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红色故事】金丰大山升红旗

原标题:【红色故事】金丰大山升红旗

1928年6月29日,阮山在湖雷打响第一枪,揭开了永定暴动的序幕。陈东的卢肇西,金砂的张鼎丞,相继遵照中共永定县委的部署行动,胜利地完成了永定暴动的任务。

暴动任务完成了,但暴动队伍并没有完全散掉。在金丰地区,参加暴动的有一百多人。中共永定县委委员、永定暴动副总指挥卢肇西,从这次武装暴动的实践中,进一步悟到:要革命没有一支革命军不行,一定要建立一支能够为党的政治任务服务的武装队伍。于是,在暴动结束之后,他就向全体暴动队员宣布“愿去可去,愿留则留”。结果,有30多位党团员骨干留下来。卢肇西把这些人组成一支武装队伍,命名为金丰工农革命军。随后,卢肇西把金丰工农革命军带到金丰大山,在密林深处升起了红旗。

金丰大山

金丰大山位于永定县的东南面,面积达490平方公里。大山的主体由23个山岭组成,最高的山峰是天子崠,海拔1296米,屹立于群峰之间。在祟山峻岭中,分布着50多个大小村庄。这些村庄多半是十户八户,有的一座土楼就是一个村子。有个村子叫牛牯扑,有30多户人家,160余人。有一位青年叫陈兆祥,他家是全村的大富户。因为家里有钱,陈兆祥有机会到集美学校师范部读书,在学校受到革命思想的熏陶。1926年暑期毕业回到家乡后,应集美同学胡其文等人之约,到下洋公学教书。同年冬,胡永东在下洋公学建立党支部时,陈兆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陈兆祥的革命活动,经常受到外出经商发了财的父亲的阻挠,甚至逼他到南洋去,要让他同革命割断联系。有一次,父亲又来劝说,还拿出几百块大洋放在桌上,半哄半威胁:“你不要忘记我是你的父亲,就听我一次吧!”陈兆祥不但不顺从,还拔出驳壳枪,“啪”的一声放在桌上,厉声回答:“我认你是父亲,再啰嗦,枪可不认人!”岐岭暴动时,他带头把家里的田契、借据统统堆在大门坪上,当众放火烧掉。陈兆祥的革命行动,使他的父亲伤透了心,大骂陈兆祥忤逆不孝,宣告同他断绝父子关系。附近村庄的农民由此转变了对陈兆祥的看法,也增强了闹革命的勇气与信心。从此牛牯扑周围村庄,革命烈火越烧越旺。

卢肇西宣布建立金丰工农革命军后,就是根据陈兆祥的建议,把队伍拉到牛牯扑附近的青山下。革命军开进去一看,那青山下果然是山高林密,有一个长长的峡谷,有一条长流不断的山涧,沿着峡谷往里走,可通金丰大山腹地许多地方;山下是白腊坑,右边靠牛牯扑,左边可通杨婆磜、白水磜和雨顶坪。四周山势都十分险要。革命军来到青山下,就立即在山涧两边搭山寮,以山寮为家。此时此刻的陈兆祥,心潮澎湃,感到莫大光荣,也感到责任重大。他跟着队伍住到青山下,还把家里的铁锅、木桶、碗筷等生活用具,派人挑来,把家里的粮食源源不断地挑到革命军的驻地去。

30名革命战士,绝大部分是年青的革命知识分子,像陈正、陈兆祥等人的家庭还是相当富裕的。他们有大楼不住,宁愿住到深山密林的山寮里;他们有好饭好菜不吃,宁愿跟大家一超过艰苦生活。他们集中在一起,倍感亲切。都希望革命军的队伍越来越强大,有朝一日打出山去,打到金丰去,打到永定去!

饶丰书房———毛泽东在永定金丰牛牯扑的旧居

万事开头难。刚刚建立起来的革命军千头万绪,也不知从何做起。卢肇西充分发扬民主,要大家一起来出主意,在议论的基础上,最后做出两点决定:一、既然是革命军,就要准备打仗,要能防守,也能进攻。所以,首要的任务,就是要学习军事常识,进行基本的军事训练,学会用枪。原金丰的党支部书记胡永东从广州农讲所回来后,曾在下洋公学向师生传授军事知识,陈兆祥听过胡永东讲课,军事课就由陈兆祥负责。二、革命军还要扩大队伍,要扩大地盘。为此,要有计划、有组织地到附近村庄做群众工作,由近及远,把群众发动组织起来,同国民党反动派及地主豪绅作斗争。由于革命军刚刚建立,无论是卢肇西还是陈兆祥都没有经验,只能想到一点做一点。可喜的是集体决定作出之后,立即付诸行动,山寮热气腾腾。

8月间,遵照中共福建省临委指示,龙岩、永定、上杭的暴动武装,编为闽西红军第七军第十九师,下辖三个团。卢肇西建立的金丰工农革命军改名为第五十六团,卢肇西任政委,熊振声任团长。改编后,五十六团还是在金丰大山地区坚持斗争。

陈兆祥

自从永定暴动之后,永定国民党反动派惶惶不可终日。那个县长老爷余辉照惊魂甫定,即于8月间召集各乡土豪劣绅开会,规定凡未组织民团的乡镇,都要成立民团,还订立所谓“民团联合办法”,限令各乡各派20人到县城受训,作为民团骨干。一时间,大溪的游树垣、洪坑的林蔚民、古竹的吕敬斋、南溪的熊逸之、中坑的胡道南、长岭下的曾国盛、腊市的张烈光、下新村的谢月波等等,纷纷粉墨登场,组建民团,当上了各乡反动民团的团总。林蔚民、吕敬斋还是八乡联团的正副团总。他们用按人丁摊派的办法,刮了很多钱,买了很多枪。中坑有许多华侨,胡道南就以“保卫家乡”的名义,向华侨骗了不少钱。由50多人组成的中坑民团,配有机枪六挺,驳壳枪几十支,步枪也是汉阳兵工厂制造的,火力为全县民团之最,胡道南还在村前村后建了两座钢筋水泥结构的碉堡。

卢肇西

“白露”后的一天,林蔚民、吕敬斋纠集了上百名团丁,到月流、下村一带“游击”。他们像瘟疫一样,到了哪里那里就遭殃,搞得鸡犬不宁。到了多兴村,就抢了100多担谷子,还抢牛抢猪。

正在古洋开展革命活动的陈正、曾牧村,得到多兴村群众报告,知道林蔚民一伙要闯扰古洋,立即回到金丰大山向卢肇西、熊振声报告,建议给林蔚民一伙迎头痛击,煞一煞他们的反动气焰。卢、熊接受他俩的建议,决定打一个伏击战,给反动派一点颜色看看。

五十六团还没有真正打过仗,接到打林蔚民、吕敬斋的命令,个个摩拳擦掌。他们星夜离开金丰大山青山下大本营,赶到多兴村与古洋村之间的小山背,选个有利地形隐蔽起来,做好迎击敌人的准备。

陈正带了6名古洋赤卫队员,埋伏在塔子庵的树林中。这个地方很险要,有少量火力就可控制。

曾牧村带领40余名古洋赤卫队员,抗着10支土铳和其他武器,隐蔽在塔了庵对面的树林之中,他同陈正的埋伏点可相互呼应。

伏击战很快就部署完毕,只等林蔚民一伙到来。

来了,林蔚民一伙果然来了。

根据多兴村群众报告,大家早就得知,骑白马的是林蔚民,骑赤黄色马的是吕敬斋。他俩一前一后,耀武扬威。那些团丁还未尝过红色战士的铁拳头,自恃兵强马壮,根本不做作战准备,像平时赴圩一样,大摇大摆向古洋进犯。

在小山背伏击的五十六团战士沉住气,耐心地等待敌人走到伏击火力圈。

“打!”,熊振声团长眼看敌人已经进入包围圈,果断地下达命令。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阵枪弹齐向敌人打去。一颗子弹打飞了林蔚民的帽子、吓得他掉下马来。林贼掉下马后,连忙躲到田坎下,声嘶力竭地命令团丁反击。吕敬斋在团丁后面押阵,看到林蔚民掉下马来,吓得魂不附体,怕骑在马上目标大,赶快弃马逃命。南溪民团团总熊逸之,才当了几天团总,就遭到红色战士的突然袭击,企图过溪逃命。那知心慌脚乱,过溪滑倒,被激流冲到深潭,在潭中被水淹死了。

那帮被雇用的团丁,看到头头逃命,不打自散,有的干脆把枪扔掉,拔腿就跑。

一场漂亮的伏击战结束了。三路人马集中在一起打扫战场,点查结果:计淹死团总1名,击毙团丁6名、缴获17支步枪,还有两匹马。

此后,五十六团还经常出击敌人,在战斗中不断发展、壮大。

综合编辑:文旅龙岩 来源:《红色文化周刊整理:陈淑如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金丰大山 阮山 卢肇西 张鼎丞 金丰地区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