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从9.4跌到6.6,神剧怎么了?

原标题:从9.4跌到6.6,神剧怎么了?

《黑镜》这两个字,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了一个代名词。

在2011年12月在英国电视台Channel 4首播之后,所有的带有对近未来世界科技幻想的、有科技对人类造成的负面影响元素的影视作品,统统都被冠以“黑镜”风的名号,《黑镜》的成功可见一斑。

确实,《黑镜》的出现成功带动了一阵风潮,它对于近未来科技的奇思妙想,对于社会和人类现象的尖酸讽刺,和60分钟一集的迷你剧模式,都让它拥有了无数的后来模仿者。

在成功的前7集之后(包括前两季的各3集,以及2014年的圣诞特别集),《黑镜》的命运发生了重大转变,彼时已经大名鼎鼎并且财大气粗的Netflix通过竞标,购买下了《黑镜》的出品以及制作权,这部在英国Channel 4播放,100%扎根于英国本土的英剧,摇身一变,变成了北美资本下的一颗棋子。

为什么我会以“一颗棋子”来形容被Netflix购入的《黑镜》呢?

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从此之后的《黑镜》,已经丧失了前7集精准且辛辣的讽刺意味,变成了以近未来科技为噱头的中庸作品。

而6月5日放出的第五季的三集新《黑镜》,就连中庸这个简单的标准都没有达到,彻底沦为了不及格的烂作。

那我们就从新一季的这三集开始说起,为什么《黑镜》从神坛跌落。

新一季的《黑镜》从基础设定上看,依然保留了系列传统的对未来科技的幻想,三集的基础设定分别为:

黏贴在太阳穴上便能模拟全部感官,让玩家完全置入游戏中的VR游戏;已经被社交软件完全侵蚀掉传统社交生活的人类;能够模拟复制全部人类思想,并批量生产的小机器人。

设定上没有了此前的猎奇,探讨上更加失去了之前的深度,第一集花大手笔模拟了VR游戏的应用场景,请来了在两位复仇者联盟成员:安东尼·麦凯(猎鹰)、庞·克莱门捷夫(螳螂女),却只拍了一个性向认知和婚姻生活的无聊内核,唯一值得讨论的,也许就是华裔演员林路迪诱人的身材。

第二集算是三集之中唯一一个还有所看点的,被社交软件所侵蚀掉生活却毫不自知的群众中的一人奋起反抗,企图通过绑架社交软件巨头“碎片”的员工来引起世界的注意。

这一集借由安德鲁·斯科特惊人的演技构建起了不错的紧张感,但可惜的是在铺垫了50分钟的紧张之后,最后抖出的包袱,也只不过是此前被讨论过无数次的话题的再现。

而第三集则创了《黑镜》历史上的新低。

麦莉·塞勒斯扮演的流行乐巨星阿什利(Whichis 迪士尼小甜心期间的麦莉本人)被自己的经纪人通过药物和精神控制,批量生产的小机器人复制了阿什利作为明星的那一面,成为了自闭的少女的精神支柱,在阿什利反抗未果后被经纪人药物“死亡”,取而代之的是全息投影的她本人,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傀儡。

(Big Miley is watching you)

这一集从剧本上就已经完全是一部不及格的作品,一开始铺陈的主要人物到头来全都沦为了麦莉·塞勒斯最后奋起反抗的工具,花了大量笔墨描写的父亲和他执着要做的捕鼠器,最后只是起到了电击一下保安的作用,自闭少女的自我认知到了中段也莫名消失,可谓是剧本写作上令人瞠目结舌的大忌。

甚至不由得让人怀疑参演本集的大明星麦莉·塞勒斯对剧本进行了多大程度的控制,花了大价钱,只为了将自己的演艺生活(从此前的乖乖女到现在叛逆icon)搬上荧屏。

从设定上看,这三集的《黑镜》抛弃了之前较为天马行空的对未来科技的想象,尤其是前两集,都是基于现有科技的对未来世界的合理想象,和此前植入太阳穴的记忆颗粒、为了生存骑车赚点数等等不可同日而语。

但此前的《黑镜》虽然给我们留下了天马行空的印象,但也并非没有基于现有科技进行探讨的单集,事实上,《黑镜》历史上的第一集《国歌》里面就没有任何不切实际的科技遐想,它讲述了一则政治层面上的勒索故事。

受民众爱戴的公主被绑匪绑架后,绑匪要求首相必须在电视直播的状态下与猪性交,然后才会释放公主。

而在首相终于下定决心在公众面前与猪性交之后,才发现被绑架的公主已经被释放,之前寄来的断指也只不过是虚惊一场,但一窝蜂的去看热闹的英国社会,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已经被释放的公主。

而新一季的这几集里面的设定也不是什么新鲜玩意,VR技术已经被多次的探讨,但都没有作为主要的设定出现,包括Netflix自己拍摄的第3季第2集中就已经有所指涉;

社交网络对人类的影响早就在第2季第1集中就有所出现,开头因交通事故去世的丈夫便是死于开车时低头看手机(就连情节都一模一样),而第三集中的复制人概念也在这一集中作为主要设定登场。

《黑镜》的厉害,就在于没把近未来的科技当魔法,而当作一种必然会被社会广泛接受的应用。

这样一来,我不是给你秀科技怎么打造全新的世界,而是告诉你,人类还是人类,人类的欲望、情感、自私以及群体性反应依然存在,当你用一种更先进的科技去满足自己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可以说,《黑镜》的犀利不在于预见未来,而在于更理解人性和社会,才能对复杂人性与科技可能性结合的时候,推演出让你瞠目结舌的后果。

但是因为足够了解人性和社会,所以一切看起来无比真实。

所以,当现代化的传媒技术放大了人类群体性的关注度和意愿,反馈到政治人物身上,足够让政治人物去做完全非人类的事情,这就是第一季《国歌》;

当记忆上传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足够造一个一模一样的亲人替代品,人类会更加恐惧(可是人类不是经常陷入孤独吗,没有人陪或者陪伴者消失),这是第二季的《马上回来》;

当你讨厌一个人的时候,甚至一个社会想孤立一个人的时候,有一种技术能让TA在你的视野里成为一团人形轮廓的色块,声音和形象都被屏蔽,这就是《圣诞特别篇》里最后一段那种生不如死的自绝于全人类。

这些看起来炫酷华丽的黑科技只不过是这个剧集的最表层体现,隐含在里层的,是通过这些黑科技揭露出来的或脆弱、或险恶的人性,和精准的讽刺。

而被Netflix接手的《黑镜》已经丧失了这个剧集最成功的核心,变成了徒有其表的设定先行,而到了第五季,就连设定的猎奇和新意都已经丧失殆尽。

就像剧集创作人,总编剧查理·布鲁克讲的那样,黑镜是出现在我们周边,无处不在的黑色镜子,它可能是手机、电脑、电视屏幕,可能是你的智能手表,可能是你家里的智能家居,就像现在正在读这篇文章的你,按下锁屏键,是否也看到自己的脸呢?

而就连海报都变得不再是“黑镜”了的《黑镜》,还能称之为《黑镜》吗?

EN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英国电视台 安东尼·麦凯 螳螂女 林路迪 麦莉·塞勒斯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