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李秀成自述天京事变:说好只杀3人,结果杀2万人?祸首不是韦昌辉

原标题:李秀成自述天京事变:说好只杀3人,结果杀2万人?祸首不是韦昌辉

1864年7月,湘军向围困了数月之久的太平天国的都城天京发动了最后的猛攻,城破之前天王洪秀全病逝,忠王李秀成眼看大势已去,极力保护幼天王洪天贵福突围,逃亡途中,洪天贵的马摔坏了,李秀成将自己的马让他骑。结果很不幸,他被俘虏了。

李秀成被擒后,为了太平天国的“复兴梦”,他在狱中写下了数万字的《自述书》,述说自己参加革命之具体经过,以及太平天国之成败得失,最后把矛盾指向西方列强,指出洋人才是中华最大的隐患。

令人称奇的是,李秀成在《自述书》中对天京事变进行了详细的描述,李秀成指出 “天京事变”的爆发,就是因为杨秀清太过嚣张,目中无人,甚至连天王洪秀全都不放在眼里。洪秀全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密令“首义五大王”的韦昌辉、石达开两大天王回京,商议诛杀杨秀清之事。并一语道破韦昌辉诛杀东王殿2万人之谜团。先来看这段原文: “翼与北王密议,杀东一人,杀其兄弟三人,原清辅清而已,除此以外,俱不得多杀。”

意思就是说,可见洪秀全当时还是相当理智,不想因诛杀太多而让太平天国元气大伤,给清廷可乘之机。让韦昌辉和石达开只杀杨秀清、杨辅清、杨原清3人便可,不得滥杀无辜。

而在诛杀东王杨秀清这件事上,北王韦昌辉与翼王石达开是盟友,站在同一条线上。当然,洪、韦、石三人的“反杨同盟”到最后却演变成了韦昌辉一人单干,而洪秀全和石达开却“作壁上观”,洪秀全坐镇天王府遥控指挥,而石达开为了不卷入这场内讧,故意迟迟不入京来。

韦昌辉进城后,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无奈之下,只好拉拢了一个人——燕王秦日纲。韦昌辉和秦日纲都被杨秀清杖责过,对杨秀清恨之入骨。两人自然是一拍即合。

然而,结果却并非如此,先入城的韦昌辉,联合燕王秦日纲,率三千精兵杀入东王府后,在诛杀杨秀清的同时,还把东王府上下杀了个人仰马翻,结果有2万多无辜人士死于这次政变。

太平天国元气大伤,由盛转衰,一步步走向灭亡,再无翻身之可能。那么,明明说好只杀3人,为何最终却诛杀了2万多人呢?

世人把“罪魁祸首”都指向狠毒的韦昌辉。其实,事实并没有客以简单,这后面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首先,韦昌辉有苦衷。

在整个东京事变中,洪秀全和石达开都躲在暗处,特别是洪秀全,他并没有公布“诛杨诏书”,斥责杨秀清罪行,承认事变的合法性,而是“暗中”让韦昌辉进行军事行动。这样一来,尽管韦昌辉带兵回京诛杀杨秀清,打着是“奉诏勤王”旗号,是名正言顺的替天行道。但是,杨秀清死后,洪秀全并没有及时公布诏书来,这样一来,韦昌辉就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了,他自己说“奉诏讨贼”,但“罪人”杨秀清伏诛,而洪秀全没有公布诏书,也没有站出来公开表态。单凭韦昌辉一面之词显然是很难服众的。

其次,杨秀清有“后台”。

杨秀清当然不是一个人,而是代表一个太平天国集团最大的集团——东殿集团。天京事变后,尽管韦昌辉第一时间杀死了杨秀清,但东殿集团的实力还存在,东殿礼部尚书护天侯傅学贤、户部尚书翊天侯吉成子等能调动之在京东殿兵马约6000人。而当时韦昌的兵马才3000人,因为没有天王诏书,韦昌辉诛杀杨秀清属于“不合理”行为,因此,东殿集团必然会反击,一方面为杨秀清报仇,另一方面为了生存。同时,东殿集团里的“二号人物”傅学贤平时仗着杨秀清的权威,嚣张跋扈,甚至连北王、翼王都不放在眼里。而这时,听闻杨秀清已死,傅学贤的反击是必然,否则就只能束手被擒的份了。

事实上,东殿集团也的确马上采取了行动,他们在傅学贤和吉成子的带领下,利用街垒与韦昌辉3000兵马展开激烈的恶战。因为人数在原因,韦昌辉一度处在下风,情况非常危急。正在这个关键时刻,燕王秦日纲带兵而来,从而帮助韦昌辉扭转了战局,最终反败为胜,将在东殿的6000兵马悉数杀掉,基本控制了天京局势。

就在韦昌辉大开杀戒时,石达开从武昌洪山大营回京了。其实石达开和韦昌辉的关系应该是非同一般的,据李秀玉的自述书里记载:“翼王在湖北洪山,知到京城害杀许多之人,在湖北洪山营中,同曾锦谦、张遂谋狼狈赶回京都,计及免杀之事。”可见石达开回京竟然只带两人,足以证明他和韦昌辉的私交甚好。

石达开回到天京后,他明明是密谋者之一,却“直斥”韦昌辉:“其下何罪?何得尽戮?无乃自戮手足”,并将杨辅清保护起来,公然站在东王余党一边。

为此,李秀成在《自述书》所说,“天王亦不悦”,北王也“顿起杀心”,一怒之下,他准备干掉石达开。可惜,石达开早有预防,他连夜缒城而出,跑回安庆号召旧部起来“靖难”,讨伐韦昌辉。

韦昌辉眼看形势危急,索性一不干二不休,血洗翼王府后直接攻打天王府,希望能活捉洪秀全达到“挟天子以令诸侯”之目的。令石达开勤王大军不敢妄动,同时,他把自己的弟弟韦俊从武昌调回的,以扭转不利局势。

结果,韦昌辉的如意算盘落空了。因为他的盟友燕王秦日纲在追击石达开末果后,率军离开天京去“抗清”去了。失去一臂的韦昌辉当然不是洪秀全的对手,最终兵败身死,首级被送到了石达开面前。

因此,韦昌辉之所以把天京事变极力上纲上线,扩大化,从密议时说好的只杀3人,结果却杀了2万多人,历史上把主责都推到了韦昌辉身上,而实际上,洪秀全没及时公布“诛杨诏书”才是最关键的一步,而石达开随后的“逼宫”让事态进一步恶化。因此,主责第一人应该是洪秀全,而主责第二人是石达开,第三人才是韦昌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天京事变 韦昌辉 王洪天贵福 洪天贵 自述书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