民警们在1楼黑暗的楼梯间一蹲就是6个小时,终于等到了晚归的蔡旋,并将其一举擒获。但是,当时蔡旋已完成毒品交易,身上并未携带毒品。专案组民警没有放弃,继续在抓获地侦查搜索,发现蔡旋等人经常往返于同一栋楼的9层和30层之间,判断30层的房间极有可能是其藏匿的制毒窝点,决定破门而入一探究竟。不料该房门上的锁异常坚固,连设了两道锁——一道电子锁,一道指纹锁。

经过4个小时的艰苦破拆,当第二道锁打开之后,呈现在民警眼前的,是一个设备齐全、流程完整的制造毒品麻古工场,缴获冰毒95克、麻古944克。当月23日、26日,蔡旋同伙蔡秋弟和蔡旋妻子陈美真相继落网。

6

“书记”落马毒村全面沦陷

2013年12月28日,“雷霆扫毒”汕尾行动前一天。警方决定先期抓捕蔡东家,为次日凌晨行动的顺利展开扫清障碍。根据蔡东家村干部的身份,警方专门请甲西镇召集当地干部开会,并通知蔡东家参加,准备在会场对其进行抓捕。

然而,狡猾的蔡东家口头答应参会,却没有出现在会议上。博社村的另一名副书记出席了会议,而蔡东家的动向不明。是计划泄露了吗?临近傍晚,前方侦查员传来消息,蔡东家已经驱车离开了陆丰,前往惠州、深圳方向。

情况万分紧急。李春生听完汇报后指示,务必抓获蔡东家,确保行动圆满成功。时任省公安厅副厅长郭少波紧急致电准备参加凌晨围剿博社村行动的王胜利,要求他交接好手头工作,立即组织精锐力量对蔡东家实施抓捕。王胜利立即召集几名参战民警开会,研究蔡东家外出动机。一种意见认为,蔡良火、蔡旋、蔡秋弟等人相继落网,让蔡东家产生了警觉,蔡东家可能收到消息,所以仓皇外逃;另一种意见则认为,蔡东家的堂弟蔡良火被警方抓获后,蔡东家坐不住了,他往惠州方向跑,很有可能是去找人疏通关系,伺机把蔡良火“捞”出来。

经过讨论,抓捕民警达成共识,做了“两手准备”。先按兵不动,观察蔡东家的动向,如果他在惠州停下来,就先不打草惊蛇;如果他再往外逃,就不管会不会走漏风声了,不惜代价把他抓住。

此时已是傍晚,王胜利紧急与惠州警方取得联系,让他们安排警力先期对蔡东家进行监控,同时,自己亦带人驾车赶往惠东。然而,在车上,一个坏消息传来,惠州禁毒民警们已经前往集结点集结,为凌晨的大行动做准备了。

这次秘密的抓捕,必须要选用精干的、信得过的民警,才能保证任务成功,同时不走漏任何消息。王胜利考虑了一会儿,决定紧急抽调惠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几名精干民警协助抓捕行动。

在驱车赶往惠州的途中,王胜利的车在惠州海湾大桥上被堵了足足半小时。但是,他的心情已经不再那么焦急。因为,在惠州刑警的严密监控下,前线传来了捷报:蔡东家并未前往深圳,他的车在惠州城区兜兜转转,最终停在了华斯顿国际酒店。

而在王胜利赶完惠州的途中,酒店的具体位置、蔡东家目前的情况、抓捕警力的布置,警方已经一一掌握、到位。当天,蔡东家一行一共去了5个人。王胜利带队到达酒店后,抓捕组制定了严密监视蔡东家,并于凌晨行动开始前秘密抓捕他的方案。

时间走到了29日的凌晨。凌晨1时许,负责抓捕蔡东家的民警们决定“动手”。“嘀——”酒店11楼的一间房间门应声而开,抓捕组民警以雷霆之势突入蔡东家房间。浓烈的烟味和刺鼻的酒精味扑面而来,一边穿着拖鞋坐在床边看电视、一边和房间内另外两个人聊天的蔡东家还没来得及反应,早已被猛扑上去的王胜利按倒在地。

王胜利和其他抓捕民警第一时间给他们戴上手铐,把身上的所有手机搜出并关机,随后把蔡东家的脸扭过来,仔细辨认,在确定他就是蔡东家后,王胜利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蔡东家睁大了眼睛,似乎认出了将他按倒的民警,就是他曾经打过几次照面的、来自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的王胜利。在他房间的一个旅行箱中,塞满了准备用于行贿的数十万元现金。陪同蔡东家前来的另几个“马仔”,也在酒店的另外两间房中落网。

“好!”此时,在离此地数百公里远的陆丰,正在前线指挥部点兵遣将做最后部署的郭少波听到蔡东家落网的消息后,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蔡东家被抓,今晚的行动已成功一半。” 3小时后, 随着李春生一声令下,“雷霆扫毒”汕尾行动按计划打响,失去了首脑蔡东家的陆丰博社村不再是坚固的堡垒,大批制毒人员在如神兵天降的公安民警和武警官兵面前,纷纷束手就擒。专案组民警还在深圳抓获了团伙成员李朝强。博社村被警方重兵清剿,警方在蔡东家村内的豪宅中,又搜出数十万元现金。

“雷霆扫毒”汕尾行动后,专案组民警通过审讯扩线掌握的线索,又于2014年2月15日和17日,在深圳将林凯永等6人抓捕归案。至2014年6月1日,专案组在深圳等地相继抓获蔡东家制贩毒品犯罪团伙骨干成员蔡广创等13人。8月19日,在陆丰市将蔡东家制贩毒品犯罪团伙最后1名骨干成员蔡昭桂抓获。至此,专案涉案7个团伙的48名成员悉数到案。

广东警方清剿博社村行动中,边防武警破门攻坚。景国民摄

审讯攻坚毒枭最终伏法

蔡东家落网后,真正的较量才刚刚开始。蔡东家案件被列为中央禁毒委2014年“一号专案”,由广东省公安厅组织精兵强将进行审讯。

因为已数年未直接参与制贩毒活动,蔡东家被抓时,民警只在其家中搜出现金数十万元,未发现毒品,且抓获的涉案犯罪嫌疑人尚未供述蔡东家参与制贩毒品的情况,能直接证明其参与制贩毒活动的证据少之又少。

老奸巨猾的蔡东家相信警方根本拿自己没办法。他甚至在刚被抓获时曾嚣张放言:自己最多在里面关1年半就可被放出来。被抓获的第二天晚上,蔡东家就悄悄在纸条上写了一个电话号码给看守自己的武警战士,声称只要帮打这个电话告诉对方自己在哪里,就有人送10万元过来作为报答。小战士不为所动,当晚就把纸条交给了专案组。

自认为警方抓不到其破绽,认罪态度恶劣,回答问题时避重就轻,使用装聋、装睡觉、要求上洗手间等策略与警方对抗。

专案民警不畏困难,与蔡东家斗智斗勇,采取巡线深挖、迂回包抄的策略和思路,从外围逐个击破,一步步瓦解其心理防线。

最初实现重大突破的,是蔡旋团伙案涉案的犯罪嫌疑人范水贤。2012年,范水贤因制贩冰毒案被陆丰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抓获,当时其供认抓获现场被缴获的16公斤冰毒系蔡旋提供,但因当时汕尾市警队内的隐藏的“保护伞”尚未肃清,范水贤交代出此重要信息后,竟被民警威胁“不要乱说话”,出现“不招没事,招供挨打”的怪现象。范水贤无奈之下翻供。2013年11月13日,经过专案组民警重新审讯,打消范水贤顾虑,主动揭发了其被缴获的16公斤冰毒来自于蔡旋,蔡旋和蔡秋弟等人参与制贩毒的事实。

范水贤的供述宛如第一张倒下的多米诺骨牌,在蔡东家团伙中掀起了剧烈的连锁反应。下一个倒下的是蔡旋。在深圳被警方抓获后,蔡旋一开始自认为警方当场缴获的毒品不多,不能对自己处以重刑,因而百般抵赖。但当警方亮出范水贤已供认查获的16公斤冰毒系蔡旋提供时,这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的铁证给了蔡旋重重一击。经过审讯民警的耐心教导,希望通过检举揭发获得宽大处理的蔡旋终于揭发了两起在蔡东家的带领下进行制贩毒的重大犯罪事实,并供述了林凯永长期在陆丰从事制毒原料麻黄素买卖的重大犯罪事实。

在蔡旋的供述下,林凯永被专案组民警火速抓获。专案组民警巧用法律,鼓励其大胆揭发他人罪行。林凯永随即交代了大量情况,证明了蔡东家向其大量购买制造冰毒所需的麻黄素用于贩卖或制造冰毒的犯罪事实。林凯永同时交代了为救父亲林雄,请吴俊强帮忙贿赂原陆丰市公安局局长陈宇铿等人的犯罪事实,以及为脱身贿赂深圳特检站官兵的事实。根据林凯永的交代,这些为他提供庇护的边防部队和警队“保护伞”,包括原新城检查站站长林坤松及政治委员陈建群、办公室助理员张靖野,原汕尾市公安局局长马伟灵、原汕尾市公安局副局长、陆丰市公安局局长陈宇铿等人,以及中间人吴俊强悉数落网,汕尾、陆丰两级党政机关先后有近100名工作人员因包庇制贩毒人员被查处。

专案组继续乘胜追击,从外围突破了蔡东家贩卖毒品的下家蔡汉都,根据蔡汉都的交代,又迂回审讯了多次在蔡东家的指使下参与制毒的蔡秋弟、蔡广创,二人也指证蔡东家指使他们制造冰毒的事实。同时,专案组抓获了为蔡东家制毒提供庇护的前甲西派出所长陈权。

广东警方清剿博社村行动中,边防武警破门攻坚。景国民摄

审讯攻坚毒枭最终伏法

蔡东家落网后,真正的较量才刚刚开始。蔡东家案件被列为中央禁毒委2014年“一号专案”,由广东省公安厅组织精兵强将进行审讯。

因为已数年未直接参与制贩毒活动,蔡东家被抓时,民警只在其家中搜出现金数十万元,未发现毒品,且抓获的涉案犯罪嫌疑人尚未供述蔡东家参与制贩毒品的情况,能直接证明其参与制贩毒活动的证据少之又少。

老奸巨猾的蔡东家相信警方根本拿自己没办法。他甚至在刚被抓获时曾嚣张放言:自己最多在里面关1年半就可被放出来。被抓获的第二天晚上,蔡东家就悄悄在纸条上写了一个电话号码给看守自己的武警战士,声称只要帮打这个电话告诉对方自己在哪里,就有人送10万元过来作为报答。小战士不为所动,当晚就把纸条交给了专案组。

自认为警方抓不到其破绽,认罪态度恶劣,回答问题时避重就轻,使用装聋、装睡觉、要求上洗手间等策略与警方对抗。

专案民警不畏困难,与蔡东家斗智斗勇,采取巡线深挖、迂回包抄的策略和思路,从外围逐个击破,一步步瓦解其心理防线。

最初实现重大突破的,是蔡旋团伙案涉案的犯罪嫌疑人范水贤。2012年,范水贤因制贩冰毒案被陆丰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抓获,当时其供认抓获现场被缴获的16公斤冰毒系蔡旋提供,但因当时汕尾市警队内的隐藏的“保护伞”尚未肃清,范水贤交代出此重要信息后,竟被民警威胁“不要乱说话”,出现“不招没事,招供挨打”的怪现象。范水贤无奈之下翻供。2013年11月13日,经过专案组民警重新审讯,打消范水贤顾虑,主动揭发了其被缴获的16公斤冰毒来自于蔡旋,蔡旋和蔡秋弟等人参与制贩毒的事实。

范水贤的供述宛如第一张倒下的多米诺骨牌,在蔡东家团伙中掀起了剧烈的连锁反应。下一个倒下的是蔡旋。在深圳被警方抓获后,蔡旋一开始自认为警方当场缴获的毒品不多,不能对自己处以重刑,因而百般抵赖。但当警方亮出范水贤已供认查获的16公斤冰毒系蔡旋提供时,这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的铁证给了蔡旋重重一击。经过审讯民警的耐心教导,希望通过检举揭发获得宽大处理的蔡旋终于揭发了两起在蔡东家的带领下进行制贩毒的重大犯罪事实,并供述了林凯永长期在陆丰从事制毒原料麻黄素买卖的重大犯罪事实。

在蔡旋的供述下,林凯永被专案组民警火速抓获。专案组民警巧用法律,鼓励其大胆揭发他人罪行。林凯永随即交代了大量情况,证明了蔡东家向其大量购买制造冰毒所需的麻黄素用于贩卖或制造冰毒的犯罪事实。林凯永同时交代了为救父亲林雄,请吴俊强帮忙贿赂原陆丰市公安局局长陈宇铿等人的犯罪事实,以及为脱身贿赂深圳特检站官兵的事实。根据林凯永的交代,这些为他提供庇护的边防部队和警队“保护伞”,包括原新城检查站站长林坤松及政治委员陈建群、办公室助理员张靖野,原汕尾市公安局局长马伟灵、原汕尾市公安局副局长、陆丰市公安局局长陈宇铿等人,以及中间人吴俊强悉数落网,汕尾、陆丰两级党政机关先后有近100名工作人员因包庇制贩毒人员被查处。

专案组继续乘胜追击,从外围突破了蔡东家贩卖毒品的下家蔡汉都,根据蔡汉都的交代,又迂回审讯了多次在蔡东家的指使下参与制毒的蔡秋弟、蔡广创,二人也指证蔡东家指使他们制造冰毒的事实。同时,专案组抓获了为蔡东家制毒提供庇护的前甲西派出所长陈权。

广东警方清剿博社村行动中,警方擒获一名犯罪嫌疑人 景国民摄

所有的证据表明,蔡东家制贩毒的犯罪事实已十分明显,突破蔡东家的时机日渐成熟。此时,距他被抓获已过去了整整6个月。2014年7月4日,当专案组民警将将警方掌握的大量新的犯罪证据呈现在他面前时,和警方“硬扛”了半年的蔡东家脸上突然出现了绝望的表情,并在审讯室不时陷入沉思。结合纪检部门打击“保护伞”行动,众多“保护伞”纷纷倒台的时机,8月29日,当专案组民警将一张延长侦查羁押期限告知书摆在蔡东家面前,并表示出坚决深挖到底的信心和决心时,蔡东家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开始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将自己以前参与制贩毒犯罪的事实供述出来……至此,专案组终于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2014年9月25日下午,陆丰市博社村。秋日温吞吞的阳光舒服地躺在村口祠堂的金色屋檐上,村口的集市人流熙攘,档口上各类蔬菜和海鲜、肉丸等琳琅满目,炸海鱼的香味老远都能闻到。几辆押解囚犯指认作案现场的警车悄然而至,停在祠堂前的车场上。身着囚服、戴手铐的蔡东家被押下警车,在一群荷枪实弹警察的押解下,穿过集市、走过祠堂、向海边走去。许多眼尖的村民认出了蔡东家,嘴里轻轻地发出惊呼。蔡东家默默地低头向前走着,这些道路他太熟悉了,但想不到阔别大半年以后,竟以这种方式重新踏上这里。

村道口有一处尚未完工的望海四层别墅,上下两排八根粗大的花岗岩石柱突兀地立着,这是花巨资正在建造的全村顶级豪宅。蔡东家在建筑前停下,站在前面配合制毒现场勘察的警查拍摄照片。此时,闻风而动的村民纷纷涌到这里,村道上霎时间聚集了上千人。望着这些同宗同姓村人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蔡东家忽然悲从中来,红肿的双眼涌出两行清泪,顺着褶皱的面皮慢慢地流下,一滴滴溅落在豪宅前的泥地里…..

蔡东家快建成的大豪宅。景国民 摄

2015年12月24日,笔者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见到了开庭受审的蔡东家。近两年的牢狱生活,已将他原有的骄横之气打磨殆尽。在他之前,专案的其他重要成员林凯永、蔡旋、蔡秋弟等已在佛山开庭受审,除了供认自己的制贩毒行为,他们一致指认蔡东家指示他们制造、贩卖冰毒牟利。法庭上,蔡东家依然进行着最后的抵抗,他对法官说的最多的话,依然是:“我没参与制毒,我不知道。”蔡东家的辩护律师,也不断对警方的证据提出种种质疑。然而在铁一般的证据链条面前,任何费尽心机的辩解都已经枉然。

2018年8月7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蔡东家等人贩卖、制造毒品一案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蔡东家被判处死刑,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同案的蔡广创、蔡昭桂二人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2019年1月17日,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执行死刑命令,对蔡东家执行死刑。

庄严的法律,让罪大恶极的毒枭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作者:知而不说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3513958/answer/683760092

来源:知乎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